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钱昌明:论资产阶级民主与无产阶级专政 ——关于两种国家政权阶级属性的界定

钱昌明 · 2016-09-25 · 来源:乌有之乡
毛泽东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贡献,为今后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夺取最后阶段的胜利——由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过渡,提供了保证。

  钱昌明:论资产阶级民主与无产阶级专政

  ——关于两种国家政权阶级属性的界定

  公元前3100年,上埃及国王美尼斯征服下埃及,建都孟斐斯,创立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古埃及奴隶制王国的国家政权。从此,人类结束了漫长的两、三百万年的原始社会阶段历史,进入文明(文字的出现)阶段——阶级社会。其后,在人类发展的共同规律作用下,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世界各地先后形成了一个个国家。

  国家是怎么产生的?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讲得很明白:

  “国家是从控制阶级对立的需要中产生的,同时又是在这些阶级的冲突中产生的。所以,它照例是最强大的、在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的国家,这个阶级借助于国家而在政治上也成为占统治地位的阶级,因而获得了镇压和剥削被压迫阶级的新手段。因此,古代的国家首先是奴隶主用来镇压奴隶的国家,封建国家是贵族用来镇压农奴和依附农的机关,现代的代议制的国家是资本剥削雇佣劳动的工具”。用列宁的话说:

  “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器。”(《国家与革命》)

  如果仅就国家政权的阶级属性而言,其实,历史上只有两种政权:

  一种是,剥削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它包括奴隶主阶级专政,封建主阶级专政和资产阶级专政。这种剥削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迄今已延续了五千多年的历史。

  另一种是,被剥削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这种政权,若以1871年出现、存世仅72天的巴黎公社历史起算,至今为145年,若以1917年建立的俄国(后为苏联)苏维埃政权起算,更是不足百年!显然,无产阶级专政在历史上还是个新生婴儿。

  西方政客和反共右派,总喜欢把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说成是代表“全民”的“民主政权”,自称是“民主国家”,精心包装、美化,把它夸上了天;把社会主义国家政权说成是“专制的”,是“一党专政”、“独裁”,竭力造谣污蔑、妖魔化,直贬入十八层地狱。

  殊不知任何一种国家政权,实际上都具有民主与独裁的双重功能。某一国家政权,如果对统治阶级来说,它是“自由”的、“民主”的;那么,对被统治阶级来说,就一定是“专制”的、“独裁”的。在阶级社会里,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对所有阶级都能实行“自由”、“民主”的民主政治!剥削阶级的资产阶级专政也好,被剥削阶级的无产阶级专政也好,它们的职能都是为了对敌对阶级实行专政,保护本阶级的利益。

  如果要问:资产阶级民主与无产阶级专政两种政权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前者是资产阶级政权——代表资产阶级和剥削阶级的利益,后者是无产阶级政权——代表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利益;前者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专政,后者则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专政。

  资产阶级民主就是资产阶级专政

  现今,被美国、西方世界吹得最神乎的东西,就是它们的“民主政治”。实际上,它已成为当今美国霸权主义推行国际强权政治的锐利武器!它们在阿拉伯世界搞颜色革命就是最新的例证。

  1991年苏联解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走向低潮。美籍日裔学者福山狂妄地提出“历史终结论”。认为,世界历史的发展只有一条路,即西方的“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可以冀望社会主义国家“内部的演变”(同时并不排斥武力解决的选项)、改变现有的所有“专制”政治体制,全世界终将以西方的“自由民主”政治制度,“终结历史”。

  抽象地说,民主确实是个好东西。给你自由,给你自由表达自己意志的权利,给你自由选择领导人、行使做国家主人翁的权利,谁会不愿意?可惜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这种抽象的“民主政治”。有的都是具体的,比如美式民主政治,日本式民主政治,韩国式民主政治,等等。

  以美式民主政治为例,美国人有自由选举自己总统的权利,然而,奇怪的是每次总统选举,总有近半数美国公民弃权、不参加。2008年奥巴马在历史上第一次以黑人面孔参与总统竞选,具有一定的新闻“轰动效应”,这才创造了57.4%的高投票率,大大超过了1996年克林顿连任当选时49.1%的投票率!

