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宪政”的“羊头”和“资本权力化”的“狗肉”

作者:北部湾的风 发布时间:2014-11-27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有句话叫“挂羊头卖狗肉”,比喻某些人以一些好东西或者人们比较喜欢的东西作为招牌,向人们推销一些坏东西或者人们不大喜欢的东西的行为。不过这话也许是出于那些喜欢吃羊肉而不喜欢吃狗肉的地方,如果谁在喜欢吃狗肉甚于吃羊肉的地方,比如两广等地方“挂羊头卖狗肉”,他就肯定亏大发。

  本文就姑且在喜欢吃羊肉而不喜欢吃狗肉的环境下讨论问题。

  “宪政”是这些年来公知精英们谈论得最多的问题,也是他们极力向广大民众推销的东西,他们把此吹嘘成为非常好的东西的理由起码有如下几点:一、我们党和领袖人物以前也提过“宪政”的口号;二、西方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都是“宪政”;三、据说“宪政”能够消除腐败,能够让人人都有机会当上总统。

  在把所谓“宪政”说成“羊肉”或者相信这种说法的人们当中,也许有希望社会进步的人存在,他们鼓吹或者相信,給国人一人一票,中国的一切问题就解决了,他们判定美国和西方都是活雷锋,嫌中国还不够强大,所以千方百计让中国“宪政”,不把中国弄到比美国强大决不罢休。

  在此,本文尽量撇开所有的意识形态色彩讨论一下所谓的“宪政”与中国大多数民众之间的利害关系。

  某些人信誓旦旦地告诉人们,一旦“宪政”,那么每个人都有希望成为总统,是这样吗?理论上好像是这样,问题是,假如一个普通人想竞选总统,别说跟大名鼎鼎的马云竞争,你就算是与所在城市的一个企业家竞选人民代表也选不过人家,不考虑贿选因素,竞选经费和媒体的推荐也是关键性的,一般人能够拥有这种条件?因此,在1%的人占有中国财富的41%的目前情况下,所谓的“一人一票”,就是只能在富翁里面选领导人。

  某些人继续忽悠民众,“民主宪政”的好处在于具有纠错功能,你如果觉得这个人不好,几年后就用选票让他下台。是这样吗?

  请看看历史事实。

  苏联解体的同时,独立的俄罗斯产生了第一个民选总统叶利钦,这也是得到美国和西方首肯的所谓“宪政”。1993年10月,本来是一起促成苏联解体的战友但是却积怨已久的叶利钦与俄罗斯议长哈斯布拉托夫终于爆发了公开冲突。叶利钦调动政府军,用坦克包围议会大厦,酿成了震惊世界的“黑色十月事件”。

  叶利钦下令军队包围俄罗斯杜马所在的议会大楼,随后进行了炮轰,以武力强行解散杜马。

  总统能够用武力强行解散民选产生的杜马,这是真宪政吗?

  2013年6月30日开罗解放广场上进行反对总统穆尔西的游行,在4天后升级为军队发动政变,扣押现总统,埃及政局骤变。

  军队发能够动政变,扣押民选现总统,这是真宪政吗?

  2013年12月9日消息,当地时间8日,50万乌克兰民众涌进首都基辅市中心的独立广场,抗议政府拒绝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议,要求总统亚努克维奇下台。

  对民选的总统,不是通过正常的法律程序,而是在外部势力的操纵下,采用街头政治的办法,占领政府机关,由反对派单方面废黜原合法的民选总统,这是真宪政吗?

  从2013年10月开始,泰国反对党开始发动一系列反政府集会,参加人数逐次增加。这次集会实际上是2006年9月泰国发生政变以来,混乱局势的一种延续。泰国本身就有通过集会占领政府部门、机场等重要地点的传统。2008年,黄衫军曾经占领泰国总理府和曼谷两大机场。2009年,红衫军也曾占领过泰国财政部。这一次泰国的反政府集会者实际上是在复制以前集会的模式。

  如果说乌克兰的动乱是因为区域矛盾和对立的话,那么泰国则是社会阶层的对立,尤其是穷人、农村人口和富人,城市居民的利益之争,但是,黄衫军和红衫军都采取了街头政治的办法,结果你方闹罢我登场,前段时间泰国宪法法院判决英拉下台,最后由军人组阁。

  虽然有选票,但是由于立场对立,代表你利益的领导人上台我反对,代表我利益的人上台你反对,这就是所谓“宪政”吗?

