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吃老本与立新功

作者:彭雪太 发布时间:2014-12-08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私有化时代还远远没有结束,还在继续前行。作为一名基层共产党员,经历了毛泽东时代和私有化时代两个不同的时代。我是如何认知这个时代的,就是六个字:“吃老本”与“立新功”。

  何为“吃老本”?把它归结为一个字,就是“卖”。进入私有化时代后,在新自由主义理论的指导下逐步走上了一条“卖”之路。本来推行改革开放政策,中央有一个决定:经济体制改革是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但是,自邓小平于1989年5月31日交待下一代“利用地皮得点钱,带动发展各行各业,增加财政收入。”后,中国就进入到一个“卖”的时代。

  首先是出卖国有集体土地。毛泽东时代,我们国家960万平方公里土地,全部归国家所有和农村集体所有,国家再“一穷二白”也没有买卖过一分一厘土地,这是一笔多么巨大而天量的财富啊!如今三十多年过去,城市国有土地已经基本卖光,剩下一些没有出卖的土地,各级政府也把它圈下来,编了序号,时不时的发出“拍卖公告”。出卖土地的收入占到了各级政府财政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以上,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尝到了出卖土地的味道,又把眼睛盯上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啦。

  二是出卖国有集体企业。资改派们以改制的名义,卖光了地方上所有的中小型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地方出卖企业的过程就是实行“三光政策”的过程:卖光企业的设备和技术;卖光企业的工人和工龄;卖光企业的厂房和土地。笔者所在县12家国有企业和几十家集体企业,已经一扫而光。全民所有的大中型央企已经出卖得所剩无几;剩下的也在以“混改”形式变相出卖。毛泽东时代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建立起来的民族工业体系已经土崩瓦解,第六工业强国地位已经远远地落在后面啦。

  三是出卖资源。出卖土地资源,出卖矿产资源,出卖海洋资源,出卖品牌资源,出卖人力资源等等。国家稀有资源被出卖的局面触目惊心,外资通过收买官员,逃避中国的资源保护政策,我们在国外购买资源处处受阻,遭遇西方联合绞杀,我国买什么什么就暴涨,卖什么就什么暴跌。出卖资源最典型的是国家战略物资稀土资源。廉价出卖稀土给外国,小日本的库存量足够使用100年;土地资源出卖给台湾资本家,台湾企业转场大陆,台湾得到三十多年休养生息,宝岛变得更加“青山绿水”;大陆变得“圈地、强拆、强建、乱修”不止。出卖人力资源给中外资本家,受资本家剥削,为资本家创造丰厚的剩余价值,养肥了资本家,壮大了资产阶级实力。

  四是出卖色情。私有化怎么办?妇女回到解放前;白猫黑猫来指导,卖春卖身最赚钱。新中国灭绝了的妓院妓女,一夜之间在“红灯区”蔓延开来。有多少中国妇女走上卖淫之路,成为被外国人和腐败官员们蹂躏的玩物,令人触目惊心。是妇女们甘心情愿的吗?非也。是私有化的错误理论、路线方针政策和社会风气使源。除妇女们出卖色情外,文人们靠出卖色情电影电视,靠出卖色情作品发了横财。莫言就是靠出卖色情小说《丰乳肥臀》等低级下流作品而获得资本主义给予的最高奖赏。

  五是出卖苦力。出卖苦力是出卖人力资源的一部分。出卖苦力是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时代以来几代人十多亿人谋求生计的主要方式。私有化时代,工人阶级被赶下主人翁地位,成了企业的雇工,成了资本的奴隶。几十年来,亿万城市青年和农村劳动力,长期处于盲目无序流动状态。没有企业招工进厂,没有人组织他们安心农村建设,只好背井离乡,东跑西串,靠出卖苦力争几个辛苦钱,养家糊口,受尽资本和资本家的剥削与白眼。他们中有多少人出卖自己的青春,最终落得疾病(职业病)缠身;有多少人命丧黄泉,留下妻儿寡母,高龄双亲。

