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如此拙劣反毛拥蒋小丑竟是凯迪资深写手,十年发帖千余篇

史青 · 2019-03-14 · 来源:红色江山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究其根本,是谁在纵容这样的帖子流传?在传媒工具掌握在主流公知和媒体手中的环境下,真实的声音还能不能透出重重阻拦传播出来?

  摘要:前两天造谣毛主席向故宫博物院借阅乾隆武英殿版《二十四史》的小子原来是个彻彻底底的反毛分子,他的谎言和抹黑实在需要有人指出来公之于众。

 

  近日,原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主任逄先知同志的一篇反造谣文章在网络上广为流传。逄老用事实反驳了这个从2011年流传至今的造谣贴,这篇造谣贴用蒋介石、毛泽东向故宫博物院借阅乾隆武英殿版《二十四史》的故事暗暗反毛拥蒋,他真的以为没人站出来用真相辟谣了吗?

  在逄老出来打完这位网友的脸之后,笔者处于好奇,去凯迪社区看看了这位网友的其他大作,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这位作者从2008年注册账号开始,就不定期地在凯迪社区发表自己的高谈阔论,其中不乏一些如同《二十四史》这篇一样的谣言,而这些文章包括《二十四史》这篇都还好好地挂在网上,笔者气愤不过,一定要跟这个作者好好理论一番。

  低级谣传的史实错误

  先来看看这个反毛分子究竟何许人也吧。

  

  这个写手的网名是“老醉汉”,是凯迪社区的资深写手,二级会员,在2008年注册账号之后,十年间发过千余帖子,其中,不乏诸多拙劣的反毛拥蒋的帖子。我们就先拿老醉汉在今年发出来的帖子看一探究竟。

  

  通读一遍,看似没有什么错误的文字里面玩了一点花样。

  “它是国民政府为表彰卫立煌将军抗战有功,从鄂、豫、皖三省结合部地带,各划出一部分版图,新建制的一个县”。众所周知,抗战指的就是抗日战争,试问1932年的时候,哪里来的表彰抗战有功?

  立煌县和蒋介石、卫立煌到底是什么关系?原来,用将领名字命名一个县是蒋介石鼓励打红军的一种奖励办法。

  1932年5月,蒋介石纠集三十万兵力分三略向鄂豫皖苏区进行“围剿”。国民党军自黄安、新渠、七里坪战役后,各纵队皆怯于再遭失利,而各自寻找理由按兵不前。连被史迪威称为国民党军队中最能干的将领卫立煌本人,也是亲率武器精良的特务连拼死抵抗,才免于被活捉。就在这时,蒋介石用重赏的办法,命令各纵队:谁先占领豫皖苏维埃的军政中心金家寨,此镇即用占领者的名字命名,并改为县治。但重赏未见“勇夫”。

  而后,正是在红军的主力转移之后,卫立煌才乘虚占领了金家寨。蒋介石大喜过望,将安徽省的六安、霍山、霍邱和河南省的固始、商城五个县的部分地区划出,以金家寨为中心,成立县的建制,称“立煌县”。

  不知老醉汉知不知道这段史实呢?当然,如果非要玩个文字游戏的话,如果说老醉汉文中的这个“抗战”指的是国民党抗击共产党的话,似乎这段话也勉强说得过去。

  如果真是这样,那老醉汉的屁股坐在哪一边也就一目了然了。

  不要以为老醉汉是第一次犯这种历史错误、造谣传谣,早在10年前,他就对《炎黄春秋》和杨继绳先生的《墓碑》顶礼膜拜了。

  

  先是一顿闭眼吹,接着老醉汉在大批特批三年自然灾害之后,在文章的结尾再一次表达了对杨先生和《墓碑》的崇拜。

  “而杨继绳先生《墓碑》一书,以一个正直文化人的良知,客观全面地再现了那三年“人祸”从前台,到背景,从导演到演员,从舞台到观众,从计划到现实的全景。

  我不想对杨先生用什么溢美之词,他做的,就应该是我们每个为文者应该做的事情。”

  为文者该做什么事呢?该做揭露杨继绳先生谎言的事!

