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陈石宇:彻头彻尾的全面复辟谎言

陈石宇 · 2015-01-14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土地流转,资本下乡,是为在中国实现资本主义全面复辟美梦,而编造出来的彻头彻尾的谎言。这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资本原始积累过程中的圈地运动,羊吃人一样,具有同样的功效,都是为了加快城乡资本主义的全面发展。不过,在中国还有一个特殊的作用,即更彻底的堵死和平回归社会主义的路。因为这样一来,数亿农民将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成为再也回不了农村的农民工,或只能供农业资本家剥削奴役的对象,沦为城乡资本的奴隶,因而也失去了重走农业集体化道路的条件和时机。

  早在刚刚打出改革开放旗号的时候,有人就振振有词的在强调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同时,提出了要在中国补资本主义课的主张,作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主要依据。他们以中国没有经历过资本主义发展阶段,不能直接进入社会主义为理由,鼓吹中国需要先发展一段资本主义,待资本主义充分发展以后,才可能再搞社会主义。他们提出的资本主义“补课论”,给人们造成一个错觉,似乎补资本主义的课,只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临时措施,最后还是要搞社会主义,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幌子,目的在于掩盖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本来用意。

  “补课论”就是为复辟资本主义而挖空心思编造出来的谬论,却根本站不住脚。人类社会更替的历史证明,新的社会形态并不都是先从已经发展得特别成熟的母体中诞生出来的。中国封建社会经历了2千多年,封建主义关系早已发展得很完备,但是,资本主义替代封建主义并非从中国最先突破,而是先在封建主义后起的欧洲先发展起来。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类社会经历几个历史阶段的论述,也从未要求一切国家必须照五种社会形态顺序按部就班更替,在一定历史条件下完全可以越过某个历史阶段,直接进入下一个社会形态,例如美国就未经历过封建社会直接进入资本主义社会。

  而且,新中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已经有了很充分的条件。有可靠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作坚强后盾,在没有国家政权的时候,革命还可以蓬勃发展,胜利前进,有了国家政权,为何不可以依靠国家政权的力量去实现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有人民群众强烈渴望实现社会主义的思想觉悟作保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的强大思想武器,经过长时期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教育,广大人民的社会主义积极性空前提高,已经为社会主义胜利发展打下了雄厚的思想基础。何况,在全国城乡都已经建立起社会主义公有制,经过近30年的调整和改进,已日臻完善,有了良好的社会主义制度基础。这些都是在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经过几十年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牺牲了两千多万革命志士,推翻了剥削阶级反动统治以后创造的。如果在这种条件下,中国还必须搞一段资本主义才能再进入社会主义,那么中国革命岂不是白搞了吗?原本弱小的中国革命力量面对强大而又凶恶的敌人还有必要继续坚持斗争,并为之进行极为艰苦卓绝的奋斗吗?几千万革命先烈流血牺牲难道就是为了在中国再搞一段资本主义吗?如果他们牺牲奋斗的结果还是要搞一段资本主义,他们的流血牺牲又有什么意义?试问炮制这种谬论的走资派们,你们当年为什么不直接去投奔到蒋介石门下,帮助国民党发展资本主义,既可以满足你们在中国发展资本主义心愿,又可以捞个一官半职,岂不美哉!为什么非要钻进共产党内当特洛依木马,还要伪装积极拼命往上爬,从内部来瓦解社会主义?

  对于全国人民来说,“补课论”是一剂毒药或麻醉剂,使一些善良的人们在他们放肆复辟资本主义的罪行面前丧失了识别能力和抵抗的勇气。对于那些梦想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的右派精英,国民党的遗老遗少,剥削阶级的孝子贤孙和汉奸卖国贼来说,尤如他们盼望已久的甘露,把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积极性充分调动起来。改革开放以来,这些反共势力与走资派相互勾结,狼狈为奸,扯起“补课论”等破旗,在中国大地上,狂热的否定,诋毁国营经济和集体经济,瓦解社会主义,疯狂的鼓吹私有化、市场化,美化资本主义。在搞垮人民公社集体经济的时候,他们同走资派唱着一个调子,大肆吹捧走资派砍杀人民公社,竭力渲染人民公社如何束缚农村生产力发展,宣扬农民单干的优越性,为走资派摧毁人民公社树碑立传。以后,他们又为走资派瓦解国有经济和集体经济,发展官僚买办和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大唱赞歌,为官僚买办及一些冒险家疯狂抢夺国家和集体的公共财产,迅速暴富,变身官僚买办资产阶级,让几千万工人失业下岗,沦为雇佣工人或失业工人推波助澜。

