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丑牛:上访——政之弊 民之痛 国之殇

作者:丑牛 发布时间:2015-02-08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上访——政之弊 民之痛国之殇

  ——致恽仁祥同志

  丑牛 

  仁祥同志:

  读了您《论上访与截访》的文章后,很同意您对上访性质的分析,但不同意您对上访人所作的规劝:“不要再劳民伤财,好好保重自己”。因此,写了这封公开信,同您商讨。

  我认为,我们共产党人,革命的左派战友们,都应该支持上访人的正义斗争。全国人民也正是这样在做的,这表现在网络舆论上。

  今天的上访和您文章中所说的上访,有很大的差别。您文章中所说的个人上访历程,都属“文革”中的冤假错案,是“文革”时期特殊的产物。在运动中,站在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立场上,凡是“造反”都认定有罪;站在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立场上,是“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文革十年,甚至在文革结束后“造反派”的命运,都在这一路线斗争中反反复复。这个道路,从文化大革命一开始,毛主席就讲了,他在中南海内贴出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就讲的清清楚楚。他在大文化大革命发动起来后,回到韶山的滴水洞深思后写给江青的一封信里,也讲的清清楚楚。

  今天的上访,和文革中的上访有很大的不同。那时是路线斗争,很多是党内斗争的性质,矛头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今天的上访,是波及到整个社会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工人、农民、广大的劳动者面对的不仅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而是整个的资产阶级。

  这个资产阶级是随着改革开放而发展壮大起来,可以说,今天资本在中国的统治,在历史上是空前的,对资本统治所进行的反抗,也是空前的。几千万的上访大军都是对资本野蛮统治的反抗,这个阶级对抗在新中国的历史上,也是空前的。资本的急剧扩张并处于统治地位,并不是资本的原始积累,也不是剩余价值的增值,而是对社会主义财富的疯狂掠夺。价格双轨制,催生出多少先富的“红二代”;一个国企的改制,催生出多少亿万富翁;一块国有土地的转移,催生出多少新土豪。一个无产阶级的党,领导着社会主义的国家,掌握着人民民主专政的权力,一旦要搞资本主义,对社会主义的颠覆,简直易如反掌。一批一批的共产党人,由无产阶级的先进分子变成资本大亨,简直是摇身一变。

  受害的一定是工人、农民、广大劳动者。他们的社会主义地位来自社会主义,他们的生存来自社会主义。没有了社会主义,还有什么“工人阶级领导的”;没有了社会主义,还有什么“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没有了社会主义,还有什么“人民民主专政”的……。

  这就是几千万上访大军形成的历史背景。

  这个论断不是我作出的,是在几年前,国家信访局长作出的。他说:上访群众的访求,都是针对改革开放后的问题提出来的。他的这个论断,也不是随便说的,是根据上访群众的诉求综合分析后得出来的。我正是根据他的分析写了《第五十七族》这篇文章,这个庞大的社会群体,他们自称是中华民族五十六个民族的另一族——上访族。

  我接触的“上访族”不下千人,他们主要由国企改制的工人,强拆的市民,土地被流转的农民所构成。下面我来归纳一下这三部分访民的基本访求:

  一、下岗工人(包括一部分在岗职工)

  他们的主要访求是:

  1、反对国企私有化。

  2、反对官员和资本家趁改制之机,掠夺国家资产。

  3、索要“卖身钱”。(国企工人身份转换补偿金)。

  4、要求社会保障(医保、社保、养老保险等)。

  二、遭“强拆”的市民(包括城郊村民)

  1、反对强征土地。

  2、反对“强拆”(没签补偿协议)。

  3、反对政府雇佣黑社会施行恐怖。

  4、要求合理补偿。

  三、遭强迫土地流转的农民(包括农场农工)

  1、反对强占农民土地。

  2、反对使用暴力手段。

  3、要求合理安置。

  4、要求合理补偿。

  5、保护耕地。

  从以上三个方面的上访人的访求来看,针对的都是资本的压迫、剥削和掠夺。作为共产党,人民政府要解决这些访求是很容易的,如果你代表的是无产阶级、工人、农民、市民和广大劳动者的利益,解决基本群众的利益诉求,是顺理成章的事。但不幸的是,一些共产党员,部分人民政府此时已站到了资产阶级一边,甚至本身已变成了资产阶级,它怎么会去维护工人、农民、市民的利益呢?如是这些上访者所遭到的是“镇压”,我们国家的上访工作,归谁管呢?归政法,归公检法。这个归口就注定了它一定会被镇压。既然一些共产党人口口声声说“信访工作是党联系群众的桥梁”,是“送上门来的群众工作。”那么,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来管这项工作呢?把信访工作,交由治安部门来管理,这不是名摆着要采取镇压手段么!?

