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白宫发言人:塔利班不是恐怖组织 可与其换囚 附话题【美换俘背后】

综合 · 2015-01-31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据央视报道,近日,约旦是否应与IS交换人质引发争议,约旦因此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而同样是“换囚”,去年5月美国用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五名塔利班头目交换被塔利班俘虏的美军中士贝格达一事再次被外界关注,当地时间1月28日(周三),在美国白宫例行记者会上,来自美国广播公司(ABC)的记者乔恩·卡尔(John Karl)将两个事件作对比,问二者有何不同时,白宫发言人艾瑞克·舒尔茨(Eric Schultz)竟然只强调伊斯兰国是恐怖组织(terrorist group),塔利班则是武装暴乱(armed insurgency),而美国之所以会交换,是因为塔利班不是恐怖组织,此番言论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推荐乌有2014年06月12日话题【美国换俘背后:勾结塔利班和基地组织 剑指中俄伊】

  导语:美国政府用5名囚禁在关塔那摩的塔利班高官交换被塔利班囚禁的美国逃兵贝里达尔。消息一出,连美国国会也表示震惊,因为奥巴马做出这项决定并没有提前知会国会。先斩后奏之后,两党议员们才凑在一起开了个秘密的吹风会。

  此事为何如此神秘?

  什么样的人会被美国释放?东突分子

  去年年底,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接受欧洲通讯社采访时提到:在中亚抓到暴力恐怖分子,如果是袭击美国人的,那就是暴力恐怖,要严办;如果是袭击中国人的,那么就可以从关塔那摩放出去,还要为这些人寻找一个庇护的国家。

  今年年初,环球网报道,“当地时间2013年12月31日,美国媒体报道说,美国政府已将在古巴关塔那摩基地关押的最后3名中国维吾尔族囚犯移交给斯洛伐克。”

  自阿富汗战争以来,关塔那摩共收押了22名中国籍维吾尔族囚犯。对于中国政府认定的这22名“东突”组织的恐怖嫌犯,美国却格外优待,于2004年将其定性为可以释放的“非敌对战斗人员”,以“人权状况”为由拒绝将他们引渡回中国受审。并从2006年之后,将这批东突分子陆续送往帕劳、百慕大群岛、瑞士、萨尔瓦多等国家和地区。

  今年,我国多地发生暴恐事件,其中对于天安门立水桥爆炸、昆明暴恐、乌鲁木齐暴恐等事件,东突均发布视频予以认领。

  由仇美变为亲美的恐怖分子

  在西方扳倒卡扎菲的过程中,基地组织与西方军队的合作令人难忘。这些与西方并肩战斗的基地组织的部分领导人曾经是美国的阶下囚。

  第一个例子是贝尔哈吉。2011年初,在阿布·萨利姆监狱待了七年的贝尔哈吉,被美国释放,进入利比亚班加西,领导以基地恐怖主义组织为骨干的叛军,在英美特工和特种部队的配合下,打败了卡扎菲。

  第二个例子是巴格达迪。此人在伊拉克战争中扮演反美角色,2005年被美军俘虏,在伊拉克南部的博卡营的监狱里度过了四年时间,2009年被美军释放。释放后的巴格达迪迅速成为伊拉克基地组织的领军人物,并在2011年西方加紧制裁叙利亚之时,派兵进入叙利亚,策动了数起恐怖主义袭击。

  另一个例子来自于本拉登关系密切的伊斯兰教士阿尔-哈赛迪。此人是在美国发动的阿富汗战争中,被巴基斯坦官方逮捕并被美国投入关塔那摩,于2007年被移交给利比亚政府。2011年美国和西方打响利比亚战争后,哈赛迪跟英美特工合作一起对付卡扎菲,他的言论也已经变得十分亲美。

  美国将对中国危害极大的东突分子、颠覆利比亚政权的基地成员释放出来,绝对不是无差别“博爱”、“人权”。今年年初,据英国《每日邮报》1月1日报道,“阿富汗政府近日计划释放88名塔利班囚犯,此举激怒美国和英国。美英要求阿富汗停止该计划,因为这些囚犯都存在严重安全威胁。”如果监狱中的囚犯对美国具有“严重安全威胁”,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释放出来的。释放囚犯必须对美国的战略对手(如中国、利比亚)有“严重安全威胁”。可见,美国释放囚犯有明确的政治目的。

