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国民党抗战真相】南昌战役:三十万大军未守防线半日 轻弃南昌

张宏志 · 2014-08-23 · 来源:乌有之乡
国民党抗战真相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日本敌军两个连吓溃国民党10个师。古今中外战争史上有谁见过第二例。

节选自张宏志著作《胜乎?败乎?——国民党战场抗战解析》

  南昌之役(1939.3.20--28日)

  修水河防线未守半日

  三十万大军轻弃南昌

  一、 战前敌我态势

  日军态势

  敌武汉集团第十一军共七个师团(1939年新编的第三十三、第三十四师团及独立混成第十四旅团南昌战役时尚未入列),部署于以武汉为中心的长江南北地区。其江南部队为四个师团,守备态势如下:第六师团位于武昌及武昌以南地区;第九师团位于岳州及岳州以北地区;第一0一师团位于九江、德安地区;第一0六师团位于第九、第一0一师团之间的阳新地区(及长江对岸)。

  国民党军态势

  国民党第九战区总兵力为21个军54个师。对外正面为鄱阳湖、洞庭湖之间地区的德安(敌)、岳州(敌)东西之线。敌我对峙线右翼为鄱阳湖畔修水河沿岸,左翼为洞庭湖畔新墙河沿岸,中央地带为九岭、幕阜两山区的瑞昌(敌)、武宁(我)、修水(我)、通山(我)、崇阳(敌)之间地区。在这条接敌线上,第9战区共布置了17个军39个师,约30万人。各军配置如下:第十九集团军配置在右翼鄱阳湖畔地区。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辖四个军另一个师:第四十九军,军长刘多荃,辖第一0五师(三团制)、预备第九师(三团制);第七十九军,军长夏楚中,辖第八十二师(二旅四团制)、第九十八师(二旅四团制)、第一四0师(二旅四团制);第七十军,军长李觉,辖第十九师(三团制)、第一0七师(三团制);第三十二军,军长宋肯堂,辖第一二九师(三团制)、第一四一师(三团制);另有预备第五师。共计10个师。防御阵地设于修水河右(南)岸,起迄箬溪、永修。第十五、第二十集团军配置在左翼洞庭湖畔地区。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关麟征,辖三个军:第三十七军,军长陈沛,辖第六十师(二旅四团制)、第九十五师(二旅四团制);第五十二军,军长张耀明,辖第二师(二旅四团制)、第二十五师(二旅四团制)、第一九五师(二旅四团制);第九十二军,军长李仙洲,辖第二十一师(三团制)、第八十二师(三团制)、第九十二师(二旅四  团制)。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商震,辖三个军:第五十三军,军长周福成,辖第一一六师(三团制)、第一三0师(三团制);第五十四军,军长陈烈,辖第十四师(二旅四团制)、第五十师(二旅四团制)、新编第二十三师(三团制);第八十七军,军长周祥初,辖第四十三师(三团制)、第一九八师(三团制)。以上共计15个师。阵地设于洞庭湖沿岸,防御正面为新墙——通城,纵深配置新墙河、汩罗江之间。第二十七、第三十集团军及鄂湘边区挺进军配置在中央地带。第二十七集团军,总司令杨森,辖第二十七军,军长杨汉域,辖第一三三师(三团制)、第一三四师(三团制)。第三十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辖两个军:第七十二军,军长王陵基(兼),辖新编第十四师(三团制)、新编第十五师(三团制);第七十八军,军长夏首勋,辖第十三师(三团制)、新编第十六师(三团制)。鄂湘边区挺进军总司令,樊松甫,辖第八军,军长李玉堂,辖第三师(二旅四团制)、第一九七师(二旅四团制)。以上共计八个师。配置在武宁、修水、崇阳、通山四点之间地区。战区以第一集团军为战役预备部队,控制于浏阳、醴陵、长沙之间地区。集团军总司令,卢汉,辖三个军:第五十八军,军长孙渡,辖新编第十、第十一师;第六十军,军长安恩浦,辖新编第一八三、第一八四师;新编第三军,军长张冲,辖第十二、第一八三师。以上共计六个师(均为三团制)。

