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为什么说美国最厉害的武器是金融武器

作者:梁海明 发布时间:2014-12-02 来源:搜狐读书 字体:   |    |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4年5月底出席西点军校毕业典礼并发表演讲时,宣称“美国打算成为未来100年内的世界领袖”。

  美国还想再称霸世界100年,凭的是什么?不少读者可能会猜测,美国凭的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军事实力、经济实力、外交实力或美国总统的领导能力,因此奥巴马的口气才这么大。

  其实,这样的看法不完全对。虽然美国的军事力量也是全球最强的,核武器数量也是全球最多的,但是,一方面,美国现在不会也不可能动用原子弹去征服别国;另一方面,过去三四十年的经验表明,美国对他国动武,除了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外,实际效果也不好,从越南战争到后来的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就可见一斑。

  此外,美国的外交力量和经济力量慢慢也难以支撑美国的世界一哥地位。因为随着欧盟、俄罗斯、中国和新兴国家的崛起,在国际事务中,美国的影响力和决定性作用逐渐减弱。甚至是美国曾经引以为豪的经济力量,也已经每况愈下,美国GDP在2010年占全球经济总量的30%以上,而如今只占20%左右。

  美国再称霸100年的底气何在

  敢说出这样的壮语豪言,到底奥巴马的底气在哪里呢?

  在这里我要告诉读者的是,美国的底气在于他们的金融力量异常强大,由美国政府、华尔街、国际评级机构及美元所构建的美国金融武器对世界各国的威慑已经强于他们的军事、外交和经济力量。而且,金融战争不像军事战争,大家既难看见,也摸不着,发动起来更得心应手。

  为什么我要这么说呢?因为美国拥有世界第一支“金融军队”,通过金融“组合拳”可以兵不血刃地令他国屈服。

  美国金融学专家、畅销书《货币战争》的作者詹姆斯•里卡兹(JamesRickards)曾披露,他早在2009年就亲身参加过一次由美国政府组织的“金融仿真战”。此次“金融战”的主要参与者包括美国国防部、财政部等政府部门以及部分智库的研究人员和金融学家,他们通过运用各种金融武器,包括推动美元大幅贬值,引发全球粮食价格、大宗商品价格高涨,以此大幅抬高拟攻击国家的通货膨胀率,达到扰乱该国社会稳定、经济稳定的目的。与此同时,华尔街的各大投资机构开始攻击该国的股市、楼市和货币,破坏该国的金融市场,切断其资金链,令该国社会、经济和金融市场全方位遭受打击。这也很容易引发政治不稳,甚至政府倒台,被攻击的国家只能向美国屈服。

  其实,美国不光模拟金融战,也实战过,实战对象之一就是伊朗。

  为了抑止伊朗发展核武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虽然多年来通过对伊朗实施制裁重创了伊朗经济,但伊朗仍然很强硬,拒绝停止发展核武器计划。伊朗核问题拖了十年仍没有得到解决。但是,2014年6月,伊朗竟然同意和美国在日内瓦相会,这是两国首次面对面的正式谈判。是什么原因逼伊朗同意坐在谈判桌上与美国谈判呢?在这里我可以告诉读者,是因为美国对伊朗动用了金融武器。

  出于保密的需要,美国不会张扬对伊朗发动的金融战细节;伊朗吃了金融战的暗亏,自然也不会四处宣扬。因此,外界很难得知金融战的具体过程和战争全貌。不过,日本经济新闻美洲总局编辑委员西村博之曾撰文披露了美国对伊朗发动的其中一个金融攻击,那就是切断伊朗的资金链条。

  西村博之在文中透露,石油出口是伊朗的主要经济来源,过去欧美国家虽然对伊朗实施石油禁运,但伊朗依然可以通过偷运石油给他国的方式获取收入。不过,由于世界的石油贸易都是以美元来结算的,而且石油交易结算必须要通过华尔街的货币中心银行(MoneyCentreBank,借贷对象为政府、机构和其他银行,而非消费者的国际大银行)、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来完成。因此,伊朗任何与石油交易有关的信息,对美国来说毫无隐私可言。

  美国政府在决定发动金融武器对付伊朗之后,要求货币中心银行、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拒绝与伊朗进行交易结算”,否则将禁止这些银行在美国开展业务。当然,美国政府一声令下,各大银行不能不配合,因为对于任何国际性的大银行来说,在世界金融体系仍由美国主导的今天,能否继续在美国展开业务,绝对关系到自身的生死存亡。

  而伊朗被美国真正切断“水源”之后,资金链断裂,失去了主要经济收入的伊朗政府自然不得不在发展核武问题上同意与美国坐到谈判桌前。

  让人想不到的是,美国除了动用金融武器攻击所谓的“邪恶国家”外,连自己的盟友都不放过。

  这样说是耸人听闻吗?当然不是,例如欧洲爆发的欧债危机很大程度上也是美国有预谋地向欧洲发动金融“战争”。

  这场“战争”是如何进行的呢?首先,总部设在美国的惠誉、标准普尔等国际评级机构,在2009年12月突然下调欧元区成员国希腊的国债评级,引发国际投资者纷纷抛售希腊国债,希腊要想继续在国际金融市场融资,必须大幅提高希腊国债收益率以吸引投资者,这使得希腊将来面临国债到期的再融资利率攀高问题。

