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闭突性自由和开协性自由——对《前进,达瓦里希》评论的评论

杜车别 · 2013-07-07 · 来源:杜车别新浪博客
《前进,达瓦里希》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哈耶克等人鼓吹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和市场经济是一种真正的极权主义,要不断扼杀窒息人的个性。而共产主义本质是顺应人的天性,解放人的个性,让每个人都成为独立的,不在外力强迫下行动的人。

  我本来打算在系统看完儒家思想经典著作和明代主要思想家的著作之后再开始系统写点理论方面的文章。

  但最近看了一个《前进,达瓦里希》的动画片,去看评论,发现有许多人借评论这个动画片来谩骂苏联,攻击共产主义。而其中一些人的文章还用了很文雅的词汇,很漂亮的术语作为包装。

  心中产生了和这些仇恨共产主义的人进行沟通的欲望,所以就即兴写点东西,也不知道究竟能否沟通。

  首先要冷静的问这些人一个问题,共产主义从诞生以来,给人类带来的究竟是更多的进步、人道、自由,公正,还是说更多的邪恶、血腥,残暴?

  在苏联崛起的历史进程中,一些人——比如沙俄时期占据人口百分之七十的文盲人口,中亚、西伯利亚等地原本被禁锢在愚昧中的妇女,获得巨大的利益,他们在苏联崛起的过程中获得了原先无法想象的发展空间,走向原先根本无法触及的广阔天地。

  当然也有一些人的利益受到了损害,那些原本富裕的地主贵族,原本就有知识有文化结果在苏联时代思想表达的自由受到限制的人,甚至还包括那些本身为苏联的建立和发展做出贡献但受到冤枉迫害的人。

  出于不同的利益视角,对苏联做出不同的评价很正常,但可怕的是在一些成天人权不离口的人看来,前面的这些人根本不是人,在他们的视域里是根本不存在的,在他们眼中,苏联时期只有后面的那些才是人。

  每当我看到这类人的文字时,感觉到他们的头脑里存在一个思维滤镜,历史的事实经过这种思维滤镜之后,就只剩下一个单一的色带了。

  当他们说着“理性看待共产主义屠杀、镇反、集体化”这种话的时候,似乎在表明他们多么纯洁无暇,一尘不染,高尚得,义愤填膺得不能接受任何对邪恶,残暴,非人道行为的宽容,这种宽容在他们看来是养虎为患,是为虎作伥,他们必须奋袂而起,防微杜渐,把罪恶的萌芽扼杀在摇篮里。

  但当程度百倍千倍的屠杀,种族灭绝,私有化发生在资本主义世界的时候(而事实上关于苏联所谓屠杀大多是夸大的),他们的态度显然是选择当做没看见,看见了也要尽快淡忘,没有忘记也要尽量少提,就算提了,也不能上升到彻底否定整个资本主义的高度上来。

  我们不说远的,就说20世纪的几次大屠杀好了,苏加诺夫人的回忆录不知道他们看过没有,在20世纪六十年代,美国扶持的苏哈托进行的反共大屠杀,这次屠杀的人数级别在百万以上,把整个印尼杀的血流成河。

  再说美国自己搞的屠杀,仅仅为了不让越南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就用地毯式轰炸屠杀了越南八百万人。

  再比如苏联的解体,人均寿命十年内差不多下降了五岁之多,这相当于上千万无辜平民死于解体的劫难,被屠杀掉了(要知道中国所谓的三年灾害的大饥荒,都没有导致十年内这种持久程度的人均寿命的下降)

  如果再往远里说,美国在建国过程中,对印第安人进行了种族灭绝性质的大清洗,造成的印第安人口损失在几千万级别,美国国父华盛顿还收藏有印第安人的头皮,在信件里还残暴的叫嚣对印第安人不要留情。