  上述敌我力量对比:前线兵力,敌方为三个师团,我方为39个师;后方屯积兵力,敌方为一个师团,我方为15个师。再就敌我态势而言,敌军战线两翼突出,中央凹陷,我军两翼收缩,中央凸起;敌在两翼保持攻势,我在中央处于有利态势。还有地利一条:这一地区的地理形势恰似一架房盖,九岭、幕阜两山状如脊檩,为我方占据,鄱阳、洞庭两湖畔形同房檐,乃敌前进通路;我处房顶,敌处廊檐。总之从以上三个方面看,力量对比,我优敌劣,态势、地利两个条件亦都利于我不利于敌。敌从两翼任一方面进攻,我方都可以居高临下的姿势侧击敌后。在这样的情势下,只要国民党统帅机关决心作战,敌军以现有兵力进攻南昌,绝难得逞。

  日军作战计划

  1939年2月6日,敌华中派遣军下达了攻占南昌的作战命令。全文如下:

  “对南昌作战要领(昭和14年2月6日)”

  第一 作战目的

  “攻占南昌的目的,在于割断浙赣铁路、切断江南的安微省及浙江省方面敌之主要联络线。”

  第二 作战要领

  “一、第十一军应从现在的对峙状态下,以急袭突破敌阵地,一举沿南浔一线地区攻占南昌,分割和粉碎浙赣沿线之敌,此时要以一部从鄱阳湖方面前进,使之有利于主力作战。又,为策应这一作战,以达到不暴露企图和防止敌人利用江水涨水期决口汜(泛)滥,可占领陆安附近以南汉水一线。航空兵团要以主力协助这次作战。又,根据需要可将华中港口监理属下部队一部配属给第十一军。”二、以派遣军直辖兵团的一部,实施必要的牵制和佯攻� 三、攻占南昌附近后,应即确保该地以南要线。四、本作战至迟要在雨季前结束。 “预定作战开始时间在3月上旬。” ①

  敌第十一军根据上述命令,以步兵第一0一、第一0六师团为基干,配属独立山炮兵二个联队、15厘米榴弹炮兵三个联队、10厘米加脓炮兵二个大队(连同师团所属炮兵,轻重火炮约200余门)、战车一个联队,在永修——虬津间地域突击进攻;另从江北第十三师团调出四个步兵大队,接替第六师团武昌地区守备任务,集中第六师团的步兵八个大队,为右翼掩护队,行动方向为箬溪——武宁地区。另以半个大队(称村井支队)配合华中派遣军直辖第一一六师团的步兵五个大队,在海军协助下由鄱阳湖南下,以警戒战线的左翼。以上为二个师团又十三个步兵大队,相当三个师团,4万余人。

  二 战役经过概要

  3月20日,各部敌军发起攻击。

  中央战线,南昌方面:

  3月20日16时30分,敌第一0一、第一0六师团,在虬津、永修间向国民党军修水河阵地发起攻击。与此同时,村井支队的半个大队(营)在海军输送下于吴城镇上陆,偷袭国民党第三十二军右侧后。宋肯堂震惊于侧背受敌,丢弃阵地向南昌方向败走。随之,第四十九、第七十、第七十九军也向安义、奉新疾退。迄21日拂晓,国民党10个师的阵地全部被敌占领。敌军当即转入追击;第一0六师团指向安义;第一0一师团指向奉新。两敌分别于22日17时、21时进占安义、奉新。国民党军刘、李、夏部退往上高;宋部退往南昌。敌军两天前进80公里。撤退的国民党军抛弃大量重兵器,仅22日一天便丢掉野战重炮38门(10厘米加农炮四门、12厘米榴弹炮三门、野炮31门)。两个连吓溃10个师。古今中外战争史上有谁见过第二例。

  敌军占领安义、奉新后,以主力一部控制这一地 区。同时分兵一部攻取南昌。26日,第一0六师团占领赣江左岸曾家,当即以民船渡过赣江,于27日在南昌南面切断浙赣路。第一0一师团亦于26日占领赣江左岸生米街,27日渡过赣江占领南昌。当20日敌军发起进攻时,国民党军战役预备军第一集团军奉命增援,该部行动迟疑,240公里行程在火车输送下6天未赶到战场,直至27日适才到达南昌外围,此时南昌已失,大势已去。28日,敌军作出新的部署:第一0一师团守备南昌;第一0六师团折回奉新、高安地区,向西南方警戒。至此战役即告结束。

  右翼战线,武宁方面:

