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任志强《80后幸福指数的实现路径》批判

高山流水梦 · 2010-08-17 · 来源:乌有之乡
80后90后观察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任志强《80后幸福指数的实现路径》一文批判  

原来只听人说任志强经常说些雷人的话,还没有将其上升到反动高度,今日读了他的《80后幸福指数的实现路径》才知道这个资本家很反动。  

他在文章中主要观点是“教导”八十后年轻人不要对生活质量预期过高,指责政府的承诺提高了年轻人预期,应该多宣传毛时代生活有多不好,这样对比八十后就不会认为毛时代幸福指数高了。为此他列出了系列八十后该知道而不知道的毛时代的不好,并说现在改革之后有多好,以降低毛时代的幸福指数提高改开时代八十后的幸福指数。他认为只要年轻人了解了这样的历史对照,就自然感觉自己幸福了。这种掩耳盗铃的逻辑,真能说服八十后的不幸福感吗?  

他劝诫青年人今天的不公、腐败等系列问题都是发展中的问题,不应用阶级斗争方式解决而应该象他一样提些批评。呼吁年轻人要面对现实,承认客观存在,抓紧时间,努力奋斗,吃苦耐劳,改变自己命运,力求在竞争中争得一席之地,不要再抱怨中丢掉成为马云的机会。  

本来按照人性自私的出发点,他讲的是自圆其说的,也能说服很多群众。但只要年轻人按照他的价值观走下去,能够象他一样成功幸福的是微乎其微的,因为他就是那0.4%占有社会财富80%中的一员,年轻人如果成为资本家了,不用说服就自然和他一个论调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他是0.4%中比较清醒的,他认识到了:“生活在中国的年轻人深深的痛恨着生其养其的祖国。年轻人心中的迷茫、彷徨、无奈、抱怨、仇恨和对生不逢时的不满等等。”也提出了个真问题:“为什么改革之前中国极度的贫困,但幸福指数却比今天还高,而中国改革之后高速发展了、生活改善了,但幸福指数却变得更低了呢?”只是他的答案有点唯心:“因为社会的进步与经济的发展改变了中国人的预期,尤其是改变了未经历过改革之前的痛苦的一代的预期。新的一代对生活质量的要求和精神追求的预期过度的提高了。”  

虽然沿着唯心思路走虽然也抓住了问题症结:“问题正出在现有的宣传与教育体系的缺失和扭曲。”但却继续唯心去解释就南辕北辙了,他认为:“中国共产党仍坚持毛在神坛中的地位。尤其是每次国庆逢十的大典之前总会有系列的将毛塑造成神的宣传,不断的维护与巩固着毛思想的统治地位。正因为这种原因,不知改革之前的中国贫穷的对比与生在福中不知福的抱怨。”  

为此他用自私自利价值取向判定毛时代的坏:  

“不知道什么是言论自由与政治管制的差别。从政治上看,八零后一代拥有的,恰恰是上一代在他们同龄的生长期中所没有的自由。”当然,他不说四大宪法下的自由。  

“不再知道中国曾有过几千万人因饥饿而死亡的灾难。无法体会凭票证购买食品、衣物的经济短缺时代的艰难,更不会知道有钱没票也吃不上饭的尴尬了。不知道有钱无证而寸步难行才是真的失去了自由。”继续拿大而化之的数据述说历史,强化匮乏时代的物资匮乏。全然不提改革对象就是人民匮乏下的物质积累。  

“不知道中国曾有过“知识无用”“复课闹革命”“接受再教育”“白卷革命”等等一系列的风雨。不知道1840年后英国学习了清朝的科举制度后创造了人才辈出的进步。不知道当年有多少人在渴望获得知识和学习的机会时,被剥夺了读书的权利。不知道这代人要为没机会学习而付出多少倍的努力。不知道被剥夺了读书(哪怕是非课本的读物与音乐等)的权利,失去读书的自由的痛苦。”贬斥没有科举的不好,不说新科举与旧科举打造脱离群众精英的恶果。  

“不再知道中国曾经有过“不得偷食禁果”的封锁线。“消灭小资情调”的禁令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整个社会的头上。不知道一个没有爱情的音乐、歌曲;没有爱情的文艺作品与戏剧;没有酒吧与咖啡厅;没有舞厅与歌厅;没有任何空间可以容纳与释放爱的世界是多么的痛苦。人如果没有谈情说爱的权利和自由,会制造出多少人格人性的缺陷和多少家庭的毁灭性灾难。”控诉节制欲望时代的痛苦,却不对滥情时代制造的人性扭曲更为邪恶与灾难的严重,任欲望忘记了现实是最好的教科书,年轻人欲望膨胀来自于现实的物欲横流。  

