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深切缅怀邓力群同志】邓力群:二十世纪与毛泽东、毛泽东思想

作者:邓力群 发布时间:2015-02-11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2000年12月24日,《真理的追求》杂志社召开了“二十世纪和毛泽东”座谈会;昨天,中央文献研究室召开了《毛泽东》出版座谈会;今天是12月26日,是主席的生日,当代中国研究所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又召开纪念毛主席诞辰107周年座谈会。这些活动很有必要。今天,我们开会纪念毛主席在二十世纪的最后一个生日,我发言的题目,把这几个会的内容合为一个,叫做“二十世纪与毛泽东、毛泽东思想”。我们不仅今天开这么一次会,以后还可以开会,对这个课题进行讨论,还要结合国史,从各个方面来展开研究。这是一个常重要的课题,很需要研究,很值得研究。我今天只能粗线条地,概括地讲一下我对这个题目的想法。

  现代无产阶级的领袖、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创造者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到十九世纪后期,他们先后去世了。恩格斯晚年已经预见到资本主义将要进入—个新的阶段,就是从自由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到了二十世纪,历史证明了这个预见,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确实进入到帝国主义的阶段。而进入到帝国主义阶段以后,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列宁作为无产阶级的第三个领袖,研究了帝国主义的经济和政治之后指出,二十世纪的世界已经进入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

  在二十世纪,在无产阶级和共产党的领导下,取得了两个伟大革命的胜利:一是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领袖是列宁;第二个伟大胜利是1949年中国新民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领袖是毛泽东。

  列宁领导十月革命取得成功以后,接着打败了白党发动的内战,打退了十四个资本主义国家的武装干涉,取得了无产阶级战胜内外敌人的胜利。可是不久,因被人暗杀而受伤的列宁,才五十多岁就去世了。苏联的第二个无产阶级领袖斯大林,接受了列宁留下的遗产,在很短的时间里使俄国经济恢复到“一战”之前的水平,从1925年开始进行工业化建设。只用了15年的时间,到1941年以前,经济实力就超过了欧洲最发达的国家,成为世界上居第二位的重要国家。这证明无产阶级不仅在政治上能战胜敌人,而且在经济上也能够创造前所未有的业绩和发展速度。从1941年开始,斯大林用四年多一点的时间,领导苏联人民会同各国的反法西斯力量打败了帝国主义国家里最反动、最野蛮的希特勒德国的侵略,取得了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接着又帮助中国,帮助世界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最后结束了日本帝国主义在亚洲的侵略战争。

  从历史的经验来看,列宁、斯大林有同国外资产阶级斗争的经验,也有同国外资产阶级进行联合的经验。在这点上,最明显的表现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在世界范围组织起反法西斯的统一战线,包括了受侵略的中小国家,以及美、英、法等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反法西斯战争时期,在苏联红军帮助下,东欧一批国家获得解放,先后成立新的人民民主国家。这场战争结束后不久的1946年,参加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人物之一丘吉尔发表了反苏演说,挑起冷战。到这时,苏联和东欧各国共产党联合成立情报局,组成了社会主义阵营,同帝国主义阵营相对抗。

  中国革命的胜利,大大增强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力量。毛主席领导的中国人民革命战争,经历的时间很长。取得胜利以后,经过恢复时期,进行了三大改造,然后进入到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从经济建设来讲,不算恢复时期,只从1952年算起,到毛主席去世,可以说,真正改变了中国经济落后的局面,建成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而且在科技方面取得了以“两弹一星”为代表的举世瞩目的成就,打破了霸权主义国家的核垄断。

  从国际角度来讲,毛主席同列宁、斯大林一样,有同帝国主义国家、外国资产阶级联合的经验,也有同他们斗争的经验。

  在国内方面来讲,列宁、斯大林同国内的资产阶级只有斗争的经验,没有联合的经验。而毛泽东不但有同国内资产阶级斗争的经验,而且有同国内资产阶级联合的经验。不但在革命时期进行斗争,进行联合,而且在社会主义改造时期,以至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对资产阶级都采取既联合又斗争的政策。

  在革命战争方面来讲,列宁领导的反对白党的内战,反对十四个资本主义国家的武装干涉,用了三年多一点的时间。斯大林领导苏联,领导全世界进行反法西斯的战争取得胜利,也不过是四年多一点时间。而毛主席从1925年国共两党联合进行的北伐战争算起,一直到抗美援朝战争,援越抗法、援越抗美的战争,一直到1975年,他的战争生活,包括国内国际的战争生活整整50年。这一点,在世界的无产阶级领袖中间,是从来没有的。而且从历史上看,反动的不去说他,革命阶级的领袖人里,有这么长时间的革命战争经验,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战争问题,可以说是考验一个伟大人物有没有唯物论,有没有辩证法,运用得好还是不好,重要的最灵验的试金石。毛主席的著作,领导革命战争的军事著作,在无产阶级革命领袖里没有谁能超过他。在二十世纪里,从毛泽东的革命经历,他的革命战争的经历来讲,同国内资产阶级既联合又斗争的经验,同国外资产阶级既联合又斗争的经验,在世界无产阶级领导里,都是最全面最丰富的一个。

