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反复上演“围攻”闹剧的背后是什么?

乔夫 · 2015-01-13 · 来源:海疆在线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反复上演“围攻”闹剧的背后是什么?

  ——对不许正面思想发声现象的几点思考

  2014年,我国的意识形态领域和舆论场是比较特别的一年,许多事情令人记忆犹新,却是深感忧虑。尤其是下半年连续发生的几起“围攻”事件,至今让人印象深刻。按说,身为中国社科院院长的王伟光写了一篇题为《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的文章,无论从身份和文中观点来说,都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结果很快遭到了意想不到的围攻,有些人扔出的“帽子”和“狠话”甚至到了气急败坏的程度。还有《辽宁日报》的那封《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的“公开信”,其实大学课堂上的政治生态环境和交流语境不仅讲课的人心里有数,就是组织教学和听课的学生们也都心知肚明。如果谁提议把有些所谓老师的讲课视频、录音公之于众,想必有些授课者是万万不能同意的,因为当事人或许要担心正直善良的人民群众会在愤怒中失去理智对其动粗或者动手。即使这样,《辽宁日报》在做了大量调查的基础上从呼吁的角度发表的一封公开信,也迅即引爆了中国舆论场,受到了“一拥而上”的围攻。元旦前,《红旗文稿》刊发的一篇《维护微博意识形态安全必须纠正的几种倾向》,再次受到围攻。虽然文章作者只是针对当前微博舆论场上一些抹黑中国、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现象,指出了微博舆论场上不同程度存在的五种倾向,并对有些大V的不当言论进行了批评,总体说文章表达的是对微博这一新兴自媒体领域意识形态建设的忧虑与思考,其观点和语言的表达也是相当温和的。即便如此,这篇文章同样也迅速受到了“群殴式”的围攻,并被扣上了“文革再生”的帽子。这种“围攻”闹剧的高频率发生,其根源到底出于什么呢?“围攻”事件的背后还有多少潜在的和隐藏的因素呢?笔者觉得,围攻只是表象,是事物发展和表现的一种形式,真正被遮掩和包装起来的,是一种不许正面思想发声的企图和怪象。对此,无论是党的各级领导干部还是宣传教育战线的同志,都需引起高度的重视和应有的警惕。

  首先,相同的“引爆点”需要重视。无论是王伟光的文章、《辽宁日报》的公开信,还是《红旗文稿》最近的刊文,尽管遭到“围攻”的程度和烈度不尽相同,只要稍加留意就不难发现其引起围攻的“引爆点”却是极其相似和接近的。王伟光文章的核心是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即坚持人民民主专政,这个引爆点很快也就成为了被围攻的“落弹点”。《辽宁日报》的公开信只是围绕呼吁不要抹黑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也就是作为党的省委机关报的基本职责和本分替党和国家说了几句公道话,结果同样是点燃了围攻的“引爆点”,受到异常猛烈的围攻。这次《红旗文稿》文章指出了微博中存在的抹黑中国、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问题,其核心同样是从维护党的领导和坚持马克思主义的角度,替党和国家说了一些公道话,积极发出正面思想的声音,结果再次受到颇具污辱性的围攻。纵观三个不同事件而遭到近似相同围攻的“引爆点”,其结论几乎不言自明,“围攻”就是不许有人站在党和国家的利益上说话,不许重申坚持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主义、坚持社会主义制度,不许正面的思想发声。尽管这些正面声音是极其正常的,是完全站在我国宪法和中国共产党党章框架内,几乎可以说是重申党的思想原则和执政治国理念的,可对于有些所谓专家、学者和公知,或者说是公开和潜在的某些势力来说,却犹如戳了他们的最痛之处,其敏感的政治神经一蹦而起,当即便进行近似嚣张甚至无所顾忌的“围攻”。围攻看上去似乎是针对某一篇文章,或者是文章的作者,实则真正包含其中的却是反对党的领导体制、马克思主义信仰和社会主义道路。令人吃惊的是每次发生围攻事件,都会有人甩出“文革再生”、“文革复辟”的“大帽子”,仿佛有人把“文革”当作了拿在手里的“魔法瓶”,用来为自己舆论场上的“胡作非为”护身、开脱。只要有人置疑和提出约束,就会做贼心虚般地指认别人要开“魔法瓶”,神情恍惚的样子让人想起可悲的“祥林嫂”。其实,无论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层还是广大人民群众,人们对文革的定性认知是共同和一致的,动不动就用“文革再生”、“文革复辟”来恫吓正面思想发声,让别人因顾虑其它而怯步禁言,难免显得思想幼稚和过于孩子气。对此,无论是党的各级领导、宣传教育战线的同志,还是广大人民群众都应认清其特征实质,予以高度的重视和警惕。