  媒体解读此次释放的五名塔利班高官,其中有两名涉嫌参与对什叶派穆斯林的大规模屠杀。但这个“罪名”反而是与美国当下的战略目标一致。

  小布什上台后借助911东风发动反恐战争,其目的不是消灭伊斯兰逊尼派原教旨主义势力,而是希望驯服这支力量,使之转而与美国一道攻击俄罗斯、中国和什叶派的伊朗。2007年,布什政府已经调整了美国的战略重心,从打击基地组织转变为团结基地组织摧毁什叶派组织、攻击中俄。此次换俘事件,预示着美国加大与塔利班基地组织的合作,加紧策划在什叶派国家、中俄等美国战略对手境内实施恐怖袭击。

  布什大转向

  美国中东战略经历了从对付逊尼派恐怖势力为主到对付什叶派伊朗为主的转向。

  2007年3月5日,美国顶尖的资深记者、1970年普利策国际报道奖获得者、基辛格最害怕的人——西摩·M·赫什在著名的《纽约客》杂志发表题目为《重定向-布什政府的新政策将帮助我们反恐战争中的敌人?》的文章,其中谈到:“在过去的几个月中,随着伊拉克局势的恶化,布什政府已经显著地改变了中东战略,无论是在公共外交层面还是秘密行动层面。此次‘重定向’,白宫内部知情者如此称呼此项新的战略,将导致美国与伊朗的公开对抗,在部分地区,将扩大什叶派和逊尼派穆斯林之间的教派冲突。布什政府已经决定,将摧毁什叶派为主体的伊朗,实际上这意味者,布什政府已经重新配置它在中东地区的优先事项。在黎巴嫩,政府已经与逊尼派的沙特政府合作展开秘密行动,目的是削弱黎巴嫩真主党,这是由伊朗支持的什叶派组织。美国也参与了针对伊朗及其盟友叙利亚的秘密行动。这些活动的附带结果是,那些一直信奉伊斯兰激进思想、敌视美国、同情基地组织的逊尼派穆斯林极端主义团体将得到美国的支持。”赫什还指出,“新战略矛盾的地方在于,在伊拉克大部分军事暴乱来自逊尼派势力,而不是什叶派。但对布什政府来说,伊拉克战争最大的未估计到的负面后果是伊朗势力的增长。”

  2007年1月国务卿赖斯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上说,美国‘在中东的新战略’是区分‘改革者’和‘极端分子’,逊尼派国家是温和的中心,而伊朗-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站在分水岭的另一侧,‘伊朗和叙利亚已经做出了他们的选择,而其选择是破坏’。

  外交关系委员会资深研究者瓦利•纳斯尔告诉赫什:“看起来,在政府内部一直存在一场辩论,伊朗和逊尼派激进势力,究竟谁是最大的危险。沙特等国家一直主张的最大威胁是伊朗,逊尼派激进分子是较小的敌人。这是为沙特路线的胜利。”

  现任和前任的政府官员透露了这项战略的实施细节:“这项战略的核心内容是不公开的。秘密活动将保持在机密状态,在某些情况下,将由沙特执行并提供资金”。“大转向战略背后的关键人物是副总统切尼、国家安全顾问副手埃利奥特•艾伯拉姆斯,即将离任的驻伊拉克大使(驻联合国大使提名)哈利勒扎德,沙特国家安全顾问苏丹亲王(作者注:Bandar Bin Sultan,正是此人后来从阿富汗招募了几千个恐怖分子赴利比亚作战)。赖斯已经深深参与指定其中公开的政策,秘密部分已由切尼指导。”[1]

  拉登之死:西方与基地组织携手进攻什叶派

  奥巴马时期,则进一步继承了布什晚期的中东战略,进而推出基于中东战略转向的全球战略:亚太再平衡。美国在中东方面,团结利用逊尼派恐怖主义势力,进攻什叶派政权叙利亚、伊朗;在全球方面,则将主要兵力投放到亚太,针对中国。

  2011年5月1日,美国击毙本·拉登,宣告了基地组织本拉登反美路线的终结。从2011年开始可明显可以看出,“基地组织”已经逐步将斗争焦点从美国和西方转到中东地区那些美国的敌人头上。