  美国人既然是生活在“民主”的天堂里,为什么会对“民主政治”如此冷漠?说白了,因为他们感到这是政客们的事!乌龟、王八,谁上台都一样,与他们普通人的生活无关。

  按理,“民主政治”是最尊重民意的。可是事实上,除了四年一次的选举外,“民主政治”产生的总统、政府,他们在执政、施政时,却总是“独裁”的,完全无视民意。

  2001年10月美国以“反恐”为名,发动阿富汗战争,特别是2003年3月小布什总统以怀疑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下令绕过联合国发动入侵伊拉克的战争,当时美国民意明显是反对的,每天有反战示威游行。结果是屁用也没有,不义之战照打不误!直打到美国政府财政上垮台才被迫收场。哪里有尊重一丝一毫的“民意”?这里,美国总统下的开战命令难道不是一种“独裁”?

  日本自称是“民主国家”,是搞“民主政治”的。然而,安倍政府推出明显违宪的“安保法案”,实质上否定了日本的“和平宪法”,反对党与广大民意强烈反对,但又有何用?这难道不是军国主义分子安倍的一种“独裁”?

  韩国也以“民主国家”自居,当然是标榜尊重“民意”的,是最讲“民主”的。可是,朴总统一心追随美国主子,决心部署“萨德”系统,别说中、俄的反对也不予置理;国内“民意”的反对又何等强烈烈,依然难以撼动。这难道不是这位女总统的一种“独裁”?

  谁能说西方的“民主政治”只有“民主”,没有“独裁”的?说白了,嘴上讲的是“民主”,行动上搞的都是实实在在的“独裁”,这就是资产阶级民主。

  其实,究竟什么是“民主”?什么是“独裁”?许多人糊涂人根本就没有搞清楚,却在对它盲目崇拜。民主与独裁,实质上无非是决策方式。民主的形式是选举与表决,按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办;独裁的形式就是领导人说了算。然而,民主与独裁往往又是辩证的。

  民主,固然有它的形式——少数服从多数;更主要的,应该是看它的内容与实质——能否真正体现多数人的意愿?

  如果仅从形式上看,按多数人意志(选举、公投、表决)决策——少数服从多数,这叫民主;按个人说了算的,这就是独裁。那么,要民主就只有取消领导人制度,搞无政府主义才是真正“民主”——什么事情都来一个“全民公决”。否则,这个世界上的任何总统、主席之类领导人的命令、决定,有哪一个不是由个人名义——“独裁”做出的?

  看来,还是毛泽东的“民主集中制”(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才是科学的。先发扬民主,广泛地听取意见;然后集中大家的智慧,最后做出正确的决策。毛泽东思想为什么最后总是会被证明是正确的,即使开始不为人们所理解,最后仍会让人膺服,其原因就在这里。当然,笔者在这里强调实质民主的重要性,也不否定民主集中制仍需要有相应的形式。

  “资产阶级民主”,作为美、欧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制度,绝不是用所谓的“民主政治”、“民主国家”这样漂亮的桂冠所美化得了的,其资本压迫劳动的资产阶级专政本质是改变不了的。

  就在笔者撰写本文时,美国这个最标榜“民主”的“民主国家”,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又发生了警察任意开枪射杀美国公民的事件。为了防止人民的示威抗议活动,州长在和平时期照样签发了“宵禁令”!联系美国社会层出不穷的警察暴力执法,屡屡滥杀无辜;联系冷不丁会冒出来的、诸如大规模血腥镇压“占领华尔街”运动一类政治事件;联系美国历史上麦卡锡主义的白色恐怖统治①,这些不都是赤裸裸的资产阶级专政又是什么?这中间又有那一个事件不说明这个政权的资产阶级专政性质?难道这些暴力镇压活动,不是在维护资本主义制度?不是在保护资产阶级利益?