  资本主义在兴起过程中,对非洲的黑人进行了惨绝人寰的掠夺贩卖,有人统计光是贩运黑奴过程中被虐待或直接屠杀致死的黑人数量就高达千万级别。

  还有英国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在工业化的过程中上演了羊吃人,大规模奴役使用童工(英国在工业革命时有些工业城市工人的平均寿命只有十五岁),英法美等国在世界各地建立殖民地的过程,有系统的大规模屠杀当地土著,还有鸦片战争之类,有系统的政府直接参与贩卖毒品到殖民地等等

  两次世界大战屠杀几千万的惨剧的直接起因也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爆发后,资本主义国家抢夺殖民地、原材料产地引发的。

  我很诚恳,也很好奇的问那些仇恨苏联,仇恨共产主义的人一句,你们对这些屠杀,这些惨剧是怎么看的?你们那个高尚的心灵是如何看待这些事情

  我没有任何别的意思,就是出于纯粹的好奇,象他们这样一个对所谓共产主义的罪恶如此深恶痛绝,如此眼睛里不揉沙子的人,究竟是如何看待这些事情的?

  你们是把这些东西都看成是合理的必要的代价么?还是认为我上面说的这些都是别有用心的人编造的,恶意夸大的?

  他们的看法究竟是尽管资本主义兴起的过程中有如此多的罪恶,制造了如此多的惨剧,但它也产生了巨大的成就,从而就是可以接受和理解的;还是说保持立场的一致性,认为制造如此罪恶的资本主义,就是罪恶的根源,应该予以彻底铲除?

  他们能正面的,毫无回避的直接阐述一下,他们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看法吗?

  我真的很好奇,很想知道他们的看法.。

  假如说他们的回答就是这些资本主义产生的罪恶是可以理解的,是必要的代价,那些被资本主义罪恶残害的无辜人民虽然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但为了整个资本主义的集体利益,他们的牺牲是可以接受的。

  那么就事实的层面,就实证的层面,他们和共产主义的拥护者、苏联的辩护者相比,其实并没有任何道德的优势,相反如果光从纯粹的事实的比较来看,这种仇恨共产主义的人,其实劣势更大。

  当然他们可以为自己辩护说,他们眼光更深远,洞察力更敏锐,他们能直接从理论上,从逻辑上证明共产主义的邪恶专制压制人性,他们能从理论上,逻辑上证明资本主义虽然也有许多缺陷不足,但是大体上还是可以接受的。实行资本主义的社会,即便暂时会有许多罪恶,甚至会发生一些残暴,不人道的事情,会出现蒋介石、苏哈托这样的独裁者,华盛顿、希特勒这样的种族清洗分子,但从历史长期的趋势来看,还是会变成和美国一样民主文明的国家的

  如果是这么一种逻辑的话,那么这些人和他们所仇恨的共产主义者相比,也不占有任何的优势,因为共产主义者为斯大林辩护的逻辑同样是,斯大林所采取的专制措施只是暂时的,是被环境所逼,等到国家走上常规,经济发达起来,这些专制措施自然就减少。而共产主义的最终目标就是解放人的个性,使得每个人获得更多的自由。

  你看,双方的证明手段,思维过程,其实还是很相似的,那这些反共者的道德优势和理论优势究竟在哪里呢?

  其实说穿了,赖以支撑谩骂共产主义者道德优越感的东西是如此脆弱和不堪一击,他们其实和张春桥、江青、姚文元这些人没有区别,都是被几个看似简明的教条支配的人,或者机器化程序化的人,只不过姚文元之类用来包装自己的言辞是马列毛,而反共者的言辞是西方那些资本卫道士的术语而已。

  这些人攻击共产主义说“它会将其建政之前的自由气氛消灭,或是清洗掉非正统的意识形态,把一切民间自我生发的东西压制在“可怜的原子化个人的求生层面”

  其实我是很明白很理解这种人的逻辑的,说到底,这类人的逻辑是被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里表达的逻辑所支配的。