  如何对待信访工作,如何对待上访群众,许多中央发下的红头文件中,都说“信访工作是党的群众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哪一级的党组织,哪一级政府在这样做呢?及或在前两年开展的群众路线的教育活动中,中央学校开的省部级干部学习班上,有的学员还提出“群众在哪里?”的问题。党校办的报纸《学习时报》回答说:“群众就在你身边!”这个回答是一句大实话,也是一句大白话。我写了一篇博文来建议,题目是:《群众路线何处走,民警遥指马家楼》。马家楼是设在北京西郊的“访民救助中心”。我想,如果在京学习的省部级官员,能把课堂搬到马家楼,在这里,父母官们都会找到自己的子民。倾听一下子民的诉说,解决他们的访求,你的群众路线教育的学习,也可以毕业了,有人这样做吗?

  我想不会有的,因为往后发生的事,依然如旧。一个县对黎民百姓分A、B、C、D四级评审,把上访的百姓定为C级,也就是三等公民。在大道两旁的墙上写着:“一人信访,殃及全家。”我的天,这上访是什么罪啊,要株连九族了。近来,湖北省正举行村级组织换届选举,武汉市近郊的岱山村一位被村民推举为村委候选人的村民来我家,他告诉我,他的候选人资格被街道选举委员会除名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前年他参加过集体上访。上面也有文件规定。他拿出一张粉红色纸印的《致广大村民选举公开信》,信中规定有下列“八种情形”之一的不能作为委员候选人。他属于第四种情形——“非法组织参与集体上访,影响社会稳定”的。岱山村村民为村书记、主任贪污腐败,违法乱纪曾告到市,告到省,一直告到北京,在北京,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的贺国强同志曾亲自接待他们,并批示湖北省委、武汉市委要督办岱山村的案件,贺国强同志并在党中央的机关刊物《求是》上写了文章,直接点了岱山村的基层贪腐案件要查处,村书记、主任也了处分。怎么一下变成了“非法组织集体上访”罪呢?连村委委员候选人的资格也要撤销呢?那中央政治局常、中纪委书记不也成了“非法接待”了么!

  这个小小例子也可以看出,对上访者的迫害,到了多么丧心病狂的地步。对贪官污吏的庇护,到了多么明目张胆的地步。

  从北京的黑保安公司到各地设立的黑监狱,对上访者的镇压,日益走向法西斯化。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被压迫者、被镇压者的反抗也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具有组织化、规模化、政治化的趋势。通钢事件,乌坎事件就不用说了,去年接连发生的平度事件,晋宁事件,就流血了。你看到晋宁事件的视频吗?警察和开发商组织的准武装队伍开着加长的大卡车,向一个小村庄进攻,他们喊着口号,要“踏平广济村”,这个小村子家家户户,升起了五星红旗,还有的高楼上升起了鎌刀锤子的党旗。人们举起了毛泽东的画像,守卫在大路两旁,一位云南省的老政协副主席在“战地”会上发表激动人心的演说。最后,是一场激烈的血战。看着那尸横村头的场面,我的心也撕碎了,这还是我们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么?这还是人民的幸福家园么?谁在蹂躏着我们的国家?谁在蹂躏着人民的幸福家园?是资本,是政府官员和资本的狼狈为奸!

  最近,关于国家治理上,有两个新词组:一个是“政治上的坍塌”,一个是“经济上免犯颠覆性错误”。这两个词组指向的是同一件事——资本主义的复辟。若资本主义复辟,必然导致“政治上的坍塌”;必然导致社会主义的“经济上的被颠覆”。最大的受害者必然是工人、农民及广大的劳动者,他们必然要进行抗争,必然形成一支上访维权的大军。他们的坚忍不拔,他们的前赴后继,他们的百折不挠,冲破了堵截拦访,挣脱了黑监狱的枷锁,严拆了法官的枉法裁判。他们遏止住了资本主义复辟,他们维护了社会主义,他们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他们批判修正主义。

  今天的上访大军,他们已经不仅为着个人的权利而斗争,他们已形成一股有组织的社会力量,向资本发起了挑战。

  共产党人,革命的左派朋友们,都应该站在革命的人民一边,站在上访大军的一边。

  此致

  革命的敬礼!

  老兵丑牛

  2015年2月8日

  于武汉·东湖泽畔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dai/2015/02/338460.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