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陈石宇:“普遍贫穷”论是剥削阶级反攻倒算的谬论

陈石宇 · 2015-01-09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没有剥削、人人参与劳动的社会对于剝削者来说则是大逆不道。

  任何一个以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都是以极少数富人和绝大多数穷人同时并存的社会,或者说都是以绝大多数人被剥削被奴役为条件,供极少数剝削者寄生虫过着骄奢淫逸生活的社会。在穷苦人看来,这样的社会极不合理,应当推翻它砸烂它,在剥削阶级眼里,社会财富的两极分化,一个社会有富人和穷人才合情合理,天经地义,如果全社会都过着一样的生活,没有富人,就是“普遍贫穷”。立场不同,观点相反,十分自然。

  在毛泽东时代以前的中国社会,都是富人与穷人并存的社会。那些社会都以生产资料私有制为基础,少数人窃取了大量生产资料,并据此疯狂的剥削和奴役失去生产资料的人,从而在整个社会普遍存在富人挥金如土,穷人无立锥之地,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就是对那种社会的真实写照。直到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人民革命,推翻了剝削阶级的反动统治,建立了新中国,进入了毛泽东时代,才消灭了私有制,结束了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的历史,开创了由过去被剥削和奴役的穷苦人当家作主的新时代。在毛泽东时代,无论任何人,除了凭自己的劳动贡献大小,分得一份相应的报酬外,都不可能利用其他任何手段占有社会财富。所以,那时人人都必须参加劳动,并依据劳动贡献领取一份社会财富。再也没有特别富有的富人和特别贫穷的穷人。对于原来被剥削被奴役的工农来说,这是最合理最公平的社会,但是,对于剝削者来说则是大逆不道,自然要斥之为“普遍贫穷”的社会。

  在毛泽东时代,这些过惯了剥削寄生生活的剥削者及其孝子贤孙,不敢如此放肆的咒骂那个伟大时代,只能老老实实接受改造,努力劳动,争取表现,以躲避无产阶级专政铁拳的打击。西化派为实现资本主义复辟,煽起反毛恶浪,否定毛泽东时代的伟大业绩和历史巨变,污蔑那个伟大时代“经济到了崩溃边缘”,以所谓“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轻易将那个时代所创建的伟业和巨大进步完全否定了,扣上了“贫穷落后”的帽子。从而丑化了社会主义制度,抹黑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用资本主义取代社会主义,用自己的反动路线取代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为在中国实现资本主义复辟造成了广泛的舆论;还轻易的把毛泽东时代的伟大业绩偷偷的纳入自己的账上,便于利用这些成果施行小恩小惠,以博得群众好感。在这种条件下,剥削阶级的孝子贤孙和一切反共反毛反人民反社会主义势力才鼓起了勇气反攻倒算,尽情发泄对毛泽东时代的仇恨,积极参与否定毛泽东时代伟业的大合唱,“普遍贫穷”论就是这个大合唱中一支小调。

  “普遍贫穷”论是剥削阶级被剥夺了剥削他人权利,过了一段被迫与昔日的奴隶们一道劳动才能生存的日子后,对那个具有强制他们劳动的社会的反攻倒算,充分反映出他们内心的憎恨情绪。但是,并不是说凡赞同或散布过这种谬论的人都是剝削阶级的孝子贤孙,大量的可能还是属于认识糊塗或没有经历过那个伟大时代而轻信了他人胡说的人。

  但是,“普遍贫穷”论,完全歪曲了事实真像,是剥削阶级等反共势力为配合党内西化派的复辟阴谋而编造出来的。

  首先,毛泽东时代的生活水平确实不高,但是,这不是毛泽东时代之过,而是旧社会的基础过于薄弱所至。

  旧中国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长期遭受帝国主义列强的任意宰割和蹂躏,割地赔款,丧权辱国,丧失了数百万平方公里国土,无数次的赔偿,就使国库被掠夺一空,仅甲午之战赔偿给日的白银,就达2亿两之巨,相当于数年财政收入总合。

