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李培荣:也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虚实

李培荣 · 2015-01-01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内容简介:一个国家选择以市场经济为主体的经济体制。市场经济必然要选择与自己相适合的社会生产关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说法,不过是天外来客,是缺乏应有根据的一种虚拟的假设。复生的资产阶级本能地要走资本主义道路,以取得更多的利益。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矛盾与斗争,已成为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

 

  对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这个名称,已有人提出质疑,笔者也说点看法。

 

  一.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我们不妨先从社会主义这四个字说起。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是一种社会形态。社会形态,一般来说是由包括政治丶法律丶文化丶意识形态等在内的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即生产关系总和)构成的。其中的决定因素是经济基础。这是因为,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而物质生产是社会的基础。它的活动必然存在不可缺少的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呢,需要设立上层建筑来保护丶巩固与保证生产关系作用的自由发挥。这样,我们就知道了组成社会形态的两部分互相之间的关系。

  那么,社会形态的作用是什么呢?社会形态是应社会人群的共同利益的保护与发展的需要而产生的。就是说,社会形态天生地是为社会成员的生存丶安全和发展丶富裕服务而存在的。但是,不同的社会形态的这种作用,是客观地存在着差别的,即是为部分的社会成员的利益服务,还是为全部人民的利益服务。造成这种差别的制约条件,就是生产关系的差异。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有着质的不同,因而为谁服务的对象就不同了。

  现在,该说到市场经济这四个字了。市场是商品交易的场所。经济是社会物质生产的活动。由市场进行调节的国民经济,就是市场经济。国民经济是国家的生产丶流通丶交换分配和消费的总体。对国民经济进行管理的制度丶方式的总称,就叫做经济体制。所以,市场经济也是一种经济体制。

  从表面上看,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可以运用市场经济作为主体,其实不然,原因是社会形态的生产关系对市场经济存在着制约,或者说是市场经济适应着某种生产关系。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与市场经济是,前者需要资本、生产与赚钱的自由,后者的强项正是充分的自由化,两者一拍即合。资本主义对市场经济的运用,是如鱼得水。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要求消灭剥削,生产的目的不为私是为公,抵制自由化与无政府状态。因而,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制约着的经济体制,是另一种经济体制。如果贸然简单地全部无限止的运用市场经济,对市场经济的自由化与无政府状态的缺陷不加克服,则可能引起原有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的蜕变,从而要求原有的生产关系的异化,以适合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运行的畅通无阻。这是因为,一是历史表明,市场经济具有独立性。它与社会生产关系两者均具有制约与反制约,控制与反控制的功能。两者结合协作存在着的制约、选择,是双向的。一个国家选择以市场经济为主体的经济体制。那么,市场经济必然要选择与自己相适合的社会生产关系。二是生产关系中的所有制,同时期内处于主体地位的只有一种。在它制约下的相适应的一个国家的经济体制,处于主体地位的也只能有一种。事物存在的属性虽然是多元的,但是有主有次。其中起决定作用的根本属性只有一个。它决定着事物主要的性质、功能、面貌特征与发展趋向。如果事物的属性无主无次,不伦不类,就难于相互区别,就没有是非曲直可讲了。由此说来,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这两种经济体制,在一个国家里不能并列为主体,要主次分明。

  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是私有制和按资分配。在它的制约下,经济体制运行显示出来的模式是:(一)确定的运行原则或说生存公式,是一个目的两个手段,其目的是极大地赚钱,追求利润的最大化,其手段是极大地发展生产力,极大地剥削劳动者的剩余劳动成果。(二)依靠市场经济。资产阶级在市场自由化中可大显身手,获取最大的利益。(三)充分发挥市场经济各要素的作用。即钟爱资本,以资本为中心,雇佣劳动,生产商品,利用价值规律和市场自由化等等。这样,必然激化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矛盾与斗争;推动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有化矛盾的发展;使生产处于无政府状态,经济危机不断。马克思说过:"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是社会生产过程的最后一个对抗形式"。"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1)