  进攻利比亚

  在利比亚战争中,美国和恐怖主义组织的合作是广泛的。美国与相当多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势力达成和解。没有恐怖主义力量当廉价的炮灰,美国及西方可能无法那么容易拿下利比亚战争。美国与基地组织联手推翻了卡扎菲。

  在利比亚战争中,将卡扎菲军队打败的,首先是北约的空中力量及地面特种部队,但真正在地面发挥骨干和基础作用的正是主张圣战的“基地组织”的各个分支--如利比亚伊斯兰战斗团组织(Libyan Islamic Fighting Group),该组织于2007年在南亚正式加入“基地组织”。

  2011年8月28日,加拿大一个重要经济和地缘政治问题智囊团、非营利组织--全球化研究中心主办的全球研究网站(www.globalresearch.ca)发表了该中心主任迈克尔•乔苏多夫斯基《利比亚的“解放”:北约特种部队和“基地”组织联手》一文指出:

  “在北约特种部队的监督下,“民主化”反对派由“基地”组织准军事队伍所领导。的黎波里“解放”,由前利比亚伊斯兰战斗集团的成员指导。”

  据以色列情报分析网站(即以色列情报在线)报告,“亲基地组织部队”由利比亚伊斯兰战斗组织指挥官阿卜杜勒•哈基姆•贝尔哈吉领导,它构成了叛乱的主导力量,压倒过渡委员会的一切权威。阿卜杜勒•哈基姆•贝尔哈杰接受了由中央情报局赞助的在阿富汗游击队营地的军事培训。他继承了中情局在利比亚战区的“情报资产”。先前的一份报告表明,他指挥大约1000名男子。(利比亚叛军煞费苦心使自身远离极端分子,《环球邮报》,2011年3月12日)

  美国与北约的联盟正在武装圣战者。从历史上看,自苏联阿富汗战争开始时,来自沙特阿拉伯的武器被运送到利比亚伊斯兰战斗组织,一直暗中支持“基地”组织。现在,与华盛顿和布鲁塞尔联合,沙特正在提供反坦克火箭弹和地对空导弹给叛军。(迈克尔•乔苏多夫斯基:“我们的人在的黎波里”,《全球研究》,2011年4月3日)[2]

  很讽刺的是,利比亚伊斯兰战斗组织直到2011年6月还被联合国安理会列为一个真正的恐怖组织。2011年6月21日,恐怖组织的清单从联合国安理会网站合时宜地消失了。

  进攻叙利亚

  就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动员国际社会,加紧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进行全面制裁,全力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推翻巴沙尔政府的时候,一个戏剧性的场面又出现在世界面前,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基地组织头目扎瓦赫里在圣战网站发表录像《前进吧,叙利亚的狮子》,出面声援叙利亚反对派,支持他们推翻总统阿萨德·巴沙尔。同时,他将阿萨德政府称为“反伊斯兰政权”,并号召土耳其、伊拉克、约旦和黎巴嫩的基地组织成员积极行动起来,进入叙利亚加入反抗运动,协助叙利亚反对派推翻巴沙尔政权。

  2012年3月初,伊拉克总理马利基称,“基地组织”势力正从伊拉克向邻国叙利亚转移:“过去,叙利亚觉得国内不存在恐怖主义问题,而如今,它处于恐怖主义问题的中心地带。”

  从2011年开始,叙利亚出现大规模的暴力活动和恐怖主义袭击、爆炸,造成一万多人死亡。不管是俄罗斯、联合国还是美国,都指出这些暴力恐怖主义活动多为“基地组织”所为。美国的情报官员证实,2011年12月23日发生在大马士革、共造成44人丧生的两起自杀性爆炸事件就是伊拉克“基地”组织所为,周五发生在阿勒颇商业中心的爆炸事件也是他们干的。在这起爆炸案中,共有28人死亡。据美国麦克拉奇新闻社报道,据信躲藏在巴基斯坦的“基地”组织领导人扎瓦希里下令“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机构的成员实施了这些袭击。“基地”组织的目的是推翻巴沙尔政权。另外一名美国官员说:“在叙利亚拥有活动网络的伊拉克‘基地’组织寻求加入叙利亚反对派并袭击巴沙尔政权,那是不足为奇的。”