  从根本上讲,资产阶级民主与资产阶级专政,本来就是西方“民主政治”的两个面,两者是同一的。资产阶级民主政治所以是资产阶级专政,还因为它具有以下三个特点:

  第一,它是私有剥削制度下的民主,对被剥削阶级具有先天的不平等性。

  从逻辑上讲,人们为什么要“民主”?不就是为了满足人们的平等愿望吗?可是资产阶级民主,是在资产阶级制订的《宪法》的框架内运作的,维护的是资产阶级的核心利益——西方的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这种“民主”对劳动阶级的不平等性质。

  美式两党制的“民主”竞选,所以只是一种闹剧,归根到底,不管是民主党的希拉里上台,还是共和党的特朗普上台,他们所维护的都是美国资产阶级的利益。尽管他们嘴上讲的也是“为了美国人民”,实际上他们不可能代表美国大多数的劳动人民与弱势群体。只要资本主义剥削制度一天不改变,对劳动人民来讲,资产阶级政客任何美好的“承诺”,永远只能是一个骗局,永远改变不了自己处于社会低层的悲惨命运!

  第二,它仅仅是一种形式民主,并不保证民主的真实内容。

  资产阶级的民主政治强调的是民主的“形式”,讲究的是一个“程序”。以美式民主为例:什么“三权分立”啊,什么“众院、参院”啊,什么“白宫、国会山”啊,等等。表面看,都是为了要对权力进行“制约”,结果呢?却是各部门相互扯皮,热闹一番而已。一个联邦政府“债务上限”案,就可以闹得联邦政府“停摆”、“关门”18次!仅仅一个“枪支管控”案,就成了美国政治中一个复杂无比、似乎永远无法解决的“老大难”问题!(美国每年死于枪支暴力的冤魂高达3万多!)

  美国的“民主政治”,不是讲要对总统进行“监督”吗?可是,它能管得住肯尼迪克总统的道德败坏吗②?它能防止林顿总统在白宫办公厅与莱温斯基搞腐败吗?什么“水门”、“邮电门”等政治丑闻不是照样在“与日俱进”地花样翻新!

  看看历史吧,请不要忘记:类似德国希特勒那样的法西斯政权,恰恰就是近代西方典型的“民主政治”(一人一票)的产物。

  第三,它是资本控制下的民主,天然地剥夺了大多数人民群众的权利。

  在西方“民主政治”的运作下,广大劳动人民有权去参与选举总统投票的义务;却永远不可能享受被投票参与总统竞选的政治权利。看看美国历史上的44位总统,有亚当斯的父子总统;有哈里森的祖孙总统;有罗斯福的叔侄总统;有布什的父子总统;现在又有了克林顿夫妇总统的可能(希拉里已成了总统候选人)。真可谓:人人争选当总统,个个总统出豪门。

  道理也简单。普通劳动人民,他们终日忙于生机,不可能去从政过问政治,自然没有政治影响力;他们靠出卖劳动为生,终日为生计奔波,自然不会是豪富,哪来的竞选经费?既无权无势,又无金钱优势,你叫他们怎么去参选?

  据有关资料显示,2012美国总统大选和国会选举的总花费,竟高达58亿美元(约合370亿元人民币)!虽说参选的候选人可以向社会筹措经费,但这样的金钱选举,对普通的人民群众来说,无疑是绝缘的。只有那些拥有巨额财富的富豪们,才能通过金钱运作——“有钱能使鬼推磨”,取得成功。一句话,“民主政治”,只是大资产阶级阶级——超级富豪的游戏。

  西方“民主政治”的上述三大特点,决定了它的阶级属性。一言以蔽之,资产阶级民主就是资产阶级专政!

