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有人企图为“颜色革命”洗地——驳王占阳颜色革命论

作者:桃花 发布时间:2014-12-08 来源:海疆在线 字体:   |    |  

  中国社会主义学院教授王占阳12月6日在《环球时报》年会上表示,不能简单地妖魔化颜色革命。同时,王占阳也展开的谈了几点他对“颜色革命”的看法和观点。看完王教授的发言内容,我不禁想问,到底是“颜色革命”被妖魔化了,还是有人企图在以偷换概念的手段来为“颜色革命”洗地?在此,我想针对王教授的发言,简单提出几点异议:

  一、不该弱化“颜色革命”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王教授说:“我们的社会政治清明了,政治平等了,大家富裕了,你怕什么颜色革命?”

  俄罗斯在历经智库年初指出,俄罗斯国家安全第一威胁是“颜色革命”。诸多事实证明,“颜色革命”带来的实际后果是:政局混乱、经济滑坡、国家分裂、民不聊生。俄罗斯已然深刻认识到了这一点。我们看看格鲁吉亚、吉尔吉斯坦、乌克兰、埃及、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等发生过“颜色革命”国家的现状,就是最好的证明。当然,中国不同于上述几个国家,但是,什么叫做“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呢?苏联当初是怎么解体的?假如中国发生“颜色革命”,后果会怎样?如果放松警惕,谁可以保证“颜色革命”就肯定不会在中国发生?王占阳教授可以保证吗?

  王教授的意思是,社会政治清明,政治平等,大家富裕,就不需要担心“颜色革命”了。好,假设这个逻辑是通的,那么,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是否达到了人人平等,共同富裕的阶段?很显然,中国正处在努力实现这个目标的过程中,所以,警惕“颜色革命”仍然很有必要。

  二、不该把“知识分子”和“公知”化等号

  王教授说:“知识分子不要担心,知识分子秀才不会影响这个国家怎么样,关键腐败分子吓人。”

  关于腐败分子,当然是中国的毒瘤,是祸害,必须铲除。这几乎已经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共识了,还用说吗?但这跟警惕“颜色革命”有什么冲突?提出警惕“颜色革命”,不代表不需要反腐了啊?谁说只警惕颜色革命而不需要加强反腐了?

  另外,王教授在这里需要搞清楚一个概念,我们揭批和打击的那些网络上的反动文人(公知),他们不是普通的知识分子,也不代表广大的知识分子,不要将两个概念混淆。希望王教授不要污化我们国家的知识分子的名声。知识分子是祖国发展和建设过程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而“公知”则是带有反动性质的一群人。

  那我假设王教授在这里所指的“知识分子秀才”是我们通常所指的“公知”好了。如果王教授说公知不会影响这个国家怎么样,我只能说,貌似王占阳教授对思想战、舆论战的重要性和网络公知们在网络舆论战和信息思想战中扮演的“重要角色”毫不知情。

  习近平总书记说过:“要把网上舆论工作作为宣传思想工作的重中之重来抓……尽快掌握这个舆论战场上的主动权,不能被边缘化了”。

  李殿仁中将也说过:“心理战、法律战和舆论战都是现代战争的重要手段,微博战也属于“三战”范畴。可以说,以国防安全为重点的新的较量已经在微博等新兴媒体上全面展开。微博已成为西方推行和平演变和颜色革命的重要战场。”

  而在网络舆论战场上,散播反动言论,造谣抹黑政府,误导广大网民的主流,恰恰是那些网络公知。以王占阳教授的逻辑,会不会觉得李殿仁将军和习总都在杞人忧天?

  三、不该将“忧患意识”说成是“没有自信心”的表现

  王教授说:“颜色革命是外来词,更像一个话语圈套。 ‘颜色革命离中国有多远’这个议题很丧气,相当于林彪当年说红旗可以举多久,是没有自信心的表现。”

  “颜色革命”一词是外来词不假,但何以见得是“话语圈套”?王教授如此武断而没有根据的说法,属实令人遗憾。“颜色革命”都已经逼近家门口了,王教授竟然觉得连讨论的必要都没有,我对王教授的忧患意识深感担忧。把“敲警钟”和“忧患意识”,说成是没有自信心的表现,这个逻辑实在很难理解。自信心不是装出来的,装聋作哑、视而不见,不等于自信好不好?自信是建立在对客观现实正确认识的基础之上的,而不能盲目的自信。纵观历史,由于过度自信、缺乏忧患意识而走向灭亡的朝代还少吗?而苏联的解体,也依然没有能够唤醒某些沉睡的国人。此时,想到了一句话:“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四、不该混淆“颜色革命”和“人民革命”的概念

  王教授说:“现在官方对颜色革命的评价自相矛盾,一方面把它当成洪水猛兽,一方面在外交场合说尊重各国人民对自己道路的选择。我们尊重他们选择错了吗,不是这样的...有压迫就有反抗,革命是有合理性的,不能说那个东西全部都是外国势力搞的,你以为人家本国人民全部都是傻瓜吗?所以我觉得不能简单否定颜色革命…共产党革命是红色的革命,我们现在改革开放也是革命,搞市场经济应该说是蓝色革命,共产主义是红色革命。再加上市场经济就是粉红色革命了。如果把颜色革命彻底否定,等于把前人全部否定,我们的话语体系全崩溃了”

  王教授在这里混淆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就是他把 “颜色革命”的性质跟老百姓为了反压迫而革命的性质画了等号。而实际上,如果仔细研究过“颜色革命”的由来、背景和演变发展过程,就不难看出,“颜色革命”的实质和特征是:1、“颜色革命”虽然叫做“革命”,而实质上是一种非武装的颠覆政权和分裂国家的政变。;2、所有“颜色革命”的背后,都是美国在操纵,大部分的资金是由美国民主基金会提供的,这点,美国民主基金会也是不否认的。3、“颜色革命”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争取“民主与自由”,也不是为了大多数人民群众的利益而爆发的革命,而是西方为了颠覆他国政权而利用他国国内矛盾,暗中联合反政府势力而发动的政变。目的是要制造混乱局面,破坏国家安全与稳定

  所以,怎么可以把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和改革列为“颜色革命”的范围呢?这两者和“颜色革命”根本是本质上的区别,性质上完全不同,怎可混为一谈?