  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是公有制和按劳分配。这里应多说几句社会主义的所有制,以全面认识与它相适合的经济体制。依照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思想是,"无产阶级将取得国家政权,并且首先把生产资料变为国家财产。"然后"把生产资料转交给生产者公共占有。"进而向着社会所有制发展,"一方面由社会直接占有,作为维持和扩大生产的资料,另一方面由个人直接占有,作为生活和享乐的资料。"(2)在分配上,马克思说: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社会,在各方面都还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他以一种形式给予社会的劳动量,又以另一种形式全部领回来。这里通行的是商品等价物的交换中也通行的同一原则,即一种形式的一定量的劳动可以和另一种形式的同量劳动相交换。(3)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按劳分配的内容,换句话说,是按照劳动者的必要劳动和剩余劳动进行分配;必要劳动和工资相等价交换,而剩余劳动的成果就是利润,也要分配给劳动者,这就是按劳分配。上面引了较多的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光辉思想,是想说明,在上述的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制约下,经济体制运行的生存公式,也是一个目的两个手段,其目的是极大地使人民共同富裕,追求贫富两极分化的消除,其手段是极大地发展生产力,彻底地消灭剥削。我们知道,利润是由劳动者的剩余劳动成果和资本所有者的纯资本(先进的生产资料)增值构成的,以数量计算,一般情况来说,前者是大头,后者是小头(自动化程度高的有例外)。利润是剥削的对象,又是富裕的源泉。真正的按劳分配,就是消灭剥削丶共同富裕的有效的方式。加上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劳动者当家作主,参与国家与经济的管理,必然激发出广大劳动者的劳动积极性与创造性。在这样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制约下,生产的商品回归为产品;原资本的属性没有存在的意义,也改变为资金;劳动者是生产资料的主人,他们的劳动力不再成为商品,雇佣劳动失去了价值;国民经济是有计划按比例的发展,正如恩格斯指出的:"无产阶级将取得社会权力,并且利用这个权力把脱离资产阶级掌握的社会化生产资料变为公共财产⋯⋯从此按照预定计划进行的社会生产就成为可能的了。"马克思说:"资本是资产阶级社会的支配一切的经济权力。它必须成为起点又成为终点"。(4)这就是说,商品丶资本丶雇佣劳动丶自由化和生产无政府状态,这些市场经济运行的要素,在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制约下都有了改变。市场经济存在的必要,被计划经济(按统一计划管理的国民经济)所替代。由此可说,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制约下的正宗的国民经济的体制是计划经济,其它的什么经济是不可代替的。这里充分地说明,在当今惟有的两个社会形态里,由于社会生产关系的不同,使惟一的经济体制主体产生不同,即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与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存在本质的不同。因此,纯粹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说法,不过是天外来客,是缺乏应有根据的一种虚拟的假设。

  那么,根据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情,对留有的旧社会的痕迹,是否可以利用市场,甚至利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为社会主义服务呢?革命的领袖们对这个问题,是有认识的。列宁对"新经济政策"说过:"新经济政策的真正实质在于:第一,无产阶级国家准许小生产者有贸易自由;第二,对于大资本的生产资料,无产阶级国家采用资本主义经济学中叫做‘国家资本主义’的一系列原则。"(5)毛泽东于1956年12月7日同民建和工商联负责人的谈话中说:"上海的地下工厂同合营企业也是对立物。因为社会需要,就发展起来。要使它成为地上,合法化,可以雇工。现在做衣服要三个月,合作工厂做的衣服裤腿一长一短,扣子没眼,质量差。最好开私营工厂,同地上的作对,还可以开夫妻店,请工也可以。这叫新经济政策。我怀疑俄国新经济政策结束得早了,只搞了两年退却就转为进攻,到现在社会物资还不充足⋯⋯可以消灭了资本主义,又搞资本主义。"(6)我们不难发现,这是在一定时期内的"新经济政策",就是根据社会生产力发展和人民的需要,可采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方式,为社会主义发展经济服务。但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主体地位没有改变,计划经济的主体地位没有改变。这表明,市场经济可以成为计划经济的补充,是在一定阶段内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为主体的市场经济。

 

  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实践情况

 

  "资料显示,2011年9月底,我国非公有制企业数量占企业总数的比重突破80%,达到80.3%;2012年6月底,这一数据达到81.74%;2012年年底,这一数据达到82.67%。与此同时,非公有制企业的规模也在稳步扩大。"这些数据已经清楚地表明,公有经济在企业总数丶注册资本金方面均低于或大大低于非公经济(就业比例就低)。(7)私有经济实行的是按资分配制度。它的生存公式就是前面说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制运行的"一个目的两个手段"。它的实现方式是以资本为中心,雇佣劳动,在市场经济活动中企业主获取最大的利益。

  不到20%的国有企业,所有权被少数人控制丶支配,企业职工的民主管理制度基本是形同虚设。企业董事长丶老总的年薪从几十万元到几百万元,甚至有的高达几千万元,普通劳动者只有几万元,高低相差几十倍到几百倍。国有企业原来应有的生存公式已在变化,生产以资本为中心,实行雇佣劳动制度。企业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环境里生存,获取利益,在国家资本主义路上徘徊。

  社会在上述的市场经济的运行下,它反映出来的社会现象是什么呢?马克思说:"没有雇佣劳动,就没有资本,就没有资产阶级,就没有资产阶级社会。"(8)现在的社会在私有制丶按资分配的条件下,雇佣劳动的结果,必然产生剥削与贫富两极分化;剥削,生产着资产阶级,同时也生产着无产阶级。现在,国家经济总量排名世界第二;全国年度财政收入,从1980年的1085亿元,增加到5万亿元至10万亿元。国家的富裕与人民的贫富两极是同时出现的。在世界上,中国已成为亿万富豪人数排名第二的国家,仅次于美国。(9)在中国,1%的家庭掌握着41.4%的财富。(10)上述情况都是在私有化丶按资分配丶以资本为中心丶雇佣劳动等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所必备的重要条件得到满足,市场经济正常运行下而出现的。无疑,这些地道的业绩只能归属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如果张冠李戴地硬套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头上,那就是名不副实,睁眼说瞎话了。

