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竖琴螺点评2015年1月13日-1月20日参考消息

竖琴螺 · 2015-01-21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1月13日

  《美韩拒停军演遭朝抨击》,韩联社首尔1月12日电。究竟是谁在“经常发出自相矛盾的信号”呢?韩国总统朴槿惠一方面表示说:“我的立场是,为缓解分裂之苦,实现和平统一,我愿与任何人会晤。如果能有帮助的话,我准备与朝鲜举行首脑会谈。没有任何前提条件。”但是,另一方面,朴槿惠又拒绝停滞美韩军事演习,而且继续将韩国军队的战时指挥权交给美国。

  既然韩国打算实现统一,那么为什么还要坚持韩国的美国半殖民地地位?为什么还要让美国成为韩国的太上皇?难道韩国所追求的统一是建立在美国对朝鲜半岛的军事半殖民统治基础上的吗?德国实现的正是这种统一,韩国是不是也要实现这种统一?既然韩国打算要实现和平统一,那么为什么还坚持与美国举行旨在推翻朝鲜的联合军演呢?为什么还要制定入侵朝鲜的计划呢?

  朝鲜政府只是抛出了一个进行首脑会晤的提议就戳破了韩国当局的虚伪面目。朴槿惠所谓的无条件,实际上是不允许朝鲜提条件,相反,韩国自己却要在会晤问题上添加各种前提条件。如果朝韩双方首脑的会晤是为了促进朝鲜半岛和平统一的话,那么朝韩双方的领导人都应该能够对本国的事务做主才行,如果不能做主,那么这种会晤就成了作秀。而韩国政府的美国傀儡本质决定了朴槿惠根本就做不了韩国的主,那么金正恩即便和朴槿惠会晤了,又有什么用呢?除了让朴槿惠能够继续欺骗韩国人民外,没有任何别的作用。

  《李嘉诚“撤离”或影响香港》,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月12日文章。究竟是李嘉诚“撤离”会影响香港,还是李嘉诚因影响不了香港才“撤离”?这是一个很值得讨论的问题。从李嘉诚要求香港重启政改的表态来看,说李嘉诚是港独势力的后台老板一点也不为过。李嘉诚之所以要把企业挪到开曼群岛,并非只是为了避税,更多的是为了避难,是为了躲避可能到来的政治灾难。因为港独势力正在成为中国政府要严厉打击的目标,所以,港独势力的金主自然也不会有好下场。而且,李嘉诚把企业注册地挪到开曼群岛的这个举措可以进一步壮大他与中国政府对抗的胆量,进而也就使得中国政府若要收拾他的话,就只有动用政治手段了,而几乎很难用经济手段制裁到他。而一旦中国政府用政治手段来处置李嘉诚的话,那么美英殖民主义势力就会向李氏提供政治避难,这对一个惧怕美英的中国政府而言当然是一件十分头痛的事情。

  1月14日

  《奥巴马缺席巴黎游行遭痛批》,美联社华盛顿1月12日电,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1月13日报道,英国《阿拉伯圣城报》1月13日报道,美国之音电台网站1月13日报道。

  一方面,美国白宫发言人表示:“我们本应派更高层代表参加。”另一方面白宫又称奥巴马不参加游行的决定是基于“安全考量”。然而,美国的表态是禁不起推敲的,因为,既然这次游行有那么多的国家领导人参加,安保措施又怎么可能不足呢?既然美国政府之前认为法国不足以保证参加游行者的安全,而实际结果又否定了这个判断,那么岂不是说明美国对法国的实力存在估计不足的问题?换言之,是不是美国缺乏对欧洲盟友的准确评估呢?如果这点东西都不能准确评估的话,美国又如何准确评估非美世界的其他大国呢?如果美国不能准确评估非美世界的话,美国如何能够确信自己可以安然度过本轮危机呢?

