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警惕网络右翼的民粹化

涤苹 · 2009-07-18 · 来源:乌有之乡
“精粹”主义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韩毓海在《回答——论民粹主义问题及其他》一文中开篇即提出“吴稼祥式的民粹主义者”这种说法。有评论者认为“开篇就是人身攻击”,但实际上这种提法并不是没有根据的。不过在这篇文章里,韩毓海并没有深入探讨这一命题。

关于吴稼祥的政治主张,韩毓海用了四个字“宪政民主”来概括,那么下文就统一称吴稼祥所属的政治派别为“宪政民主派”。吴稼祥当然要算宪政民主派的精神领袖之一了,而宪政民主派并不是如有些网友所说的“全都是精粹”。种种迹象表明,该政治派别自信他们的“民粹基础”是深厚的。这一点,在吴稼祥身上就有所显现,虽然近几年来他口头上还是大反民粹主义,但他的“风格”正在日趋民粹化——似乎试图通过网络唤起某种来自“民间”的共鸣。吴稼祥在自己博客2009年6月4日的日志里感慨道:“非是蜀中无大将,无奈禅哥不思巴。”这位大将指的是谁,就不用猜了吧。关键问题是“禅哥”指的是谁?如果“禅哥”指的是某种“民间”的“尚未觉醒”的还不能为“大将”所利用的力量的话,那么“英雄-群氓”这一典型的民粹主义模式就明朗化了。

韩毓海在《回答——论民粹主义问题及其他》中谈了早期经典的民粹主义即以农民为主要宣传对象的民粹主义,强调了当时民粹主义进步的一面,这是无可厚非的,因为吴稼祥总是把所有的左翼言论都归入民粹主义。但还是有必要提一下列宁对民粹主义消极一面的分析。

列宁在1897年的《我们究竟拒绝什么遗产?》一文中指出当时的俄国民粹主义是包含有三个特点的观点体系,这三个特点是:

(1)认为资本主义在俄国是衰落、退步。列宁写道:“从自己的浪漫主义的、小资产阶级的观点来与资本主义作战,民粹主义分子把任何历史的现实主义都抛弃了,总是把资本主义的现实同对资本主义以前的制度的虚构加以比较。”

(2)一般是认为俄国经济制度有独特性,特别是认为农民及其村社、劳动组合等等有独特性。列宁写道:“资本主义愈往前愈深入地发展,任何商品-资本主义社会所共有的矛盾在农村中就表现得愈厉害,于是民粹派分子关于农民的‘村社倾向’、‘劳动组合心理’等等这类甜蜜故事与农民分化为农村资产阶级和农村无产阶级这一事实之间的对立就愈来愈尖锐,继续用农民眼光观察事物的民粹派分子就愈加迅速地从感伤的浪漫主义者变成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家,因为小生产者在现代社会中变成了商品生产者。”

(3)忽视“知识分子”和全国法律政治机构是与一定社会阶级的物质利益相联系的。列宁写道:“民粹派分子在议论一般居民、特别是议论劳动居民时,总是把他们看作某些比较合理的措施的对象,当作应当听命走这一条或那一条道路的材料,而从来没有把各个居民阶级看作在既定道路上独立的历史活动家,从来也没有提出过在既定道路上的可以发展(或者相反地,瘫痪)这些历史创造者的独立和自觉的活动的条件的问题。”

列宁在整篇文章中反复强调——民粹主义是小资产阶级属性的。而宪政民主派们从来不敢提及民粹主义的真正阶级属性,当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们向来很忌讳阶级这一概念。

当今的民粹主义也是一种基于(或伪装成)小资产阶级利益诉求的意识形态表达。小资产阶级夹在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小资产阶级在阶级斗争中的位置决定了其立场是动摇或严重分化的。左翼民粹主义的宣传相对较同情无产阶级,而右翼民粹主义的宣传则是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民粹主义者们有时会“共用”某些符号,这并不代表他们的思想就较为接近,他们真正的意识形态差异有可能是很大的,而只是“表达”较为相似。

右翼民粹主义的一种主要倾向,是法西斯主义倾向。法西斯倾向的民粹主义在历史上的主要代表人物当然要数墨索里尼和希特勒了。墨索里尼曾经是意大利社会民主党的“左派”,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他立刻就背叛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完全倒向沙文主义一边。墨索里尼喜欢看尼采写的东西,他的“理想”是复辟古罗马的奴隶制度。而希特勒则以对“犹太奸商”歇斯底里的仇恨而著称,他的“理想”是使“纯种”的“奥丁赐福”的“雅利安人”过上“无忧无虑”的游牧生活。