  再就是据说实现了“宪政”的台湾地区。 2013年6月21日在上海签署的“服贸协议”,被卡在了台湾“立法院”

  就在台湾“立法院”准备审议《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的时候,3月18日起台湾发生“服贸风波”,数百名台湾反“服贸”示威学生强占“立法院”等岛内公职机关。立法机关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最高权力机关,体现法律的严肃性,但是在绿营操纵下强占“立法院”等岛内公职机关的学生竟然跑“立法院”会议大厅里拉屎。这是真宪政吗?

  香港的“普选”符合《基本法》并且由全国最高立法机关全国人大决定维持原来的决定,同时得到香港大多数人支持,但是某些人仍然以“宪政”的名义,罔顾183万人的签名反对和香港高级法院的判决,坚持用非法手段强迫接受他们的观点,这就是所谓的“宪政”吗?

  这些得到美国和西方支持的所谓“宪政”有如下共同点:

  如果“宪政”的结果符合美国和西方的利益,那么上台的人可以践踏法律,为所欲为,比如叶利钦的下令军队包围并且炮轰俄罗斯杜马所在的议会大楼,以武力强行解散杜马。

  如果“宪政”的结果不符合美国和西方的利益,就策动和操纵动乱,推翻民选政府或者支持反对派进行武装叛乱,比如乌克兰和叙利亚,即使在美国和西方支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中出现了像ISIS这样的恐怖组织,他们仍然坚持支持叙利亚反政府武装,而同样是反政府武装的乌克兰东部武装组织则被定性为“恐怖组织”。这正所谓“亲美的恐怖分子是‘民主斗士’;反美的民主斗士是‘恐怖分子’。”

  埃及前总统穆尔西是由民选取代穆巴拉克的,在他的执政期间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是埃及没有再经过“宪政”的方法“纠错”,而是由军人发动政变,拘押前总统,同时镇压抗议的民众,而这些,也得到美国和西方的支持。

  泰国通过“宪政”选举了总理,但是由于所代表的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矛盾冲突,社会动乱频频发生,最后还是军政府上台,美国和西方对此却没有反对。

  在中国的台湾地区,一些学生在绿营操纵下强占“立法院”,在香港,某些人不顾最高法院的判决,坚持非法占中,甚至冲击立法机关,而这些,也得到美国和西方的支持。

  另外,只要亲美和亲西方,即使不“宪政”甚至直接就是君主制国家,也会得到美国和西方的支持,比如海湾国家。

  这就是所谓的“宪政”?

  看到这些,对于美国和西方是否真的是“嫌中国还不够强大,所以千方百计让中国‘宪政’,不把中国弄到比美国强大决不罢休。”已经一目了然,非常清楚。某些人在美国和西方支持下极力在中国推进的所谓“宪政”不过是挂个“羊头”。

  那么,他们挂“羊头”卖的“狗肉”是什么呢?

  就是“资本权力化”。

  什么叫“资本权力化”?

  本文的“权力”和“资本”并不是严格的政治学和经济学中的概念,“权力”既指权力,也指掌握权力的人;同样,“资本”既指资本,也指掌握资本的人。

  在“权力”、“资本”和民众之间的利益搏弈中,民众的力量是最弱的,当“权力”和“资本”勾结的时候,民众只能是砧板上的鱼肉。在国内这些年来发生的强拆基本上就是“权力”和“资本”合作的杰作,甚至是某些地方政府的“权力”充当了“资本”的打手。

