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三农关注

史上最全有机农业问答:一篇文章满足你对有机农业的所有好奇

Lithia · 2019-03-11 · 来源:有机会网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食物主权按:对许多人而言,有机农业是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词汇。

  你或许在超市里见过写着有机标签的商品,它们总是比同类商品要贵出许多——那么,有机是只能给有钱人消费的吗?有机只是商家打造出来的促销幌子?什么样的农业才叫有机农业?……

  这篇文章或许将能帮助你解决一些早已出现的疑惑。不管你是作为有机农业的消费者,还是生产者,围绕有机农业展开的践行背后,关系到的是整个社会及生态的未来。

  有机农业中的“有机”二字,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含义?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对其进行解读。但是因为各种真真假假的言论和评说同时充斥于公众的视野中,使得人们对于“有机”的理解还是存在或多或少的误区。

  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IFOAM)作为有机农业的权威领导机构,也深知这种混乱的现状,因此在经过充分的研究总结后,在网络上发布了长达71页的报告《Criticisms and Frequent Misconceptions about Organic Agriculture》(对于有机农业的质疑和常见误区),引用多项研究报告,深入分析了世界各地常见的关于“有机”的误解。

  本文摘选原报告精华部分进行编译,希望真正的有机农业能尽早为更多人所知。

  “有机”不只是一个小小的商品标签,未经认证的有机农业仍然是被IFOAM等国际机构所认可的。有机不是小众奢侈品,通过选择合适的渠道,有机能够为大众服务、能还原食物本来的面貌。有机农业不只是一个产业,而是一项关注城乡和谐、环境保护、人的身心健康的相当广泛的社会运动。

  有机农业对健康更有益吗?

  误区:普通食品中的农药残留总是在安全的范围内的。

  解读:

  在美国和欧洲,有一部分普通食品中的农残含量是超出法定标准的。因此,大多数人体内都含有农药残留(100%的美国人体内都有农药残留),而如果转变为有机饮食,人体内农残的量可以显著降低。

  法定的“最大残留量”并不能作为“零健康风险”的保证。

  现在的毒理学认为,只有在毒物剂量超过“有害”水平时,才会对人体产生影响;低于该水平时,任何影响都不存在。但实际上,对于大多数有毒物质来说,只要人体接触到该物质,就处于健康风险之中,这种风险随着暴露剂量的增加而增加。

  不同农残在一起时会有“协同作用”。意思是,即便单种农药残留的剂量是在“最大残留量”以下,但各种农残混合在一起时对人体的总体影响,远远大于单种农残分别造成的影响的总和。

  在发展中国家,大多数时候,政府并没有对食品中的农药残留进行监管。

  有毒农药的品种非常多,在每项调查中,不可能对于每种农药都检查。几项农残不超标,不代表在该样品中所有农残量都不超标。

  误区:没有证据表明有机食品比普通食品更营养。

  解读:

  很多研究,包括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研究都表明有机食品是更有营养的。

  有机食品的硝酸盐含量更低、抗氧化剂含量更高、农残更低,而且有更多矿物质、维生素,更平衡的蛋白质。在重金属和病原菌方面,有机食品和其他食品差别不大。

  有机食品成长周期更长,因此有更足够的时间合成关键的营养素。

  在加工食品中,有机食品也更健康,因为其禁用阿斯巴甜、味精、氢化油脂等有害的食品添加剂。

  有机食品不是奢侈品,它还给食物原本应该有的面貌。

  误区:有机农业经营团体传播对于非有机产品的恐惧心理,这样他们就可以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解读:

  那些设法让人们不要买有机食品的,正是从石油农业中获利的人和团体。很多没有从有机销售中获得经济利益的人和团体,也致力于推广食用有机食品的好处。

  石油农业背后有强大的游说团体支撑。而有机农业提倡增加自给自足,减少依赖外部输入品,因此有机农业没有和任何强有力的游说团体有联系。

  一些并非专注于有机产品的公司(比如达能也生产有机食品,耐克有有机棉服装)也开始越来越多地销售有机产品。他们不会对自己的非有机产品进行批评。

  让人们减少消费石油农业产品,是有很多理性的原因的,而只有当这些原因被大众所知,才能创造更公平的市场环境。

  误区:有机农业带来更多食品安全风险——因为用有机粪肥,有机食品中有大量的大肠杆菌等细菌。

  解读:

