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作为“三大批判”的《资本论》

作者:白刚 发布时间:2014-12-10 来源: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字体:   |    |  

  【作者简介】白刚,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吉林大学农学部公共教学中心

  【内容提要】 作为对资本主义社会“历史之谜”进行解答的、马克思为之付出毕生心血的《资本论》,绝不仅仅是一部单纯的经济学著作,而是他“三大批判”——哲学批判、政治经济学批判和空想社会主义批判——所指向的“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判”的具体结晶。马克思的《资本论》真正体现了“三大批判”的统一,实现了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的革命性变革。

  【关 键 词】《资本论》/哲学批判/政治经济学批判/空想社会主义批判

  马克思主义是作为对资本主义的否定和批判而存在的,但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的否定和批判绝不是空洞的、抽象的外在说教,而是通过“三大批判”——哲学批判、政治经济学批判和空想社会主义批判——所指向的“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判”而具体实现的。从《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到《资本论》,马克思的全部著作都融汇着这三大批判,而且都是把批判的矛头指向“现实的历史”即资本主义社会,并由此构成“超学科”的、作为“一整块钢铁”而存在的否定资本主义的马克思主义。①特别是马克思为之付出毕生心血的《资本论》,更是他“三大批判”的具体结晶。对此,恩格斯曾指出:“1867年在汉堡出版了《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卷,这是马克思的主要著作,这部著作叙述了他的经济学观点和社会主义观点的基础以及他对现存社会、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及其后果进行批判的基本要点。”②马克思的《资本论》真正地实现了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的革命性变革。

  一、《资本论》的哲学批判:反对“抽象对人的统治”

  马克思《资本论》的哲学批判,并不仅仅是所谓的“从抽象到具体”的辩证法的实际运用,而是通过“批判的和革命的”辩证法,深入物与物的关系掩盖下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背后,揭示和破解人被“抽象”奴役和统治的原因及“秘密”。

  在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之后,人突破“神圣形象”的控制,获得了一定的独立性,但马克思却看到了相反的情形:“在资产阶级社会里,资本具有独立性和个性,而活动着的个人却没有独立性和个性”③,反而“个人现在受抽象统治”④。在马克思的视野里,他所面对的资本主义社会的最根本事实就是“抽象成为统治”。但这个“抽象”到底又是什么?按马克思紧接着的解释,“抽象或观念,无非是那些统治个人的物质关系的理论表现”⑤。由此可以看出,抽象就是现实社会中的作为物质关系而存在的商品、货币和资本,“资本”成了作为“非神圣形象”统治人的“看不见的手”。正如科西克所言:“到了十九世纪,至上的实在不再以超验的上帝(即关于人与自然的神秘化观念)的身份在天国实行统治;而是下降到地上,以超验的‘经济’(即拜物教化的人类物质产品)的身份实行统治。”⑥资本作为上帝出现了,一跃而成为商品世界的统治者。在这里,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与古典经济学的丝丝缕缕的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