  从《墓碑》一书出版以后,不少人跟风传谣“饿死三千万”,直到现在还有人真的相信这个谎言。这些谎言能够流传如此之久,和诸如老醉汉之流的传谣者的影响是分不开的。

  贯穿在《墓碑》中的一个基本的思维逻辑就是,只要三年困难时期某个地区出现了人口统计数据的减少,《墓碑》就会宣布这个地区有多少万人“饿死”了。《墓碑》一书提出并使用了一个荒谬的计算饿死人口的数学公式,“知道了每年的总人口、出生率、死亡率,就可以推算出每年出生多少人口、死亡多少人口。知道了三年大饥荒期间死亡人口总数,扣除正常死亡人数,就是饿死的人数”。

  按照这个逻辑,“非正常死亡”就是“饿死”,“饿死人数”=“总死亡人数”-“正常死亡人数”。这一“公式”是没有任何学术依据的,是完全错误的。

  从杨继绳先生和古正华老前辈的对话中,我们也能窥见真相:

  “寒喧过后,我忍不住直接向他发问,因为他书中写的一些“实录”之处,我都去过、调查过,都是虚构。我问他,你那些“实录”的饿死人的地方,你都去过吗?他说都去过。我说:“麻城建国一社就是重灾区,你去过吗?”他回答的底气不足:“我认识他们的社长。”我给他讲了建国一社从放出湖北最大的“卫星”——亩产水稻36956斤,到饿肚子前后的经过,1961年我奉命去调查,住了一周,干群都一致作出结论:“胜利冲昏了头脑,大丰收变成了大饥荒。”没有一个人怨共产党,更没有一个人指向毛泽东。我问他:“建国一社有人饿死吗?”他也不回答。

  我又说了第二个例子,随县(现随州市)的厉山公社,这也是闹饥荒的重灾区。我问他,你去过厉山吗?他说去过。我说:“你蹲过点吗?”他没有回答。我说:在最困难的三年,我有两年在厉山公社挂职。我从来没有住公社机关一天,一直住在最困难的联群大队最困难的村子汪家沟。和社员一起在公共食堂喝稀米汤萝卜粥。回公社开会我也不到公社食堂吃米饭,而是回公共食堂吃饭。你只有自己肚子饿得慌才使你和群众一起想法子度荒。黄金叶也吃,苜蓿菜也吃、槐花也吃,时间不长,大麦、蚕豆出来,饥荒就缓解了,没有一个人饿死。

  你说新中国饿死三千万,当时有六亿人口,平均二十人中有一人饿死。你有多少亲戚朋友,几百上千吧,至少应该有几十百把人饿死,有吗?杨社长没有作回答。”

  饿死三千万的谎言早就不能蒙蔽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了,在无数事实面前,再提这个谣言不就是别有用心吗?

  反毛原形毕露

  说老醉汉别有用心,一点都不冤枉他,看看他大肆反毛的言论就知道他到底安的什么心了。

  

  老醉汉前脚刚写了1959年毛泽东专门发出指示,要大家互称“同志”。1965年中央专门发出通知,要求党内一律称“同志”。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再次指出:“全会重申了毛泽东同志的一贯主张,党内一律互称同志,不要叫官衔。”后面又说这根本是故意的,说毛泽东同志根本就是欣然接纳阿谀奉承的。

  这真是赤裸裸地攻击毛爷爷了。

  我们后辈人有时候叫毛泽东同志为毛爷爷是一种亲切叫法,但随手百度一下,我们就知道“毛泽东同志”这个称谓是广泛用于各种官方报道和民间活动的。

  

  看最后一条是什么?是人民网发的文章,说“毛泽东同志”是毛泽东最喜欢的称谓。文中还提到这样的史实:1951年,毛泽东在审阅李达撰写的《实践论解说》一书时,将书稿中出现的“毛主席”字样,通通圈去,改为“毛泽东同志”。1959年8月3日,毛泽东致信刘少奇、周恩来、彭真、杨尚昆等同志,建议党内一律用“同志”称呼,不要以职务相称。

  毛主席虽然本人极力推动“同志”的称呼,但实际上,人们已经习惯叫“毛主席”了,这个称谓指的是他在成为党内最高领导者后,所担任的各种冠以“主席”称谓的职务。不仅是毛主席,周总理也是类似的道理。

  到中央发文要求党内互称同志时,人们仍然喊毛泽东为“主席”,喊周恩来为“总理”。邓颖超曾就此做过回答:

  “记者先生,你这个问题问得很有趣。我要告诉您的是,我先生的大名叫周恩来,可是他的小名叫总理。我们中国人有一个习惯:常叫一个人小名是在时时提醒他,要他好好地为人民做事,人们才会喜欢你。”

  就算“毛主席”的称谓因为种种原因被称呼得最为广泛,但这绝不是说毛主席接纳阿谀奉承,相反,被冠以职位称呼,是在时刻提醒主席和总理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而至于民间的称呼,就更是普通民众发自内心对毛主席的爱戴了。要知道,这可不是谁强迫就能流传开的称呼,如果这些称呼从不深入民心,是不可能流传得如此之广的。

  说到称谓问题,近些年来,“老板”、“老大”、“兄弟”等“江湖称谓”屡禁不止,不知道老醉汉怎么看呢?

