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驳王占阳的颜色革命论

作者:孤烟暮蝉 发布时间:2014-12-10 来源:紫网在线 字体:   |    |  

 

   环球时报年会上,据说有人掐起来了,火药味还挺足,之后环球时报-犀客还把现场作了部分还原,描绘了一个王占阳舌战群儒的画面,笔者没有亲临现场,仅仅从环球的报道还有几位亲历者的只言片语中了解了个大概,下面综合一下王占阳教授的观点与论据,并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

  颜色革命和外国敌对势力到底存不存在?

  按照王教授的意思,这世界上闹颜色革命的都是自己作死的,如果自己够好,别人也渗透不进来,所以没必要防国外敌对势力,也没必要防着国外敌对势力培养起来的代言人(知识分子?),只要把腐败治理了,啥都可以迎刃而解。在这里,笔者不得不佩服王教授混水摸鱼、偷梁换柱的身手,能把这两件事儿混在一起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也真不容易。反腐败是国家内部建设的问题,防止国外敌对势力渗透防止颜色革命是国防国安的问题,这本身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同样重要没有主次。就好像一个人认真赚钱致富跟家里装防盗门能混在一起说吗?你说你钱多了有能力了就不用防盗了?或者有人惦记王教授的妻子女儿,王教授说自己够阳刚所以不怕惦记并且欢迎惦记?

  至于说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都是自己作死,那么笔者要问一下王教授,这些发生了颜色革命的国家或地区,是革命前老百姓的日子好过呢还是革命后老百姓的日子好过呢?革命之后国家是发展了还是更糟糕了?这些国家的国力发展、经济建设、政治军事有比革命之前好的么?就拿乌克兰来说,美国亲口承认过在乌克兰花了50亿美金来主导橙色革命,甚至大使馆工作人员亲自为上街的民众发盒饭钱,那么在轰轰烈烈的橙色革命之后,乌克兰真的自由了吗,拥有了民主之后的乌克兰人民生活变好了吗?腐败铲除了吗?事实是一个曾经是前苏联最富裕综合实力最强的地方如今变成欧洲最烂的国家之一。

  凡是美国插手的国家有一个好的吗?从格鲁吉亚到埃及,从伊拉克到利比亚,美国是为了这些国家的人民获得自由才掺和的吗?不是,美国是为了美国的利益才掺和的,美国永远是从自身利益出发,一个政权如果妨碍了美国利益地最大化,它就会掺和这个国家、搞垮这个政权并最终扶持一个听美国话的政权,而不管后果是什么样的,这就是美国的普世价值——至高无上的美国利益。在得手后,美国非旦不会去帮助这些国家的人民,相反是过去吸血殖民,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将两个董事级高管的位子,给了美国执政政府高层的子侄,伊拉克战后小布什政府和亲信,坐庄分工程,这些难道不是事实?自从2010年以来,美国加紧了对中国的围堵,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美国也从没遮掩过它的意图。亚洲再平衡战略是针对谁的?笔者相信王教授也不至于睁着眼说瞎话,对秃子头上的虱子视而不见,如果王教授真打算把脑袋埋进砂子里,然后说我看不见敌对势力,那么笔者只能说,有时候屁股是会决定脑袋的。

  意识形态领域之争是不是没有硝烟的战场

  王教授的微博笔者是见识过的,民主宪政的狂热分子,曾经在微博上推市县直接选举,笔者也曾经请教过他如何堵住贿选这个漏洞,王教授至今也没有答复,可见王教授自己也没找到好办法就把漏洞明显的理念急不可耐地表述出来了。当然这是题外话,言归正传,王教授说:“那些西方势力培养的知识分子,终归只是秀才,不会给中国的造成多大影响。”知识分子只是秀才?那么像王教授这样的体制内的秀才又是什么?当然笔者无意指责王教授就是他嘴里的西方势力培养的知识分子,只是这么轻描淡写地把意识形态领域的渗透与包围说成不会造成多大影响,到底是脑袋不好使还是屁股不好使这就不得而知了。

  前苏联是怎么被瓦解的?首先是从意识形态领域被瓦解的,这个瓦解的过程是由谁来操纵的?被西方势力培养的知识分子们,说白了就是一帮教授和媒体人,用文字用语言去给其它人洗脑,灌输西方的普世理念,培养唯美是瞻的思维。通过教育和文字去改变人是最彻底的,只需要认真培育一代人就够了,后边的就顺理成章。这也是当初陈水扁李登辉在弯弯拼命推教改的原因,因为当年的推动教改才有如今全台“绿化”的结果,由此可见“秀才”的影响力是巨大的也是深远的,王教授如此轻描淡写,令笔者不得不怀疑他的目的与图谋了。

  中国是要做世界的一极还是做美国的跟班

  2010 年,美国卡内基基金下边的《外交政策》杂志第二期里边,有篇著名经济学家诺奖得主罗伯特。福格尔写的文章,他预测到2040年,中国的GDP总量是123万亿美元,美国是42万亿,欧盟发展到36国GDP为40万亿,而日本只有8万亿,也就是欧美日加起来GDP总量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三还弱。目前中国的人均GDP只有七千多美元,如果中国的人均达到世界平均水平的话,那么我们的GDP总量就能超过美国,这是未来十年内可以预期达到的目标。从1991年到现在,中国的GDP总量翻了十倍,这是什么概念?这个速度把世界所有的经济学家都搞晕了,他们也解释不了,为什么中国会以这种近乎变态的速度发展,美国更是对中国的发展羡慕嫉妒恨,只有我们的王教授,还停留在80年代知识分子的定位中不自觉,还把美国看成神圣不可侵犯的宇宙之神,那啥,能说你太LOW了么?

