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那年那时那些事儿:国货之光的故事,让人看清为什么要支持国货

昆羽继圣 · 2023-09-17 · 来源:昆羽继圣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人有人格,国有国格。企业能体现民族精神,也能体现生死与共的国格。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有时,要看清楚事物的本质,不仅需要站至山外,还要有洞穿岁月的目光。

  人有人格,国有国格。企业能体现民族精神,也能体现生死与共的国格。

  民国初年,中国作为牙刷、牙粉的发明之国,居然被小日子卡了脖子,日本“金刚石”牌牙粉行销中国市场,一时风头无两。而后,为了抢占市场,日本东京小林制药的“狮子牌”牙粉牙膏也跟着杀入中国。

  西方列强也不甘落后,很快像“珂路搿(Colgate)”(即今日之高露洁)这样的牙膏品牌也在《良友》等杂志大作广告宣传,争夺市场。其广告标题为《医生告我曰》,以医生的身份来告诫民众,意思非常直接:

  “使令郎健壮……欲享口福,健齿为先。健齿之道,每日须刷牙三次。”

  在那个时代背景下,倘若你认为这只是普通的商业行为,那就大错特错了,——西方列强商战的背后往往都是跟着一个目的,那就是“以商吸血,以商备战”,为最后的战争和夺命一击做准备。

  徐中约在《中国近代史》曾指出:

  “外国企业由于拥有巨额资本和强大的生产力,即使在偏僻的山村,其产品比中国对手也更畅销。”

  然而,这些资本侵略带给中国社会的直接影响却是:

  “把传统纺织作为副业生产的农村妇女失去了工作,农民则连勉强糊口也日益艰难。”

  若以今日之目光来审视,这便是在悄无声息的商战中动摇中国社会稳定的根基,制造贫穷、饥饿,乃至于制造矛盾。

  当时,有许多中国的实业家和有志之士都看到了其中潜藏的危机,这其中就包括陈蝶仙、方液仙和刘凯平。

  1、陈蝶仙

  民国时期以至解放初期,文艺界及实业界,提起“天虚我生”大名,以及他研制的无敌牌牙粉,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天虚我生,本名陈栩,字栩园,号蝶仙,故又名陈蝶仙。陈蝶仙生于1879年,杭州人氏。

  1918年,陈蝶仙创办了家庭工作社(这是中国最早的民族化妆品企业之一),初设南阳桥,继迁南市劝业场,也生产牙粉,用上海方言的谐音注册了中文“无敌”牌,并以谐音画了只蝴蝶,作为广告与包装上的形象商标。

  陈蝶仙是文人,他与刘凯平一样,喜欢专研中国典籍,也从古籍中找到中医牙粉之法,在生产的牙粉中加入薄荷等成分,令其使用时倍感清凉爽口,所以特意在牙粉前加上了“擦面”两字,标注“专刷烟黄牙齿”。

  这个牙粉的特点是既可刷牙,又可如鹅蛋香粉一样用来擦面。

  无敌牌牙粉成名后,陈蝶仙对家庭化妆品进行了更加深入的研究和试制,后又研制出蝶霜、胭脂、唇膏、香水等十几个品类。1926年,在上海西门梅雪路(今日之陆家滨)兴建厂房,扩大牙粉生产规模,同时兼营生产化妆品,如西冷霜、蝶霜(以胡蝶命名)等雪花膏等等。

  1919年“五四运动”、1925年“五卅运动”、1928年“五三济南惨案”之后,全国各地不断掀起抵制日货的运动浪潮,陈蝶仙借此机会大力宣传国货,1930年更是创办主编了《上海抵制国货联合会会刊》,最终“蝴蝶”(无敌牙粉)成功击溃日本名品“金刚石”牌牙粉,一时传为佳话,坊间将这段国货战胜舶来品的掌故誉为——“蝴蝶咬碎金刚石”。

  上海家庭工业社生产的“蝶霜”(商标为无敌牌)是国内最早生产的雪花膏之一,彼时刚一推出,便在美国蜜丝佛陀、蔻丹、法国夜巴黎、德国4711等大行其道的欧美化妆中杀出了一条血路,受到广大电影明星的青睐。

  1949年,上海家庭工业社旗下已拥有蝴蝶、面友、维尔肤等著名品牌和产品畅销市场,逐渐发展为国内著名的化妆品生产企业。

  解放以后,上海家庭工业社与好来药物有限公司等合并,公私合营。期间,蝶霜、冷蝶霜、面友、黑白牙膏、芳芳粉饼、芳芳痱子粉、蝴蝶眉笔、蝴蝶牌唇膏等产品风靡市场。

  六十年代后,更名为上海日用化学品四厂,成为国内护肤和美容彩妆产品的龙头企业。

  1995年,国企改制,上海日用化学品四厂又与三厂、五厂共同组建了上海牡丹日用化学品有限公司。

  1998年,上海牡丹日用化学品有限公司改制,并更名为上海芳芳日化有限公司。2007年成功被香港公司收购,集团公司属外商独资企业。

  2、方液仙

  方液仙祖籍浙江镇海,1893年出生于上海。清朝末年,“镇海方家”在宁波、上海等地是名门望族,家族世代经商,麾下钱庄生意最为庞大。至方液仙父辈时,国外银行纷纷入驻中国,对方家产业造成了极大冲击,加上父辈经营不善,家族许多产业陆续倒闭。