  除了以上重大而全面的出卖项目以外,还有很多出卖的东西。如出卖国家机密,出卖情报,出卖外汇等等。

  几十年过去了,按照资改派自己的吹嘘,成绩辉煌。但是,吹来吹去,能拿到桌面上的也就是一个“GDP世界第二”。用老百姓的话说,这个GDP是虚胖的,是有水份的。GDP怎么上去的?笔者认为,一是物价不断翻番使GDP得到上升;二是靠出卖土地发展房地产业使GDP得到上升;三是中国成为“世界加工厂”使GDP得到上升;四是在新中国原有的基础上,GDP必然地增长。正如台湾李敖所说,如果按照毛泽东的路子走,中国早就是世界第一了。中国的GDP世界第二,不等于中国的社会财富是世界第二,更不是人民享有的财富跃居世界第二。中国三十多年创造的财富有三个去向:一是有一条“立体运输线”,从空中、海上、陆上源源不断的、日夜兼程,将中国的物资财富送往西方发达国家,换取美元“白条”,造成“美国人拿高收入,享受低物价;祖国人民拿低工资,享受高物价”这样一种不可理喻的局面;更不可理喻的是拿国家的巨额外汇去落实“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的歪理邪说。二是一支庞大的贪腐淫乱的党国干部队伍,索贿受贿,侵占掠夺,不仅仅是“装满腰包”,而是豪宅连豪宅,金银财宝“满豪宅”,直至流向海外。三是养肥了新生的资本家阶级,中国的新生资本家二十多年暴富的速度胜过美国资本家的二百年;中国新生资本家占有社会财富总量的70%以上。所谓“改革红利”全部从以上三个方向流失啦!

  三十多年来,资改派吹嘘的还有祖国的“航天航空事业”和“中国高铁世界第一”。这两个领域的确是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可是跟改革开放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要搞清楚,这两个领域的成就仍然是全民所有制企业创造的奇迹。航天航空事业是毛泽东时代“两弹一星”的继续与发展。资改派们既不敢让其“私有化”,更不敢让其象大飞机一样“下马”;中国高铁也是在中国铁道部没有私有化没有下马的国有企业体制下创造的奇迹。这两大成就也充分证明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三十多年来,改革开放究竟有没有业(劣)绩呢?有。改开以来创造的业(劣)绩,笔者归结为“立新功”。资改派们不说“立新功”,而是说的“创新”。他们有哪些“创新”呢?

  第一,“创新”了我们党的指导思想。毛主席说: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主席历来主张多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少宣传我们自己(指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能作为我们党的指导思想,是因为中国革命实践证明它是发展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的理论源泉和胜利保障,是中国人民的信赖和拥护,是历史的必然。

  私有化时代,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被束之高阁,装饰门面。党的指导思想从12个字延长到30个字,观察新的动向,可能还要加长。

  第二.“创新”了一支庞大的腐败淫乱干部队伍。中国党和政府的干部队伍自改革开放以来,其腐败淫乱程度堪称世界一绝。无论是腐败淫乱的手段还是腐败淫乱的方式;无论是腐败淫乱的金额多少还是腐败淫乱的官员数量,都堪称古今中外世界第一。纵比,可以盖过大清的和珅与国民党时期;横比,在世界二百多个国家中是“极品”。今天,面对众多的腐败淫乱官员一个接一个的被暴露出来,如果谁还红口白牙说“腐败分子是极少数”。那它娘的就不是人话,而是大裤衩里面那个没有长眼睛珠儿的直口在喷粪。

  第三,“创新”了有毒有害物资。三十多年来,随着“只认钱、只为钱,一心想发财”落后思想的泛滥,一些不良技术人员,一些黑心的厂家老板,一些奸滑的商人,“创新”了一门又一门、一批又一批的有毒有害物质,严重危害祖国人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从毛泽东时代灭绝了的“鸦片”白粉到今天的冰毒摇头丸;从苏丹红鸡蛋到三氯氰氨奶粉;从瘦肉精猪肉到生长素水鱼王八;从皮革阿胶到镉毒大米;从偶氮甲胺面粉到转基因主粮;从罂粟果汤到氟化茶水;从甜蜜素西瓜到膨大剂水果;从地沟油食用到吊白块米粉;从甲醇酒到毛酱油;从糖精枣到硫银耳等等,遍布神州大地的每一个角落,混迹于老百姓的餐桌、舌尖,侵蚀着老百姓的身体。如今人民群众怕喝到有毒素的饮料,怕吃到有毒素的食品,怕住在有危害的房屋,怕穿戴有危害的衣服,怕转基因这个“高科技”毁灭我们的后代。