墨索里尼和希特勒的民粹主义“理想”与当时的社会发展趋势背道而驰,以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领导的无产阶级革命的燎原之火烧遍了整个腐朽的欧洲。这个时候,墨索里尼、希特勒之流倒挺“现实”,由于他们这类民粹主义分子一贯蔑视无产阶级蔑视劳动群众,“上位”心理又极端严重,无产阶级革命的到来使他们感到万分恐惧,所以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与大资产阶级联合(充当走狗)。这样一来,此类民粹主义分子的宣传就急速地法西斯化了。

除了法西斯主义倾向,右翼民粹主义还有其它倾向,比如:宣传超阶级的民主——也就是宪政民主派的民粹主义。中国的宪政民主派是买办资产阶级的代言人,由于他们积极支持新自由主义,所以毫无疑问属于右翼。也许有人会“想不通”,一贯以社会精英自居的宪政民主派,怎么会滑入民粹主义范畴呢。要是放到十年前,春风得意的大小宪政民主派精英们当然不“需要沦落”为民粹主义。但是,在“中华民族主义”逐渐树立起话语权的今天,宪政民主派的底气是越来越不足了。他们已经打起了“下层”的主意,还是得——到“民间”去啊。例如前一段时间轰动全国的邓玉娇事件中就有宪政民主派积极活动的明显迹象——闻讯后立即推出几个有相关背景的律师赶到事发地,还借机在网络上煽动超阶级的“民意”、“民主”,企图通过事件捞取政治资本,企图将“下层”引向“宪政民主之路”,这是宪政民主派一次典型的民粹化操作。而前面说过他们相信自己的“民粹基础”是深厚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实际上,现在中国右翼民粹主义的各种思潮“共享”着同一类“历史资源”——二十世纪中国至少发生过六次大规模的全面阶级“战争”,这就使得右翼民粹主义的宣传者可以自信他们在当今的政治环境下在“民间”有着相当可观的“历史资源”供开发。

中国各地的地下教会是宪政民主派民粹主义寄予厚望的“历史资源”中的一大块,号称有1亿以上的信徒人数,为此宪政民主派的很多精英都皈依了“基督”。对,事实是他们一面鼓吹“社会达尔文主义”,一面又虔诚地祷告。地下教会的组织人员以家庭为据点,通过散发《你也可以得到真正的快乐》、《尝过方知》之类境外版权的宗教宣传品和举办小型教友聚会来吸引据点周边群众,发展信徒。那些聚会往往会邀请到不少底层劳动者,由于贫困,他们没有受过多少正规教育,不过很多人其实对基督教义并不了解,他们只是为此类社团的“气氛”所感染:小小的客厅里有时候甚至可以挤入50个各年龄段的人,教会组织人员弹着风琴,另一个则深情地朗诵着赞美诗……

宪政民主的奥妙之一就是以垄断的宗教霸权或其它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体系为基石,建立起一套触及社会各个层面的民粹监督系统。美国总统宣誓就职时左手要放在哪?要放在圣经上。一般美国人用餐前要感谢谁?感谢“圣父”“圣子”“圣灵”,就是不感谢贫下中农,就是不感谢农业工人。小朋友玩个电子游戏,也是“圣堂武士”无处不在,十字架无处不在。总之,美国社会是十字架无处不在,宗教洗脑无处不在,教化监督无处不在,民粹化的宗教力量是宪政民主的首要前提,有了那些个条条框框,选票什么的自然不是问题。1990-1991年的调查显示美国有96%以上的人口信奉“上帝”,近年来信仰基督教的人口虽有减少迹象,但公开的唯物主义者还是非常稀有(不要混淆唯物主义与一般无神论)。典型的宪政民主国家往往充斥着各类基于宗教的民粹恐怖主义,如美国的法西斯3k党组织、印度教暴力团伙等等,美国的唯物主义者受到美国式民粹的仇视,很多都处于“地下”状态。而与美国不同的是,中国存在着一个较为强大的唯物主义者群体(虽然人数还远远不够多),他们才是真正的民主力量——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宝贵遗产!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shijian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张志坤:中印边界摩擦冲突常态化的危险
  2. 南方洪灾:救援“前所未有”地艰难,社会关注度不高
  3. 郑大一附院医生被砍你们要求严惩凶手,治死病人咋就连个屁也不放?
  4. 极左,岂能绑架一个伟大民族的灵魂
  5. “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普京的承诺为啥没兑现
  6. 毛泽东没有指挥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必须更正!
  7. 党的99岁生日,有人还要把毛主席像抠掉?
  8. 房子之问
  9. 大学生回农村,不会讲话了?
  10. 善打硬仗恶仗的开国中将,长津湖指挥20军重创美王牌陆战1师,后来成为我军两大兵种司令员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4.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5.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6.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7.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8.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9.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10. 《北京日报》:《卜算子·咏梅》:七千人大会前党内传阅的一首词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5.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9.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10.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甴曱末日将近!美国断经费、“民主阿婆”闪人,头目跑路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