  一切的根源并不在于,他们能从事实的层面上列举出多少所谓共产主义的罪恶,不人道,专制;因为别人很容易就能列举出更多资本主义的罪恶,不人道,专制极权残暴。

  问题的根源只在于,他们那个简单的直线条的头脑,被哈耶克那个简明的如同小学生算术般的逻辑所打动了,说到底,他们其实和那些被气功大师,形形色色的民间养生专家忽悠的一愣一愣的愚夫愚妇是同一种类型。

  简单的头脑总是喜欢简单的逻辑。如果有人告诉反共者和那些一心要养生的愚夫愚妇,一种很简明的方法就能解决困扰人的问题,他们和那些愚夫愚妇都会一样趋之若鹜。

  公有制加计划经济等于极权,等于压制人的个性,等于把一切民间自发的东西压制在“可怜的原子化个人的求生层面”,等于把所有的思想都统一起来。

  还有比这个更简单,更简明的逻辑么?

  还有比这个更简单,更简明,更易于遵循和坚守的教条了么?

  还有比这个更简单,更容易获得优越感,更便于操作的道德信条了么?

  没有了,或许与之媲美的只有愚昧宗教里信上帝得永生之类的信条了。

  但这个信条从逻辑上真的成立么?

  相信这种逻辑的人等于相信人和圈养的猪是同一类型的动物,吃饭谋生就是生活的全部内容。他们相信经济活动就是人生的全部意义,对经济活动的集中控制,就意味着自由的被剥夺。

  相信这类逻辑的人,他们其实应该希望人成为这样的一种生物,才是自由的生物。胃部的消化,肠胃的蠕动,肾脏过滤血液的活动,膀胱储存尿液的活动,肺脏交换氧气和二氧化碳的活动,血液的运行速率,乃至心脏跳动,行走时候腿部肌肉力度的细微调控等等所有的这些都应该清晰的呈现于意识之中,并接受意识的控制。

  这些活动都对应于经济活动,所以应该由每个人的意识来决定何时分泌消化液,何时分泌胰岛素,血流的速度应该是多少,脚接触地面时候的肌肉力度应该保持多少等等。

  但如果一个人真的变成这样,那么实际上他只能成为废人了,因为他的全部意识只有用来处理这些信息,没有时间也没精力来关心任何其他的东西,更谈不上任何自由可言。不必说用意识来处理这些信息,哪怕就是他耳朵每时每刻都能清晰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血液流动的声音,眼球转动的声音,这都是一种严重的病症,会严重干扰他的正常生活。

  同样道理,如果一个社会关系到每个人生存和尊严的经济活动,都由每个人自己来操心来控制来决定的时候,这个社会下其实只有那些不必为赚钱操心,靠银行利息就能过上富裕生活的资本家才有更大的自由,而大部分人是没有多少自由可言的。

  你以为农民工到大城市打工,是他们自由意志的决定。你以为煤矿工人冒着生命危险在没有任何安全设施可言的私营煤矿里挖煤是他们自由意志的决定?这当然是胡扯了。

  人的大脑之所以能让决定生命的基本生理活动过程不进入意识处理,是因为大脑进行了分工,由一部分的神经系统集中处理控制这类生理过程,也就是所谓的植物神经系统。

  没有人会愚蠢到认为,进行了这种分工,人就被植物神经系统所奴役。

  人是如此,由人组成的社会也是如此。

  公有制和计划经济无非就是进行了这样的社会分工,把原来分散处理,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机械重复活动由一部分社会组织集中处理,把大部分人从经济的奴役下解放出来,使得他们有时间,有精力,有条件进行更有创造性,更能展示每个人自身独特性和不可替代性的科学、技术、艺术、文化、工艺、探险活动,这是在为每个人得到更多的自由提供必要条件。

  究竟什么样的活动才真正让人感受到自己的自由意志呢?