  据2013年4月11日法国《世界报》(Le Monde,法国第二大全国性日报)的一篇报道披露,叙利亚反对派由Japhat Al Nosra控制,Japhat Al Nosra是与基地组织(Al Qaida)有联系的一个恐怖组织。

  记者克里斯多夫在题为《基地组织扩张版图 整合在伊叙两国的力量》的文章中这样写到:

  “基地组织的伊拉克分支机构‘伊拉克伊斯兰国’的领导人4月9日在一份事先录制好的留言中宣布,“伊拉克伊斯兰国”将与叙利亚的主要圣战武装Japhat AL Nosra合并。新组织将被称为黎凡特-伊拉克基地组织(Al-Qaida in Iraq and the Levant)。而在这份声明发布的两天前,本拉登的继承人艾曼•扎瓦西里曾呼吁在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倒台后建立伊斯兰国。”

  在3月5日的另一篇题为《叙利亚反对派控制住了北部的拉卡村庄》的文章中,记者哈利德告诉了我们这些“叛军”究竟是谁。哈立德在他的报道中用了几行字坦承道:

  “(叛军是)一个武装组织联盟,其中,有一部分属于伊斯兰圣战组织Japhat-al-Nosra,Rakka村庄被占领就是它在背后操纵的结果。”[3]

  动乱后的阿拉伯世界不管是之前的阿富汗、伊拉克,还是刚刚发生政权更迭的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以及未来将发生政权更迭的叙利亚,都将呈现西化派和逊尼派原教旨主义(如穆斯林兄弟会)联手统治的局面,以“基地组织”为代表的恐怖主义势力则趁机在暗地里滋长,而这三者的背后都站着美国。

  与塔利班换俘:挫败下的美国突围

  今年以来,美国在叙利亚、乌克兰方面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挫败。今年5月8日,叙利亚政府军完全控制了反对派革命首都霍姆斯。据英国《卫报》5月11日报道,伊朗一系列高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伊朗及其亲密盟友巴沙尔•阿萨德已经赢得了叙利亚战争,美国策划的旨在推翻叙政权的企图已告失败。

  而在今年美国一手推动的乌克兰危机中,美国依旧没有捞到任何便宜。相反,今年5月份普京访华,俄罗斯和中国发表了联合声明,确立两国关系提升到“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签订了4000亿天然气大单,并极有可能用人民币或者卢布结算。俄罗斯一直在努力“去美元化”。4月25日,俄罗斯第一副总理Igor Shuvalov召开会议,专门探讨减少外贸交易使用美元的比例,进而彻底“去美元”。据俄罗斯之声报道,俄试图推动和其他国家石油贸易本币化,目前此轮去美元化已得到伊朗和中国的支持。俄罗斯和中国联手去美元化出现了端倪。

  俄罗斯深知美国推动的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危机,最终都会指向自己。普京对美国在叙利亚联合基地组织试图颠覆现政权,有着清醒的认识。2012年9月6日,普京在接受俄罗斯著名电视媒体“今日俄罗斯”记者采访。记者提到西方及某些阿拉伯国家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Free Syrian Army)正雇佣基地组织战士,普京说:“当某些人渴望去获得最佳结果时,他们会不择手段。这是一个规律,他们会不择手段地去尝试那么做——几乎不曾考虑后果。阿富汗战争时就是那样,当时苏联于1979年侵入阿富汗。那时,我们今天的伙伴们在那里支持一场反叛运动,其主要的结果就是基地组织的产生,后来让美国自己自食恶果。今天,某些人想利用来自基地组织和其他持同样激进观点组织的好战分子来在叙利亚达到其目的。这个政策是危险的并且是极其短视的。与其如此,还不如打开关塔那摩监狱的大门,武装那里的所有囚犯,把他们送到叙利亚去战斗——那是完全相同的人。”[4]

  面对挫败,美国的试图进一步加强同基地组织的联系。以达到遏制中俄的战略目标。逊尼派极端主义的高涨,与中国新疆等地近来频频发生“暴恐”事件,有相当明显的关系。奥萨马被杀之后坐上卡伊达组织第一把交椅的扎瓦希里(al-Zawahiri),在近来的宣传说教之中,就不断把“东突厥斯坦”列入“圣战”战场。在叙利亚参战的“圣战者”中,也有维吾尔族人士。但是新疆的伊斯兰极端主义思潮高涨,与奥巴马政府还有更直接的关系。[5]