  在造完称呼的谣言之后,老醉汉又来碰瓷毛主席纪念堂了。

  

  原文太臭,就不贴了,感兴趣的可以复制这个链接去查看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5&id=7823451

  老醉汉说的毛主席纪念堂的关闭是不是事实呢?是事实,但不是代表民心的事实!代表民心的,是随手在百度上搜出来的结果,人们对国庆关闭毛主席纪念堂大为不满。

  

  

  我们再来看看每逢开馆的时候,每逢毛主席诞辰、逝世纪念日的时候,毛主席纪念堂前的人山人海吧。光是这些震撼人心的图片就足够打脸这个老醉汉作者了。

  

  

  

  

  真实嘴脸始出来

  在千呼万唤、贴出无数证据之后,这个反毛拥蒋的小子,他的真实嘴脸就隐藏在这篇文章的观点里。

  

  这几个假如一下子暴露了作者的真实内心。

  事实如何?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了,笔者不再冒着风险多讲了。只不过,在最后,笔者还想说的是,这些年下来,类似的造谣和反谣已经不在少数了,但多少年过去,这些卑劣的谎言和抹黑还是不定时地出现在网民面前。虽然对有一定网络阅历的网友而言,这些早已沦为可笑的笑柄,但对于经历不那么丰富的年轻人来说,要想分辨这些谣言是需要一定功力的。

  究其根本,是谁在纵容这样的帖子流传?在传媒工具掌握在主流公知和媒体手中的环境下,真实的声音还能不能透出重重阻拦传播出来?会的!我们还是要坚持不懈地揭露这些谎言和抹黑,这样才有可能让更多的人有一个清楚的认知。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建议党和国家立法,保护毛主席
  2. 老田 | 为什么文革期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会空前提高:文革10年人均寿命提升15岁
  3. 神秘而神奇的邓发
  4. 包分配取消后,我毕业后就失业了
  5. 戏里戏外:“赵薇们割韭菜”有什么国际大背景?
  6. 张志坤:中国该拿什么来“敦促”美国
  7. 从近期几起重大突发事件看政治战中的“证据战”
  8. 前锋:农村衰败在“失魂”
  9. 风云变幻的市场下,大部分村民往往一年到头白忙一场
  10. 辽宁王忠新:从赵孟頫“热”想到文天祥“冷”
  1. “生不逢时、死得其时”的褚时健
  2. 造谣贬损毛主席的北大校长——斥“功狗”蒋梦麟
  3.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凯丰
  4. 毛泽东保健医生谈毛泽东
  5. 捧起来一个“英雄”,倒下的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
  6. 造谣申纪兰为哪般?
  7. 逄先知:毛泽东向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借阅过《二十四史》吗?
  8. 华为刚刚宣布起诉美国政府,还曝光一个核弹级新闻!
  9. 只有毛主席的儿子去了前线......
  10. 郝贵生:中国究竟有多少假文凭?假博士?假教授?假博导?
  1. 老田 | 人世间唯一的毛泽东“私人特务”走了:对李锐“非毛化成绩”的初步总结
  2. 袁立爆料崔永元失联,有关崔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3. 许光伟 |《保卫资本论》: 生产一般的理论与实践
  4. 对于《邓力群赢了,李某输了》一文的修正
  5. 老田 | 李锐从逃兵到功臣的华丽转身:解放战争期间李跑跑是如何逆境翻身的
  6. 老田:彻底失败的“千里跃进大别山”行动
  7. 老田 | 八九十年代的那些改革家怎么了:以褚时健为例
  8. 老田 | 人类历史上空前规模的剩余吸收难题:2019年统计公报读后
  9. 毛泽东阻止给周恩来治疗癌症真相
  10. 毛主席说“干部子弟是一大灾难”,事实令人乍舌
  1. 只有毛主席的儿子去了前线......
  2. 建议党和国家立法,保护毛主席
  3. “生不逢时、死得其时”的褚时健
  4. 总前委——南线大决战战场最高指挥中心
  5. 妇女节特辑 | 我的农村母亲,一个我从未真正了解过的苦难女人
  6. 逄先知:毛泽东向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借阅过《二十四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