  对美国的脑残对手来说,他们的确能够兴奋地发现美国的这个“弱点”——尚不能准确评估它的对手。可问题是,美国真是不能准确地评估它的对手吗?如果美国在这个问题上装蠢,那么它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示弱的目的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真实意图。

  在争夺国际金融霸权的关键时期,美国突然用装蠢来示弱,这不仅是一个反常现象,而且对它的对手来说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换言之,这是美欧关系紧张的信号。美欧元派对奥巴马的决定肯定是不满的,所以大加批判。但是,这恰恰反映出美国国内两派的斗争又到了一个节点。

  问题就出在欧盟把巴勒斯坦拉入国际刑事法院这件事上。本来,美欧元派已经扭转了美元派主导美国外交的局面,但是,欧盟得寸进尺,企图和美国争夺对中东问题的主导权。欧盟的如意算盘是想把事情做绝,从而迫使美国与它共进退,从而将危机转向中国和俄罗斯,但是,美国的既得利益和欧盟的有所不同,它不会跟着欧盟的步伐走,更不会给欧盟当枪使。所以,刚刚有所缓和的美欧关系,就因为欧盟的蠢动而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美欧不是没有共同的利益,但是,美国要求欧盟跟着它走,而不是相反。如果奥巴马去参加奥朗德领衔的反恐大游行,那么国际反恐运动的大旗就可能被法国(欧盟)接过去。为了削弱这次反恐游行的历史价值,所以奥巴马没有去参加。反恐运动虽然有各种龌龊在其中,但是,现在至少还是政治正确的象征,所以,无论美中俄哪一方都不会同意让欧盟来主导国际反恐运动。因此,美国的态度就是,可以事后承认错误,但是不会给欧盟留下让其获得国际斗争主动权的历史凭据。恰恰就是因为美国知道欧盟最善于通过搞一些小动作来做一些大文章,所以,美国才用拒绝出席的办法来杜绝欧盟借此大做文章的可能性。

  当然,为了维护美欧同盟的面子,美国还是做了道歉。这也是为了防止被中俄趁机介入,反过来说,美国的确很怕中俄趁机介入。现在的问题只是中俄敢不敢趁美欧有嫌隙的时候通过向欧盟施压来扩大美欧分歧,进而引爆美欧冲突。

  历史为政治服务。一个政治势力对历史的态度决定了它当下的政治立场。政治就是团结什么人反对什么人。从来没有把朋友和敌人都团结起来的道理。因此,某人在历史问题上捣浆糊的做法只是为了掩盖其真实的政治立场,因而,并不能因此就断言此人的政治立场究竟为何。一切都要从实践来判断,而实践告诉我们的是整个形势在加速恶化中。就算把贪官统统杀掉,又能如何?只要私有化和殖民地化的进程还在继续,那么反腐只能起到麻痹人民的作用。再说了,按照目前的这种反法,过一千年也反不完腐败分子。

  1月15日

  《也门“基地”认领<沙尔利周刊>袭击》,路透社迪拜1月14日电。那么问题就来了。之前,西方政要和主流媒体可是口口声声将这件事推到“伊斯兰国”身上的,可是,“伊斯兰国”根本就没有反应,相反,倒是“基地”组织出来认领了,而且还不能就此认定袭击事件是“基地”组织干的。

  现在,基督教俱乐部该怎么自圆其说呢?当然,基督教俱乐部及其走狗有栽赃嫁祸的习性。因而,对他们来说,总能通过舆论轰炸的办法把此事与“伊斯兰国”联系起来的。之前,不就是把发生在巴黎的另一起绑架案与《沙尔利周刊》遇袭案强行挂起钩来了吗?不过,这件事很让人怀疑,因为人们很难想象,在全国通缉的情况下,作为嫌犯之一的哈亚特•布迈丁居然可以从巴黎逃到土耳其,这个女人是不是有关方面的潜伏人员?进而让人联想到,这一连串的来的非常及时的涉伊袭击案是不是基督教俱乐部刻意安排的产物?

  当然,很多事情的真相永远也不可能曝光,即便曝光,我们也未必就会相信。我们无法真正相信任何文献记载,我们只能从自身的实践活动中逐步认识真理、把握真理。只不过,有时候运气较好,我们所获得的经验和教条让我们少走了不少弯路,但是,少走弯路这件事也未必就是好事,因为当我们缺乏对真理获得过程本身的完整认识时,我们所获得的也就只是一些能够在一定范围内行得通的貌似真理的教条,一旦使得这些教条能够成立的前提条件变化了,我们也就会陷入本本主义的陷阱了。

  走弯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把走弯路当成一种既定的目标。汉奸国贼就是以“多难兴邦”的名义把祸国殃民视为理所当然。老子说:“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什么叫“多易”呢?就是不断的深化改革。当然,汉奸国贼为了掩盖自己背信弃义的丑陋嘴脸,所以不再提“共同富裕”这样的与它们实际推出的改革目标背道而驰的口号了,而是用承诺进一步扩大贫富两极分化和投敌卖国的办法来证明自己是言行合一之人。一方面庄重地承诺要卖国肥私,另一方面在实践中又做到了卖国肥私,如此证明自己是一个讲信用、守承诺、有节操之人。