  及至方液仙成年,目之所及,中华大地上到处都充斥着国外的舶来品,一种实业救国的远大理想在其心中慢慢生根发芽。

  为了对抗国外抢占市场的牙粉牙膏,年仅18岁的方液仙在上海创办了中国化学工业社,靠着母亲的资助,与工人开始了夜以继日的配料研究,并于1912年最终研制成功了以“三星”为品牌的牙粉、花露水、雪花膏等产品。可惜,刚开始没能打开销路,这次创业已失败告终。

  1915年,方液仙开始研制“三星牌”蚊香。由于主要原材料除虫菊要从日本进口,为了避免受制于人,方液仙决定自力更生,聘请农业专家俞成如在上海苏州河畔进行试种。他从银行贷款,对菊农种植进行资金扶持,既带动了就业,又打破了日本的垄断,解决了蚊香生产的原材料问题。

  不久,“三星牌”蚊香面世,逐渐打破了日本“野猪牌”蚊香在中国的垄断状态。1925年后,日本“野猪牌”蚊香在中国市面上基本绝迹,再也看不到了。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提出“厉行节约,提倡国货”的口号,方液仙深受鼓舞,决定开发新的产品。

  上海钱业大亨方季扬是方液仙的叔父,当他看到国货的发展前景后,对方液仙提出的方案表示了赞同,并出资协助其研究。于是,中国化学工业社被改组为股份公司,由方季扬担任董事长,方液仙任总经理。公司改组后,很快便于1922年研制出了中国第一支国产牙膏“三星牙膏”,开创了中国牙膏生产的先河。

  三星牙膏售价便宜,每支仅为2角,与美国的“丝带牌”牙膏售价7角相比,具有较大的价格优势,故此产品一经上市,便大受欢迎,供不应求。

  方液仙不但开发了牙膏生产的产业链,还完善了整个牙膏制造厂的配套体系。靠着自己的努力,“中化社”逐渐发展成为旧中国日用化学工业规模最大的工厂。

  方液仙公司麾下的国货不但战胜了美国洋货,还赶走了日货,于是声名鹊起。

  “九一八”事爆发后,全国掀起抵制日货、提倡国货的浪潮,方液仙与黄炎培等人联合中华珐琅厂、中华第一针织厂等九家工厂在上海成立了中国国货公司,提出以“国人应用国货”为宣传口号,积极支持抗战,出任总经理的方液仙被成为“国货大王”,其行动也被视为“国货抗战”。

  此时的方液仙身兼多职,同时还出任健华化学制药厂董事长、开成造酸公司董事长等重要职务,在上海商界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因此汪伪政府在日本的扶持下成立后,方液仙就成为了极力拉拢的对象。

  方液仙的同乡傅筱庵经不起诱惑,很快出任了上海特别市长一职。他想拉方液仙下水,便抛出了汪伪政府实业部部长一职,但方液仙不为所动,言辞拒绝:

  “不懂政治只会经商,当不来大官。”

  临走时,方液仙还凛然告诫这位同乡:

  “不要与日本人同流合污,不要当汉奸,当汉奸绝无好下场,要遗臭万年!”

  此举不仅引来汪伪政府的不满,更令日本人大为光火。

  1940年7月25日,方液仙应邀出门洽谈一桩生意,半路遭到汪伪政府特务机构“76号”的暗杀,随行保镖被乱枪打死,方液仙受伤被抓,但宁死不屈,后被恼羞成怒的76号特工总部警卫总队副队长吴四宝动用酷刑,折磨致死,年仅47岁。

  新中国成立后,方液仙创立的“中国化学工业社”于1967年1月1日更名为国营上海牙膏厂。

  1976年至1989年,上海牙膏厂连续四年获得上海市“工业学大庆先进企业”称号。

  1981年,上海牙膏厂出品的美加净牙膏荣获国家金质奖。同年,其麾下的中华牙膏亦荣获上海市优质产品奖。

  1984年,中华、白玉、留兰香、防酸、庆丰五只牌号的牙膏评为上海市名牌产品。

  1993年11月17日,上海牙膏厂与英国利华公司签约组建上海联合利华牙膏有限公司,并于1994年1月14日挂牌开业。中华、美加净两只牙膏品牌以商标许可使用形式供合资公司使用。