  无产阶级专政就是无产阶级民主

  自从有了马克思主义,这才有了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自从有了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这才有了无产阶级专政;自从有了无产阶级专政,这才有了无产阶级民主。

  《共产党宣言》在批判旧世界的基础上,庄严地宣告: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这就是最早的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其后,马克思总结了1848年欧洲革命的经验,在1852年的“致魏德迈的信”中,才提到了他的“新贡献”——正式提出了完整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

  “无论是发现现代社会中有阶级存在或发现各阶级间的斗争,都不是我的功劳。在我以前很久,资产阶级的历史学家就已叙述过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已对各阶级作过经济上的分析。我的新贡献就是证明了下列几点:(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要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1852年马克思致约·魏德迈》)

  在1871年的《法兰西内战》中,马克思总结了巴黎公社的革命实践,提出“巴黎公社原则”:无产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存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必须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恩格斯认为,巴黎公社政权,就是无产阶级专政。(恩格斯:《1891年〈法兰西内战〉导言》)

  巴黎公社政权所以是无产阶级专政,说到底,因为这个政权保护的是无产阶级的利益;对资产阶级实行了专政:

  政治上,它打碎了旧的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废除了旧军队,取消旧警察、旧法庭;代之以主要由工人为主体组成的国民自卫军,依靠工人和工人代表建立起新的国家机构——公社委员会,执行公社的法令和各委员会的决定。

  经济上,没收了逃亡资本家的工厂,交给工人合作社管理;成立专门委员会,对铁路运输和军需生产实行监督。这两项措施,都触及了资产阶级的私有制,体现了无产阶级政权的根本性质。因而,马克思认为:

  “公社的真正秘密就在于:它实质上是工人阶级的政府,是生产者阶级同占有者阶级斗争的结果,是终于发现的、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法兰西内战》)

  1917年列宁领导的俄国十月革命,继承了巴黎公社原则,通过暴力革命途径,打碎了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的苏维埃政权。在经济领域,把土地、矿山、银行、铁路和大工业收归国有,垄断对外贸易,剥夺了资产阶级┄┄

  苏俄及其随后的苏联,正是因为坚持了无产阶级专政,才使原先落后的沙俄,仅仅经过不到20年的奋斗,使苏联到1936年一跃而为欧洲第一工业强国,岿然屹立于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包围之中,且越来越强,终于成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主力!并发展成为二战后的两个超级大国之一。

  1949年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遵循马克思列宁主义,结合中国革命的实际情况,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才使中国革命从新民主主义阶段顺利完成了向社会主义阶段的转变,并取得了伟大的胜利。社会主义新中国,工农劳动大众当家作了主人,一扫百年国耻,仅仅用了不到30年的时间,通过跨越式的发展,很快上升为世界第六工业强国,成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维护世界和平的重要力量,令整个世界震撼、瞩目。

  中国原是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性质的落后国家。占人口的极大多数的是农民阶级,工人阶级人数不多。民族资产阶级力量并不强,虽然也属于统治阶级范畴,但它同时又遭受着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因此,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具有两重性:新民主主义阶段,既有反抗三大敌人压迫革命性的一面;又有同三大敌人妥协性的一面。社会主义阶段,既有拥护宪法、接受改造,走社会主义道路这一面;又有不愿放弃剥削——抗拒改造,走资本主义道路这一面。民族资产阶级政治上这种摇摆与最终去向,完全是由无产阶级——共产党主导的革命力量强弱决定的。

  鉴于上述国情,为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中国的无产阶级专政是以人民民主专政的形式出现的,这是毛泽东思想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一大发展。1949年6月,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写下了《论人民民主专政》。他站在历史的高度,从理论上阐明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阶级、政党和国家的学说,特别是对我国将要建立的人民民主专政政权——亦即无产阶级专政政权的性质、内涵与作用,进行了完整的、深刻的论述。

  新中国的人民民主专政,实质上就是无产阶级专政。这在1954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更有明确的规定:“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实质上即无产阶级专政”。因为,它是“工人阶级领导的”——通过它的先锋队组织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实现的。无产阶级专政最终目的,是为了实现阶级、政党和国家机器的消亡——实现共产主义。

