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陈石宇:析人鬼之变

作者:陈石宇 发布时间:2014-12-04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要不要让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具有实实在在的社会主义内容?

  中纪委近期公布的资料显示:18大以来,由于中央加大了反腐力度,两年多来,全国因贪腐而落马的省部级以上高官已逾50人。这些人位高权重,一般说来,如果不是因为案情十分重大,贪腐数额惊人,手段异常恶劣,情节特别严重,也不至于丟官坐牢。至于省部级以下官员因贪腐而受到党纪国法处理者,数量惊人,贪腐的金额和手段,都累创“奇迹”。连一个村官都可以贪腐过亿元,一个乡镇的民政所长竟可以利用职务之便,疯狂的冒领黑吃低保户、五保户的“养命钱”,总计金额高达数十万元,事发后从他家中搜查出供他冒领的存折竟有267份之多,比毒蛇还毒。

  这些骇人听闻的事实,只是迄今已揭露出来的一部份,甚至是极小部份,就令人瞠目结舌。如果反腐真能够向纵深继续发展,对一切腐败分子都能毫不留情的彻底查办,抓铁有痕,踏石留印,必将使那些凶猛的老虎和恶劣的苍蝇都无处藏身,会揭发出更多令人惊叹的大案要案。纵观今日之中华大地,几乎已经到了无官不腐的地步,老虎肆虐,苍蝇蔽日,浊水横流,污泥遍地,官场乃至整个社会随处都能嗅到腐朽糜烂的臭味,假冒伪劣,坑蒙拐骗和逆向淘汰等伤天害理的歪风邪气,有的已经发展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严重败坏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信誉,在普通百姓中怨声四起。

  问题的严重性不仅在于腐败之风泛滥成灾,成为官场和社会的一大奇观,成为危及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一大社会公害。更在于这股腐败之风何以会在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条件下越刮越猛,这究竟是为什么?虽然早有什么腐败盛行与“社会转型”、与“理想信仰缺失”有关等说法,但是,至今尚未见到来自党和国家高层的令人心服口服的结论,没有挖到病根,更未见有效的解决办法,因而难于从根本上遏制腐败的漫延,越反越腐也就成了极可能出现的一种可悲结局。

  是我国的官员队伍原本就很不纯正,甚至是一些社会渣滓组成吗?非也,许多人原本就为普通老百姓干过不少好事,勤勤恳恳,奉公守法,有良好的业绩,口碑甚佳。有的人在犯罪行为败露,关进监牢以后,悔恨莫及,痛感“对不起党的培养教育,对不起人民的信任”,其间虽有虚情假意之徒,也确有出自真心,但他们的共同点都是成了危害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厉鬼,成为害群之马,这究竟是为什么?

  俗话说打铁需要等子硬,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社会的领导核心,要根治腐败,关键在于党。只要管好治好我们的党,使之真正成为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使绝大多数共产党员都能名符其实,真正能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当成自己唯一宗旨,真心实意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就一定可以根治腐败。如果不能有效的解决好党的建设,腐败问题及其有关的一切问题均无法解决,我们党被历史淘汰,被人民抛弃那一天终究会到来,苏联亡党亡国的悲惨结局,就会在中国重演。然而,一个在革命战争时期经过千锤百炼,与人民大众建立起血肉联系的共产党,一个在毛泽东时代经过毛泽东思想的教育和洗礼,在人民大众的广泛关怀、监督和支持下,廉洁奉公数十年的人民政府,怎么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竟变成了今日的模样?这难道不值得一切关心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人深思吗?