       敌第六师团的八个步兵大队在其主攻部队发起进攻的同时(3月20日),亦于上庐出动,21日在箬溪渡过修水河,27日进占靖安,接着向后转向武宁,28日进抵武宁外围修水河南岸地区,29日占领该城。这个敌人的任务有两个:第一,占靖安,为主攻部队的侧后掩护;第二,占武宁,为后方(九江、德安)警戒。国民党军在这一地区的四个军八个师,本来处于有利态势:它们既可侧击敌主攻部队的侧后,又可以攻击德安、九江的姿势实施战略钳制。但是,一则它们自身缺少这样的积极性,一则战区指挥机关竟然不知使用它们,而闲置无用。至使敌军得逞。

  左翼战线,鄱阳湖方面:

  敌华中派遣军直辖第一一六师团(湖口——安庆之线的守备部队),为保障第十一军南昌作战,派出五个步兵大队(称石原支队)于3月12日在湖口乘船在海军陆战队协助下,向鄱阳湖东岸发动攻势。国民党第三战区在这一地区配有二个军另五个师共11个师的兵力,即第二十三军(军长陈万仞),辖第一四六、第一四七、第一四八师;第二十九军(军长陈安宝),辖第四十、第七十九、第二十六师,预备第三、第五、第十师和第一0二、第一六七师。这些部队未作任何抵抗。3月15日,敌石原支队在徐家山北面湖岸上陆,担任警戒。18日,村井支队回归第十一军。海军陆战队则在赣江入湖处南面地区上陆,然后沿鄱阳湖西岸向南昌方向前进,协同主攻部队完成了攻占南昌的作战任务。

  三 国民党失败的教训

  国民党南昌战役的失败,是其消极抗战的总方针的必然结果。这个方针包含着政治上的动摇,军事上的被动挨打两个方面。而后者则是由前者决定的。国民党如不克服政治上的动摇妥协,在军事上便不能克服被动挨打。而战略上处于消极状态的军队是不能打胜仗的。下面就此作一分析:鄱阳、洞庭两湖之间地区,是通往我国中南、东南的军事要冲,是国民党战场上最敏感的地区,敌人把这一地区视为国民党的政治神经。敌我双方都对该地倾注着极大地关注。日军精锐之师第十一军配备在这一地区,国民党的精锐部队亦大部集中在这里。假如国民党下定了坚持抗战的坚定决心,那么它在这一战略方向上必然有充分准备,准备将这一地区作为相持阶段的重要战场,以便在敌我持续争夺中达到战略上消耗敌人的目的。果然有此决心,这一地区的军事建设就将认真地进行。本来国民党第九战区在这一地带配有三个战役集群和一支战役预备队;以九岭、幕阜山为依托的中央地带四个军八个师(下称甲集群);洞庭湖畔六个军15个师(下称乙集群);鄱阳湖畔四个军10个师(下称丙集群);预备军三个军六个师;共计17个军39个师。战前态势亦不失有利地位。只要这三个集群建立强固支点,一个攻势防御的作战体系就构成了。即甲集群设立武宁、修水支点(下称甲支点);乙集群设立通城、平江支点(下称乙支点)、丙集群设立高安、奉新支点(下称丙支点)。这三个支点构成了两把铁钳,敌军从任一方面进攻都将遭到钳形夹击:如敌从粤汉路进攻,乙支点拦头,甲支点击敌侧背;倘敌从南浔路来攻,丙支点拦头,甲支点袭敌后路。设想这种情形下的南昌战役,我们就全盘皆活了:敌军在突破我修水河阵地后,将在丙支点面前碰壁,迫敌于高山(九岭山)、大河(修水河)之间;这时,甲集群插入德安、九江之间地区;这样敌之进攻南昌,便演成了我之攻击九江。这种情势一经出现,敌第十一军除非急调江北部队别无他途。而江北敌军的调出,我第五战区则可乘机发动攻势。如此,南昌就象放出巨大吸力的磁石,此情此景,战役结局虽难以预断,然而敌我态势却发生了根本变化:敌军从外线进攻逆变为内线防御,我则由内线防御转为外线进攻。敌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是担心出现这种局面的。他在1月31日发出的《第十一军会战指导策略》,其要领就在于破坏国民党军甲、丙两个集群的战役联系①。敌军所以得手,完全是国民党军自己弄出来的,它的甲、丙两个集群,压根就未造成这样的支点,并且连战役组织也未形成。武汉失陷以后的国民党当权者集团,求和心切,幻想英美调停(出卖),幻想光荣和平(妥协),统帅部没有继续作战的积极方略,没有最后胜利的信心。第九战区指挥机关没有切实的战役准备,对保卫南昌的作战没有预案,他们把兵派到前线却没有用兵计划,对已对敌全然无知。及至敌军发起攻击而束手无策,指挥机关丧失了中枢作用,各军各师只得各自为之,整个战线形同乌合之众。南昌战役方向的甲、丙两个集群,没有联系,没有呼应,没有协同,没有一致行动;各集群自身也未能组成战线。既没有统一的指挥,也没有一致的目标。位于内线作战的丙集群,没有纵深配置,没有战役支点,没有机动部队;只在修水河沿岸设有三道重叠配备的阵地;整个防线像一只孵化的蛋壳,碰一下就垮。这里的四个军10个师,被敌军二个连吓溃,整个防线未能坚持12小时;位于外线地位的甲集群,处于互不联系状态,没有形成集团战斗力,且没有确定的战役方向,这里的四个军八个师,置于无用。而位于钳制方向的乙集群七个军15个师,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还有,鄱阳湖东岸第三战区的11个师,则隔岸观火,不作配合。总观全局,国民党在南昌战役中,配合方向的部队不配合;钳制方向的部队不钳制;主要方向的外线部队不出击,内线部队又仓皇撤退;国民党当权者集团消极抗战的方针,置30万大军于无用!整个作战线处于瘫痪状态。这样的统帅机关,怎么能指挥打胜仗?!此时的蒋介石忙些什么呢?