  以往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在论述无产阶级专政思想时,历来偏向于强调“专政”性的一面;较少论述其“民主”性的一面。毛泽东在他的著述中,恰恰对此作了有益的补充,从而使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变得更为丰满与完整。

  什么是“人民民主专政”?毛泽东的回答是:

  “人民是什么?在中国,在现阶段,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这些阶级在工人阶级和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团结起来,组成自己的国家,选举自己的政府,向着帝国主义的走狗即地主和官僚资产阶级以及代表这些阶级的国民党反动派及其帮凶们实行专政,实行独裁,压迫这些人,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如要乱说乱动,立即取缔,予以制裁。对于人民内部,则实行民主制度,人民有言论集会结社等项的自由权。选举权只给人民,不给反动派。对人民内部的民主方面和对反动派的专政方面,互相结合起来,就是人民民主专政”。(《毛泽东选集》四卷合订本第1480页)

  “人民民主专政有两个方法。对敌人说来是用专政的方法,就是说在必要的时期内,不让他们参与政治活动,强迫他们服从人民政府的法律,强迫他们从事劳动并在劳动中改造他们成为新人。对人民说来则与此相反,不是用强迫的方法,而是用民主的方法,就是说必须让他们参与政治活动,不是强迫他们做这样做那样,而是用民主的方法向他们进行教育和说服的工作。” (《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28页)

  毛泽东的上述论述,已从理论上明白无误地阐明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完整内涵。中国的人民民主专政——即无产阶级专政,它同时具有两个方面的含义:既有对敌对阶级专政性的一面;同时又具有在本阶级内部实行民主性的一面。因此,把无产阶级专政歪曲为只有“专政”、没有“民主”的观点,完全是违背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

  无产阶级所从事的是为着全人类解放的崇高革命事业,不存在剥削阶级的私利,根本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因而完全可以把自己的真实意图彻底公开出来,无需遮遮掩掩;相反,只有资产阶级,因怀着奴役、剥削被压迫阶级的卑劣动机,才会把资产阶级专政的本质掩盖起来,非得把它包装成一种美丽的、纯粹的“民主政治”,籍以欺骗人民大众,以售其奸。

  “人民大众开心之日,就是反革命分子难受之时”(《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159页)。“民主”与“专政”,本来就是客观世界存在的矛盾律。没有“民主”,何来“专政”?反之亦然。

  在当今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政权:要么就是所谓的“资产阶级民主”政权;要么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两者必居其一。有了资产阶级的民主,就必然要对无产阶级实行专政;否则,资产阶级民主就不复存在。反之,如果有了无产阶级民主,也就必然要对资产阶级专政;要不无产阶级民主就没有保障。所以说,无产阶级专政就是无产阶级民主。

  社会主义革命与无产阶级专政

  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的“1883年德文版序言”中,曾经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思想概括为三条:

  “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基础;(按:即唯物史观)

  “因此,(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社会发展各个阶段上被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之间、被统治阶级和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按:即文明史就是一部阶级斗争史)

  “这个斗争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按:即消灭阶级,解放全人类)”

  结合160多年来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的实践,它实际上告诉了人们:

  全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精华,实质上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实现共产主义。其中的核心问题,就是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

  列宁从领导十月革命与苏联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践中,深刻地体会到:“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主义者同庸俗小资产者(以及大资产者)之间的最大区别就在这里。必须用这块试金石来测验是否真正了解和承认马克思主义。”(列宁:《国家与革命》)

  国内资产阶级影响的存在,国外屈服于帝国主义的压力,这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产生现代修正主义的内外原因;五千年私有制观念的遗留,更是社会主义国家复辟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历史根源。所有这些,全有赖于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可见,无产阶级专政,对社会主义国家和无产阶级劳动人民来说,是镇国之宝与“护身符”,是须臾不能离的。