  现在,当城市的国有经济和城体集体经济即将被全部私有化、市场化,以官僚买办和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及国际资本主义经济已经占据统治地位,成为中国社会新的经济基础之后。他们又把魔掌伸向农村,用农业的资本主义化,与城市资本主义发展相适应,最终完成资本主义在中国的全面复辟。可以肯定的说:当他们的农业资本主义化完成的时候,共产党赖以存在的经济基础被完全摧毁,共产党解散、改名或下台的日子就到了。

  我国农业的根本出路在那里?有人说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这是毛主席曾经讲过的话,但是,这是毛主席在农业集体化完全实现的前提下讲的,集体农业的根本出路当然就在于机械化,用大规模的机械生产代替人们的手工劳动,以实现农业的现代化。而今农业的集体经济已经被走资派一刀砍掉,农村重回个体经济的汪洋大海,一家一户分散而又单薄的广大农民又有什么条件实现农业机械化呢?

  所以,在今日之中国,如果真要为亿万农民作想,让亿万农民能够共同富裕起来,而不是把他们重新推入万丈深渊,当牛做马,根本出路就是组织他们重新走上集体经济之路。像河南的南街村,江苏的华西村等集体农业那样,依靠集体力量搞机械化、现代化,使广大农民走社会主义的路,普遍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只要共产党还是真正的无产阶级政党,政府还是真正的人民政府,做到这一点是完全可能的。解放初期,在刚推翻了剥削阶级反动统治,刚完成土地改革,资本主义势力还十分强大,党内也有人主张搞资本主义的条件下,我国农村的集体经济仍然如火如荼,势如破竹的发展起来。可见,不是不能,而是不为,是执意要沿着错误路线走下去,“补资本主义的课”,让资本主义农业取代已经实行了30多年小农经济,完成资本主义在中国完全复辟的缘故。

  30多年前,安徽小岗村一部分农民向人民公社发难,树立了一个在社会主义中国搞垮集体经济,坚持单干的典型,受到“补课论”倡导者等一帮走资派的赏识,硬性将人民公社砍掉了,使亿万农民重新回到小农经济的地位,重新开始了一家一户的单干生活,为农业的市场化、私有化迈出了重要一步。30多年来,年年的中央1号文件都为农业而发,都想解决农村穷、农民苦和农业落后的“三农”问题,可是“三农”问题依然如故,就整体而言,农村始终穷,农民依旧苦,农业照样落后。怎么办呢?如果要农民再走社会主义集体化之路,岂不事实上就承认了当年否定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否定人民公社错定了,有何颜面去见恩师恩祖。本来,在掀起反毛恶浪时,那个死不临改的走资派就曾高唱共产党最善于自己纠正自己的错误,把他否定毛主席革命路线,复辟资本主义罪行,美化为纠正自己错误,如今,真要他们自己纠正复辟资本主义的天大罪过时,他们却满怀敌意,欲置坚持这种呼声的人于死地。说明共产党真的变了,就可能出现资产阶级专政,法西斯专政。