  与此同时,华尔街做多希腊国债的债券违约保险指数(CDS),让国际金融市场相信希腊违约几率大增,以进一步推升希腊国债的再融资利率并形成恶性循环。

  同样的戏码在爱尔兰、葡萄牙等欧元区成员国也上演了,而且美国的攻击目标并不仅仅是这些国家,而是整个欧元区的银行系统。同时,美国的“金融军队”还不断唱衰欧洲债务严重国家与银行体系,让国际投资从这些国家的经济和金融体系中大量逃离,造成欧元急剧贬值,欧洲各国中央银行的外汇储备迅速流失。

  当欧洲各国的中央银行外汇储备被大量而且快速地消耗光之后,最后不得不抛弃黄金储备,在市场上购入美元以注资银行,防止银行因流动性问题倒闭。

  美国此番攻击,一方面可以巩固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地位,另一方面也达到了通过削弱欧元来削弱欧洲经济乃至欧洲整体实力的目的。可谓一举多得。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说过一句话:“控制了货币,就能控制全世界的经济。”基辛格的这个说法并没有夸张的成分。我们看到美国推行或退出QE政策,都能严重影响世界的经济乃至引发一些国家的政治动乱。

  如果读者有留意2014年年初的新闻,就会看到美国只是透露出逐步退出QE政策的意思,美元便开始撤回美国,引发了新兴国家的金融市场、外汇市场的严重动荡,不少国家的货币大幅贬值,经济受到冲击。

  再回看两三年前的国际新闻,不少国家的政治、社会不稳都与美元有关。例如2010年,中东地区和北非各国的民众纷纷走上街头发起抗议,要求领导者下台。出现这些混乱,固然源于各国固有的问题,但导火线却是美联储在当年推出的第二轮QE政策。QE政策导致游资流入国际大宗商品市场、国际粮食市场投机,引发大宗商品价格如小麦、大米等粮食价格的暴涨,令上述国家的贫民生活负担大幅增加,甚至民不聊生,从而引发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部分国家的政府也因此倒台。

  由此可见,美元一收一放之间,都能产生巨大的破坏力。虽然美国已宣布将结束QE政策,但只要美国愿意及有需要,完全可以通过再次大印美钞或者突然收紧美元这一金融武器去攻击他国。

  美元的厉害之处不仅仅如此。由于美国可以无约束、无限地印发美元,使得美国可以通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金融机构大量贷款给新兴国家、发展中国家,进而利用债务压迫、控制这些国家的自然资源、经济命脉。

  美国畅销书《一个经济杀手的自白》(Confessions Of An Economic Hitman)曾披露了当中的一些细节。该书指出,美国政府派出的“经济杀手”,以国际咨询公司高层、智囊机构和智库研究人员等伪装的身份,以协助新兴国家、发展中国家发展经济为名,说服这些国家政府的领导人,从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金融机构接受超过该国实际还债能力的巨额美元贷款,以投资发展诸如机场、铁路、港口等公共基础设施,并保证这些项目的承建合同落入美国本土公司的手中。

  由于有了美国公司的参与,这些由美国借出的巨额美元贷款,大部分还是会从新兴国家、发展中国家流回美国,同时却使借贷的国家背上了沉重的债务。一旦这些国家无力偿还债务,美国就会和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手,逼迫这些国家的政府接受苛刻的要求,以达到控制这些国家的经济命脉乃至经济殖民这些国家的目的,让这些国家长时间“臣服”于美国。

  看到这,有读者会产生疑问,既然美国大印美元的危害这么大,能否把美元“灭掉”,让美元丧失国际货币的地位,让美国少了美元这个金融武器呢?

  答案是很难。首先,先别说暂时没有哪个国家的货币可以取代美元,即使有,美国也不会坐等其他国家的货币威胁到美元的地位,无论是日元还是欧元,都曾被美国狠狠地修理过。

  其次,即使有办法让美元失去国际货币的领导地位,令美国政府、美国金融机构遭遇灾难级的损失,但是,一旦美元不再吃香,外国的中央银行和国际投资者就会急着脱手美元和美元资产,导致美元大幅贬值,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中央银行、外国投资者就会因为持有美元资产例如美国国债等而蒙受严重亏损。

  与此同时,外国中央银行和国际投资者会疯狂购买欧元、日元乃至人民币这些货币及其资产,以取代美元和美元资产,作为其外汇储备和新的投资目标。这将造成上述货币汇率大幅升值,出口贸易必遭重挫。届时,这些国家别无选择,很可能实施严格的资本管制,限制外资购买本国货币和资产。一旦爆发这种金融乱象,全球各国都是受害者。所以,在目前的情况下,美元的地位仍不可取代。

  由于美国拥有上述金融武器和金融攻击力量,所以美国才敢喊出还想再称霸世界百年的宣言。

  想经济全球化就要付出代价

  有读者可能会说,美国的金融武器如此厉害,新兴国家、发展中国家既然技不如人,惹不起总躲得起吧?但是,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不但技术、人力和货物实现了自由化,资本、金融也随之实现了自由化,热钱可以在各国之间流动。

  也就是说,那些希望与全球市场接轨以发展经济的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既然要享受技术、人力和货物实现自由化所带来的好处,就要承受金融自由化所带来的后果。尤其是在国际金融市场秩序、规则由美国维护、制定的今天,各国不可能从美国的庞大金融网络中逃逸出来。

  正如,美国一直要求中国推进金融自由化以便深度融入国际社会,而且即便其中蕴藏不小的风险,中国在反复权衡利弊之后,依然决定启动人民币国际化、利率汇率市场化等进程。这意味着加入以美国为首的全球金融市场对中国的长远发展来说是势在必行的,我们只能在过程中步步为营,修好并巩固金融堤防,“且行且珍惜”了。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83期,摘自《你不知道的财经真相:美国退出QE之后的世界》)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