  资产阶级和一切反动派,从反共政客、右派到社会主义叛徒们(包括从伯恩斯坦、考茨基到赫鲁晓夫现代修正主义分子),也都深知这一点。为此,他们总要千方百计地否定、攻击无产阶级专政,丑化社会主义制度,以便通过这种“攻心战”,搞“和平演变”,要让你放弃革命,从而来瓦解无产阶级革命。

  1956年,赫鲁晓夫修正主义思潮泛滥,括起一股“全盘否定斯大林,恶毒攻击苏联的无产阶级专政”妖风时,是毛泽东挺身而出,先后主持撰写了《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和《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两文,捍卫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给了现代修正主义当头一棒。当时毛泽东就一针见血地批判赫鲁晓夫抛弃无产阶级专政:

  “我看有两把‘刀子’,一把是列宁,一把是斯大林。现在,斯大林这把刀子,俄国人丢了。┄┄列宁这把刀子现在是不是也被苏联一些领导人丢掉一些呢?我看也丢掉相当多了。十月革命还灵不灵?还可不可以作为各国的模范?苏共二十次代表大会赫鲁晓夫的报告说,可以经过议会道路去取得政权,这就是说,各国可以不学十月革命了。这个门一开,列宁主义就基本上丢掉了。”(《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321到322页)

  此后,毛泽东又领导了现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中苏两党的一次大论战,并结合中国社会主义革命的实践,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极大地丰富了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宝库。

  马克思认为,“在资本主义社会与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横着一个从前者进到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合的也有一个政治的过渡时期,而这个时期的国家则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

  列宁认为,无产阶级专政,“不仅推翻资产阶级的无产阶级需要,而且,从资本主义过渡到‘无阶级社会’,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整个历史时期都需要,只有了解这一点的人,才算领会了马克思国家学说的实质。”(列宁:《国家与革命》)

  毛泽东思想发展、完善马克思列宁主义上述无产阶级专政学说,这特别表现在:

  ——在中国成功地建立了人民民主专政——实质上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保证了中国革命顺利完成从新民主主义阶段向社会主义阶段的转变;

  ——提出在社会主义阶段,存在着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必须正确区分与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的理论,巩固了中国的无产阶级专政;

  ——提出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理论,进一步完善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

  毛泽东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贡献,为今后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夺取最后阶段的胜利——由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过渡,提供了保证。

  面对国际范围修正主义思潮的狂风恶浪,面对国内修正主义势力的嚣张猖狂,1966年毛泽东终于义无反顾地以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大无畏革命精神,发动了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为的就是要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为的就是要把无产阶级革命进行到底。可叹的是天不假年,毛泽东主席过早地离开人世,文化大革命的成果未及巩固,随即遭受社会主义叛徒的出卖,一场反革命政变,无产阶级专政变成了资产阶级民主——即资产阶级专政。导致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发生逆转,造了难以挽回的历史悲剧。

  历史是无情的。然而,它的发展,却完全证实了毛泽东思想的科学预见性与正确性:

  “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

  苏联曾经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中心与堡垒。在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的主导下,就是因为抛弃了无产阶级专政,导致修正主义思潮与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思想大泛滥。到了1991年底,苏联——这一个世界上曾经的超级大国,轰然坍塌,终于亡党亡国。苏东的剧变,也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走向低潮。

  中国的历史尽管发生了逆转,但经历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中国共产党人和革命人民,必将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直至社会主义革命的最后胜利。

  注释:

  ①据“百度百科”资料:在1950——1954年麦卡锡主义反共浪潮期间,有2000多万人接受了有关当局的所谓“忠诚审查”,遭受不同程度迫害。另有资料认为,有4000多万美国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审查”,有300万以上美国人直接被联邦调查局立案处理,被秘密抓捕、暗杀、关押、失踪的人,难以计数。