  本拉登时期,基地组织从未号召恐怖主义力量集中精力对付中国,本拉登的策略反而是将东突留在阿富汗等地对付美军。但由于东突势力与美国关系极其密切,在本拉登时代,基地组织和疆独势力一直若即若离,从未正式加入基地组织。随着美国的战略调整,东突等新疆三股势力和基地组织的关系在逐步融合。据长期关注反恐战争的专业杂志《The Long War Journal》报道:拉登被击毙的不久前,现任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负责人阿普杜勒·沙库尔被“基地组织”任命为领导巴基斯坦武装力量和训练营的新指挥官,而这一职务之前是由基地组织最高策划者及规划师赛义夫·阿德尔担任的。这显示东突已经加入了基地组织的核心领导层,从而使两者之间更难于区别,而东突已经在基地组织的核心决策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美国情报官员认为,沙库尔出任基地高官一事表明,外围恐怖组织在基地组织核心圈地位上升。尽管突厥伊斯兰党的活动范围主要集中在中国和中亚,但其在巴基斯坦部落地区拥有大量武装人员,其领导人在基地组织身担要职。沙库尔除了领导巴部落地区基地组织武装外,预计也将成为基地执委会委员。随着本·拉登被宣布死亡及“基地组织”内“拉登路线”的终结,在美国的撮合下,新疆三股势力和基地组织将进一步融合。也就是说,新疆三股势力终于可以调用全球范围内的恐怖主义力量为己所用了。[6]

  2013年10月28日,天安门前金水桥边发生汽车冲撞致人伤亡事件,东突组织发布视频认领10月28日发生的天安门恐怖袭击事件。

  2014年3月1日, 昆明火车站发生暴力砍杀事件,造成29死143伤,暴恐案现场也发现了东突旗帜。3月18日东突组织发布视频,对昆明暴恐案表示支持,并威胁“用自动武器与中国战斗”。

  2014年4月30日,新疆乌鲁木齐火车南站发生暴力恐怖袭击案件, 5月11日,东突组织发表视频,宣称对乌鲁木齐火车站恐怖袭击案负责。

  中国近期的暴恐事件跟美国战略转向有着极大的关系。上个世纪,美国就通过大力扶植逊尼派恐怖势力,配合苏联国内第五纵队,颠覆了苏共政权,造成苏联解体及其加盟共和国解体之后的经济崩溃、民不聊生。今天,美国面对来自中俄的强大战略压力,试图用同样的方式(恐怖势力+第五纵队),颠覆中俄政权。

  用五个塔利班高官换一个美国逃兵,美国正在用令世界瞠目结舌的方式来宣告自己同恐怖主义站在了一起。路透社6月9日报道,美国绕过叙利亚反政府最高军事委员会,直接向一些难以控制的组织输送军火。这甚至遭到了叙利亚反政府自由军的抗议,认为此举在催生索马里式的军阀。正如普京在两年前就警告的那样:美国扶植恐怖主义势力已经达到不择手段的地步。今年的中国已经领教了美国扶植下东突势力对国家安全的严重破坏与威胁。

  中俄能否最终战胜美国与恐怖主义的组合拳?在中国方面,相关部门对美国和恐怖分子的认识,至少要达到普京的认识水平。否则重蹈苏联解体的覆辙,可能性极大。

  注:[1]马钟成:从伊朗到新疆——美国中东战略阴影下的“椭圆形”漩涡

  [2]利比亚“解放”真相:北约特种部队和基地组织联手

  [3]“恐怖主义”干涉:西方国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是基地组织

  [4]同注1

  [5]于时语:奥巴马“外交成就”与新疆“暴恐”事件

  [6]同注1

  结语:用五个塔利班高官换一个美国逃兵,美国正在用令世界瞠目结舌的方式来宣告自己同恐怖主义站在了一起。今天,美国面对来自中俄的强大战略压力,试图用同样的方式(恐怖势力+第五纵队),颠覆中俄政权。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红土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6.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7.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8.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9.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10.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