  什么叫“反腐永远在路上”?就是告诉老百姓“腐败是新常态的内容之一”,也就说,不要指望“反腐成功”,换言之,所谓的巨大的反腐成绩在看不见尽头的反腐道路面前是不值一提的东西。这个话讲得的确很好,就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懂?因为有很多头脑简单的人之前都一直以为只要解决了腐败问题,中国就有希望了。但是,现在,人家说了,腐败问题是永远也解决不了的。难道中国因此就没有出头之日了?迷信反腐,正是汉奸卖国势力为了利用反腐运动来为私有化和殖民地化改革打掩护而对人们进行深度洗脑的产物。所谓的左派爱国者不把精力放在反私有化和反殖民主义上面,而去赶反腐的时髦,这是舍本逐末,这种人要么是头脑糊涂之辈,要么是混入左派爱国者阵营的特务人员。

  《中国富人投资移民激增》,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月13日报道。这种消息在汉奸国贼的手里就是大力推行私有化和殖民地化改革的借口。实际上,要不是中国的十亿穷人想移民却移不出去的话,也就不会出现这种只有富人对现状不满而移民的假象了。当然,有的同志很怕乱。但问题是,乱不乱不是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既然现在依然处于阶级社会阶段,那么只要条件成熟了,阶级革命就必然会发生。说什么乱了之后中华民族就会亡了,这种话我是不相信的。在解放前,绝大多数中国人还不知道有毛泽东思想这个东西,也还不是从百年的大动荡中闯过来了?现在,只要中国人民愿意,就能够拿起毛泽东思想这件武器。再坏也不可能坏过解放前。死很多人,那是必然的,每一次路线错误的代价都是死很多人,尽管死者未必就是犯错之人。《红楼梦》告诉我们,腐朽势力要打倒两次才能让其彻底抬不起头来,中国的无产阶级革命也必然要经历两次解放战争。

  1月16日

  《美英首脑誓言振兴经济团结反恐》,美联社伦敦1月15日电,英国《泰晤士报》网站1月15日文章。众所周知,是巴黎而不是伦敦发生了“恐怖袭击”案,但是,奥巴马并没有去巴黎给奥朗德、默克尔站台,而是去了伦敦和卡梅伦一起发表了一篇誓言。因而,这种政治姿态只是表明,美国既看到了美欧之间存在着的日益难以弥合的分歧,也看到了它在欧洲还是有可以团结的对象的。这个对象当然就是英国。

  尽管欧盟总是狐假虎威地把美国作为其对外掠夺的靠山,但是,奥巴马以实际行动表明美国不愿意再替欧盟背书了。一个失去了美国支持的欧盟,自然就更禁不起外部压力的考验。乌克兰危机再度紧张,这是否意味着俄罗斯已经意识到现在是一个可以要挟欧盟的机遇期呢?还不能确定。但俄罗斯政府已经明确表示如今只能建设通过土耳其向欧盟供气的管道。当然,这种经济制裁的手段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的。欧盟实际上很怕俄罗斯进逼它,所以故意放出风来,允许欧盟诸国自主逐步削减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以此保持俄罗斯对欧盟的和平幻想。

  在资本主义危机日益加重的背景下,美英当然没有能力振兴经济,当然,它们有篡改经济统计数据的能力。不过,它们的确能够团结起来反恐,尽管只是以反恐的名义来实施对外侵略扩张。

  而且,这篇誓言讲对了一个问题,就是“恐怖分子只知道毁灭”。我们讲过,对反动统治集团的暴力反抗运动是必然会发生的,然而,恐怖活动实际上是对革命目的误解的产物,因而恐怖主义从来不可能获得最终的胜利,但是,恐怖活动总是会在革命运动的诞生和发展过程中出现。然而,也正是因为恐怖活动是由造反者在错误观念的指导下产生的,所以,一旦造反者不改变自己的错误观念,那么他们必然会走到邪路上去。汪精卫就曾策划刺杀摄政王载沣,最后则成为了著名汉奸。