  其次,“围攻”形成的力量不容忽视。尽管每次围攻发起的情况不尽相同,但围攻形成的速度之快、力量之猛、范围之广却是有目共睹的。对此,有人忧虑,有人困惑,也有人做出了各自不同的判断。有善良的人认为,这种围攻应该是社会快速发展中思想日趋多元的一种体现。市场经济的融合与裂变,难免导致一些人价值追求、思维理念发生变化,由之而来的思想多元是不可避免的。特别是有些人受成长和生活环境的影响,长期浸身于崇尚西方生活方式和价值观的氛围中,从生活的条件、学习的环境,到阅读的书籍、接受的信息传播,在日积月累中已经养成了盲目崇洋的习惯,从内在思维上形成了外国月亮比中国圆的惯性依赖。这些人往往人云亦云,把坚持偏执观念当作与众不同、思想前卫,把与社会主流唱反调、搞对立,当作有个性、敢担当。还有人认为,有些人在社会利益调整转型中受到的冲击和看到的负面事情偏多一些,难免对现实有牢骚和不满,对发出的正面声音说些怪话,是在情理之中,应当给予理解。还有人觉得,围攻现象虽然波澜不断,总体还是保持在斗而不破的层面上,掀起“大浪”的可能性不大,无须顾虑过多。但笔者觉得,从去年先后三次发生围攻事件,并迅速组织形成围攻态势的情况看,对我国当前意识形态领域特别是舆论场上异常复杂多变的形势,不容盲目自信和乐观。从围攻力量构成看,在国内外有影响力和没有影响力、正在向有影响力方向努力的学者、公知和大V们,有许多人都或多或少地在很短时间内参加了这样或者那样的围攻行动,其在我国上层建筑和舆论场聚合形成的影响力和冲击力,我们不能仅用价值理念、思想见解多元来一盖了之。从围攻实施速度看,许多围攻文章、博客、微博都是在一夜之间突然“冒出”的,有细心人统计,在围攻微博跟贴的高峰期,曾出现过几分种过百条的现象。如此“蜂拥而起”的阵势,如果不是经过严密的筹划组织,或者说谁仍确信是出于“散兵游泳”式的自发行为,只能让人为“白日说梦”而无奈。再从围攻的锋刃所指看,三起围攻事件都进行了铺天盖地辱骂式攻击,什么“文革复辟”、“姚文元重生”、“反动权威”、“剥夺言论自由”、“爱中国就应当骂它”、“爱之深所以恨之切”、“拍共产党马屁”,甚至有人威胁会“死得很惨”、“应该绞刑”。对于这种客观存在的围攻力量,或者说已经客观形成的势力群体,我们不能仅用善良的心来认知和看待,即便其中有相当数量的公知、学者和专家是自发的、非恶意的,但对其中确有境外敌对势力背景、确实干着吃里爬外、出卖灵魂勾当的人,尤其是那些既是围攻事件冲锋陷阵者,又是其力量构成策划与组织者的人员,切实需要各级领导和有关部门,站在维护党的执政地位和国家意识形态领域安全的高度,认真加以重视和进行必要的防范。