  ②见2015年4月27日10:02:04“人民网”《肯尼迪与乱性女人梦露的风流韵事:禁媒体曝光》:“肯尼迪与数名妇女有染,包括杰基的新闻秘书帕梅拉·特纳(Pamela Turnure);本·布拉德利的弟妹玛丽·平肖·迈耶(Mary Pinchot Meyer);被人们戏称为“闲聊”和“胡扯”的白宫的2个秘书;因与萨姆·詹卡纳(Sam Giancana)这样的黑帮老大关系密切而受到联邦调查局严密监视的朱迪思·坎贝尔·埃克斯纳(Judith Campbell Exner);以及一个大学二年级“又高又苗条的漂亮”女生、有两个暑假在白宫新闻办公室工作的实习生。此外,还有戴夫·鲍尔斯花钱请来的好莱坞明星和小明星以及应召女郎。鲍尔斯是个宫廷小丑的角色,为肯尼迪提供放纵机会,为他在加利福尼亚的各个饭店和游泳池、在白宫安排幽会。”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涉嫌协助朝鲜核项目的丹东女首富:销售III类射线装置
  2. 顾秀林:举报还没完,调查结论出——魏景亮事件过去了
  3. 毛主席的光辉永远照耀我们战斗:多地志愿者韶山反转纪实
  4. 血饮:叙政府军喋血代尔祖尔,俄国熊咆哮反击!
  5. 张志坤:奉劝美军别瞎折腾了,朝鲜不会发动战争
  6. 岳青山:傲慢的奥巴马,谦卑的尼克松--尼克松访华为何就“特殊”不起来?
  7. 资本大鳄“猎食”伊利 奶协、乳协发声
  8. 郭松民:去中国化还是去遮羞布?——评台北故宫拆除成龙捐“兽首”
  9. 简述关于转基因作物和食品的严重泛滥
  10. 罗援:对日本军事重返南海坚决说不 做好“南海反介入战”准备
  1. 一个95后毛派眼中的文革:浅谈文化大革命(一)
  2. 新罗夫人:马云剥削了谁?
  3. 国防参考批吴建民:警惕“泛和平主义”思潮危害国家安全
  4. 辽宁王忠新:到底出没出现颠覆性的错误?!
  5. 去伪存真:从杨改兰案看王长江们的社会危害
  6. 阿Q:呜呼!谁在左右当今中国社会?
  7. 汪晖:“毛主义运动”的幽灵
  8. 丁玲晚年遭遇与遗作《风雪人间》:“这是人间”
  9. 转基因黑幕被撕开--当事人爆料:国家转基因检测中心造假
  10. 美国推迟冒险,只为等待中国资产泡沫破裂?
  1. “大庆石油管理局”变成了特困企业
  2. 戚本禹回忆录:邓小平上台后对我的“审判”(第四部分 第六章)
  3. 毛泽东警告刘少奇大跃进的搞法要死五千万(会议记录)
  4. 军报重磅长文:今天,我们更不能忘记毛泽东!
  5. 黄卫东:邓小平对美单方面开放的神奇逻辑
  6. 正义战胜邪恶,人民群众纪念毛主席不可阻挡:郑州人民纪念毛主席逝世40周年纪实
  7. 戚本禹回忆录:我听到了江青的歌声(第四部分 第五章)
  8. 戚本禹回忆录:上海图书馆管理员(第五部分 第一章)
  9. 老田 | 文献考证:毛泽东告诫刘邓不要搞“会饿死五千万人的大跃进”
  10. 戚本禹回忆录:在文化战线继续革命(第五部分 第二章)
  1. 南街村隆重举行纪念毛主席逝世40周年活动
  2. 央视、人民日报、新华社批作业本:捍卫英雄就是捍卫民族魂
  3. 一个95后毛派眼中的文革:浅谈文化大革命(一)
  4. 涉嫌协助朝鲜核项目的丹东女首富:销售III类射线装置
  5. 文汇报:苏联解体后二十五年文坛发生了什么?
  6. 最不得人心的事是搞“非毛化”--《现代汉语词典》2012年版“修订”中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