  在经济上,我国是一个典型的落后的农业国,现代工业少得可憐,而且遭到连年战争破坏,已所剩无几。在新中国成立前夕,败退台湾的蒋介石集团将仅存的黄金、白银和外币,统统席卷而去。到新中国成立时,全国的钢产量仅15.8万吨,石油12万吨,煤炭3200万吨,电力43亿度。当时,我国的制造业完全是一张白纸,什么也造不出来,汽车、轮船、飞机,想也不敢想,连自行车都靠进口,俗称“洋马儿”,那时带“洋”字的东西太多,“洋油”、“洋布”、“洋灯”、“洋钉”,有5000年文明史的中国连火柴也叫“洋火”。中国的石油不仅产量低,还戴着“贫油国”的帽子,汽油用量极少,主要靠进口。照明用电,除了大城市外,全国中小城市大都使用古老的油灯照明,有些中等城市能用电力照明已是相当奢华的了,主要集中在沿海一带,农用照明就更是一片空白。作为历史悠久的农业国,粮食产量仅2260多亿斤,按全国人均计算不足400斤,除了人食用,便没有了工业用粮和饲料粮。要想在这个基础上迅速改善人民生活需要做的事情太多。我国的改革开放如果是在这个基础上起步,能让大家的生活达到现在的水平吗?那不是痴人说梦吗?

  然而,到毛泽东时代结束后的1978年,我国钢产量已经增加到3180万吨,煤炭产量增至6.17亿吨,电力2530亿度,石油1.04亿吨,都较毛泽东时代初期增长数十倍到数百倍。作为曾经的农业国,无论农产品的单产或总产都大幅度提高,如像1976年的粮食产量就增至5600多亿斤,较前增长一倍以上。农田水利建设,农田的灌溉面积,农机总动力和农业用电等都神话般的增长。铁路、公路、航空都以惊人的速度在增长。与人民生活直接相关的公费医疗、义务教育和福利住房制度,使人民大众除却了后顾之忧。这从一个侧面反映毛泽东时代中国发生巨大进步,也是改革开放后社会生活进一步变化的雄厚基础和前提。

  其次,新中国的建设事业,是在国内残存敌人的疯狂破坏,在国际帝国主义严重的战争威胁和严密的经济封锁下进行的。

  这就迫使我国不得不用极大的努力加强国防,以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也迫使我们不得不为捍卫新生的社会主义事业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而与反共反社会主义势力进行坚决斗争,由此势必要影响到人民生活改善的速度和时机。尤如一个在荒山野岭建立新家的家庭,面对豺狼虎豹的威胁,必须先筑牢围墙,建好住房,才谈得上改善生活一样。

  但是,必须看到在整个毛泽东时代,中国经济发展速度都是很高的,中国仅用了20多年时间所取得的成就,就超过了西方发达国家一两百年努力才达到的水平。所以,在毛泽东时代中国的经济发展,特别是工业化的巨大进步,一再引起全世界的惊叹,直至毛泽东时代结束后的反毛恶浪中,英国的《金融时报》还说“上个世纪全球最大规模最成功的工业化在中国”。仅以GDP增长为例,经过三年经济恢复后的1952年为681亿元,到1978年为3488.6亿元,增长4.12倍,年均增长6.5%,而同期世界资本主义处于战后黄金时代,属经济增长较快时期,全世界平均增速也只有3%,不到中国的一半。

  而且,在这期间,中国的重工业增长特快,增长了90多倍,飞机、轮船、潜艇、“两弹一星”以及各种高精尖设备,别人有的我们都有了,为我国巩固国防和进一步发展经济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重工业具有投资大,时间长,见效慢的特点,需要国家集中财力、物力和人力,才能保证重工业快速发展。我国仅用了20多年,就增长了90多倍,国家不集中力量能办到吗?而我们如果没有这些重工业作坚强后盾,我们还能挺起腰杆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吗?为什么在长期不调工资,勒紧裤带也忘我劳动,积极为国家作贡献的那一代人,至今都无怨无悔,还感到无尚光荣,就因为感到自己的努力为国家长久繁荣和和平发展打下了最坚实的基础。