  第三,反复上演围攻的事实应引起高度警觉。可以说每次围攻事件的发生,都会在意识形态领域和舆论场掀起相当强烈的波浪,争辩双方各持己见,“帽子”和“阴谋论”横飞,有的甚至大爆粗口。虽然更多时候随着时间的推移,表面看上去好像平静了,似乎事情已经过去,实际上其潜藏的影响却往往正在向深处浸透和发酵。围攻闹剧之所以反复上演,看上去好像是在打“口水仗”,实际上是双方正在围绕“引爆点”进行反复的“试水”,或者说是进行探底式的交手和争夺。在由中国共产党执政和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当今中国,本来是不应该有人敢对坚持马克思主义、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提出任何疑虑置疑的,这是我国现行政体不容挑战的底线。可是连续发生的几起围攻事件,却偏偏都是以此为“引爆点”并迅速展开“交手”。对此,有人认为这是境外敌对势力在向我们党和政府挑战,在与我们争夺意识形态领域的主阵地,正在与我们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笔者觉得,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肯定是非打不可了,但眼前还没有到与我们争夺主阵地的时候。正因如此,我们必须要更加引起高度重视,并进行必要的筹划和思考。围攻只是表象,直接的目标是通过不许正面思想发声,把我国意识形态领域和舆论场的是非、正误搞乱,在“把水搅浑”中让正面思想淹没在混乱之中。正像“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样,稍加梳理,我们就不难发现在我国近年的意识形态领域和舆论场中,只要有涉及党和政府、军队,甚至体制内公职人员的负面信息,就总会有人跳出来大加渲染涂黑,真假黑白颠倒,反复进行炒作。同时,还总是会有一些看似毫无组织的力量进行配合呼应,表面看上去好像是来自社会的正常声音,实则却总是以超常的办法和措施在给党和政府出难题。还有一些力量,通过借助媒体、植入影视等多种形式,长期进行搞乱历史、搞乱信仰、搞乱文化的努力和运作。只要我们把形成不许正面思想发声的围攻力量纳入视野,只要我们站在意识形态领域尖锐复杂的斗争形势面前认真加以思考,就不难发现有些围攻事件的发生,正是一种具有复杂背景的势力和阵营,在进行逐步深入而且屡试屡爽的试水性“探底”,他们在当前和近期可能不具备抢占我们党意识形态领域主阵地的能力,但是他们却在多措并举、全力以赴地营造和经营社会各领域的土壤环境,条件一旦成熟,他们就会公然打出旗帜,直接目标就是推翻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搞垮中国共产党和改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第四,旗帜鲜明的界定势在必行。面对我国意识形态领域和舆论场上日趋复杂的斗争形势,有一种来自社会的声音,或者说是有一股势力总是在呼吁我们党和政府要在政治言论自由方面更开明、更宽容一些,甚至有人提出越是把言论的自由度放开,才越显示出我们党和国家的自信。似乎好像一个自信的执政党和有能力的政府,是不怕有人公开站出来反对和否定的,也是不需要设立什么政治原则和底线的。笔者觉得,说此话的人似乎只顾了说清自己的愿望,却忘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句融入每个炎黄子孙血液的古训。古往今来,有哪个国家、哪个民族,或者说执政的政党,会没有规矩和政治准则,会对意识形态领域和舆论场放任自流,甚至是没有管理的底线和边界呢?近期有人通过各种媒体平台,列举了许多国家包括被一些人经常拿出来赞颂的西方国家,对公民抹黑执政集团、抹黑国家和政府可能受到惩处的事例,包括可以讨论话题的范围底线、老师讲课的禁忌、公众人物的言论规则等,其实这些简单的道理有谁会真的不懂呢?笔者觉得,我们当前的政治生态环境尤其是对意识形态领域与舆论场的规范,不是需要继续扩大宽容度的问题,而是必须要对有些是非底线进行旗帜鲜明的界定和明确。也许有人对此会心存顾虑,有的可能会对争论感到不安,担心“越炒越热”;有的可能会主张冷却与降温,似乎视而不见,就能渐渐淡出;有的则可能信奉“不搞争论”和“搁置争论”,似乎争论是一切“不稳定”的根源。可是,纵观我们党和民族的发展历史,哪件事情是靠“躲”和“放”能绕得过去呢?“降温”和“放下”,很可能正是给有些人留下了借题发挥的空间和把柄,为混淆是非曲直留有了不可预测的余地。面对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日趋复杂的形势,面对围攻闹剧反复上演和不许正面思想发声的现实,我们有必要对那些以求稳为借口,以爱惜羽毛为实质的思想进行弃除。在全党全国范围内,像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那样,把我们党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张和原则提出来,通过大力宣扬中国共产党章程、我国《宪法》明确的人民民主专政制度,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阶级分析”的理论,大张旗鼓的把“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立场。首先就是阶级立场,进行阶级分析”、“我们治国理政的本根,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绝不是西方化、资本主义化”等重要论述,在社会各阶层全面叫响,把我国坚持马克思主义、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的本质、原则高高举起,把我国在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前提下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进行全面鲜明的展现,在我国理论界和意识形态领域,真正把是非对错的真理标准立起来,让真理得以弘扬,谬误得以弃除。同时,对那些确有境外敌对势力背景的阵营和势力,认真加以掌握和甄别,该警示的警示,该惩处的惩处,切实从政治生态环境上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奠定坚实的基础。

  (作者是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副秘书长、沈阳航空航天大学特聘教授)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6.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7.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8.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9.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10.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