  著名歌剧《白毛女》有一句歌词发人深省:“旧社会使人变成鬼,新社会使鬼变成人”,说的是在不同的社会条件下,人鬼互变的道理。不过,《白毛女》讲的人鬼之变,是指在旧社会剥削阶级极端残酷的压榨下,劳动者过着暗无天日似人非人的屈辱生活的惨景,和在新社会推翻了剥削阶级的反动统治,广大人民翻身解放成了国家和社会主人的事实。而今的老虎苍蝇们由人变鬼与《白毛女》歌词说的本质不同,不是出于无奈,更不是他人迫使,而是出于自身的贪婪而走上犯罪之路,由人变成鬼。但有一点却很令人深思,那就是不同社会制度,是人鬼互变的真正根源。而我国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所产生的实际结果是中国的根本社会制度已经发生了实质性剧变,由社会主义正在演变为资本主义,如果我们不能从这方面找到我国社会腐败猖獗的真正原因,并采取有效措施堵住漏洞,遏制腐败,建设廉洁政治只能是一张空头支票,由人变鬼的怪象还会更恶性发展。

  有人说,这样说来是不是认可了那些以反共反毛反人民反对社会主义为职业的反共老手们,一口咬定我国社会出现的腐败是“制度性的腐败”呢?当然不是,两者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右派们的所谓“制度性腐败”,是专指所谓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因此,当他们看到我国社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挖出了这多么的老虎苍蝇,上至中央政治局常委,下至一般官员乃至村官,而且手段恶劣,数额惊人,不是痛心疾首,而是幸灾乐祸,欣喜若狂,纷纷上阵,众口一词把所谓的制度性腐败渲染至极致。

  而且,在右派们看来,既然腐败泛滥是共产党“一党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造成的,解决的办法自然是在中国全面复制美国的那一套制度,例如两党制或多党制,宪政民主,普世价值,把共产党赶下台,把社会主义旗帜撕掉,彻底复辟资本主义。

  他们的这种表演,是他们反共本性的必然反映,也是他们反动面目的又一次大暴露。狗嘴里永远吐不出象牙,无论他们从何种角度,利用何种名网纸媒,编造何种理由侃侃而谈,伪装成何种男妖女怪,总是万变不离其宗,终极目的就是推翻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恢复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局面。他们是一伙披着人皮的豺狼厉鬼。

  这帮右派的急先锋是那些卖身投靠西方大资本集团的汉奸卖国贼,他们在自己的干爹那里领了旨意,一言一行都以大资本集团的利益为准,全力投大资本集团所好,就是他们唯一的本领和一切言行的最高准则。所以,所谓“制度性腐败”一说的发明权应当归功其主子,而非一般反共分子的杰作。可见,对于他们的花言巧语,无论说得多么动听,多么头头是道,也无论他们公开声明代表谁,一句也听不得,听了就非吃亏上当不可。

  所以,右派们所谓的制度性腐败与前面所论述的社会制度的剧变是我国当前腐败猖獗的根源有本质区别,根本不是一回事。一个是要以“制度性腐败”为由,推翻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复辟资本主义,制造更多厉鬼危害社会;一个是要解决借改革开放名义改变社会主义根本制度和改变共产党根本性质的问题,恢复党的无产阶级性质和回归社会主义,为堵死由人变鬼的邪路创造条件,进而使鬼能够变成人。

  人类社会最终都要走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这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绝对不会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更不会为右派们的胡说八道所左右。苏东剧变与中国的现实,只是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的一个曲折,尤如滚滚东去的长江水遇到回水沱一样,也会短暂西流,但始终改变不了东流大海的趋势。自原始社会解体以后的文明社会,无论是奴隶社会、封建社会,或资本主义社会,虽然每种社会制度的生产资料占有方式和居于统治地位的阶级都不相同,但是,在以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制为基础,居于统治地位的阶级都是剥削阶级,劳动者受到残酷的剥削压迫却是共同的。而社会主义制度与历史上一切文明社会的根本区别在于:是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消灭了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劳动者翻身解放成了社会主人。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以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为己任,共产党的领导与社会主义制度是共存亡的关系,没有共产党的领导,社会主义也不复存在。右派们攻击的共产党“一党专政”,目的就是为翻共产党的天,覆社会主义的地。他们同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完全对立的,是一伙吃人肉喝人血的厉鬼和禽兽,永远都会不关心人民的疾苦,既没有资格代表人民,也永远不会代表人民。他们企图将历史拉向后退,完全是为了适应剥削阶级复辟剥削制度的需要,他们打人民的旗号,唯一的目的就是骗人,根本不可信。