  一个人选择登山探险,泛海遨游,他能感受到自由

  一个人表达自己认为正确的意见,他能感受到自由。

  一个人不受经济利益的驱策,不出于糊口谋生,而单纯从事自己感兴趣的创造性劳动,他能感受到自由

  一个人按照的自己兴趣喜好,变换服装,居住地点,工作职业,这他能感受到自由。

  可以列举的很多,总而言之,这些自由没有一个是市场谋利活动提供的,在公有制和计划经济下,可以提供得更充分更完全。绝不是市场经济下那些为生活所迫不得不从事的机械重复劳动的农民工,或者被市场牵着鼻子走而焦头烂额的经营者感受到的东西才叫自由。

  按照哈耶克信徒的逻辑,他们无非是觉得公有制和计划经济下,经济命脉都被政府控制了,所有人都成为了政府的雇员,任何人都不能违抗政府的意志,政府只要用解雇作为威胁,所有人就得乖乖就范,从而是所谓的极权主义,是让人丧失了自由。而资本主义下,工人对一个老板不满意,还可以换一个老板云云。

  实际上政府用来影响人民的关键因素是意识形态和暴力机器,无论私有制、公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都是如此。

  如果政府的行为背离了自身宣扬的意识形态,那么他就无法用说服的手段来使得人民服从它的意志;这种情况下要继续维持统治,就必须要动用暴力机器,而当支配暴力机器的意识形态也被瓦解的时候,这个政府就会崩溃下台。

  哈耶克的信徒某种程度上比马克思的唯物主义还要唯物主义,还要教条机械百万倍。他们那个头脑简单到认为经济手段能决定一切,政府控制经济,就意味着政府就能用经济手段来压服人民,却根本不理解组成政府的人本身也来自人民,也受意识形态影响。政府的权力本身就是意识形态授权的。经济手段所谓的压服具有缓慢性,根本不可能解决不同意见产生的危机。公有制下用经济手段压服更远远不如私有制下有效率。因为公有制的意识形态本身就是让每一个人都能有尊严的劳动,要解雇来威胁人,这不是等于拆自己的墙角,瓦解自己的政治基础么?

  而对资本主义私有制则不存在这个问题,资本主义的政府可以随时逼迫企业不得雇佣异端分子的方式来威胁它觉得不顺眼的人。比如斯诺登这样的人,哪个美国企业敢继续雇佣他,哪怕在美国境外雇佣?别说对个人,就是对国家美国人都可以威胁,哪个美国公司敢于和朝鲜,和古巴做生意就要被美国列入黑名单,被制裁。从这个角度上说,私有制才是真正的极权主义。

  从历史的事实来看,也是如此。按照哈耶克信徒的逻辑,苏联这样的公有制国家对待人民的抗议其实根本不必出动军队警察(军队警察在资本主义国家也是可以出动的),只要直接下令让公有制企业解雇开除闹事的人就可以了。

  苏联819事变的组织者也愚蠢,根本不必出动军队嘛,只要让国有企业解雇那些反对者就可以了。

  真不知道哈耶克的信徒头脑何以会简单混乱到如此地步。

  说穿了,如果有信心建立民主公开透明的政府,那么公有制和计划经济会提供人更多的自由,如果没有这个信心,那么换成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大多数人口,尤其是下层群体遭受的奴役专制压迫只多不少,而且他们连诉苦的声音都会被淹没,都不会被关注。

  话说回来,也正因为哈耶克、弗里德曼这些极端资本主义的信徒,他们信奉就是公有制计划经济必然导致奴役这种神棍信条,这种信条因为其简单性粗暴性适合他们那个沟回纹路浅平的大脑,对他们来说已经成了类似教徒对待上帝训示一样必须无条件尊奉的观念。

  所以抛开这些资本主义信徒用来挥舞招摇的五光十色,炫人眼目的道德旗帜,自由旗帜,人权旗帜,你会看到那些义愤填膺的对所谓苏联共产主义专制罪行的列举,或者对英美人权自由的赞颂,都只是障眼法。