  非有机种植也需要使用粪肥。普通的农民会在缺乏监管的情况下施用大量未腐熟的有机肥。而有机种植对粪肥要求严格,比如需用腐熟的肥料,收获前一定时间内不得使用粪肥等。

  有机农业注重保证养殖动物的健康,减少粪便中的病原菌。比如,USDA的一项研究表明,和谷物饲喂的牛相比,用草料饲喂的牛产生有毒大肠杆菌O157:H7的可能性降低。

  误区:有些有机农业中允许使用的生物农药是对健康有害的,比如除虫菊酯和鱼藤酮都是有毒的。

  解读:

  生物农药降解很快,基本不会留下农药残留。比如鱼藤酮在阳光下就会分解,在环境中不会停留超过一周的时间。

  更重要的是,在种植过程中,有机农业首先采用预防措施,采用轮作、多样化种植、抗病品种等,有机农作物可以减少对于生物农药的需求。

  有机农业更环保吗?

  误区:生物农药的药效低,因此需要施用巨大的剂量。有机葡萄种植需要施用铜盐类农药,因此污染土壤。有些生物农药(比如尼古丁和除虫菊酯)和化学农药一样有毒。

  解读:

  天然的化学物质可能对一部分生物有毒,但是对整体环境是无害的,而且生物农药不会像化学合成农药那样在食物链中积累。

  有机农业禁止使用纯的尼古丁作为农药。但是,烟叶水可以用来杀灭害虫,因为其中的尼古丁含量很低,且在环境中会快速降解。在农场中自制烟叶水等杀虫剂,可以减少农民对于化学农药生产厂家的依赖。(尽管如此,美国、欧盟和日本的有机标准中也是禁用烟叶水的。)

  除虫菊酯是对哺乳动物毒性最小的农药之一。它可以和土壤紧密结合(污染水体的可能性小),在阳光下可以分解。

  人们正在研究铜盐类农药的替代物,比如碳酸氢钾、奶业副产品、微生物农药等。很多有机认证机构也对铜盐使用作出限制。

  最重要的是,在任何情况下,有机农业首先采用预防措施,生物农药只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使用。

  误区:因为产量低,有机农业会将更多自然区域改造成农田,进而破坏生态,降低生物多样性。

  解读:

  在发达国家,有机农业产量大约比石油农业产量低20%。在发展中国家,特别是生物多样性高的热带地区,有机比石油农业的产量更高。

  石油农业对于生态的破坏是众所周知的。它的影响甚至可以扩大到农场以外很广的范围。比如,来自农田的氮、磷肥的流失促使了墨西哥湾5500平方英里的“死区”(dead zone)的形成,这片区域夏季的水中含氧量极少,无法维持生物生存。

  生物多样性无法在一片片孤立的土地上存在。因为有机农田没有受到农药污染,所以可以作为帮助野生动物迁移的生态廊道。有机农业可以提高土壤、作物、野生和养殖动物的多样性。

  误区:因为作物的地域性,有些有机食品不是在任何地方都能种植,因为消费者常常需要购买进口有机食品,这比消费普通食品产生更多的污染。

  解读:

  石油农业同样有地域限制。能用化肥农药,不代表你能在任何地方种植任何作物。如果一个地方不能用有机方式种植某种作物,那么这里用石油农业也是种不出这种作物的(即便可以,也是花费、污染都巨大的)。

  普通的“本地”动物养殖也许不那么“本地化”。比如美国的养猪场可能用产自阿根廷的饲料、用来自欧洲的设备。而同样在本地(100公里以内)的有机养殖场则用自产的、或邻近农场产的饲料。IFOAM的基本标准就要求饲料中大部分(至少50%)来自该农场本身,或与该农场有合作的当地其他的有机农场。

  尽可能地消费本地产品当然是更环保的。如果一个人习惯了本地当季有机食品的好味道,那么他购买外地非应季食品的动机就会减小,因为后者(即便是有机的)也可能是未自然成熟就被采摘的。

  有机食品太贵了吗?