  当然,反动统治集团总是把造反者统统归到“恐怖分子”里面去的,其目的无非是为了吓唬广大尚未觉悟的人民群众,是为了阻止人民群众参加革命。中共在革命时期被国民政府称之为“匪”,国民政府镇压红军的举动被称为“剿匪”。有谁愿意当“匪”的呢?肯定没有。但问题是,这个“匪”究竟是按谁的标准定义的呢?中共得势后,遂把国民党反动派也称之为“匪”。“赤匪”“蒋匪”都有一个“匪”字,难道他们是一样的吗?按什么标准来判断他们是不是一样的呢?关键还是一个标准问题。

  恐怖分子的问题就是不知道团结,就是不讲政治,眉毛胡子一把抓,把孩子和脏水一起倒掉了。美英是很讲政治的,公开表明要团结谁,反对谁。中国政府做得到这一点吗?当然,立场不是光说就行的,关键还是要用实际行动证明。话说了两车,丝毫不见落实,那是在愚弄群众。如果光说不练,甚至在关键问题上不明确表态,对敏感问题捣浆糊。那还怎么可能团结人民群众呢?究竟是打算团结谁打倒谁呢?团结清官打倒贪官?这是每一个剥削阶级统治者都会做的事情,更何况大贪官还逍遥自在,腐败问题最严重的财经系统在整个反腐运动中居然没有一只大老虎曝光,这种反腐运动也就糊弄一下脑残爱国者罢了。

  《瑞士法郎放弃钉住欧元》,美联社柏林1月15日电。这个“突然袭击”的威力超过巴黎恐怖袭击一亿倍。瑞士取消了瑞士法郎与欧元的联系汇率政策,由此导致欧元暴跌。尽管瑞士法郎对美元的汇率也暴涨了三成,但是美元倒还非常坚挺。这里马上就会碰到一个问题,瑞士之前为什么要绑定瑞郎与欧元的汇率呢?按照汉奸在推行汇改时散布的逻辑,外国都是浮动汇率,因而所谓的固定汇率是反动的东西。但是,瑞士在2011年就反动了一下。另一个问题,瑞士为什么要将瑞郎对欧元的汇率一次性升值三成,而不是像汉奸所推行的汇改那样逐步升值呢?汇改这些年,中国人民饱尝了“人民币对外升值,对内贬值”的痛苦,整个升值过程就是物价大幅度上涨的过程。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汇率缓慢的升值导致国际资本大量涌入中国内地进行套利活动,从而在“美元储备决定人民币发行量”的规律决定下,人民币被大量投放,由此使得那些能够从银行获得贷款的权贵们有足够的资金把任何商品变成金融投机品,从而引发物价的大幅度上涨。瑞士正是为了避免这个恶果,所以才一次性升值的,其本质是瑞士不愿意让欧元资本获得在瑞士进行套利交易的空间,由此也就杜绝了增加欧元需求的可能性,正因为如此,瑞士的这次汇改对欧元是一个利空信号。相反,中国汇改时,人民币对美元缓慢升值的政策是对美元的利多因素,因为国际资本最终必须把人民币兑换成美元才能从中国的汇改中获得最大的利润。

  1月17日

  《德外长称伊朗核谈不能再拖》,法新社柏林1月15日电,德新社柏林/布鲁塞尔1月15日电,路透社索非亚1月15日电。德国外长说:“伊朗核武之路必须毫不含糊地、以可核实的方式永久地终结,而作为回报,制裁必须切实、逐步地取消。”

  为什么西方对伊朗的制裁不能同样的“毫不含糊地、以可核实的方式永久地终结”呢?如果伊朗真的弃核了,但西方仍然维持对伊朗的制裁,那伊朗该怎么办呢?由此可见,德国外长的逻辑是十分荒谬的,他要求别人自断后路,但自己却保留着制裁别人的可能性。那么,问题就不只是在美欧一方了,伊朗当局这里也有问题。如果伊朗当局接受了这个交换条件,那么就意味着伊朗政府是一个卖国政府。而这个协议的后果就是使伊朗成为第二个伊拉克或利比亚。

  美国增派400人前往中东训练叙利亚的反政府武装,同时鼓励阿拉伯国家扩大培训反叙势力的规模。很明显,美国的中东战略始终不是消灭所谓的伊斯兰国,而是要推翻叙利亚什叶派政权,而推翻巴沙尔政权的目的就是为了消除阿拉伯反伊朗统一战线的后顾之忧,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推翻伊朗什叶派政权。由于美俄关系恶化,美国大力打击国际油价,由此使得阿拉伯国家受到牵累,因而阿拉伯国家的这些傀儡政权受到了日益增大的向外转嫁危机的压力,而美国和这些傀儡政权相互配合企图把美阿矛盾转变为逊尼派和什叶派的矛盾。

