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胡澄:资本的狂欢与人民的怀念

胡澄 · 2016-09-12 · 来源:昆仑策网
在资本的绑架下、毒害下,我们这个社会还有伦理吗?但愿那些“糟糕的社会主义者”能在资本的狂欢中听听人民的声音,看到人民的力量!

  今年九月九日是毛主席逝世四十周年。这么多年了,人民不但没有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淡忘他,反而随着岁月的增长对他的思念更加浓烈。当然,他的敌人也没有放过他,马云策划的在今年九月九日开幕的“九九天猫全球酒水狂欢节”就代表着大资本庄严地挑战了!这情景正如毛主席逝世时德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勃兰特所说的:“对于一部分人来说,毛主席是希望,对于另外一部分来说,他永远是挑战。这两种情况将继续存在!”

  是的,他永远是人民的希望,他的一生为人民的利益、民族的振兴奋斗不息。他带领人民推翻了压在头上的三座大山;直到晚年,毛主席为人民的利益的奋斗与探索更为悲壮。为了人民能够不受二遍苦,继续探索着人民能永远当家作主的理想境界与途径,为此贡献了自己最后三十年的宝贵时光。他晚年的探索与实践,在一定程度上说是特定时期我们民族的精神现象史,体现了特定历史环境中中华民族的人格化身。恩格斯在马克思的墓前这样评价这位导师:“他有过许多敌人,但未必有一个私敌!”毛主席也正是这样,他为了人民的利益,得罪了大资本、大官僚,但却为广大受压迫的人民赢得了希望!四十年了,他的人民怎么能不倍加怀念,他的敌人怎能不倍加“狂欢”!

  记得毛主席晚年曾让大家读《水浒》,当时人民的理解还仅限于“《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现在看来,老人家推荐大家读这部书是另有深意存焉!当我们又翻开《水浒》这部书,第一回就看到洪太尉奉旨“南巡”,在江西龙虎山上不听众人劝阻,一意孤行,铁锤砸开“伏魔殿”,放出妖魔一百八。后来这些放出的魔鬼都成了“赵宋天下”的最坚决的“推墙者”。

  掩卷深思,我们不得不佩服毛主席对身后事的预见与卓识。他在1966年7月8日的一封信中谈到:“牛鬼蛇神自己跳出来。他们为自己的阶级本性所决定,非跳出来不可。”这不是,在老人家40周年忌日之际,“酒水节”跳出来了,这确是其阶级本性所使然,不足为怪。看到网上群众在骂他“丧尽天良,灭尽伦理”,我就觉得言重了,不能对马总进行人身攻击呀!

  我们无产阶级的“马总”——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序言中特别提到这样一段话:“我决不用玫瑰色描绘资本家和地主的面貌。不过这里涉及的人,只是经济范畴的人格化,是一定阶级关系和利益的承担者,我的观点是更不能要个人对这些关系负责的。”具体说来,马云也只是资本关系的“人格化”而已,我们且看看他“人格化”背后大资本的利益关系:日本公司控股,美国股市上市,这次是在意大利发布举办“九九全球酒水节”,我们就明白这些利益关系了吧!

  马克思深刻指出:“资本自打来到世间后,身上每个毛孔都藏着血污”。它们何曾有过“天良”?!它们何曾讲过“伦理”?!我真为那些泯灭了“人伦”而妄谈什么“人权”的大资本感到羞耻!人们指责马云之流丧失了“天良”、“伦理”,真是有点儿“非夷所思”,你不能指责人家丧失了原本就没有的东西呀!

  我们再读读《共产党宣言》中对资产阶级对“人伦”的摧残的描述吧!——“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它把宗教虔诚、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总而言之,它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 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 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

  在资本的绑架下、毒害下,我们这个社会还有伦理吗?看看近日上海为了房产而涌起的离婚大潮吧。没有了马云,还会有“驴云”、“狗云”,没有了天猫,还会有“黑猫”、“白猫”,人民早就看透了,觉醒了——不要眼睛光盯着大资本的脸色,耳朵还要听听人民正义的呼声。但愿去年九三阅兵时,习总书记在天安门上高呼的“人民必胜!正义必胜!”能震醒装睡的人们。

  马云自视甚高,声称“自己比总统都忙,却没有总统之名”。这不禁令人想起了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的叹喟:“千金之子不弃于市,巨万之家与王侯同乐。”并称那些巨富之家为“素王”,即没有王侯称号的王爷。看看马云在各地受到臣宦一把的恭迎俯送,真是颇有“素王”之风。但是不管是“素王”也好,“荤王”也罢,只要他违背了天理,丧尽了天良,都逃不脱人民的审判,看看这两天网上的民心就可明白。人民的声讨不仅是在维护开国领袖的尊严,更是在维护自己的利益,维护赖以保持自己尊严的社会主义。他们知道,再不斗争,“素王”可就真的要“加冕”啦!