  他们关心的核心问题,其实并不是专制不专制,人权不人权,自由不自由,道德不道德。他们关心的核心问题只有一个: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这才是决定他们支持还是反对某个政府的核心关键字,其他什么人权啊,屠杀啊,专制啊,独裁啊,他们都是不放在心上的。

  这点上,他们的祖师爷哈耶克与弗里德曼做出了很好的表率

  在坎宁安写的《民主理论导论》一书论及哈耶克、弗里德曼等人的耦合秩序民主理论(通俗点说就是所谓的“自由民主”)时候有这样的记载

  “1973智利政变后,弗里德曼和哈耶克访问智利,并向军政府提供经济对策,事实上,皮诺切特还私下约见哈耶克,而布坎南则在政变最早爆发的维那迪马市海军总部发表演讲”(见该书第158页)

  所以其实对哈耶克、弗里德曼、布坎南之类的资本主义信徒来说,专制不是问题,独裁不是问题,极权不是问题,屠杀异端血流成河不是问题,清洗不同政见者不是问题,推翻民选总统不是问题,最关键的问题是“私有制”还是“公有制”。

  如果他们觉得私有制受到了威胁,而独裁专制极权屠杀能给私有制带来保障,那他们会毫不犹豫的站在独裁者,专制者,极权者,屠杀的制造者这一边。

  这和他们的理想信念不但是没有违背的,反而是高度一致的。所以他们支持智利独裁者皮诺切特,支持他推翻民选总统,支持他对左派进行清洗和屠杀,丝毫都不奇怪,这是他们忠实于自己的民主自由理论的表现。

  应该说美国政府对这种理念也是心领神会的,所以在扶持蒋介石、李承晚到苏哈托、皮诺切特之类的独裁者方面从未有过犹豫,在屠杀印尼百万华人和左派,屠杀越南几百万平民的时候,也从未有过任何手软。

  关键不是屠杀多少人,关键不是独裁专制与否?关键是要能够保障私有制不被动摇,这是核心问题中的核心问题。

  如果说从目前的历史阶段来看,公有制和计划经济所谓的专制多是面对外来侵略干涉,面对险恶局势环境下的防御性质的专制,那么私有制和市场经济的专制则多带有进攻性侵略性。

  正如坎宁安所说的“对这些证据进行评估时,必须考虑如下的事实,在大范围内实行计划经济,迄今为止,这样的努力和尝试还从来没有不受资本主义阻挠的。资本主义对它的阻挠,不仅强大而持久,而且常使用非常不民主和非常不自由的手段”(该书第63页)

  那既然如此,资本主义信仰者为什么不直接就说自己判断是非的最高标准就是看某事件是否有利于保障私有制的存在呢?为什么总是要把民主、自由、人权这些名词推在最前面呢?

  这个是因为民主、自由、人权这些词汇是给那些资本主义的外围信仰者用的,是用来招徕旁观者,忽悠无知者用的。毕竟并不是所有人对私有制的信仰能如哈耶克这类人坚定僵硬和盲目。

  类似这次的斯诺登事件,斯诺登就属于那种还未悟道的资本主义信徒,在真正的资本主义信徒那里,民主、自由、人权、公正、透明这些属于工具价值,而不是内在价值,当工具不能为目的服务的时候,当然是应该放在一边的。

  而斯诺登在这个傻蛋居然把原本被资本主义当作工具的东西奉为了目标本身,那自然就只能成为美国全球通缉的逃犯了。

  当然,哈耶克的信徒们会反驳说,他们确实就是把民主自由人权当成目标价值的,只不过眼光更长远一些,私有制才能保障长远的民主自由人权,所以为了最终长远的民主自由人权,类似美国在智利、印尼、越南这样屠杀左派,牺牲眼前的暂时的民主自由人权就是完全合理和应该的。

  那么私有制下的自由真的是所谓长远的自由么?