  德国外长为什么说:“我们现在必须利用这一新开放的时间窗口”?因为现在的伊朗政府是一个亲西方的政府,他们对西方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为什么“必须”呢?因为美国对欧元区逼得太紧了,所以,欧元区向外转嫁危机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如果能够让伊朗放弃核武,那么就能让“反伊朗统一战线”放心不会遭到伊朗的核报复,进而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向伊朗进攻了,而一旦中东大战重启,那么就给了欧元区浑水摸鱼的可能性。

  对俄罗斯而言,现在碰到了一个更大的困难。之前,在油价高企时,它支持什叶派武装的政策是行得通的。但是,美国金融垄断资本为了达到颠覆普京政权的目的,不惜撕掉伪装,破除了地缘政治紧张有利于抬升油价的迷信。这样一来,俄罗斯支持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好处就更少了。当然,在俄罗斯已经允许组建外籍雇佣军的情况下,俄罗斯可以直接武装什叶派武装组织,进而扩大现在的中东战争的规模。但,如此一来,俄罗斯的负担就会更大,而且也不知道何时能够获得好处。关键是无法加重美欧之间的矛盾。

  因此,就出现了另一种可能性,即俄罗斯放弃对巴沙尔政权的支持,由此纵容反伊朗统一战线推翻叙利亚什叶派政权,进而将战火引向伊朗。可问题是,一旦俄罗斯失去了叙利亚这个战略支点,那么俄罗斯在地中海的威慑能力就会进一步下降。同时,欧元区找到了一个向外转嫁危机的出口,进而就会继续维持甚至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力度。在此过程中,油价可未必就会涨回去,因为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每次美欧在中东大动干戈的时候,油价都是能够保持在一个较低的位置上的。

  既然对巴沙尔政权的支持与否都无法让俄罗斯摆脱目前的困境,那么俄罗斯要想调动敌人以使自己摆脱困境的话,就必须寻找别的路径。在我们看来,最直接的办法还是加兵于欧盟头上,由此直接将欧盟至于重大危机之中,从而引发美国洗劫欧元区的运动,然而,目前看起来,普京在俄罗斯国内还不处于一言九鼎的地位。那么,只有去吞并乌克兰,进而去找第二个乃至第三个可以吞并的国家或地区,以维持普京的统治地位,同时撤销对什叶派的支持,将美欧引入中东大战。

  1月18日

  《女天才稀缺缘于性别偏见》,英国《每日邮报》网站1月15日报道。这篇报道的标题是“错失机会皆因女性低估自己的才能”,显而易见,这个标题旨在掩盖父系社会中男尊女卑的本质,把女性不掌权的原因完全归咎到女性自己的身上,丝毫不谈男性对女性的压迫。

  当然,这篇报道所讲的问题也不是完全错误,女性在父系社会中被长期洗脑后,的确会反过来比男性更坚持男尊女卑的价值观。受压迫者在长期受到压迫者的洗脑后,就很容易接受压迫者灌输给他们的反动价值观,特别是在压迫者阶级更替后,这种反动价值观反而还会被视为宝贝而被受压迫者继承下去。正如清初,汉族女性以裹小脚为荣,到了清末,汉族男性死也不肯剪辫子。反动的价值观在非此即彼的形而上学观念作用下,反而变成了受压迫阶级反抗压迫的表现,由此,压迫阶级对受压迫阶级的这种反动予以“容忍”或“宽容”。受压迫阶级自以为取得了斗争的胜利,但实际上他们的这种胜利正好符合压迫阶级的根本利益。目前,受压迫阶级所获得的所谓自由和民主的权力实际上都具有这种自愚自乐的性质。

  女生在学校里比男生优秀,这个现象已经十分普遍。但是,为什么这个学校里的现象并没有在社会领域和政治领域里获得相应的体现呢?一个问题当然是观念的问题。另一个是由于生理差异,女性选择相夫教子是一个比较安稳的道路,如果要做女强人的话,那么在一个男尊女卑的社会里是异常艰难的。中国已经不是毛泽东时代那样强调男女平等了,中国目前只有用来粉饰太平的男女平等,实际上,男尊女卑的程度已经和解放前差不多了。