  因此,应该把“资本”和“权力”都分别关进“笼子”里。民众和“资本”共同监督“权力”,同时民众又要依靠“权力”依法约束“资本”。因为在正常情况下,唯一能够约束“资本”,保护民众权利的只有“权力”。假如在反对权力被滥用的同时片面强调“把权力关进笼子”,只能在客观上造成处于次强地位的“资本”一家独大的局面,而且根本对其不可能约束或者非常难约束。有人把“资本”等同于“民众”,如果不是糊涂就是别有用心和故意混淆概念,拥有大量财富的人与一般百姓是不能画等号的,“资本”虽不能像“权力”那样具有显性强制力,强迫你必须这样做,但是它具有隐性强制力,迫使你不得不这样做。因此,应该把“资本”和“权力”都分别关进“笼子”里。

  在改革开放的前30年,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促成了“权力资本化”,或者说为“权力资本化”推波助澜,这是“权力”和“资本”在改革开放时期的第一次结合。

  后改革时期,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的同盟军们利用“权力资本化”引起的民愤把不满引向执政党,并且依靠部分“资本化”的“权力”作为内应,摇唇鼓舌,散布一系列似是而非的奇谈怪论,真实目的就要实现“资本权力化”。

  经济与政治是紧密联系的,经济决定政治,政治为经济服务。少数人控制了中国的经济命脉以后,一来是贪得无厌,希望彻底控制中国的所有财富;二来是怕日后政治局势发生变化,得到的财富会失去,于是要进一步推动政治局势向有利于他们的方向变化,于是,他们在成功推动“权力资本化”以后,利用由此引起的民愤引向执政党,全力推进“资本权力化”。

  茅某轼说过:“改革必须由精英掌舵,不能由老百姓说了算。”

  那么,精英是哪些人呢?茅某轼说:“改革在中国造就了约占总人口5%左右的富人,他们是中国的中坚力量,而另外的95%中的很大部分,则因为信仰毛泽东思想,具有很大的‘破坏性’”。

  ……

  “改革就是把原来只有一小部分的权力下放给各个部门,让他们共同寻找权力的租赁并由此洐生出来一部接近权力边缘的富豪”。

  这就是公知精英们的“资本权力化”的理论依据。

  俄罗斯的石油大亨霍多尔科夫斯基原来是前苏联的官员,利用苏联的私有化进程实现了“权力资本化”,最后,他以个人资产超过200亿美元进军政坛,结果在“资本权力化”的进程中受挫。

  最近受到严肃查处的衡阳市人大代表贿选案,很大程度也属于一次失败的“资本权力化”进程。

  上述两个就是中国和外国的掌握了一定财富以后不择手段进军权力圈,图谋最终控制政权,实现“资本权力化”的实际例子。

  党中央强力反腐败就是对“权力资本化”现象的拨乱反正。这一方面是廉洁执政党的队伍的必要,也是保持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方向的必要。

  而强力反腐受到了公知精英们的极力反对,他们认为强力反腐是在“维护旧体制”,是阻碍或者延缓所谓“宪政”进程的行为,由此可看清楚他们鼓吹的所谓“宪政”是什么东西。

  由于拥有财富的人在所谓竞选中的绝对优势,即使有个别并非拥有大量财富的人侥幸被选上,也只能看富翁们的眼色办事,否则,即使当选也当不长久,即使长久也会出现尾大不掉对下面失控的局面。这种局面与18世纪的波兰就非常相似,只能是一种 “贵族民主”, 这种“贵族民主”让波兰由当时的一个欧洲大国最终被几个国家瓜分甚至一段时间内不复存在。

  也许有人会说,就不能变成美国那样吗?

  退一万步说,即使他们的所谓“宪政”真的是好东西,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也成为不了美国。原因如下:

  美国在以前的野蛮资本主义阶段实现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后来凭借发战争财和依靠美元的霸主地位以及美国在科技方面的领先地位,它不仅仅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而且非常高的人均GDP可以实现福利主义,缓和国内矛盾,也可以把危机转嫁到其他国家。

  而中国虽然经过改革开放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但是中国人口多,人均GDP数就排在很后面。而且中国是个多民族国家,地区发展又不平衡,削弱中央政府的控制力以后极有可能形成四分五裂的局面。