  我可以给出一个理论,说明私有制下的自由其实是一种闭突性的自由,哈耶克等人宣扬的自由主义,其本质是一种闭突主义。

  什么叫做闭突性自由呢?

  这是我自己发明的一个词汇,其意思就是封闭冲突性的自由。

  更具体的解说一下,私有制下的自由其实就是类似一个有固定边界的地盘,这个地盘区域由所有的人分割。

  这种状态下的自由总量是守恒的,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在不同人之间分配这个自由。资本主义法律的作用就是给不同的人划定这个边界,就如同分田地一样。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哈耶克说自由就是遵守法律。

  这种状态下的社会,一个人自由程度的增加,就必然意味着另一个人自由程度的减少,所以人与人之间都必然是对立的,冲突的。一个人想要增加自己的自由,必然意味着减少别人的自由。人和人之间变成了一种敌人关系,对立关系,甚至亲友也不例外。

  这也是为什么资本主义下的企业,老板要想增加自己的自由,也就是增加自己的金钱收入,它必然要减少工人的自由,也就是要延长工人的劳动时间,缩减工人正常的休息娱乐时间。

  前不久新闻里甚至还有某地的老板限制工人上厕所的时间,为了避免工人劳动期间上厕所,关闭大门,导致发生火灾工人无法及时逃生的情况。

  不仅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自由关系是闭突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也是闭突的

  私有制下生产者要增加自己的自由,就必然要减少消费者的自由。所以生产者想法设法偷工减料,使用有毒的原料制作食品,三聚氰胺、地沟油、甲醛面,毒皮蛋,毒淀粉之类层出不穷,禁不胜禁。

  这个还仅仅是最肤浅,最表面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闭突关系。

  更深层次的表现则是,生产者竭力培养诱导消费者种种嗜好,降低其身心健康程度,削减其自由,从而增加自己的金钱收入,从而增加自己的自由。

  比如毒品生产者,就需要诱导一些人去吸毒,这样他们才能获得利润。网络游戏制作商需要大量人染上网瘾,这样才能让他们的自由增加。垃圾食品的生产商,需要诱导人们去吃这些无益于健康的垃圾食品。

  减肥的需要先让消费者变得肥胖,然后再让他们花钱去减肥。美容的需要诱导人们对父母给予的容貌产生不满,这样才能让他们有利可图。

  组团旅游的向导需要强迫游客去商店,这样他们才有更多的自由、

  一方自由的增加,就必须依靠设法减少另一方的自由来获得。这就是所谓闭突性的自由

  以上是闭突性自由的空间分支,闭突自由还有其时间分支。

  也即不仅是空间层面的封闭守恒冲突,而且也是时间方面的封闭守恒冲突;不仅是横向闭突,也是纵向闭突。

  资本主义社会下动物性欲望的畸形膨胀,人们在某一个时间点上的自由度增加,必然导致后面时间段上自由度的减少,这是时间轴上的封闭冲突。

  就比如在资本主义广告的刺激下,人们对某些食品饮料的过度摄入,在摄入的时候觉得很自由,等到肥胖,高血糖,高血脂都来了之后,结果连正常的合理的饮食都不能进行了,自由被极大程度剥夺,这是闭突性自由在纵向时间上的一个最简单的表现例子。

  资本主义的运行需要刺激人们的病态欲望的增长,需要人们沉溺在各种各样的变态精神刺激和物质刺激,这是它活力的来源,也是它反复循环进行的再生产的成果

  这意味着私有制条件下的自由必然是闭突性的自由,空间上是闭突,时间上也是闭突。如果更确切一点说的话,其实不是闭突,而是缩突。因为自由总量并不真的是封闭边界内的守恒量,而是愈来愈缩减的。