  我们要谈的另一个问题是衡量人才的标准问题。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谈过很多次了。女生在学校里比男生优秀,研究生里女生也占很大的比例,那么为什么女科学家和女工程师还没有占据统治地位?除了生理差异和阶级压迫外,一个主要的问题就是用来衡量人才的标准本身存在问题。正因为学校里用来筛选人才的考试标准本身有问题,所以才会导致阴盛阳衰,由此造成女生超过男生的假象。但是,一到社会实践领域,衡量人才的标准彻底改变了,由此,原本在读书时拥有巨大优势的女生反而做不出与之相匹配的成绩。按理说,男女在智商上的差异不可能像现在学校里男女生成绩的差异那么大,理应维持在1:1的水平,再加上生理差异和阶级压迫,造成社会上男性占优势的现象也就不足为怪了。

  另一方面,尽管智商是第一位的,但是,首先,男女之间的智商差异不可能像考试成绩所展现出来的那么明显;其次,光有高智商,如果没有应用高智商的锻炼过程,那也是不可能做出成绩来的。老子说:“上士闻道,勤而习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上士不是因为他对道“勤而习之”了才成为上士,相反,恰恰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上士,也就是说,他本身就是一个高智商的人,然后,在“闻道”之后,再勤而习之,如此方能得道。我们之前讲了,辩证法不是教条,掌握辩证法的过程不是靠背一些教条或秘诀,不是靠读书考试就能掌握辩证法的,而是要靠持续不断地有意识的训练,是一个修炼过程。通过修炼,辩证法作为一种技能存在于我们的身上,和我们会游泳、骑车一样,原本是后天练就的本事,但是却像与生俱来的一样。因此,尽管男生在学校里考试成绩不如女生,但是,到了社会上,男生的实践机会和实践时间比女生要多很多,换言之,男生修炼的时间比女生要长,所以,男生取得成绩的概率就大。正所谓学以致用,光学不用,不仅不能促进学,而且所学的东西也不是真理,真理必须经得起实践的检验,而且只有从实践中获得的东西才可能是真理。马克思说,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这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必须通过修炼才能长到人的身上。

  《中国去年增10万艾滋病病例》,英国《金融时报》1月16日报道。据报道,2014年新增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10.4万例,比上一年增加了近15%,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国强说,疫情总体上继续控制在低流行水平。截至去年10月底,中国有近50万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世界卫生组织称,中国男同性恋者中的艾滋病病例“迅速增长”。这是改革开放取得的伟大成就之一。记录在此。

  1月19日

  《中国为“应试教育”付出高昂代价》,美国《新共和》周刊网站1月16日文章。围绕教育改革的争论很多,汉奸走狗这几天又在抨击语文教育。实际上,问题并不在于该不该用考试的办法来选拔人才这一点上,而在于考什么。因为只有考试的内容才决定用什么标准来衡量人才。可是,现在所有的教育改革都在“考不考”这一点上做文章,其本质是为了掩盖目前考试标准本身的日益反动性。正因为反动,所以死记硬背的东西才会没用,由此才会出现考了没用乃至上学没用等现象,由此才会把蠢才当作人才选拔上去,同时对广大考生进行长期且深度的洗脑,不蠢也蠢了。

  问题并不在死记硬背,而在于死记硬背的是什么东西,如果背的东西都是谬论或糟粕,那么所背的东西不仅是没有用的,而且还是有害的。至于那些把死记硬背和联想对立起来的人不是脑残就是汉奸,如果脑子里面没有东西,那么凭什么想象?连空想也不可能实现。林黛玉教香菱作诗时就是先让香菱背几百上千首诗在肚子里,然后才谈得上作诗,否则,肚子里面空空如也,拿什么作诗?而且林黛玉让香菱背的诗也不是乱选的,而都是些精品。

  《并轨难解中国养老金短缺压力》,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月16日报道,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月15日报道。这种改革当然不可能缓解养老金短缺的压力,因为中国政府推行的整个改革都是以私有化为原则的,而私有化的后果就是使国有资本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占比下降,由此也就使得国有资本所能分得的剩余价值在全部剩余价值中的占比下降,最后当然不可能筹集到足够的原本应从剩余价值中支出的养老、医保、住房、就学等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福利所需的开支。