  我们应当对这个问题进行多方面的研究。就战争问题来讲,不说国内战争,单就国际战争来讲,从与帝国主义交手来讲,先有抗日战争,然后是我国的人民解放战争,那是反对美国出钱、出枪,蒋介石杀中国人的较量,实际上是同美帝国主义的较量。这次战争的较量是以美帝国主义从中国大陆撤退,美帝走狗蒋介石垮台而告终。接着是1950年的抗美援朝战争,这是毛主席在世界范围里同实力最强的美帝国主义第二次交手,结果是把美帝国主义打回到三八线以南。过去公布这方面的材料不多,现在公布的比较多了。毛主席和美帝国主义第二次交手的意义,不论在军事上还是政治上,都是不可低估的,是值得高度重视和研究的。毛主席同美帝国主义的第三次交手是抗美援越战争,在与美帝国主义第三次交手之前还有一个援越抗法战争,当时韦国清同志是越南的军事顾问,取得了歼灭奠边府法国侵略军的胜利。然后从1965年开始,直到1975年为止,把美帝国主义从越南彻底赶了出去。美国人由此得了恐越战争症。抗美援越战争的胜利,无论在军事上还是政治上,都是在毛主席支持和领导下取得的,同样是很值得研究的问题。

  于抗美援朝战争这个历史事件学术界一些人有糊涂观念,说是北朝鲜人首先发动战争,而不是美国,也不是南朝鲜。这个问题,大家可以从最近黎可飘与克林顿的—次谈话里得到很好的答案。黎可飘对克林顿说:你们美国人出兵越南的理由是,我们北越人越过了十七度线。你们把十七度线作为美国的国境线,是没有道理的。我们越南人是在解放自己的国家,这是正义的战争。

  从人民革命的观点来讲,朝鲜人要解放全朝鲜是正义的事业。问题在于,金日成也好,斯大林也好,当时都以为美国不会干涉。他们不了解中国的经验,认为,中国这么重要的一个大国家,美国花了那么多力量,最后还是没有出兵,朝鲜这么小个地方,美国还会出兵吗?毛主席提醒他们,只要打起仗来,美国人一定会出兵进行干涉。金日成不信,斯大林也不信。开始,朝鲜打得非常顺利,一直打到釜山。仗打到这个份上,军事经验丰富的毛主席非常敏锐,非常冷静。南朝鲜军队和美国军队全力踞守釜山,把北朝鲜的军队全部吸引到那里去。毛主席提醒他们,美国很可能从仁川登陆,没有得到重视。后来的事实证明了毛主席的预见,美军果然在仁川登陆,给北朝鲜军队造成了很大的损失。现在披露的材料越来越多了,其中包括毛主席和斯大林的“斗法”。最近披露的一些电报说明,在最困难的时候,平壤已经失守了,金日成请求中国出兵。毛主席当时看到美国的空军优势,说出兵可以,但要有苏联的空军支援;斯大林表示,苏联空军只能到鸭绿江以西。毛主席很快就了解到,美军主要杀伤力不是空军而是陆军,于是作出决定,没有苏联空军支援我们也出兵。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了,斯大林适时地给了有力的空军支援。在与美帝国主义交手的问题上,毛主席的经验比列宁、斯大林丰富得多。因此说,对抗美援朝、抗美援越这第二、第三次同美帝交手的历史,很值得研究。

  列宁、斯大林在国内斗争方面,只有同资产阶级斗争的经验,没有同资产阶级联合的经验。我们同资产阶级的联合,一个是北伐战争时期的联合;一个是抗日战争期间与除了亲日派以外的大中小资产阶级的联合。解放战争把大陆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消灭以后,恢复经济,三大改造,进行建设的时候,还有同民族资产阶级联合的经验,也是又斗争又联合的经验。研究毛主席在各个领域、各个方面的经验,各个方面的实践,各个方面的理论(包括和平赎买),把它作为一个重大的课题——“二十世纪与毛泽东、毛泽东思想”,是很值得认真研究的。过去需要研究,今后还需要进行系统的全面的研究。

  我们当代中国研究所从1990年成立以来,在研究国史的同时,研究了“二十世纪与毛泽东、毛泽东思想”这一课题。经过十年努力,多次反复研究,可以说,我们取得了新的突破,有新的进步。特别是这一年来,对毛主席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沦和实践进行的研究,有不少的收获。其中包括我自己过去认识上的一些错误观点,得到了纠正,同时也纠正了和我观点相同的一些同志的错误。

  从总体上说,我们要在现在的基础上,继续展开对二十世纪毛泽东思想的研究,其他方面、其他单位的同志在研究这个课题上,提供了许多重要的成果。第一个是吴冷西同志的《十年论战》,这本书披露了毛主席很多意见和观点,其中包括毛主席亲手修改的论述。在论战过程中,毛主席反复讲,最大的危险是中央出修正主义。苏联的解体,东欧的剧变,证实了毛主席的这个判断。

  最近还有一件很可喜的事情,一位老同志想在我们这里找个人,帮助他整理他经历过的一些重要事情。讲的题目,一个是建国初期“一边倒”,一个是后来的中美外交关系。他把这些材料整理出来,对我们研究国史,研究毛泽东的国际战略,会提供很好的帮助。

  总之,“二十世纪与毛泽东、毛泽东思想”不仅作为座谈会的题目,而且应该作为国史研究的总题目,从各个领域、各个方面来研究这个题目。前天,在《真理的追求》杂志社召开的座谈会上,卢之超同志有个发言,题目叫“毛泽东思想在二十一世纪仍然是中国人民的伟大旗帜”。毛主席是二十世纪去世的,可是他的实践,他的理论,他的思想,不仅在二十世纪对中国对世界起过重要的作用,在二十一世纪仍将发挥重要的指导作用。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5/02/338642.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