  误区:有机食品太昂贵。

  解读:

  石油农业有很多隐藏的代价,比如外部环境代价和社会代价。这些代价是不被包含在商品售价中的。最终还是要通过纳税人的钱来处理这些环境和社会问题。

  有机食品不仅包含食品本身的价格,也包含了以下一些因素:环境治理和保护、更高的动物福利、对农民和消费者健康的保护、增加乡村就业机会以推动乡村发展、保证农民收入。

  认证有机食品较贵,是因为生产和认证成本高,同时是因为消费者对其的需求(供小于求)。

  非认证有机食品的情况则非常不同。很多农业系统完全满足有机种植的要求,但是没有经过认证。这些农产品通常在当地销售,价格与普通食品相似。有研究表明,非认证有机农业可以在提高产量的同时,减少外部投入品使用,从而降低生产成本。

  大规模石油农业可以得到大量政府补贴。因此,有机和普通产品的价格是处在不公平竞争的状态。

  因为占整体食品市场的份额小,生产、运输、加工、推广有机食品的成本就比较高。随着市场份额增加和科技创新,有机食品的成本也会降低。

  总之,不是有机太贵,而是常规食品太便宜。

  误区:有机运动使得富人可以吃到健康食品,而穷人则只能吃不健康食品,从而加大了贫富差距。

  解读:

  有机不是富人的专利,很多有机消费者是属于收入中下的人群。

  以素食为主的、应季的有机饮食并不比非有机饮食贵,而且比以肉食为主的普通饮食方式更健康。

  随着有机食品市场份额增加,有机和非有机食品的价格差距在缩小。

  除了收入水平以外,很多因素影响着人们是否购买有机食品的决定。

  如上文所述,在发展中国家,一些本地生产的未认证有机食品并不比普通食品贵。

  误区:有机认证只是文件、不可信,有机生产者会弄虚作假。

  解读:

  欺诈是这个社会中很难被消除的现象。有机市场,尽管是整个食品市场中管理质量最高的系统,仍然无法避免欺诈行为。但是,每一次欺诈行为的曝光都能够帮助改进有机认证,因为认证机构的质量保证体系是适应性的,是需要不断被完善的。

  误区:有机只是销售的噱头。

  解读:

  在欧洲,有机农业是从一些有远见的农场发起的,那个时候还没有对于有机食品的市场需求。今天,有机食品的市场需求在增长,而有机的营销策略也是很基本的,以致力于向消费者解释有机农业的真实面貌。

  有机认证能够帮助消费者鉴别出符合有机标准的产品。需要指出的是,有机认证是对于生产过程的认证,保证了产品是以生态友好的方式生产的。有机认证不是对于产品质量本身的认证。

  除了第三方认证外,其他保障系统也提供同样可信的、对于有机产品的保证。比如,参与式保障系统(participatory guarantee systems),通过农民和消费者的共同参与认证,给本地、甚至外地的市场提供了可信赖的有机食品。

  有机农业能更好地对待动物吗?

  误区:有机养殖中,动物不能接受必要的治疗(比如免疫和抗生素),因此造成动物的很多不必要的、长时间的痛苦。

  解读:

  根据IFOAM基本标准,有机养殖需要用平衡的有机喂养、无压力的养殖方式和精选的抗病品种,来促进和维持动物的健康和福利。预防性措施(比如经常的锻炼、放养、良好空气流通、轮流放牧等)可以促进动物的自然免疫力。

  有机养殖不可以预防性地使用化学药物和抗生素,因为这会造成动物对药物的抗性。当动物疫情发生时,如果天然的治疗方法无法获得理想效果,则可以使用抗生素等化学药物。

  有机养殖限制疫苗使用,是因为很多疫苗是转基因产品。非转基因疫苗可以在特定情况下使用(当已知疫情出现,或当病情无法用其他方式控制,或法律规定疫苗接种时)。

  误区:当动物被放养在室外时,禽流感等动物疾病更容易传播。室内饲养可以防止疾病传播。

  解读:

  非常致病的一株禽流感病毒H5N1,本质上是因为工业化养殖而造成的。虽然野鸟可以短距离携带病毒,而跨国的畜禽养殖工业才是传播病毒的最大载体。FAO和USDA的报告都表明,亚洲的大规模禽流感爆发是开始于高密度养殖场中。

  没有证据证明室内饲养可以防止禽流感传播。

  小农场上的多样化禽类养殖对于养殖业的长期发展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养殖密度低、基因多样化程度高,在散养家禽中,禽流感不会形成高致病的变种。

  误区:工业化养殖的动物生产了大量的蛋奶产品,因此这些动物应该没有经受什么痛苦。

  解读:

  很多报告都表明,高密度养殖动物的健康不是处在正常的状态,它们长时期忍受不健康的生活条件,需要长期药物治疗。

  德国波恩大学研究表明,从1960年到1990年代中期,奶牛的产奶量增加了30%,但是腿部疾病增加了300%,乳房疾病更是增加了600%。

  因为工业养殖过度依赖精饲料,动物健康也会受到影响。丹麦保护动物协会报告指出,因为承受压力和不自然的饲料所危害,大约一半的丹麦奶牛都被胃溃疡所困扰。

  就算动物没有疾病时,因为无法表达自然的行为(自由走动、筑巢等),它们仍然受到精神上和身体上的折磨。有机养殖要求农户保证动物的正常生理需求。

  误区:有机养殖标准不是全球统一的,比如,为什么有些地区的有机养殖允许将牛圈养起来呢?

  解读:

  不同的养殖标准反应当地的气候和文化,也反应着有机标准自身的不断发展的过程。

  IFOAM基本标准要求所有动物都能有放牧的空间和户外活动场地,但是考虑到动物福利和牧场的管理,有些情况下动物可能被短时地圈养,或在特定季节进行圈养。

  在有机行业已经发展稳定的地区,要求有机养殖用100%的有机饲料。但是在有机饲料难以得到、有机农业刚开始发展的地区,假如要求有机养殖用100%有机饲料,则会阻碍有机农业的发展。

  总之,虽然各地有机养殖标准有差别,并不代表这些标准是不值得肯定的。虽然没有哪个有机标准能提供最好的、全世界通用的动物福利框架,但有机养殖和工业养殖提供给动物的生存条件终究是有巨大差别的。

  有机农业能养活世界吗?

  误区:有机农业不能养活不断增长的世界人口。

  解读:

  有机是建立在传统文化、现代科技和创新结合的基础上。采用有机农业不代表回到工业革命以前的粮食产量。

  有机的产量只有普通农业产量的“三分之一”或者“一半”的说法,通常是基于不完整的数据得出的结论。

  很多研究指出,有机农业可以和石油农业同样高产,甚至比石油农业更高产。比如,康奈尔大学的Per Pinstrup Andersen研究得出结论,有机农业产量大约是石油农业的80%。另一项针对全球293个案例的研究表明,在发达国家,有机农业的产量是石油农业的92%。刚开始转换向有机农业时,产量可能会下降,但是当土壤微生物活力恢复、养分循环达到正常时,产量就会恢复。

  在发展中国家(也是食物短缺最严重地区),有机可以提高粮食产量。这归功于土壤中有机质的提高、以及水分保持能力的增强。

  密歇根大学Catherine Badgley执导的模型计算发现,假设全世界都采取有机农业(且耕作面积不变),可以给所有人口提供足够的粮食。

  现在研究资金对于有机农业的资助还非常有限。如果政府提高重视、加大研究投入,有机农业有更大的提产潜力。

  全球农业产量已经足够提供每个人的口粮。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买得起粮食。真正的粮食安全威胁因素是政治、经济和社会因素,而不是粮食产量。乡村发展是制约粮食安全的一大原因。有机农业基于健康、生态、公平、关爱原则,是促进乡村发展的最有力工具。