  什么叫增量改革呢?表面上好像不触及存量的既得利益,但是,存量资本的价值在于它在总资本的占比,而不在于它的绝对额的大小,因此,只要存量资本在总资本中的占比下降了,那么它所能分得的剩余价值就会相应的减少。资本的规模决定所能获得的剩余价值的多少。由于广大人民群众不懂马列主义的常识,所以就只能任凭汉奸国贼肆意掠夺了。

  至于汉奸五毛所说的养老金改革遭到公务员反对一事,那只是用来糊弄脑残们的,改革后,公务员就大幅度地涨工资了,以至于改革后的收入没有减少分毫。根据香港文汇报的报道,调整方案显示,最高级别正国级官员基本工资(职务工资加级别工资,下同),从7,020元增至11,385元;最低级别的办事员基本工资,由630元增至1,320元。方案还明确,今后公务员工资原则上每年或每两年调整一次。你说,哪个公务员会反对这种改革?

  《日外相竟称我藏南地区属印度》,日本新闻网1月18日报道。据报道,日本外相就中印领土之争表示出明确的立场,这还是第一次。岸田文雄在演讲中说:“很明确,阿鲁纳恰尔邦是印度的领土。”

  日本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日本要利用中印领土之争行渔翁得利之事。日本的确很善于学习。美国利用中日钓鱼岛之争,通过主动引爆钓鱼岛问题,恶化中日关系,同时迫使中日两国政府向美国出卖本国利益。如今,日本如法炮制,企图通过引爆中印领土之争来达到一方面牵制中印两国,另一方面迫使中印向日本进贡的目的。

  日本之所以敢这么想,就是因为它通过中日钓鱼岛之争把中国政府的本质看了个透,它明白中国政府并不敢真正维护国家领土完整,并不敢打仗,只是表面上咋呼得很凶,实际上在私底下不仅拼命向美国进贡,而且极力讨好日本。虽然中国政府及其走狗整天在主流媒体上鼓吹中国军队多么强大,但是,一支害怕战争的军队所拥有的武器再先进也是不具备丝毫战斗力的。既然看准了中国军队是一支不敢打仗的军队,那么日本当然就敢以此为据来逼中国就范了。

  1月20日

  《以不欢迎瑞典外交大臣来访》,英国《阿拉伯圣城报》1月19日报道。瑞典是首个承认巴勒斯坦国的欧洲国家。如果从这一点来看,以色列的确有理由讨厌它。但是,我们要注意从客观形势的变化上来分析以色列与欧盟的关系。

  客观形势变成什么了呢?随着巴勒斯坦加入国际刑事法院,欧盟获得了一个干涉巴以问题的有力杠杆。我们不能只看到这个杠杆对以色列的不利方面,我们还要看到这个杠杆对以色列的有利方面。

  据新华网报道,针对欧盟普通法院上个月宣布将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从恐怖组织名单中删除的裁决,欧洲理事会19日表示将对此裁决提起上诉。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当天发表声明称,欧盟普通法院仅是依据程序作出裁决,并未评估把哈马斯列为恐怖组织的好处。

  请注意,莫盖里尼十分露骨地指出把哈马斯列为恐怖组织这件事对欧盟是有好处的。于是,近来的这些形势变化就有了一个比较能够说得通的逻辑。首先,欧盟忽悠哈马斯,假意通过欧盟普通法院的判决将哈马斯从恐怖组织名单中删除,由此换得哈马斯对巴勒斯坦加入国际刑事法院的支持(至少是不反对),然后,在把巴勒斯坦拉入国际刑事法院后,再由欧洲理事会出面对欧盟普通法院的裁决提起上诉,由此恢复对哈马斯的制裁。如今,国际刑事法院已经开始对巴以冲突进行调查,美国和以色列当然对此予以强烈的反对,但是,国际刑事法院的这个调查不只是针对以色列一家的,巴勒斯坦一方也是被调查的对象,因而,最后就会出现我们曾经讲过的问题,即,国际刑事法院最后“只能”起诉和审判巴勒斯坦的反侵略人员,可想而知,哈马斯自然成为最大的受害者。而这一客观结果当然是有利于以色列的。

  因此,不要看以色列那么讨厌欧盟这些承认巴勒斯坦国的国家,实际上,这些台面上的言行都只是为了维护以色列统治集团的政治形象,因为这些“底线”是以色列统治集团维护自身合法性的保障。既然有台湾问题既得利益集团,那么当然就会有巴以问题既得利益集团。受愚弄和受掠夺的只是被统治阶级。美国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大?因为美国看到了以色列在与欧盟勾勾搭搭,看到了自己可能失去巴以问题的绝对控制权,那怎么能不跳脚呢?

