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美国往事:自由之战的背面

梨梦舟 · 2014-11-21 · 来源:中国经营报
收藏( 评论() 字体: / /

  QQ图片20141121114439

  1776年7月2日,第二届大陆会议公开发表《独立宣言》,声称“这些 统一的殖民地 ,有权利成为独立的国家”,正式打响了北美殖民地针对宗主国英国的独立战争。

  革命或改良之所以发生,往往是因为一个国家和社会中,产生了新的利益分化,出现了新的社会阶层。在原有的政治和社会体制中,当新兴阶层的利益诉求不能很好地得到表达时,他们就不会是既有体制的参与维护者和共同修缮者,而会成为反对者,甚至造反者。

  美国独立战争的领导人们,实际上就是当时英帝国治下的北美殖民地的新兴阶层。

  地主阶级代言人

  独立战争发生前夕,这个新兴阶层已经颇具规模,在北美拥有大量既得利益,他们起而反对英国的“专制”统治,一开始主要还是利益驱动,而非追求什么超凡脱俗的崇高理想。

  以乔治·华盛顿为例:这位“战争时期的第一人,和平时期的第一人,同胞们心目中的第一人,一位举世无双的伟人”,18岁时就成为地主和土地投机客,独立战争之前,他花了长达23年的时间,在西部地区取得数千英亩的土地所有权,著名的弗农山庄(华盛顿在此生活了45年,直至去世)就是他名下最大的一块地产。

  那是工业革命刚刚兴起的年代,土地仍然是财富、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按照英国启蒙达人约翰·洛克的说法,拥有土地所有权就等于拥有自由。

  其他的美国开国元勋也大同小异,大部分是土地投机客,从殖民地扩张和美国独立中得到了很多好处。

  后来的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与其兄弟姐妹一起,继承了父亲留下来的皇家土地公司,该公司经弗吉尼亚城镇自治议会授权,拥有80万英亩的土地。以发表《不自由,毋宁死》演讲而闻名的共和主义者帕特里克·亨利,在西部也有土地投机利益。多才多艺的本杰明·富兰克林,是势力强大的殖民者的代理人,他们曾一同寻求在俄亥俄河谷得到自己的开发特许权。

  谁的自由?谁的解放?

  后世美国史书中,多把独立战争说成是为殖民地“争取自由”,乔治·华盛顿当年在揭竿而起时,也声称英国阴谋要“把奴隶的枷锁套在我们身上”。

  但实际上,“自由”之所以如同空气一样重要,乃是因为“空气”中有利益

  约翰·汉考克,1773年12月“波士顿倾茶案”的重要组织者之一,他为什么如此“爱美国”,成为反英积极分子呢?

  原来,此公乃是波士顿地区最大的一名茶商,他通过走私茶叶获得了丰厚利润。1773年英国国会颁布《茶叶法案》,采取打击走私、帮助英国本土商人的政策后,汉考克的茶叶生意受到极大冲击,而给英帝国政府缴税又将是一笔巨大的开支。汉考克不能不反。

  更要强调的是,美国独立战争所争取的“自由”,并不是要去争全体殖民地民众的自由,而只是一部分人的自由。

  在英国为瓦解殖民地的反抗,实施了“还奴隶自由”的政策后,一大批本来采取中立甚至亲英态度的大种植园主,比如南卡罗来纳的亨利·劳伦斯、弗吉尼亚的兰登·卡特等,却马上离英国而去——原因很简单,如果奴隶自由了,他们也就不能“自由”地役使奴隶了。

  其实,像华盛顿、杰斐逊等美国开国元勋,当时都是奴隶主,杰斐逊还曾与自己庄园里的黑人女奴有过私生子。

  在他们呐喊着要摆脱英国压迫、赢得殖民地解放的同时,并没有想过要把庄园中的奴隶一起给“解放”出来。帕特里克·亨利甚至明确反对取消奴隶制,理由是:“没有他们,这里的生活就会全面陷入麻烦。”

  独立战争中,黑人也曾为殖民地的最终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在1778年6月的蒙默思战役中,华盛顿的军队里就有700名黑人;1781年夏秋之间的约克镇战役中,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美国宪法起草人之一、首任财政部长)率领的罗得岛第一军团,作战英勇,功勋卓著,其成员75%是黑人。

  然而,当1779年大陆会议通过一项决议,授权解放那些愿意服役的奴隶时,南方殖民地立法机构立即予以扼杀,这些殖民地宁愿吃败仗,也不愿意解放奴隶。

  正因为如此,1776年,一位有名望的英国卫理会公教徒约翰·弗莱彻曾这样写道,北美人都是“打着自由旗号的伪善者,他们在买卖自己的同伴,并粗野地鞭打着他们,他们有什么颜面来抱怨自己被别人奴役?”

 

  作者为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特邀研究员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6.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7.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8.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9.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10.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