  有机农业能够恢复土壤活力。因为不可持续的石油农业,每年有大约六百万公顷的耕地丧失(主要是在贫穷国家)。这一趋势能够通过有机耕作得到扭转。

  采用多样化种植,一片耕地全年的总产量能得到提高。

  有机养殖提倡在本地农场生产饲料,因此可显著减少对于谷物饲料的需求。消费者的饮食结构也可能因环保意识的提高而改变,从而转向以素食为主的饮食。

  总体来说,未来的农业系统是有可能转变成有机、可持续、高效、高产、能给世界人口提供足够食物的系统的。但是,是否人人都能买得起食物,强烈依赖于政治、经济和社会因素,不是有机农业一个领域就能解决的问题。

  误区:世界上没有足够的牛给有机农田提供足够的肥料。

  解读:

  牛粪及其他粪便并不是有机农业的唯一肥料来源。用植物堆肥、施用覆盖物、用水草制作肥料等都是有机农业中增加土壤肥力的方法。

  除了农场上的养分来源,有机农业还从外部给土壤增加肥力。比如种植豆科绿肥作物、使用天然矿物质肥料、使用其他废物回收制作的肥料(海鸟粪、厨余垃圾、饼肥、林业副产品、泥炭、纺织业副产品等)。植物肥料能比粪肥提供更多的氮。

  有机农业对社会公正吗?

  误区:大多有机食品是大公司生产、长途运输销售的,因此买有机食品不能帮助小型家庭农场。

  解读:

  有机认证不能保证产品是小型家庭农场生产的。如果消费者希望帮助小农场,应该寻找比有机认证更合适的购买标准。比如,可以通过参与式认证体系购买小型、本地农场的有机食品,或者直接向小农场主购买食品。

  误区:有机食品市场越来越大,因此越来越多地向大型超市供货。这些公司会给供应商和农民(包括有机和非有机)施加压力,让他们降低价格并且提高产品的标准化程度。因此,向大公司供货使得有机丧失了它的初衷。没有理由从超市购买有机。

  解读:

  超市中出售有机产品,因为交易规模较大,有可能降低产品价格,使更多人买到有机产品,这并不代表生产者的获利会减少。

  标准化和认证都是因为消费者的需求而产生的,而不是有机农业本身造成的。

  标准化并不意味着有机标准的降低。在遵守有机产品的要求上,超市常常会严格地要求,以减少风险。

  不通过主流市场渠道购买有机是完全可以的。当地的农夫市集、合作社的商店、网购等等渠道都可以买到有机产品。这是有利的、应该被鼓励的。但是,超市中仍然会销售有机食品,且超市提供的选择越多,就有越多的消费者转向有机饮食。

  误区:有机农业耗费大量人力,在被艾滋病、战乱困扰的发展中国家,采用有机农业对于当地人的负担更重。

  解读:

  有机农业的确比石油农业耗费更多人力。但是在发展中国家,土地和资金(而不是劳动力)是农业的制约因素。劳动力的成本甚至比化学投入品(化肥农药等)成本要低,这也是发展中国家转向有机可以获利的原因之一。

  有机农业有一系列可以节省劳动力的技术方法。比如用覆盖作物控制杂草和减少土壤流失,用作物秸秆制作覆盖等。

  有机农业可以减少环境污染、提供更营养的食物、降低动物和人对于抗生素的抗药性,对受艾滋病困扰的人群是有利的。

  误区:有机农夫每天要承受巨大的工作压力,进而造成健康威胁,比如无法治愈的背部疾病。因此,有机农业并不是对农民更健康的农业。

  解读:

  极少有农民在从事有机农业后又重新转回石油农业。这说明,总体来说,有机农业能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虽然工作量有可能更大,但是有机农业对农民也有更多的益处:因为生产健康、生态的食物带来成就感;减少农药等化学物质的威胁;更好、更多样化的农场环境,使得农民可以采用生态旅游等方式开发更多收入来源;农民收入更高、更稳定。

  最好的有机农民并不是花最多时间除草的那些,而是花时间了解农业生态系统、从而减少工作量的那些。

  有机农业是知识密集型农业。当方法恰当时,工作量可以得到控制。

  天然的就是好的,合成的就是坏的吗?