  《中国转守为攻构建“非美元经济圈”》,《日本经济新闻》1月19日报道。为什么中国要扩大人民币的国际使用量?首先是因为中国政府是按照美元储备的多寡来投放人民币的,其次是因为,中国政府所推行的私有化运动已经使得大量的中国资产落到了外国和私人的手里,由此使得中国政府无法通过投放人民币的方式来增加其购买国内资产的可能性。然而,如果人民币的投放不能变成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的话,那么这部分人民币就会被转移到金融市场中,从而通过投机炒作,导致物价大幅度上涨,由此引起通货膨胀。

  因此,人民币的国际化道路首先是从金融领域开始的。所谓的货币互换协议就是允许外国投机人民币的汇率,而投机人民币汇率的前提当然是握有人民币,由此也就扩大了人民币的国际使用量。但是,当中国打算用人民币去购买外国资产时,也就是打算将人民币用于外国的产业领域时,就受到了极大的阻碍。

  有人说,美国近来一直在打击那些与中国签有货币互换协议的国家,由此得出结论说,美国正在和中国进行货币战争,并且由此断言只有人民币才能挑战美元的霸权。中国作为一个新兴的资本主义大国,或许有这个潜力,但是,相比中国而言,欧元区有的就不只是潜力,而是非常现实的能力了。如果认识不到美欧之间的货币战争才是资本主义世界的主要斗争的话,那么就必定无法理解第一次世界大战及第二次世界大战为什么是从发达国家之间爆发的。看不懂现实没关系,但是可以看看历史。按照那些持有“美中争霸”逻辑的人来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应该爆发在一个发达国家和一个发展中国家之间呀,当时的德国难道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吗?如今的中国已经是发达国家了吗?

  主要矛盾的特征就在于它相对稳定,不容易变化。所以,一般来说,是很难看到美欧之间的斗争的。美欧之间的斗争大都会特别隐蔽,大都会以间接的方式展现出来。瑞士法郎暴涨一事就是美欧斗争的一个环节,如今,美元对瑞士法郎的汇率获得了新的升值空间,这正是美国所乐意看到的事情。反过来说,不要看中美在汇率问题上经常吵架,恰恰就因为如此,所以中美之间的货币战争才处于次要矛盾地位。美国不是不想洗劫中国,但是,对美国来说,人民币这块肉不如欧元肥美。

  美国之所以打击那些与中国签有货币互换协议的国家,那是因为这些国家本身就处于危机的边缘或危机之中,否则,这些国家也不会同意与中国签署货币互换协议。中国恰恰就是利用了这些国家身处危机之中,才趁机扩大了人民币的国际使用规模。因果关系一定要搞清楚,不要颠倒因果。而且,我们在最早的时候也讲过,美国的国际政策并不会刻意针对某个国家,它是针对整个非美世界的,就如资本家宣布的厂规不是针对某个特定的工人的,而是针对所有工人的。那些禁不起考验的国家自然就会在美国的国际政策下陷入危机乃至崩溃。美国只是像猎人一样,随时观察哪个国家坚持不住而倒下了,然后上去补上一枪,但不能说美国从一开头就在针对这个国家。中国政府目前做的唯一正确的就是把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基本绑定起来了。

  《中国公务员加薪需与反腐配套》,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月19日报道,香港《南华早报》1月19日报道,新加坡《联合早报》1月19日文章。每届政府上台后的惯有节奏就是先反腐,然后给公务员涨工资。俗话说,打一巴掌给一甜枣吃,貌似恩威并重,但官场上挨打的和受赏的完全就是两拨人马。走狗教授说,涨工资可以减少官员对灰色收入的依赖。这是多么滑稽可笑的逻辑!实际上,官员是否能够获得灰色收入与官员工资高低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前者是机制问题,后者是待遇问题。只要不杜绝官员获得灰色收入的机制,那么无论官员的待遇有多高,官员照样要去获得灰色收入。然而,偏偏就是这种缺乏起码逻辑思维能力的人被评上了教授。反过来看,中国政府所制定的评选教授的标准是一个反动的标准。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