  不能回到社会主义集体农业之路,只能遵照“补课论”的旨意,搞一段资本主义,只要共产党还在台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会有人信。于是搞资本主义大农业,就不失为一根救命稻草,只要继续采用温水煮青蛙的良方,仍然可以收到预想不到的效果。当年城市改革何其艰巨,那真是改革的一个深水区,要让占统治地位的国有企业由主体变成附属物,搞垮社会主义经济基础;要让官僚买办及一些冒险家们空手套白狼,抢夺全民资产,成为大资本家阶级;要把几千万工人革除教门,让他们重当雇佣奴隶。何其艰巨,水太深了,不要说摸连脚都踩不到石头了。怎么办?走资派,公知们,脑袋一拍,办法出来了,“温水煮青蛙”,等到你觉得不行了已无力跳出来了。舆论先行,于是砸烂铁饭碗等“三铁”,“大锅饭”养懒汉,减员增效,靓女先嫁等舆论铺天盖地,一时间把人弄得昏头转向。在此基础上,买断工龄,一下子给你几万元,这对当时的工人来说有点像天文数字,吸引力还是不小,还可以安排子女顶替,多为工人作想!再给你指条致富之路,自谋职业,或创业当老板,也很诱人。如此这般,其结果太理想了,一来是听惯了党的号召的工人们,六千多万啰!都乖乖的下岗失业了,能创业当老板的,是有,只是太少了,生活没有指望的成了特困户,个别的贫病交加,只好早早离开这个世界了事。二来是占绝对优势的国企纷纷成了新生资产阶级囊中之物,使城市资本主义化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

  有了国企大规模化公为私,成为城市资本主义化的“伟大成功”在先,摆弄小农经济的个体农民的办法自然也就有了,于是承包确权,土地流转的大戏就开台了。舆论宣传把维护农民利益提到了从未有过的高度,如像承包地、宅基地的权利确定后,农民在转让时就不再任政府摆弄,可以按市场价转让,或者高价租出去,再到租地企业打工,可获双份收入等等,让旁边人听了都垂涎三尺。

  可是,这还只是在农村中进一步强化了私有制,似乎还是在个体农业上打转,还未把“底子”全“露出来”。当在土地流转后面加上一个“资本下乡”,才把“底子”“露出来”了。为什么要让城市资本下乡呢?让我们来看看那些资本主义的吹鼓手们,如何为讨国内外主子的封赏,实现自己的复辟美梦,如何按照西方城市化的路子在编起法儿来欺骗农民的。一说是农业资本主义发展的需要,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张曙光说“农业要现代化,不允许资本下乡,靠农村资本能行吗”?“没有资本到农村,农村怎么开发”?他认为要改变只有农民才能务农,其他人不能务农的传统思维。二是,随着城市资本主义经过近40年的广泛发展,城市资本已经积蓄了很大力量,到处显出过剩力量,资本下乡,为过剩资本找到一条新的出路,以他们的余钱剩米到农村去为农业效力。三是资本下乡对农民好处多多,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的说了些令人哭笑不得的违反常识的话,他说“将资本下乡视为洪水猛兽,很有问题,资本有什么可怕,资本不是垄断,资本没有暴利”,“又垄断又暴利的是政府”,“我们不是搞政府与资本结合下乡,而是自有资本下乡,这对农民是有好处的”。好处在那里呢?“资本下乡,相互竞争,地价上涨,农民收入多,这反而有利于农民自身利益”。“不能通过剥夺他的权利去保他的利益”。农民没有了土地,可以进城务工赚钱,城市呆不下去或想回农村,又买不起土地以后,还“可以当佃农,照样生活”。张曙光说“资本下乡,如果侵害了农民利益,政府该管,这是政府的责任,不应当拒绝资本下乡”,张曙光把话说到这份上,资本下乡后侵犯了农民利益,该挨板子的自然是政府,与他们无关。比较一下他们这些人在诱骗几千万工人下岗失业时说的话,人们是否会对资本下乡,农村土地被城乡资本主义抢购一空,农村资本主义化后的农民生活,国家前途,会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呢?

  资本是什么?资本的唯一目的就是增殖,唯利是图,说通俗一点就是赚钱发财,最好一本或无本万利。为此,可以不顾一切,不惜采取一切手段,只要钱赚到手,砍头也再所不惜。什么“资本不是垄断,没有暴利”,“对农民有好处”,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充分暴露了他们自己急于全面实现资本主义复辟的罪恶用心。农村真的资本主义化了,农民就惨了,只有永远当奴隶的份,甚么好处,不过是水中月罢了。

  揭穿这些资本主义复辟势力的反革命嘴脸,已经时不我待了,现在最需要的,是亿万农民奋起反抗资本下乡,坚决抵制资本主义道路,坚定走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

  2015年1月14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5.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