  在一片声讨声中,马云的“九九天猫全球酒水节”还是如期地“狂欢了”。这证明,那些大资本所没有过的东西如“天良”、“伦理”之类是决不会有;那些它们本性的东西如“压榨”、“欺辱”是决不可能放弃的。这正如革命导师列宁所说:“糟糕的社会主义者总以为资本家会放弃自己的权利。这是不会的。世界上还没有这样善良的资本家。社会主义只有同资本主义作斗争才能发展。”

  但愿那些“糟糕的社会主义者”能在资本的狂欢中听听人民的声音,看到人民的力量!孟子说得好:“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素王”可以没有天良,“荤王”可要顺从天意啊!马克思说过:“在政治上为了一定的目的,甚至可以同魔鬼结成联盟,但是必须肯定,是你领着魔鬼走,而不是魔鬼领着你走。”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 | 文献考证:毛泽东告诫刘邓不要搞“会饿死五千万人的大跃进”
  2. 四十年了,谈谈姜文《让子弹飞》
  3. 被美国媒体封杀的调查报告:射杀拉登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4. 张志坤:朝鲜核爆,一些中国人“爱国”热情奇异高涨
  5. 毛主席原机要秘书高智9月9日仙逝,追随伟人去
  6. 凤凰大视野:国家领袖毛主席的民间记忆
  7. 湖南日报:数万来自全国各地的民众聚集韶山缅怀毛主席
  8. 张全景:毛泽东是认识世界与改造世界的历史巨人!
  9. 罗援:掌上千秋史,胸中百万兵——缅怀敬爱的毛泽东主席
  10. 朱永嘉:关于吴潜的《满江红》与吴锡麒的《梧桐树》
  1. 军报重磅长文:今天,我们更不能忘记毛泽东!
  2. 毛泽东警告刘少奇大跃进的搞法要死五千万(会议记录)
  3. 孙锡良:毛泽东必须背这个黑锅吗?
  4. 孙锡良:东北衰落的祸首果真是他?
  5. 寒江钓雪:毛泽东纪念潮为什么经久不息?
  6. 郭松民评“最忆是杭州”:文化自信在哪里?
  7. 军报9·9长文:回顾杨得志将军长征岁月 深切怀念伟大领袖
  8. 卫建林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
  9. 龚忠武:纪念海外「文化革命」四十六周年(1970-1976)——一段金色的记忆与反思
  10. 黄克诚:共产党员要同诋毁毛泽东思想的现象作斗争(摘录)
  1. 戚本禹回忆录:邓小平上台后对我的“审判”(第四部分 第六章)
  2. 戚本禹回忆录:秦城“心读”(第四部分 第四章)
  3. 军报重磅长文:今天,我们更不能忘记毛泽东!
  4. 毛泽东警告刘少奇大跃进的搞法要死五千万(会议记录)
  5. 戚本禹回忆录:关于“整江青黑材料”案和我的被隔离审查(第三部分 第二十九章)
  6. 读《戚本禹回忆录》,谈文革教训
  7. 戚本禹回忆录:我在秦城的遭遇(第四部分 第三章)
  8. 戚本禹回忆录:我听到了江青的歌声(第四部分 第五章)
  9. 黄卫东:邓小平对美单方面开放的神奇逻辑
  10. 戚本禹回忆录:陈伯达、康生,张春桥、姚文元和文革小组的其他成员(第三部分 第二十八章)
  1. 缅怀领袖 继续革命——山西人民纪念毛主席逝世四十周年
  2. 罗援:掌上千秋史,胸中百万兵——缅怀敬爱的毛泽东主席
  3. 军报重磅长文:今天,我们更不能忘记毛泽东!
  4. 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公报(全文)
  5. 陈朝文:毛主席走了,出现骇人听闻的贫困人伦惨案!——甘肃一家六口因贫穷服毒自杀
  6. 马云啊马云,领袖忌日岂容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