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耿来意:谁给他们提供了射向毛泽东的带毒的利箭

作者:耿来意 发布时间:2014-11-08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无论在网络上还是现实社会中,我经常就毛泽东的话题与人展开激烈的辩论,他们有不少年轻人,他们对毛泽东仿佛有不共戴天之仇,用词之尖刻,之恶毒,可用不可理喻来形容,在他们的眼里,毛泽东带来了一个黑暗的中国,如果没有毛泽东,中国早就成了一个象美国一样民主、富强的国家了。当我与他们争辩的时候,于是我立刻就会受到围攻,我就成了他们谩骂的“毛左”,成了“文革余孽”、成了打砸抢的“红卫兵”,成了被共产党的教育洗了脑的“脑残”,真的是很黄很暴力。毛泽东是中华民族的英雄啊,毛泽东开启了“自公元前221年封建帝国建立以来的中国历史的第一次真正社会革命的开端”(美国历史学家莫里斯·迈斯纳语),毛泽东在国际上都享有极高的声誉,而在他的身后,在他缔造的新中国里,他的声誉却受到了百般的诋毁和蹂躏,是谁,给了他们射向毛泽东的一根根毒箭?

  是那些贩卖私货的教师们。在年轻人世界观开始形成的时候,他们开始了大学生活。大学的氛围是自由的,在自由的幌子下,一些为人传道授业解惑的教授们将自己狭隘的观点向学生们兜售了,他们把骂毛泽东视为一种独立特行的时髦,不知让多少谬种流传,误了多少人家子弟。北大教授孔庆东曾在一次活动中说,现在在大学校园里,一个教授要是谈论毛泽东,谈论马列主义,就象地下党似的。有一次我在网上看到一条转发的微播,是我大学时的一个教授的,他在微播上大骂毛泽东,把毛泽东骂成希特勒,骂成斯大林,骂他们是20世纪三个头号法西斯。有一次跟一个同事聊天,他讲到自己上研究生时的一件事,有次导师在课堂上骂毛泽东,一位同学站起来跟他争辩,导师气的不行,后来在考试的时候没让那位同学及格。利用讲台和教师的身份,公开诋毁毛泽东声誉绝不是一种个别现象,而是广泛存在。一个典型的代表是一个叫袁腾飞的教师,他讲课的视频曾经广为流布,我曾看过一段,他在讲课中不仅谩骂毛泽东,还公然污辱革命烈士毛岸英。就是这样一个粗俗浮浅的教师,竟然被称为“史上最牛历史教师”,很多听课的学生,并不会去探究这个很“牛”的教师的讲课内容是否符合历史的真实,哪怕是荒谬的也要信以为真了。

  是那些惟恐天下不乱的公知们。近些年来,一个被人蔑称为“公知”的群体活跃在社会上,他们以民主自由作掩护,靠谎言为生,制造轰动效应,惟恐天下不乱。他们经常拿一些境外出版物中对毛泽东的许多不实之词来丑化毛泽东的形象。他们的代表人物茅于轼就曾在多家媒体上发表《把毛泽东还原成人》一文,对毛泽东进行了许多恶毒的污蔑,造成了非常坏的影响。这些公知们往往有大量的“公知粉”追随,并引以为豪。我曾经在一家论坛上跟一个长期谩骂毛泽东的年轻人争论,他是见毛泽东就骂,一点知识含量都没有,一点底线也没有,他曾很自豪地宣称:“我是茅于轼、李承鹏门下走狗”。这些公知们的门下“走狗”众多,“走狗”们把公知们的话或文章当成经典到处转载,尽管这些话或文章漏洞百出、偏狭无知,但在这些“走狗”们看来,这才是真正的历史,而教科书上的都是共产党拿来骗人的。公知之害,害莫大焉,它毒害的是一代青年,毒害的是国家的未来。