  可是,当这个基础已经打牢,有条件来改善人民生活时,毛主席逝世了,毛泽东时代结束了,毛泽东时代创造的巨大物质基础被西化派们利用,还咒骂前人把经济搞到“崩溃边缘”,胡说什么“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企图把过去的一切成就算在自己帐上,给毛主席生造一个不关心人民生活的罪名,足见其人品多么丑恶。

  再其次,如果继续按毛泽东时代的路子走,人民生活水平必将远远超过现在。

  有的人总喜欢以自己的形而上学的观点去看问题,把事物凝固化,以为按毛泽东时代的路子走下去,再过多少年,中国人的生活水平仍然是1976年那样,何等幼稚可笑。难道时至今日已经过去的38年时间一点事都没干,完全白过了?这个世界上居然就有这种蠢人,自己蠢得出奇,还要别人也如此蠢,叫人实在恶心。不过,仔细想来也属正常,是他们反动本性的必然,他们要达到反共反社会主义的罪恶目的,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不会有丁点羞耻心。

  其实,中国社会真要按毛泽东时代的路子走,中国的情况肯定会比现在好得多。就拿人民生活来说普遍都会比现在要好许多。

  一是社会财富创造出来以后归全体中国人民享用,绝不会如现在这样,让国际资本把GDP留在中国,把利润几乎全拿走了。据有人在美国被人逼急了说的,外资企业在中国的利润只有5%留在中国,95%都以核心技术等名义被外资拿走了。留在中国的5%,还包括国家税收和职工收入,可见,外资企业的新增财富,中国人所得极少。国有大型银行以原始价卖给外国银行的大量股权,上市疯涨以后被高价卖出,外资从中轻易就获取数倍的利润。已经开放的28个行业中的21个早被外资控制或垄断,所获取的超额利润更是惊人。外资在中国企业的产值已经占到我国社会总值的30%左右,一年新创利润近30%就被外资拿走了,如果把这些财富基本留归中国人民享用,人民生活还不会大大提高吗?再说,我国现有外汇储备3万亿美元,却借了外债8900多亿美元,又购卖美国国债1.25万亿美元,而我们借债的利息在3-4%之间,而买的美国国债利息仅0.26%,这种高借低买,仅此一项的利息每年就白给美国送去260亿美元。这些财富都是由中国人民的血汗铸成,如果如毛泽东时代结束时那样,既无内债又无外债,人民生活不会提高更多吗?

  二是,如果全部财富照毛泽东时代那样,在全部劳动人口中按各自的劳动贡献大小分配,而不是现在这样由资本决定收入,让大量财富流入少数官僚买办资本家和其他资本家手中,中国人民的收入水平肯定会有很大提高。须知今日中国新生的资产阶级对工人的剥削,尤其对农民工的剥削,是异常残忍的,工作时间长,不让工人按国家规定的时间休息;劳动条件恶劣,有的无任何劳动保护措施,工人因直接接触有毒有害物质,发病率很高,资方竟可不承担责任;工资收入很低,仅够维持简单生活,年终欠薪现象大量存在,有的工程一完工,老板就不知去向,工钱无处领。像富士康那样的血汗工厂,把工人不当人,视为机器一样的企业,遍布各行各业。一些辛苦一年却拿不到工钱的工人,要冒着生命危险去讨薪要薪,连年都要发生因讨薪被打致残和发生命案的悲剧。最近竟发生号称“人民警察”的警察对讨薪女工施以法西斯暴行,将其毒打致死在派出所,并打伤其家属的严重事件,这与法西斯专政何异。试向,在毛泽东时代,在消灭了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里,会容忍血汗工厂,欠薪赖账,权势者们如此横行霸道无法无天吗?