  而上海牙膏厂留下的470名职工,继续在安远路460号厂区生产留兰香、白玉、上海防酸牙膏、上海特效牙膏等老品牌。

  2011年10月8日,上海美加净日化有限公司成立,上海牙膏厂并入新成立的美加净日化有限公司,至今仍生产着美加净、上海防酸、泡泡娃、白玉、留来香、中华等七大主要品牌,还有至臻克敏、植尚等副品牌。

  3、刘凯平

  当年,与日货进行抗争的除了陈蝶仙、方液仙外,还有辽宁锦州义县的刘凯平(1890-1932)。

  1905年,日本在日俄战争中取得胜利,开始在东北三省大肆掠夺资源,制造惨案,同时大量倾销产品,扩充军备。日本生产的“苦林”、“狮子”等牙粉,仅在辽宁一省每年销售量就高达10万打。

  为了抵制日货,锦州少年刘凯平苦心钻研古籍,从中国典籍中学习制法并加以改进,于1911年研制出近代中国第一代牙粉,他将其命名为“地球牌牙粉”。随后,他将样品送警察厅化验,取得了生产许可。这位抱着振兴民族品牌信念的年轻人,有了创立“同昌行”的想法。

  1913年,刘凯平从家乡来到沈阳,在西华门外贩卖咸菜积累原始资金。

  1914年,加入薄荷脑和玫瑰等天然植物成分的“地球牌”牙粉,销路甚好,有了一些初期积累。

  1921年2月,为了与日货抗衡,刘凯平改进牙粉工艺、添加了香料,将其升级为精品——“老火车牌”牙粉(寓意中国日跃千里),并租下六间房子,设立同昌行牙粉工厂,扩大生产规模。

  “老火车牌”牙粉的商标旁印有"提倡国货"字样。

  由于“老火车”牙粉价廉物美,比日本货便宜一半,日商不敌,很快在竞争中败下阵来。与此同时,同昌行的业务却是蒸蒸日上,陆续在全国多地开出批发店。

  日本人对此大为恼火,千方百计想致刘凯平于死地。

  1930年,同昌行购地两千平方米,鸟枪换炮,盖起了两层楼房的厂房,生意愈发红火。

  刘凯平有拳拳报国之心,他不仅热心公益,还捐款赈灾、资助学生求学。此外,还出资帮助地下党员执行任务。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刘凯平秘密加入了东北义勇军,与地下党保持密切联系。

  1932年,刘凯平因参加抗日活动被捕,在狱中不幸牺牲,年仅42岁。

  刘凯平牺牲后,他创立的同昌行饱经风霜,从“利民牙粉牙膏厂”、“天津市牙膏厂”,最后变身为“天津蓝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也从一个100多人的小工厂,逐渐发展成为中国北方最大的牙膏生产基地。

  1957年,重组后的天津牙膏厂推出了中国第一支含氟牙膏。

  1972年,蓝天口腔科研中心推出了中国第一只中草药牙膏。

  时隔二十年后,科研团队从《梦溪笔谈》中找到灵感,采用中医验证行之有效的“治牙痛”的苦参成分,配伍研制出具有六大功能的全效牙膏,并将其命名为“六必治”,推向市场。

  是的,这个六必治,就是那个曾经很火的“蓝天六必治”。

  “牙口好,胃口就好,身体倍棒,吃嘛嘛香,您瞧准了蓝天六必治牙膏。”

  20世纪90年代,“高露洁”等外资牙膏品牌再度杀入中国,利用资金雄厚的优势展开强大的营销攻势,迅速占领市场。

  高露洁是谁的品牌?

  高露洁棕榄公司的。

  高露洁棕榄公司是谁的公司?

  可萨犹大财阀的。因为贝莱德、领航先锋集团、美国道富集团是可萨犹大财阀的三大马甲。

  其实,在这个日化、美妆、家庭日用品市场,不论是高露洁,还是宝洁,都是可萨犹大财阀的。

  正如笔者在此前的文章《衣食住行等各大行业几乎全被三大巨头垄断,统治世界的究竟是谁?》中指出的那样:

  宝洁公司创立于1873年,公司总部位于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全球员工近11万人。公司旗下知名产品众多,包括洗发、护发、护肤用品、化妆品、婴儿护理产品、妇女卫生用品、医药、织物、家居护理、个人清洁用品等,相关品牌有舒肤佳、佳洁士、护舒宝、飘柔、潘婷、海飞丝、汰渍、碧浪、洗好、欧喜朵、波特、世纪、SK-ll、玉兰油、伊奈美、安娜苏、艾斯卡达、登喜路、朗万、保罗思密斯等等。

  截止2022年6月30日,数据显示,宝洁公司股东持股情况如下:

  第一大股东:先锋领航集团,持股比例8.99%;