  人们各自意愿的冲突越来越激烈,人与人为敌的程度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越来越加深,法律的条文越来越细密,绑在人们身上的绳索也越来越多,关在监狱里的囚犯数量也越来越多,恐怖分子越来越多,人们的不安全感越来越多。甚至处在自由分配最优势一方的有钱人,富翁他们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给自己活动加的限制条件也越来越多,保镖数量也越来越多。

  所以所谓私有制下的所谓自由,在一个较短的时间片段内看,是闭突性的,在一个较长的时间段内看则是缩突性的,人们的自由总量是不断缩减的,是不断趋向于扼杀消灭人的个性活力,使人在资本机器的运作下,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同一化,螺丝钉化的。要么成为欲望同一化动物化的兽性享乐的机器,要么成为精准算计金钱利润收入的机器

  而公有制社会主义乃至共产主义要实现的自由,是开协自由,也即开放协作性的自由,这时候的自由的边界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的,人与人的关系,不是冲突对立的,而是互相协作的。

  这时候社会的自由总量不是守恒或缩减的,而是不断增加的。

  一个人自由的增加往往带来其他人自由程度的增加。

  共产主义是创造性劳动成为人的第一需要,理性的快乐机制成为作用程度最大的快乐机制。

  这时候创造性劳动一方面本身就是人们在实现自己的自由,满足自己对自由的追求,另一方面创造性劳动的成果,必然增加其他的自由。

  比如科学家发明新的宇宙飞船,一方面这个发明的过程本身给他带来极大的快乐和成就感,让他感觉一种创造的自由;另一方面他实现这个创造自由的结果就是其他人因此能享受到更大的自由,可以乘坐新型飞船前往宇宙更加辽阔遥远的地方。

  一个人自由程度的增加导致无数其他人自由程度的增加,这就是开协性自由的例子

  和闭突性自由一样,开协性自由也有其时间分支。在共产主义,理性的快乐机制成为作用程度最大的快乐机制,这也意味着,理性意愿的自由将得到最大优先程度的实现。这使得人们在一个时间点上自由的满足,将会导致其他未来时间点上自由程度的增加,时间上也是开协的。

  比如因为理性觉得锻炼身体对我是有好处的,所以我去锻炼身体,感觉到了自由的满足,而这种自由的满足导致在未来的时间点上我有更健康的身体,从而有更大的自由。这就是开协自由在时间分支上的表现。学习知识,做好事帮助他人,等等也都是如此。

  当然,因为资本主义有共产主义的萌芽,所以资本主义在总体上是闭突性自由的情况下,也会有局部的开协性自由的情况。

  通过以上的论述可以看出哈耶克等人鼓吹的所谓民主自由,其实质就是反自由,或者说是闭突主义(而非自由主义),资本主义实质就是要不断缩减人的自由,最终让所有人不自由。

  而共产主义的本质其实就是自由主义,解放个性,思想自由,实现真正的自由。也可以把共产主义称为开协主义(开放协作主义),是不断开掘新的自由天地,每个人自由的增加都意味着其他人自由的增加。

  从这个意义上说,哈耶克等人鼓吹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和市场经济是一种真正的极权主义,要不断扼杀窒息人的个性。而共产主义本质是顺应人的天性,解放人的个性,让每个人都成为独立的,不在外力强迫下行动的人。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匠人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2. 为什么杀我们学长姐!
  3. 是可忍孰不可忍?
  4.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5. 新冠确定物传人,会是武汉沉冤得雪的决定性证据吗?
  6. 去世九个月竟然“国庆闯红灯”,人工智能冤枉死人的闹剧深思后更加可怕!
  7. 如何应对抹黑抗美援朝的歪理邪说?
  8. 迎春:一篇分析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罕见的好文章
  9. 三次卖断货的五本红色书籍,到底什么在吸引人们?
  10. 中美贸易战的前景预判及警惕
  1.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2.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3.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9.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10.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6.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