  西方国家现在注重阶级调和,尽量通过提高国民的收入水平缓和社会矛盾。

  而我们国家的所谓精英,一方面高喊反对“阶级斗争”,一方面主动开展阶级斗争,某些人“民主以后杀全家”的叫嚣就是这种思潮的极端表现。

  西方国家虽然希望并且常常策动别的国家搞分裂,但是对本国的统一非常重视,比如这次英国在苏格兰独立问题上的态度就是明证。

  而我们国家的所谓精英基本上都是民族分裂主义分子。

  西方国家在别国宣扬个人主义的价值观,但是在其国内,个人主义的价值观与其国家总体利益是比较一致的,比如美国就制订了《爱国者法案》。

  而在中国的宪政派中,个人主义的价值观与国家利益是绝对对立的,而且是个人主义高于国家利益。

  美国各州的发展相对平衡,没有太富或者太穷的州,最穷的五个州密西西比州、西弗吉尼亚州、阿肯色州、肯塔基州和阿拉巴马州与最富的五个州马里兰州、阿拉斯加州、新泽西州、康涅狄格州和马塞诸塞州对比,美国最穷的州密西西比州只相当于只相当于最富的州马里兰的一半,;而中国的地区发展不平衡,东富西穷,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05》的数字,在2004年东部地区11个省市资本形成总额为46212.84亿元,占全国资本形成合计额76512.12亿元的60.4%;西部地区10个省市区资本形成总额为11220.09亿元,占全国资本形成合计额的14.7%,还不到东部地区的1/4。而且中国是多民族国家,在少数民族聚居的中西部,贫困情况更加严重。在据说比较“民主”而且比较富裕的美国,一个惠及多数底层民众的医疗改革方案还始终通不过,何况在穷富两极分化的中国。

  美国只有几百年的历史,从奴隶制社会进入资本主义社会。

  而中国经历过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封建主义的尾巴很长,与西方社会某些人百般推崇的曼德勒的“宽恕主义”相对立,中国宪政派中由于很多人是前朝遗老遗少,或者是在改革开放以前30年中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受到冲击的人及其后代,好些人有着反攻倒算的强烈报复冲动,从作为文化精英的他们对历史的肆意歪曲就可见一斑。

  由于贫富两极分化以及处于社会转型时期,这些年来发生的众多群体性事件中,很多其实就是“民众”与“资本”的矛盾,是民众对“资本”的掠夺或者其与“权力”的勾结掠夺的本能反抗,只不过在那些强拆事件中,资本躲在背后,片面追求GDP的地方政府无形中充当了“资本”的打手,表面上表现为并且被某些人故意说成是“官民矛盾”而已。

  在作为富国的美国,尚且会发生“占领华尔街”等抗议活动,在穷富两极分化,矛盾高发的中国,如果让“资本权力化”合法化,形成“资本”一家独大的局面,不但会国家四分五裂,军阀财阀割据,而且会陷入无穷尽的动乱。

  也许还有人会问,就不能成为北欧那样的民主社会主义吗?也不可能,理由与不可能成为美国那样的国家相同。北欧某些国家即使在世界大战中也没有卷入或者少卷入。这里面有经济、政治、人口和自然条件的原因,也有历史、文化的原因。如果非要刨根问底追问原因,那么就是因为中国希望所谓“宪政”的精英的素质太低。那些北欧的富人可以通过让别人多得利以便自己得到更大的利益,而中国的一部分富人精英的逻辑是“你死好过我穷”。他们明知道现在很多人的贫穷并不是懒惰和无能的原因,但是他们仍然用极端仇视的情绪和非常恶毒的语言咒骂穷人。是他们自身在不断扩大阶级差距和对立。

  曾经有人说,中国不适合民主是因为民众的素质太低,此观点引起精英们的反对。其实,素质低的不是一般的民众,恰恰是那些自视甚高并且有极强的报复心理和占有欲的所谓精英,如果他们不是那么迫不及待地赤裸裸直奔主题,也许中国早让他们忽悠着走上他们指引的邪路了,是他们自己充当反面教员教育了广大民众。

  综上所述,在当今中国,某些人挂“宪政”的“羊头”卖的就是“资本权力化”的“狗肉”,只会給中国带来动乱、灾难或者倒退。

  拓展阅读:

  完整版|马钟成:依宪治国、依宪执政与西方宪政的本质区别

  马钟成:“社会主义宪政”理论为何无法成立?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