  中国每年产生200多万人工程师是美国的8倍,中国的机械、机电产品出口每年高达760亿欧元是美国的两倍半,是日本的三倍半,OECD(研究与开发)投入已经超过欧盟位居世界第二,中国在以每30年完成别人一百年的任务的速度前进,虽然我们在某些领域还是落后的,但追赶的速度并不慢。以这样的速度发展着的中国,王教授却说应该放弃俄罗斯去亲近美国,甚至说出俄国军力不堪一击,中国没必要结交这样的蠢话,王教授不会是认为中国跟俄国交好是因为惧怕俄国的军事力量吧,这难道是一个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教授的智识与大局观?中俄交好,一是中国一路一带大战略的重要一环,二是能源安全战略的重要保障,三是中国经济向欧洲辐射的重要环节,四是发展北极战略的重要合作伙伴。这些跟军事力量有个毛线的关系?难道因为俄罗斯“没牙”所以不必交好,美国“牙利”所以必须亲近?这算是投降主义的奴才嘴脸么?

  中国为什么要提新型大国关系? 就是走和平崛起之路,促进世界多极发展,从而避免单极化的霸权。中美之间互利互惠挺好的,你要愿意一起玩儿就大家一起玩,我们别掐,反正谁也掐不死谁,我们好好做生意。你要不愿意,我就在边上等着,你要恶心我我就恶心你。反正我是一党执政多党协商,目标是恒定的规划是长远的,你美国还换党派做老大呢,你这任不愿意我就跟你下一任谈呗,我有小钱钱我不急。基本上就是这个概念,但目前是美国还转不过弯来,它还没有从世界老大的荣耀里清醒过来,一个飞速发展的中国当然是美国所不喜欢的,当年只是稍稍露了下头的日本,还是它的干儿子都毫不留情地干掉了,更别说后来的欧盟了,最近还把欧盟跟俄罗斯绑一块儿一起收拾了。对于中国,美国一时半会还是不会松口,肯定死命压制的,中国要如何应对与反制?最近一系列的对外政策与布局我们已经看到了破局的希望。只有王教授还沉浸在只要认了干爹,干爹就不会打我的幻想中不能自拔,不说远的的,就是家门口的日本、弯弯,哪个没被干爹坑过?寄望于跪下就不会挨打?那八年抗战岂不是最愚蠢的事情?笔者只能感叹,王教授的思维还停留在80年代冷战时期的特定环境里,世界都进步了,中国都腾飞了,王教授却一点都没有进步。

  全球战略格局与结构性矛盾注定中美是竞争大于合作的关系

  王占阳教授的立论与理论是很一元论的,大概意思就是我们和美国差很远,别自己找不自在,与其说交好俄罗斯不如去搞好与美国的关系。好像全球就只有中美俄三个国家似得。王占阳教授平时读不读书我们不得而知,可世界格局并不是王占阳教授所说的那样。这三四十年来,全球格局出现了3个根本性的变化。一个是中国崛起,一个冷战以苏联解体告终,最后一个是以金砖五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的快速发展导致一批发展中国家成为了世界经济的新引擎和新市场。三大变化中,尤其是以中国作为领头羊代表的发展中国家与新兴经济体已经大规模的、史无前例的兴起,根本改变了工业产品和原物料之间的交换条件,并且让G8不得不把舞台让给了G20。

  中国在国际中扮演的角色,是整个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是整个一批新兴经济体国家在与老牌工业化发达国家交涉国际角色的代表,不是王教授理解的小角色的中国。王教授,中国即便如同您所说的转变方向去跪舔美国,美国就舒服了?中国日子就好过了?就算中国放下身段去舔美国,美国就放心给你舔了?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又不是没干过,结果呢?美国的目的从来就是要肢解对它的地位能产生威胁的大国,你说你服软了不争了威胁就不存在了美国就会放手了?再说了新兴经济体国家能答应么?中国要怎么去面对它们?中国的国际角色,王教授到底懂不懂?

  今天中国在国际分工中,它既是低端的,也是高端的,整个横跨,既是垂直的也是平行的。中国依然在生产劳动力密集型的成衣、雨伞,甚至圣诞节的装饰品,但是同时,中国有能力把卫星发射到太空轨道上把人送上太空,可以帮别的国家建造最先进的高速铁路,华为的通讯设备、交换机绝对可以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品牌相竞争。所以中国能够同时跨越资本密集、技术密集,又继续在劳力密集的层次。今天在世界上有这样完整工业链贸易体系的仅中国一家,在生产力与经济发展前景的角度,能未来超过美国的也就是中国一家。中美目前就是结构性矛盾,王占阳教授,即便我们改变策略,跪舔美国,以美国利益放在中国利益之前,这个结构性矛盾就不存在了么?

  最后

  失败主义、投降主义今天充斥着我们的舆论平台,懦夫主义、老二哲学沾满了我们学者的心。当美国副总统拜登公开演讲,大声疾呼美国要振奋,中国没什么可怕的时候,我们老百姓却看到所谓的精英和知识分子灰心丧志,思维和眼光依然停留在19世纪末,鲁迅笔下“中国人失去自信力了么”的年代。

  西方世界有一句话,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我们为什么不能称雄世界?我们为什么不能世界第一?曾经伟大的民族都不甘于落后。中华民族目前是距离伟大复兴最后的冲刺阶段,某些知识分子和学者们,请你们和我们人民群众一样要有信心,有雄心,让所有的中国人都怀有一颗不甘落后勇往直前的心。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草原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