  三是单说农民的生活,人民公社被否定了30多年了,现在还在被农民苦、农村穷、农业落后的“三农”困挠,这又是为什么?是集体经济把农民“害苦”了,还是个体经济的“伟大功劳”,难道不该实事求是的认真分析?有人天天在那里大呼小叫要实事求是,但是,自己总把头埋在裤裆里不敢正视事实,说些自欺欺人的话以欺骗群众。那个带头否定人民公社,要求单干的典型安徽小冈村,这几十年被某些人吹捧上了天,可是他们自己都说只是解决了温饱,却始终未富起来。虽然各级政府和有关方面尽了很大努力,从各方面给了无穷的支持和援助,安徽省财政厅还派了沈浩这样的优秀干部去当书记并累死在任上,仍然还是进展不大,至今还只是一个否定集体经济的单干典型,与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毫不沾边。而距小冈村不远的何南南街村,就因为坚持了毛泽东思想,坚定走集体化道路,仅仅依靠自身的力量,就使全村人早已过上了很富裕的生活,被人称为是共产主义小区试验,小冈村还派人去学习参观,可是,对这样成绩异常突出的优秀典型,那些把小冈村封为全国榜样的人,有谁肯定过,他们要走什么路,举什么旗,不是再清楚不过了嘛。就全国范围来看,据说现在还有上千个坚持走集体之路的村社,每一个集体经济单位的人均收入水平,至少都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倍以上。如果我们的人民公社在原来已经进行了20来年调整的基础上,继续总结经验教训,不断改进、完善和发展,我国农业的发展前景岂不异常的光辉灿烂吗?所谓“三农”问题不早解决了吗?再加上工业对农业的反哺作用,农民的生活水平早已大幅提高了。现在的农民同几千年的个体农民有何区别,几千年的个体经济没有让广大农民富起来,反到成了奴隶主或地主阶级任意宰割的对象,这几十年单干的结果,广大农民不仍然只是新生的剥削阶级,即农业资本家阶级任意宰割的对象吗?除此之外,敢问路在何方!

  另外,就广大工农和一般知识分子来说,毛泽东时代生活水平远比解放前要高出许多。

  解放前的旧中国,广大工农遭受剥削阶级的残酷剥削,大都只能过着饥寒交迫的非人生活,国家不管,社会不问,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冻死饿死是常事,卖儿卖女也时有发生,城市工人还常受失业困挠。普通知识分子虽比工农要好,但是,不仅收入低,难于养家糊口,而且,失业的威胁常使他们苦不堪言,特别是被中小学教师视为六腊战争的学期结束后的工作竞争就令人伤心不已。

  在毛泽东时代,广大工农获得了翻身解放,不再为剥削阶级当牛做马,受其剥削欺压,而成了国家和社会的主人,这可是有史以来破天荒的第一次。而且,缺地少地的农民不仅分得了土地,在进入合作社、人民公社以后,还成了集体经济的一员,与所有人享受同等权利和利益,生活水平随生产发展而逐步提高。遇到困难有集体或国家帮助,再也不会发生叫天不应呼地不灵的事。工人阶级成了国家领导阶级,情况也大为改观,享有劳动权,不再受失业之苦,工资待遇有充分的保障。知识分子受到国家重视,工作稳定,生活有保障,收入不高,但养活一家人还是可以的,毕竟那时的住房、医疗和孩子上学,都主要由国家承担了,无须本人操心。亿万人民群众在毛泽东时代高涨的劳动热情,对党和政府的坚决支持和充分信任,就说明人民对生活的满意程度极高,即使生活改善不快,那也是暂时现象,完全可以理解,只要党不变修,国不变色,国家的一切进步都与自己息息相关,更好的日子终究会到来的。这就是当了国家主人的广大人民群众所蕴藏的社会主义积极性,是任何金钱都买不来的。

  最后,在消灭了生产资料私有制,消灭了阶级剥削和压迫的毛泽东时代,人人都过着平等的幸福的生活,是迄今为止的中华民族历史上,唯一由历史上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人民大众当家作主的社会。一些希望恢复剥削寄生生活的人总想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不甘心于与普通劳动者过一样的生活。从他们那剥削阶级本性出发,必然要从一切方面否定和丑化伟大的毛泽东时代,以使其复辟资本主义罪行合理合法化。他们大谈什么人民生活,犹如他们大谈什么民主、自由和人权一样,并不是表明他们关心人民生活,关心人民的民主、自由和人权,而是为其复辟罪行服务。我们一定要从这样的角度,认清他们的所谓“普遍贫穷”论等一切谬论的反动本质。

  2015年1月8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6.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7.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8.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9.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10.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