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活动 > 红色旅游

河南志愿军老战士、乌有之乡网友南街村纪行——河南人民隆重纪念毛主席诞辰120周年活动系列报道(二)

郑英英 · 2013-06-28 · 来源:郑英英博客

  6月26日,河南志愿军老战士和乌有之乡网友为纪念毛主席诞辰120周年、中国共产党成立92周年、抗美援朝胜利60周年,共同组织了一次赴南街村参观学习活动。

  一路上歌声嘹亮。年轻的司机大受感染:“今天我的车载满了红色革命精神,我的单位,我的家人都太荣幸啦!”

  南街村段主任热情地接待了大家。看到老英雄们,段主任动情地说:“千千万万革命先烈和革命前辈们抛头颅洒热血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全中国的人民大众走上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金光大道么!南街村是实践了这一条道路的,我相信全中国的人民大众都是赞成走这条道路的!”

  在南街村村史展厅中,志愿军老英雄们和红色网友们合影留念。【志愿军之家】家长张爱兰同志代表前辈们向南街村赠送了珍贵书籍《历史的记忆》

  看了 王宏斌同志的关于南街村发展之路的录像之后,大家对这位真正的共产党人和全体南街人肃然起敬。南街村坚持毛泽东思想,建设真正的社会主义新农村,与其说是干出来的,准确地说是斗出来的。南街村是河南人民的骄傲,中国农村共同富裕的榜样。南街村的实践证明:生机勃勃的共产主义事业是人民群众自己选择和创造 的。

  坐在游览观光车中饱览了南 街无限风光之后,又随机参观了南街村民居。提及各项福利齐全、住房看病上学费用全免的幸福生活,村民真挚地感慨:要不是走集体化道路,哪有今天!按毛主席指引的方向走不会有错!大家由此不禁联想到那个小岗村,当年按手印搞大包干,以至今日凋敝潦倒人心涣散,比照南街,他们情何以堪!该认真反思了,该迷途知 返了!

  在东方红广场,大家向毛主席鞠躬,又一次合影留念。

  归途中,老英雄们纷纷发表此行感受:我们是毛泽东思想教育的老战士,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要将革命精神传承下来,为中华民族复兴发挥余热。乌有之乡网友黄河之声口占《西江月》赞老英雄们:

  “当年戎马倥偬,保家卫国出征。驰骋战场逞英豪,打出中华威风。 退而不休传承,志在注重晚晴。夕阳不逊朝阳丽,余热依旧暖人!”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uhe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接受宗教洗礼的贺教授还能赖在党内?
  2. 西安疫情反思:不要活在新闻里
  3. 他,讲了个笑话
  4. 这个国家把败类捧成英雄!以色列坐不住了
  5. 曹征路:没有谁比毛泽东更懂经济工作
  6. 金域医学和钟南山、柳传志以及君联资本
  7. 人民觉醒,需要张捷这样的知识分子
  8. 西安“4号清零”,何不解释一下?
  9. 毛主席的时候,10来个干部如何治理好一个几万人的公社?
  10. 吴铭:如何破解夜壶论
  1. 这才是最让人恐怖的地方!
  2. 钟南山要给张桂梅治病,张桂梅要小心了
  3. “窑洞对”能否完整准确表达毛主席的意思?
  4. 接受宗教洗礼的贺教授还能赖在党内?
  5.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6. 2022年第一天,台湾当局感受到了恐惧!
  7. 西安资本家哄抬菜价,一斤20元,没人管吗?
  8. 性奴与奴性
  9. 报告毛主席:2022年,正义与邪恶仍在殊死斗争一一纪念毛主席诞辰128周年
  10. 元旦寄语:让“毛泽东热”来得更凶猛些吧!
  1. 辽宁王忠新:“九问”亿万富豪共产党员柳传志同志
  2. 晨明:也谈苏共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
  3. 毛主席的教导,以前不懂的现在都懂了
  4. 谁的盛世?如谁所愿?
  5. 政治局智囊万字雄文: 中国工人阶级长成了什么模样?
  6. 韶山下了雪,胡锡进还是跳了出来——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纪念伟大导师128周年诞辰)
  7. 对这样的党员干部不处理我们还是共产党吗?
  8. 联想查不查?恒大救不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怎么说的?
  9. 卖国三百年,张捷痛揭江南柳家黑历史!
  10. 正式解散的泰山会
  1.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2. 贩毒、抢劫,要交税?
  3. 报告毛主席:2022年,正义与邪恶仍在殊死斗争一一纪念毛主席诞辰128周年
  4. 习主席的新年贺词,你听出了什么?
  5. 范景刚:沉痛悼念人民作家曹征路先生
  6. 对“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所有制形式改制”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