  我国的改革开放,原本是说要使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是要搞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和怎样建设社会主义,所以得到了人民群众的支持。可是,结果呢?在今日中国,社会主义制度非但没有自我完善,却几乎丧失殆尽,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和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也让人们由原来的明明白白变得糊里糊塗。生产资料公有制本来是社会主义的最本质特征,是社会主义与其他文明社会最根本的区别,而由于死不悔改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以复辟资本主义为罪恶目的的右派精英狼狈为奸,把我国的改革开放从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蜕变为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否定。他们借改革开放之名,从改变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入手,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将公有制改变为私有制,使公有制经济所占比重己经降至20%左右,从而使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地位,按劳分配的分配制度,计划经济和用集体主义、共产主义思想教育人民等社会主义的特征,失去了赖以存在的经济基础。在社会主义因素日益萎缩、消失的同时,资本主义因素节节攀升,逐步占据了社会的统治地位。私有制的恶性发展,资本的疯狂推进,私有观念不受任何约束的恶性膨胀,公有经济任人宰割、瓜分和据为己有,且不受任何惩治的惨剧不断发生,把人们的私欲、贪婪充分调动起来,不择手段获取尽可能多的资本和金钱,实现个人暴富,成为一些人梦寐以求的目标。这就是那些老虎苍蝇由人变鬼的真正的根源,不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诱发人们由人变鬼的根子不能拔掉,仅仅通过反腐很难实现廉政。不出现越反越腐的结局,最多也可能暂时好一阵子,风过之后必然死灰复燃,甚至烧得更猛,会有更多人继续争做厉鬼。

  有人说全世界资本主义国家那么多,为什么不少国家没有我国腐败那么严重?这可能与中国社会由社会主义向资本主义复辟的过程或所谓“社会转型”有关。由于在“社会转型”中,原有的好制度如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等被彻底否定了,适于资本主义运行的制度还很不健全,出现今日的腐败猖獗,厉鬼横行,并不奇怪,这与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的领导毫不相干,正是否定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必然结果,是共产党队伍自身发生质变的必然结果。而且,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腐败胜于中国者并不少,受篇幅限制未予涉及。

  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任何其他主义,还指出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不能丟,丟了就丟掉根本。从维护社会主义旗帜来说,这是很正确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本来应当是社会主义,而非其他什么主义,因为把社会主义与中国的具体实际紧密结合起来是正确的,毫无疑义。在中国,把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具体实践相结合,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终身坚持、倡导并付诸实施的,从未有过丝毫动摇,这也是中国的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取得伟大胜利的根本原因。但是,如果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只是空有其名,并无实际内容,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已经丟了,又该怎么办?是否应当采取果断措施,把已经丟了的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坚决检回来,让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名实相符呢?回答当然是肯定的。

  对于中国共产党人来说,当前摆在我们面前最重要最根本的问题:一是必须毫不犹豫的把科学社会主义原理坚决检回来,坚决制止任何形式的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的继续深化,全力扶持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大力恢复公有制的主体地位。二是必须坚决依照科学社会主义原理紧密结中国实际使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名实相符,违背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的任何“特色”,都只能是货真价实的修正主义,只能起到欺骗人民,复辟资本主义罪恶的遮羞布作用。三是一定要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坚持用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科学理论武装全党和全国人民,严厉打击一切反共反毛反人民反社会主义势力的罪恶活动,以捍卫无产阶级的革命事业,为人类的解放和实现共产主义奋斗不息。

  可以说,要不要把早已丟了的科学社会主义原理检回来,要不要让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具有实实在在的社会主义内容,对所有人都是一次最明白无误的检验,是马是驴,是人是鬼都会原型毕露。时间必将做出最公正的结论。

  2014年12月3目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