“不再知道中国曾有过“消灭资产阶级生存的土壤”,名义上又有“工人阶级与农民兄弟”当家做主的传统观念,除了组织分配任何人都没有就业的机会与选择,而组织的分配则用一次决定一生的方式将人们的自由锁在了一根无法用个人力量斩断的铁链上。而个人创业则不但是一种梦想也是一种要被坚决镇压的违法行为。无法理解当年只能听天由命从十几元的学徒工开始而几年爬一台阶的攀登,甚至连靠个人的努力去创造的机会都被扼杀在摇篮与梦幻之中,而人就业的选择权岂不比就业的难易更为重要吗?”现实是没毕业就失业,而投入的科举精英教育不知何年何月收回成本。今天创业梦早已被高平台击碎,只有少许人是政府扶植的典型,但不能普遍实行。今天大学生渴望被分配,但还哪里有机会?  

“不知道平均分配时的结果时所有人都贫穷。旧的社会主义一大二公的定义和对私有制的没收与改造的均贫富,实质是让所有人都只能成为穷人,而绝不会有富的存在。因为任何人都只能在富刚刚开始时就被迫均出了。就像许多人以为达到土豪、分田地,没有了地主穷人就可以变成富人的痴梦在中国改革之前的三十年并没有出现一样。均贫富是永远也没有出路的。”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出现的却是贫富两极分化。他说均贫富没有出路,我说不均贫富99。6%的人也没有出路。共产党就是干均贫富事的,否则也就不叫共产党了,那该叫私产党了。  

“不知道这种住房福利分配制度中的痛苦生活历程。不知道分配时代几十年的劳动不是一种“奴隶”的生活状态吗?而他们又有居住条件的选择权利吗?没有。单位不分也仍要做“奴隶”,而今天的“房奴”至少生活在一个好的环境与条件中,至少是拥有了私有财产与财富。当年为了单位分房而苦苦等待与煎熬的“房奴”们才是真正的“奴隶”。”分配时代的奴隶至少觉得自己是主人。不像现在的“房奴”,那感觉是地地道道的房子的奴隶。任先生说昔日有尊严有地位的主人是奴隶,那么今日为老板当奴仆又为房子当奴仆双重奴隶,难道不是真奴隶吗?  

“不知道最大的不公平恰恰是改革之前的平均分配。而最大的不公平恰恰在于从国内看是人人平等的公平,放在世界的环境之中就发现中国为了表面的公平而造就了世界社会中的最大不公平。那时的中国人不但在国内寸步难行(没有全国粮票和钱),在世界中更是寸步难行(没有世界性货币)。”平均分配是最大不公平,那现在的两极分化就不是最大的不公平?这样的道理谁能接受呢?现在中国人倒是行了,尤其进城的农民工,在流水线上的工人,他们又行到哪去呢?国内、国外能去吗?你说的还是0.4%人的事。因此两极分化对这少数人来说是最大的公平,对长年累月奋战在流水线上工人和广大农民来说依然是最大的不大不公。要不是这几年农村不要税并平均分配些补助,那早就农民起义了。难道中央出台的平均分配政策又错了?  

“不知道唐山大地震和历史上许许多多的灾难都是在无奈的没有任何社会资金的援助中自我奋斗和挣扎的,而三年自然灾害中死亡的人数甚至超过了八年抗战与解放战争的总和。”对唐山大地震的重建我们应尊重历史,没有外来援助我们没有处理好吗?要不是有毛时代的任性善的累积,我很难想象在汶川大地震后全国踊跃捐款局面会那么火。如果按照自私自利的价值观继续走下去,不出三十年再来次地震我看就难说了?我们还在吃老本。就这几年的水旱灾害来说,不是把毛泽东时代的水利建设荒废了,能有现在这么严重吗?说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人,稍有点脑子都清楚按照三千万死,就意味着20个人中有一个饿死的,我调查了许多村子没有饿死的,人家一天三两粮没饿死,你们就饿死,有这道理吗?这是个常识问题,把局部地区的问题放到为一个时代,说得过去吗?  

“数个冒着生命危险的改革创新者推动了中国法律制度的改变,才有了一人雇工、七人雇工和不限制私企雇工人员限制性条件的进步。充分的就业机会早已经改变了劳动的价值观念,劳动资源的自由流动才是打破剥削约束的基础。如果没有了就业的选择权和就业的机会,则必然会变成只有一个国家安排的就业出口和只能无条件接受低工资“剥削”的机会了。而劳动就业与创业的自由则是改革前后最大的权利回归与人权的保护。”雇工大量涌现,还否认剥削吗?就业机会创业自由这样的话,让那些找不到工作人看了该怎么想呢?这好像一个救世主对地上的人说,你们要珍惜机会。只要信靠信靠就得救了。这不是迷信吗?瞪眼说瞎话。博士、硕士、学士逐渐开始就业一年难于一年,你还这说风凉话。难道每年国家媒体公布的就业率都是假的吗?每年至少30%找不着工作,一年就将近200万大学生。这200万能不骂任志强吗?有就业权利却享受不到工作权利,那要就业权利有屁用?  