  误区:有机农业在“天然”和“化学”之间做出分别。但是化工制造的和天然生产的物质,理论上说都是化学物质,因为每个生物过程都是化学过程。

  解读:

  有机农业首先采用生态过程和合适的耕作方法来控制病虫草害。化学物质(即便是天然的)也是不得已才使用。

  在实验室中,也能合成外部“自然界”中存在的物质。这些化学物质(如果无法从自然界中获取足够的量和纯度)可以用作有机农业的投入品,但是需要满足更多的条件(见下文)。

  “天然”和“人工合成”农药的最大区别是它们在环境中的停留时间(比如半衰期)。生物农药通常几天内就会降解,而合成农药在环境中可持续存在几个月甚至数十年。

  虽然所有自然反应都是化学反应,但并不是每个化学反应都存在于自然界。每年农业化学工业都制造出新的合成化学物质,这些物质对于生态系统和人类健康的影响很多是未知的。因此有机农业对于合成化学物质很谨慎。

  “天然”还是“合成”并不是定义有机的标准。有机农业的投入品至少需要满足以下要求:

  必要性和替代品:任何投入品都是达到可持续生产所必须的,是维持产量和质量所必要的,也是所能得到的最好的技术。

  来源和生产过程:有机农业基于使用天然的、生物的、可再生的资源。

  环境:有机生产和加工对于环境来说是可持续的。

  人的健康:有机技术提高人体健康和食品安全。

  质量:有机方法能维持或提高产品质量。

  社会、经济和伦理:有机农业的投入品可以使其产品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有机农业对于社会是公正的、经济上需要是可持续的,有机农业方法尊重文化多样性、保护动物福利。

  另外,有机农业要尽量减少外来物的投入,鼓励农场的自给自足。因此,使用农场自制生物农药比使用外购商品化农药更好。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泽东保健医生谈毛泽东
  2. 造谣申纪兰为哪般?
  3. 只有毛主席的儿子去了前线......
  4. "管管割韭菜的赵薇们",女代表提醒易会满要重罚!
  5. 摧毁抵抗者意志!美国制造这场大停电的目的与启示!
  6. 抨击联想不能依靠捏造事实
  7. 高戈里:写军史要懂军语 ——劝《这才是战争》作者王正兴公开信
  8. 昆仑岩:改革的社会不能没有红色!
  9. 大跃进中的功过,新中国前三十年史诗般波澜壮阔的工业史(续文一)
  10. 委内瑞拉全国大停电,事情并没这么简单
  1. 老田 | 八九十年代的那些改革家怎么了:以褚时健为例
  2. 云南国企巨贪褚时健家族贪腐上亿斤大米褚橙假创业
  3. 造谣贬损毛主席的北大校长——斥“功狗”蒋梦麟
  4. “生不逢时、死得其时”的褚时健
  5.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凯丰
  6. 印巴冲突肥了美帝、苦了人民,只因没有出毛主席
  7. 这个时代已经容不下雷锋
  8. 是谁在神话褚时健?
  9. 周恩来诞辰121周年: 这盛世,到底如谁所愿?
  10. 恐怖的检查
  1. 老田 | 人世间唯一的毛泽东“私人特务”走了:对李锐“非毛化成绩”的初步总结
  2. 袁立爆料崔永元失联,有关崔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3. 对于《邓力群赢了,李某输了》一文的修正
  4. 许光伟 |《保卫资本论》: 生产一般的理论与实践
  5. 老田 | 李锐从逃兵到功臣的华丽转身:解放战争期间李跑跑是如何逆境翻身的
  6. 老田:彻底失败的“千里跃进大别山”行动
  7. 老田 | 八九十年代的那些改革家怎么了:以褚时健为例
  8. 毛泽东阻止给周恩来治疗癌症真相
  9. 毛主席说“干部子弟是一大灾难”,事实令人乍舌
  10. 说说对越自卫反击战
  1. 只有毛主席的儿子去了前线......
  2. 书店处理库存,欢迎选购(3.5更新书目)
  3. 云南国企巨贪褚时健家族贪腐上亿斤大米褚橙假创业
  4. 崔永元的性格悲剧
  5. 妇女节特辑 | 我的农村母亲,一个我从未真正了解过的苦难女人
  6. 摧毁抵抗者意志!美国制造这场大停电的目的与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