  是那些历史虚无主义的裁剪者。由于历史的原因,新中国形成了毛泽东时代与后毛泽东时代两个时期,尽管有很多不同,甚至是颠覆性的不同,但血脉还是相连的。但历史裁剪大师们很害怕跟毛泽东时代连成一体,于是“特别是”成为一种固定的语境,这就很容易给人造成一种感觉:毛泽东时代是不好的,后毛泽东时代是好的。于是否定毛泽东时代成为后毛泽东时代的一种潮流,屈批算来,毛泽东时代“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四清”、“文革”,除了运动没干别的事了。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学生到单位工作时,象很多年轻人一样对毛泽东怀有很大的成见,他这样说:“毛泽东没干点正经事。”能怪这个年轻人吗?也怪不得,这是历史裁剪的必然结果。对待文革的态度,中共十大的时候,是肯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也是肯定的。1978年12月13日,邓小平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作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报告中说:“关于文化大革命,也应该科学地历史地来看。毛泽东同志发动这样一次大革命,主要是从反修防修的要求出发的。至于在实际过程中发生的缺点、错误,适当的时候作为经验教训总结一下,这对统一全党的认识,是需要的。文化大革命已经成为我国社会主义历史发展中的一个阶段,总要总结,但是不必匆忙去做。要对这样一个历史阶段做出科学的评价,需要做认真的研究工作,有些事要经过更长一点的时间才能充分理解和作出评价,那时再来说明这一段历史,可能会比我们今天说得更好。”只是到了1981年6月27日中共11届6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才彻底否定了文革。于是文革就成了射向毛泽东的一支利箭,是毛泽东罪大恶极的铁证,是毛泽东祸国殃民的铁证,是毛泽东“治国无能,文革有罪”的铁证,人们已看不到毛泽东的历史地位了,也看不到文革期间新中国工业的成就和国防建设的成就,看不到新中国国际地位的骤然上升了,毛泽东在文革问题上犯的错误便永世不得翻身了。谁要是敢为毛泽东说句公道话,一顶“文革余孽”的帽子立刻就会飞奔而来,压得你喘不过气来。有一次跟一个网友争论毛泽东时代的经济问题,他说中共自己都承认文革时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我后来查阅资料,果然是这样。1978年2月26日,华国锋在五届人大一次会议上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说:“从1974年到1976年,由于‘四人帮’的干扰破坏,全国大约损失工业总产值1000亿元,钢产量2800万吨,财政收入400亿元,整个国民经济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而在1975年周恩来总理在四届人大一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我们超额完成了第三个五年计划,第四个五年计划一九七五年也将胜利完成。我国农业连续十三年夺得丰收,一九七四年农业总产值预计比一九六四年增长百分之五十一。这充分显示了人民公社制度的优越性。全国解放以来,尽管我国人口增加百分之六十,但粮食增产一点四倍,棉花增产四点七倍。在我们这样一个近八亿人口的国家,保证了人民吃穿的基本需要。工业总产值一九七四年预计比一九六四年增长一点九倍,主要产品的产量都有大幅度增长,钢增长一点二倍,原煤增长百分之九十一,石油增长六点五倍,发电量增长两倍,化肥增长三点三倍,拖拉机增长五点二倍,棉纱增长百分之八十五,化学纤维增长三点三倍。在这十年中,我们依靠自己的力量,建成了一千一百个大中型项目,成功地进行了氢弹试验,发射了人造地球卫星。同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动荡、通货膨胀的情况相反,我国财政收支平衡,即无外债,又无内债,物价稳定,人民生活逐步改善,社会主义建设欣欣向荣,蒸蒸日上。”1975年国家还是蒸蒸日上的,到了1978年却又是经济要崩溃了?另据美国史学家莫里斯·迈斯纳《毛泽东的中国与后毛泽东的中国》一书记载:“尽管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经济存在着多方面的弊端,但这一时期中国经济发展的记录仍然是为中国的现代工业奠定了基础的时代记录。与德国、日本和苏联早期工业化的进程相比,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更快。在那些比较晚出现在工业舞台上的国家中,这三个国家是成功地实现了工业化的最突出的历史范例。在1980-1914年期间,德国的经济发展速度每10年增加33%。日本在1874-1929年间第10年的增长速度为43%。苏联在1928-1958年间每10年的增长速度为54%。而在毛泽东主义时期的中国,从1952-1972年,每10年的增长率高达64.5%。中国的经济发展并不像许多西方记者错误地告诉读者的,是以‘蜗牛速度’向前发展。考虑到中国的经济成就几乎是在毫无外来援助和支持的情况下由中国人民独立取得的,因而这种成就就格外引人注目。……因此,在毛泽东时代结束时,在发展中的国家里,中国是唯一一个既无外债又无国内通货膨胀的国家。”这从另一方面验证了当时的中国并没有出现经济要崩溃的现象。而文革时期经济要崩溃的谬论至今仍频频出现在各种媒体上、各种讲话里、各种文章里、各种诋毁毛泽东的言论里。这种对历史全盘否定的虚无主义,在捆住毛泽东的同时,必然也会捆住中共的手脚,这样的局面现在已经显现了出来,阶级斗争、人民民主专政,这些中共用来取得政权、巩固政权的法宝正在逐步丧失,哪怕有人在文章里提一提都会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毁掉毛泽东的声誉,就是砸掉中共的饭锅。而中共多年来对历史的错误裁剪,已在事实上不断地为诋毁毛泽东的势力提供着强有力的武器,毛泽东已经去世近四十年了,他们的目的当然不是把一个毛泽东反掉,更大的目的是毛泽东建立的政权。因此,如果任凭诋毁毛泽东的现象这样无限地持续下去,其实质就是一种自毁长城、自废武功的行为,到头来搬起石头砸的是自己的脚。

  郁达夫曾在纪念鲁迅的时候说过一句话:没有伟大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当一枝枝毒箭呼啸着射上毛泽东的时候,我常常想起郁达夫的这句话,我们有英雄人物,我们不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我们还要勇于去珍惜,去维护,不要让我们的民族再度沦为那个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