  五、不该为西方反华势力开脱

  王教授还提到了香港的“占中”,他也认为香港“占中行动”属于颜色革命,但他说:“美国等西方势力是否介入了香港问题,目前并没有确凿的根据,更多的是推测。以推测作为基础,这是大问题。”

  这让我感觉,王教授对政治的关注和研究似乎都不够,至少对这次香港“占中”的关注不够。西方势力操纵和介入香港“占中”,这是推测出来的吗?

  简单列举几个事实:

  1、在“占中”发生前后,美国国务院先后数次发表官方声明,支持香港”集会自由”。

  2、今年5月,美国助理国务卿拉塞尔访问香港,单独约见香港”反对派”领袖,询问其美国应如何为香港"民主"出力。

  3、”占中”发生后,美国驻港官员曾与”占中"主要组织者会面,煽动其发起行动,并宣称美国将“保护学生领袖”。

  4、接受美国国会拨款的”国家民主基金会"自1983年成立以来,香港就一直是其工作重点,每年该机构投入香港的经费都在数千万港元以上。

  5、在"占中"中活跃的香港"工党"主席,曾接受该基金会资助长达近20年,累计接受美方资金超过1300万港元,美国驻港领馆也对所谓香港“民主事业”长期投入。

  此外,支持和赞助“颜色革命”,已经是美国公开承认的事实,美国民主基金会网站上公开登出对“颜色革命”的“援助”情况。当然,他们只是将其美化成“为了推动世界民主进程”而已。

  结束语:

  关于“颜色革命”,中国官方也发表过明确看法,尤其是在香港“占中”问题上,明显有西方势力介入并推动,这绝不是无中生有或是推测和臆断,而是不争的事实。不知道王教授是出于什么原因为“颜色革命”洗地和为西方反华势力开脱呢?“颜色革命”的威胁是客观存在的,对“颜色革命”的论述也是以事实为根据的,所以,所谓“妖魔化颜色革命”是从何谈起呢?

  当然,不可否认,要防止颜色革命,除了警惕外部势力的阴谋、揭露“内应”五纵的真面目意外,树立并强化全体民众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国防意识,加强军队和民众之间的团结,也是至关重要的。无论怎样,在现阶段,高度警惕西方操纵的“颜色革命”,是关系到中国国家安全和稳定的重大问题。我们绝不可以让“颜色革命”在中国发生。

  附文:王占阳:颜色革命已进入中国骨髓 不要妖魔化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夏颖】中国社会主义学院教授王占阳6日在环球时报年会上表示,不能简单地妖魔化颜色革命。“我们的社会政治清明了,政治平等了,大家富裕了,你怕什么颜色革命?知识分子不要担心,知识分子秀才不会影响这个国家怎么样,关键腐败分子吓人”。

  王占阳表示,颜色革命是外来词,更像一个话语圈套。“颜色革命离中国有多远”这个议题很丧气,相当于林彪当年说红旗可以举多久,是没有自信心的表现。“只要坚持走邓小平开创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什么事都不会有。中国是超大型国家,外界影响力很小”。

  王占阳表示,现在官方对颜色革命的评价自相矛盾,一方面把它当成洪水猛兽,一方面在外交场合说尊重各国人民对自己道路的选择。“我们尊重他们选择错了吗,不是这样的。我听过很多专业的研究报告,听到一半我觉得,这个社会这么黑暗、这么腐败,老百姓受这么大苦。有压迫就有反抗,革命是有合理性的,不能说那个东西全部都是外国势力搞的,你以为人家本国人民全部都是傻瓜吗?所以我觉得不能简单否定颜色革命。应该更具体地分析,作为一个历史研究来说”。

  王占阳还说:“香港算不算颜色革命?从外界因素的介入角度来说是。但美国等西方势力是否介入了香港问题,目前并没有确凿的根据,更多的是推测。以推测作为基础,这是大问题。”。王占阳表示,颜色革命这个词在引入中国时被泛化了,泛化成带有普遍性的概念,这就需要重新界定。“天下好像没有无颜色的革命,所有的革命都有政治色彩,只不过说不一定叫做赤橙黄绿青蓝紫。共产党革命是红色的革命,我们现在改革开放也是革命,搞市场经济应该说是蓝色革命,共产主义是红色革命。再加上市场经济就是粉红色革命了。如果把颜色革命彻底否定,等于把前人全部否定,我们的话语体系全崩溃了”。

  王占阳认为,如果从负面意义上说颜色革命,那么颜色革命已经进入中国的骨髓里面。“我们的社会政治清明了,政治平等了,大家富裕了,你怕什么颜色革命?知识分子不要担心,知识分子秀才不会影响这个国家怎么样。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