  第四,“创新”了一个庞大的色情行业。私有化时代的色情行业是从“红灯区”蔓延开来。在私有化诱惑下,“解放思想”变成“解开裤裆”;“劳动致富”变成“淫妇致富”。“在中国大陆已禁绝的娼妓,像乌贼吐墨一样,迅速扩大到全国,形成了全国性的卖,形成全社会性的嫖,其时间之长,范围之广,程度之深,规模之大,花样之新,人数之多,比例之高,均堪称世界第一。”王忠新《中国必须跳出“淫乱”的社会性腐烂》。色情行业从“红灯区”到夜总会,再到性文化广场;从淫乱官员包“二奶”到资本家妻妾成群,再到“日后提拔”;从“三陪小姐”到“阴毛书记”,再到“裸聊淫照”;从“淫都东垸”到偏僻的“农家乐”,再到街边“拉皮条”,无处不在,无时不有。

  第五,“创新”了一个两极分化的社会。邓小平说:“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共同富裕,不是两极分化。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这是邓小平的一厢情愿。一方面说“共同富裕”,一方面鼓动“少数人发家致富”,这就是自相矛盾的重要特征。由于“猫论”的指引,各种颜色的“猫”尽显其能,从物质刺激到奖金挂帅,从“一包就灵”到“改制破产”,从出卖国企到混合国企,一些“神猫”靠掠夺侵占国有资产发了横财。评判贫富差距的国际标准是“基尼系数”。我国基尼系数指标从1978年的0.16迅速上升至2000年0.458;《中国经济周刊》2006年6月报道,我国的基尼系数已经接近0.5。按1999年、2000年、2001年三年每年上升0.1个百分点速度,早已超过了0.5危险系数。按照社会财富占有程度统计,“中国是1%的家庭掌握了41.4%的社会财富”(夏业良文)。近年的数据显示,中国已经是0.1%的人占有70%以上的社会财富。中国财富集中度不仅与美国接轨啦,而且远远超过美国,成为全球“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如果按照邓理论说法,应该宣布: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失败了!

  第六,“创新”了一个黑恶势力横行的社会。解放前,中国的土匪在深山老林,不敢轻易下山,更不敢进城抢劫。新中国将土匪黑恶势力消灭得干干净净,连地富反坏右阶级敌人也不敢乱说乱动。私有化时代可好,黑恶势力下山了,进城了。黑煤窑、黑砖窑、黑作坊、黑打手、黑监狱无处不在,无时不狂,无恶不作。更加可恶的是,警匪勾结、官黑勾结,横行社会,危害百姓。我国的刑事案件(不包括治安)在所谓文革十年“动乱”期间,“一年没有几起”,后来从1993年到2013年的21年间,共逮捕并提起刑事诉讼的犯罪总人数是17118000余人;其中,1993年至2008年的15年间,黑社会组织犯罪和特大故意杀人、放火、爆炸、强奸、绑架、抢劫犯罪,被诉讼判决人数为2112452人。如今年年增长,刑事案件和治安案件两者之和,每年接近1000万人犯法犯罪。

  第七,“创新”了一个“雾霪”中国。“雾霪”中国,是环境恶化,空气污染,违背规律,超前发展的恶果。过去,我们读书学习,只知道世界上有一个“雾伦墩”,中国有一个“雾重庆”。“雾重庆”笔者亲身体验过,也只有春夏之交的两三个月时间。如今“雾重庆”变成了“雾中国”,不仅是雾,还加了一个霪,“雾霪”中国时间远超过“雾重庆”时间。现在天晴就“雾霪”,吹风就“黄天”。真的是“换了人间”。

  笔者对私有化时代的认知是不全面的,也是比较肤浅的。但这些都是事实。

  彭雪太

  2014年12月7日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