  第二大股东:贝莱德集团,持股比例6.55%。

  然而,可萨犹大财阀通过控制不同的巨无霸公司,实际几乎垄断了市场,又利用从中国这个庞大市场赚取的利润,来暗中推动日本为中国百姓制造核污染水食品、制造粮食危机、制造食品添加剂、制造疾病,制造疫苗,制造药品,从而削减全球人口数量,包括削减我们,即他们的“顾客”,从而实现完美循环,“江山永固”。

  2000年左右,宝洁公司以极低的定价推出中草药牙膏,此举使得本土中草药牙膏集体失去市场。

  此后,国内市场牙膏十强名单中,外资品牌占据六席,“六必治”、“芳草”、“两面针”、“冷酸灵”、“黑妹”等昔日享誉大江南北的品牌日益沦为二三线品牌,只得退守三四线市场,在市场边缘苦苦挣扎。

  2005年,蓝天与立白集团资产重组,重推“百年蓝天”项目,试图夺回市场。研发团队以古方贡药“牛黄”为配伍灵感,融合了六味中西配比组方,推出不同品类的产品,不仅专研了适合国人的“清炎牙膏”,缓解牙周炎和牙齿敏感,还推出了高端系列,首次将中草药蔓荆子放入牙膏,具有抗菌、消炎、止痛、美白、去渍等功效。

  六必治的高端系列产品,从苏州博物馆藏品《松鹤延年图》中汲取灵感,采用故宫红墙绿瓦为灵感设计了马口铁盒的国风包装,香味也有不同讲究。例如,牛黄清炎牙膏采用的桂花香型,灵感源自唐宋时期宫妃御女用桂花制成食物内服,可达到“香味绵长、口齿留香”的效果。

  至于百雀羚,本诞生于1931年,由离开先施百货公司的顾植民以“前家后厂”的方式所创办,当时还属于弄堂小作坊。

  至40年代,百雀羚已发展成为当时上海名媛佳丽的首选,取代德国妮维雅成为国货化妆品第一品牌 ,著名电影明星蝴蝶,著名歌星、影星周旋等,都用上了百雀羚。南京路永安公司楼下柜台,常常一货难求,就连样品都经常断货。

  1990年,百雀羚与英国联合利华、德国巴尔斯多夫合资生产"旁氏"、"妮维雅"等产品。

  2000年10月,上海百雀羚日用化学有限公司改制,从国企变成了民企,令人不胜唏嘘。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子午|“决定不予公开”?北极鲶鱼事件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2. 愤怒声讨医院上市
  3. 小庄:真的要思考一下工资不涨的原因了
  4. 后续消息,西南大学的回应引发学生抗议
  5. 猜猜:这个北极鲶鱼究竟是什么来头?
  6. 吴铭|给某地同志的公开信
  7. 叶方青|是非颠倒的罗刹现象不能再发展下去了
  8. 吉锋|是重新提社会主义革命的时候了
  9. 最新消息,郯城被“盗走”的毛主席塑像找到了
  10. 前锋:铲毛主席雕像,此事非同小可
  1. 47年了,该还人民真相!他从毛手里接过一个什么样的中国!
  2. 真是讽刺!
  3. 釜底抽薪放大招:完犊子了?好像真的要完犊子了
  4. 毛主席与邓小平是如何看待群众"闹事"的
  5. 胡锡进的这段言论真让人大跌眼镜
  6. 周恩来病重时留下700字长信,毛主席读后泪水涟涟:我要去看他
  7. 美国“功勋”间谍在华落网!大量惊人内情披露
  8. 胆太肥,4000万中央项目全烂尾!
  9. 天津大爷跳水火了,谁坐不住了?
  10. 李昌平:基层“官不聊生”的深层原因
  1. 郭建波:陶铸由被中央信任到打倒的历史原因分析
  2. 吴铭:一个蓄谋已久的骗局——如何看待恒大到美国申请破产事件
  3. 肖志夫:美国对中国“和平演变”已经事实上完成到什么程度?
  4. 深夜惊雷!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发生了!
  5. 事关党国存亡,"依法治国“要商榷
  6. 有些地方的工作已经开始了,不必惊慌,请保持镇定
  7. 或许是一个双簧表演
  8. 反腐反出了医疗奇迹
  9. 真是脸都不要了!
  10. 柴静,这次回归为什么败得比上次还惨?他们低估了真正的对手
  1. 郭松民:秋雨绵绵,来到毛主席纪念堂……
  2. 章家敦说,润人都是中国军队假扮的破坏分子
  3. 褚毅平:支持黄卫东抵制石正丽的呼吁并补充意见
  4. 我们就是要理直气壮地表明观点:消灭私有制!   
  5. 一个穷打工仔的第100次相亲
  6. 保安野蛮踩踏学生敬献伟人的鲜花,校方竟然没有正面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