  在现实社会生活里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这方面许多网友和平头百姓都有感受:如官场腐败时有耳闻,腐败分子贪污的钱物就是剥削来的劳动者创造的利润;劳动者当家作主的身份早已靠边站;收入分配不公,贫富悬殊,资源接近耗竭,环境污染是不争的事实;社会道德沦丧在扩大,旧社会的黄赌毒黑不断回潮等等,不须赘述。我们晓得,社会生活好像是一面镜子,有什么样的社会经济,就有什么样的社会生活。在这面镜子里,已经看不到社会主义经济的影像了;我们倒是看到了资本主义经济的影像。有人说:"当代中国的政治经济变革,可以理解为一个与资本主义遭遇的过程"。(11)

  雇佣劳动复活了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特别是走出了走资派,这是人们没有事先预料到的。历史是无情的,在无数老一辈的革命者流血奋斗下,在革命领袖毛泽东一代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领导下创建的崭新的富有朝气的前途无量的社会主义的国家里,竟然复生了资产阶级,走出了走资派!难道这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胞胎"里生长出来的"社会主义的新事物"?当然无人相信。如果有人相信,那就表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相同的同质化的事物了。既然老天把走资派、资产阶级复生下降到大地,无产阶级就有了对立面了。资产阶级的出现,它必然要提出阶级利益的诉求。前几年,一些新生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丶知名的专家教授与一些领导人刮起了要深化政治体制改革的风,原有的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建立的政治体制,阻碍着自由巿场经济的发展,赞同丶提倡"西方"的"小政府大市场"的论调,政府只能为自由市场经济服务,不能加以干涉。据乌有之乡网刊报道,原招商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秦晓于2014年12月在海南省三亚市召开的由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主办的"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演讲时,更是直接的明白无误的说:"要进一步去意识形态化,避免把公有制视为社会主义的属性,把民营视为资本主义的属性,那样我们会陷到一个泥坑里,不利于推进改革。"(12)我们清楚,政治产生于一定的经济基础,并为经济基础服务。它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它的反作用表现在阻碍或推动经济的发展。以毛泽东为首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在建国后创立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必然要保卫社会主义的基本制度,限制和抵制资本主义因素的侵蚀。恩格斯说过:"如果政治权力在经济上是无能为力的,那么我们又为什么要为无产阶级的政治专政而斗争呢?暴力(即国家权力)也是一种经济力量!"(13)走资派和资产阶级代表群提出诉求,要改革政治体制,搞所谓的"小政府大市场"。这并非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而是削弱与消除社会主义政府对市场经济应有的作用。如果是存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话,就不会要求改革社会主义的政治体制(自我完善除外)。秦晓们要"去意识形态化",即去掉马克思主义对经济的指导,脱离社会主义对市场经济的制约。假如去掉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的属性,哪儿还有社会主义的经济呢?没有公有制这个社会主义的决定因素,自然就没有社会主义了。历史告诉我们,资产阶级的天地是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它本能地要走资本主义道路,以取得更多的本身的利益,并保护本阶级的利益。然而,无产阶级的天地是在社会主义社会里,它只有走社会主义道路,才能取得与保护本身的利益,达到共同富裕。这里,不难看出,阶级矛盾与斗争的焦点,是在于走什么道路。就是说,社会主义道路与资本主义道路这两条道路的矛盾与斗争,已突出在人们的眼前;资本主义复辟与反复辟的斗争,已突出在人们的眼前;原有的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移到这里,即两条道路的矛盾与斗争已成为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

  说到这里,结论就自然形成了:摆在人们眼前的事实是,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名,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之实,好像用社会主义经济的篮子,装资本主义经济的货。所谓的纯粹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同质的。太阳照不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影子。

 

  三.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多种解读

 

  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看法,不是千人一面的,各有各的说法。略举几种:一是走资派的解读,左手拿灯向右拐,资本主义好。二是借用派的解读,看中了人家发展经济的管理与技术,洋为中用可取。三是糊涂派的解读,搞的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四是文革派的解读,走资派、资产阶级出来了,时机到了。五是左右划分派的解读,"政左经右"。还有人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在社会主义制约下的经济。还有人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计划经济加市场经济,是计划的市场经济⋯⋯说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笔者以为,不管什么派,走科学社会主义道路是正派。马克思主义和实践表明,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贫富两极分化更不是社会主义,人民共同富裕才是社会主义。笔者相信,历史会解读历史的。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83页丶第1卷第263页

  (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第561页丶第4卷第516-517页《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319页

  (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10丶11页

  (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443页,第2卷第110页

  (5)《列宁专题文集·论社会主义(M)》第393页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

  (6)《毛泽东文集》第7卷第170页

  (7)《程恩富谢长安:论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混合所有制》马克思主义研究网2014-10-15

  (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401页

  (9)《新民晚报》2008年1月3日

  (10)《凤凰周刊》2010年第18期

  (11)《卢荻:中国面对历史资本主义》乌有之乡网刊2014-12-17

  (12)《涉嫌侵吞巨额国资秦晓鼓吹:避免把公有制视为社会主义属性》乌有之乡网刊2014-12-17

  (1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486页

 

  (2014-12-26)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6.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7.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8.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9.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10.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