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真右派标本茅于轼

舒仁 · 2009-01-17 · 来源:乌有之乡
反右运动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很敬重茅于轼这个人,第一是因为茅先生比我老得多,“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不能丢掉;第二因为茅先生老而弥坚,他的许多话在网上遭到了普遍的批评甚至谩骂,可是他一点也不在乎,想说什么还是要说什么,哪怕明知说出去立即就会招来唾沫和砖头。“我反对你的意见,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对茅先生我也持这样的态度。

最近,茅于轼先生应约为英国《金融时报》“我的1978”征文活动撰写了一篇题为《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的文章,他在文章里说:“就事论事而言,我也不认为我需要平反。人家都说:某某人被错误地打成右派。但是我认为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一点也不冤枉。因为我当时确实是想走资本主义道路,也可以说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道路。”关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反右派,我是一直有个疑问的,就是:难道真是彻底地反错了吗?读了茅先生的这段话我心里的这个疙瘩终于解开了,那就是:右派真的是存在过的。接下来的问题就简单了,既然那时真的有右派存在,出于当时历史状况的考虑,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反右斗争的决策就是正确的,错误的只是下面政策的执行者把它扩大化了。在这里,茅先生的话算是对当年的反右斗争做了点平反的工作。这就说到了后来做的给右派平反。在同一篇文章里茅先生还写道:“胡耀邦主张的平反,就是一风吹,换句话讲就是一个不留地全部解放。”反右斗争扩大化的事是有的,照说平反也只能是平反那些因为扩大化而错化成为右派的人,不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地搞“一风吹”就有些欠妥,因为“一风吹”的结果是连真右派如茅于轼者也被平反了,这算是什么呢?茅先生在文章里说:“对我来讲,当时除了还欠我两级工资之外,没有什么遗留问题。我在单位(铁道科学研究院)里已经有了能够立足的学术地位,没有什么要乞求于人的事。所以我对平不平反不太关心。”共产党把茅于轼平反了,可他并不领这个情。想想也是,人空是要“戴親花岗岩的脑袋去见上帝”的,他怎么会在乎什么平反不平反呢?共产党是多情了。然而我觉得这事做得却是意味深长的,从后来的社会变化中我们或许会看出些门道来。

茅先生说他当时“确实是想走资本主义道路”,可是共产党不允许,把他打倒了,后来呢?又把他解放了,河东转河西,很有意思。是不是因为他的想法改变了呢?不是,这从他后来的一系列言论里可以找到证明。茅先生吃着社会主义的饭,吹着资本主义的号,而且还一路高歌猛进地吹进了资改派的智囊团,这是实践了不再在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上争论不休的决定的。茅先生算是生逢其时了。学者是有学者贞操的,学者在认为自己掌握了真理的时候他是会坚持到底至死不改的,即所谓“死不改悔”是也。茅先生当然是这样的学者。茅先生的学术思想受着资改派阳光雨露的哺育得到了茁壮的成长,最应该感谢资改派的茅先生当然要算一个。

我还感兴趣的是茅先生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解。他是这样说的:“因为我当时确实是想走资本主义道路,也可以说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道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是资本主义,他话里的这个意思说得真是太明白了。我想提醒一下的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也把它表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茅先生为什么这样说?玩味茅于轼先生的说和所说,真是太有趣了。

说起来也许有些人不解,我是一直希望当年的真右派能够站出来说几句话,可是没有,事情过去之后大家全都摆着一副受了天大冤枉的面孔,把自己往社会主义坚定不移的拥护者的行列里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诉说着自己受到的委屈,让人感觉到有些够虚伪,也很无聊。现在好了,终于有真右派茅于轼先生出来说话了,我为茅先生鼓掌。可是我也为茅先生担心,他说得这样直率,他的同类们会不会有一种被撕破了面纱以后无法做人的感觉呢?他会不会因此伤害了谁而获罪呢?会不会有人由憎而厌而有除之而后快之心呢?这样茅先生就要当心“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了。当然,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俗话说“没有这个胆子不吃这个斧子”,茅先生既然敢说皇帝没有穿衣服,我相信他自有敢说的底气。而我,已经把他当成真右派的标本了。这是一个难得的标本,希望大家都来分析分析。

 2009年1月15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2. “马云算啥”:上海居然有如此牛X的人物!
  3. 南京放开限购两小时被叫停,强烈信号,有人发懵
  4. 辽宁舰最大规模演练之后,某些人不自在了
  5. 愤怒和悲哀!被篡改的国际歌
  6. ​越是困难,越要保持战略定力——从南海吹填说起
  7. 建议北京在送检样本中,混入一定数量阳性样本!
  8. 大国战争离你我有多远?美军最高将领说“大雨即将落下!”
  9. 地道2439名亚速营全部投降,马里乌波尔紧急造门窗,泽连斯基要投降?
  10.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3.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4.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5.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6.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7.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8. Chairman MAO为什么要废除高考?
  9.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10. 全民注射新冠疫苗,该不该继续?
  1.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2.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3. 这个“内奸”,暴露了!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6.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7.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8. 上海的“大扫除”要开始了!
  9. 韩毓海:否定了毛泽东,必将杀戮中国的未来
  10.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俄军最强进攻后亚速钢厂乌军大投降,“大鱼”是美陆军司令?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战争铁律
  5. 俄罗斯政府正式拒绝俄共中央主席Г.А. 久加诺夫关于重建苏式国家计划委员会的建议
  6. 愤怒和悲哀!被篡改的国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