  1939年2月初,英、美的报纸开始散布关于召开“远东国际会议”以解决“中日冲突”的消息。本来,南京陷落前,日蒋进行过秘密谈判,蒋介石的这项卖国活动,在武汉保卫战前后一直在进行。到了1938年7月,这项谈判进展情况如下:高宗武在日本会见了陆相板垣,参谋次长多田,了解到日本政府示意汪精卫出面进行中日谈判。7月9日,高宗武回到香港,向周佛海报告了这一情况。周先向汪精卫作了汇报。汪嘱周将高宗武的书面报告原封不动地送给蒋介石。蒋介石看过高宗武的书面报告后,交给张群,并要张群转给汪精卫。此后,中日谈判中方便以汪精卫出面了。武汉陷落后,11月12日夜,高宗武、梅思平同今井武夫、伊藤芳男在上海进行磋商,14日夜,就中国方面(汪精卫)行动计划达成协议。翌(15)日,今井回到东京。当日陆相板垣,参谋次长多田听了今井汇报,在场的还有陆军省部的首脑们,当即决定由陆军省部推进这项工作。12月18日汪精卫到达昆明,19日到达河内。12月22日,日本政府发表第三次《近卫声明》,引蒋介石上勾。蒋介石把汪精卫推上中日谈判第一线,他自己躲在幕后,其用心良苦矣!再则,蒋介石的对内政策,也在酝酿着转向反共(到了五中全会,便亮出了底牌)。

  此时的蒋介石实无心打日本了!这种情形,必使他的将领们斗志涣散。南昌不丢才怪哩!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红土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会遭哪些人记恨
  2.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3. “钱学森之问”与“杨振宁之问”,“为人民卖命”与“为钱卖命”
  4. 中印边境战争能够避免吗?
  5. 印度出尔反尔,真以为中国不会打它?
  6. 一个中国公民致美国务卿感谢信
  7. 有一本书,写满了真理,太多人看不懂,可惜了
  8. 普通人的疑惑:为何发达国家都是美国的盟友?
  9. 王海娟:农民对土地确权很困惑
  10. 当代青年要跪拜毛爷爷吗?
  1.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2.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3. 跟“强硬派”胡锡进掰扯一下:美国对中国做过什么好事?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蔡莉因何被免职?
  6. 滠水农夫:虚无的民族主义赞歌——电影《八佰》观感
  7. 三夫改革”如何将苏共、苏联和苏联集团改成“三亡”
  8.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9.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10. 张志坤:假如蔡霞不去美国定居会怎样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这个口号不宜再喊了
  6.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7.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4. 美U-2擅闯禁飞区,C-135S逼近南海演习区,可否击落?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证监会允许美帝审计国企不觉得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