“必须知道大多数的贫富差别不是来自于腐败与权钱交易,解决了70%就业的民营企业经济大多并不都是有“原罪”的特征,而是时代在改革中的产物。更多的人是靠努力工作、辛勤劳动与风险意识从逼迫中创出了一条致富的路。更多的贫富差别不仅来自于制度,也来自于个人的努力。”他们怎么富的,临近他们的老百姓都清楚。一个铁的实事是0.4%占有了社会财富的70%-80%。至于是腐败还是圈钱交易这不重要,多数人匮乏得连张床都没有,而少数人却将600座城市的6750万套房空闲着,这本身就是罪。什么物权法都挡不住天赋人权,生存居住权。  

“忠诚性反对与颠覆性反对的不同,而那些以为退回到毛时代才会更幸福的八零后更是生活在一种无知的愚昧中了。”你也不必扣帽子,两个阶级的对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你说他们愚昧,他会说你无耻,他们如往后觉醒了,也许不是口水仗了,当年毛泽东发动文革时想制止未来的暴力革命,但少数无耻者不断地妖魔化文革,也许迎接他们的就是暴力革命,各地群体性事件就是自发下的,到自觉也就不远了。  

“许多眼睛只盯着大城市的八零后则不是为了自愿的加入到激烈的竞争中培养与锻炼,而是只贪图这些城市中的生活水准、精神文化和更容易“捡到”的机会。然而抱怨正来自于他们仅仅看到了机会而不知道为了这些机会就必须承受更多的磨难,就像王宝强会为了挣一个群众演员的角色而将自己捆在树上睡觉一样。”号召八十后象王宝强学习,努力吃苦,争取成为人上人,这就是自私自利的价值观在起作用。不再把为人民服务作为幸福的标准,而是将拥有财富多少地位高低作为幸福的标准,这就是诱导群众走向自私自利的价值观。这也是他评价毛时代不幸福的价值准则,也是不能理解毛时代人们幸福指数高的原因所在。  

“八零后的一代比我们少了许多痛苦的折磨,也比我们多了许多科技的发展。至少八零后一代有权利知道他们的父母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生存环境中生活、成长并努力奋斗的;至少他们应该知道今天的一切都是来之不易的;至少他们应该知道这个社会是在变化和进步的;至少他们还应知道不能仅停留在目前的发展阶段,而应靠他们的牺牲于奋斗精神创造未来,而绝不能在原地踏步还痛恨社会没有给他们机会与条件。”继续诱导家庭、社会、政府按照自私自利价值观教导八十后,让他们知足,让他们被幸福。殊不知越是如此,他们越不觉得幸福,因为自私自利往往是在攀比中觉得自己不幸福的。这就是他诱导的价值观必然的结果。如果任志强理解这一点,就会散尽万贯家财和人民站在一起,而不是站在人民头上却让人民甘于受他的剥削,还要人家感觉幸福。  

“正是宣传工作不敢让八零后的一代了解和知道那些本应熟知的中国历史和发展中的挫折,于是以穷为自豪和名义上的弱势群体而威胁社会的现象就主导了社会的舆论,也造成了社会中年轻一代的思想混乱。”他认为是宣传部门不敢让八十后知道知道毛时代真相,是这样吗?近三十年妖魔化毛泽东时代还不够吗?他文中的控诉难道这三十年中还有没宣传到的吗?难道民间祭奠毛泽东的活动也该禁止才是真的将毛泽东退出神坛吗?政府这么多年神化国毛泽东吗?不都将毛泽东思想排除在特色理论之外了吗?为什么民间还是如此风起云涌想念毛泽东呢?是老百姓愚昧吗?  

“如今红绿灯所能管住的恰恰是被社会称为是“强势”的司机,而行人、自行车、三轮车等被自认为是“弱势”的群体虽然并不色盲,但根本不将法律放在眼里,而任意的践踏。许多人用城管的野蛮来抱不平时,却不是道当年的“三自一包”中的养鸡养羊都被当做是资产阶级的根苗而被强制性的没收。而如今至少可以合法的有了生存的渠道,为什么还要非法的掠夺社会的资源并不缴纳税费呢?思想观念的扭曲不正在于不能从对过去错误的比较中看到今天的进步吗?”作为精英的任志强又说到了百姓素质问题了。当年发动文革教育都没有教育好他们,现在不教育他就自然素质高了吗?如果群众到了任志强期望的那样的高度,我想新时代的文革想不到来都难。要不是他们对城管逆来顺受,成为真正国家主人觉悟的公民,城管还敢欺负群众吗?0.4%的人还能如此安生的享受人民创造的劳动成果吗?任志强是最应该庆幸群众素质还不够高了。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不是找骂吗?  

不过任志强先生总结“为什么毛时代的中国人反而幸福指数高,而改革之后经济发展了反而幸福指数低呢?”还是说点上了:“因为那个错误的时代中虽然不一定正确但有一个明确的信仰,有一种追求,没有一种制度约束但有一种精神的约束,知道艰苦朴素与艰苦奋斗吗,生活与幸福的标准与要求很低(也许是无知愚昧),因此可以接受和宽容错误。”正是共产主义信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信念,才是毛时代人们幸福的源泉。而八十后感觉不幸福也就在于在改开时代没有了正确的信仰,有的只是对金钱的崇拜、享乐主义的信奉。如果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不要说今日感觉不幸福,就是一万年也休想幸福。因为这不符合人类的精神法则。因此你也不必要用迷魂汤继续灌他们了,诸如“对弱势群体的保护和社会保障体系的建立都并非一天就能实现的事,都要靠几代人的努力才能逐步的完善。”这样的谎言不要再说了。不要说人家欧美就是经过多少代才走到今天的,可人家是有上帝信仰和法制传统的。我们这两项都缺,就不要再拿人家标准说事了。  

“看清中国现有的发展阶段,降低对幸福指数的标准,抛弃那些幻想,扎扎实实脚踏实地的走好每一步,直接去推动那些改革中尚未完善的车轮才是八零后一代的使命。”任先生这种号召能有效果吗?你在呼吁没有饭吃的人不要吃多了。降低幸福指数他们已经降得够低了,奋斗的蚁族不就是降低了吗?昨天看一报道,为了降低房租,杭州俩男俩女大学毕业生合租一单间,你还要让他们降到什么标准呢?非得要再加俩位吗?  

“因为他们的不努力让他们落后于他人的增长,在竞争中成为了失败者。是的,这个市场经济的竞争中一定会有失败者,但对每个人而言,要做的恰恰是我不应是失败者,这样社会才能在共同的努力与争先恐后中进步。”弱肉强食,劣胜优汰。这就是人类社会变成动物的竞争。如今是没有道德底线的人胜出。这种上没有上帝下没有法制的竞争,谁会是优胜者呢?迟早是黑社会分子!  

“美国人眼中的中国人“蚁族”是一群“有着雄心壮志但缺乏实用的技能”有着和追求财富的虚荣之心,而无脚踏实地扎实工作精神的一族。”怕叫蚁族骂,说美国人贬损中国蚁族。其实老任没有走到蚁族中去,他们有一大批是社会的精英。当这些精英沦为蚁族的时候,这个社会能按照老任说的发展方向走吗?恐怕是0.4%的人一厢情愿的事。  

“八零后一代应成为中国最有希望的一代,恰恰是改革之后出生的一代,是承前启后的一代。虽然中国的社会今天还存在着许多的问题,恰恰要靠八零后一代去进行改造与创造。而挑战这个社会所需要的恰恰不是抱怨,而是放弃个人贪婪的冲刺。幸福其实恰恰就在这冲刺的后面。”读到这里,我不得重申这个问题。看看1949年出生的与1980年以后出生的,这两代人各自前三十年比照下,他们究竟幸福?即为人民服务与为人民币服务究竟谁幸福?  

   

全文腾讯网《任志强:80后幸福指数的实现路径》  

http://finance.qq.com/a/20100721/004018_3.htm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丑牛:公者千古,私者一时
  2. 张志坤:中印边界摩擦冲突常态化的危险
  3. 南方洪灾:救援“前所未有”地艰难,社会关注度不高
  4. 郑大一附院医生被砍你们要求严惩凶手,治死病人咋就连个屁也不放?
  5. “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普京的承诺为啥没兑现
  6. 极左,岂能绑架一个伟大民族的灵魂
  7. 毛泽东没有指挥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必须更正!
  8. 房子之问
  9. 大学生回农村,不会讲话了?
  10. 善打硬仗恶仗的开国中将,长津湖指挥20军重创美王牌陆战1师,后来成为我军两大兵种司令员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4.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5.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6.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7.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8.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9.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10.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5.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9.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10.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甴曱末日将近!美国断经费、“民主阿婆”闪人,头目跑路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