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我得到了活菩萨的奖赏

漫天海 · 2011-01-30 · 来源:乌有之乡
《毛岸英》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得到了活菩萨的奖赏

漫天海2011-1-30

    去年我看了电视剧《毛岸英》,写了一篇【电视剧《毛岸英》更加见证了毛主席的伟大人格】的文章,在乌有之乡网站发表,此后我一直等待《毛岸英》剧组做客乌有之乡,一睹剧组的风采。终于在2011-1-9看到了视频:《毛岸英》剧组与乌有之乡网友及清华学子交流会,我立刻把它收藏了起来,同时告诉了我周围的人,并且还告诉了我远在山东济南的姐姐。近一个多月来由于老伴儿的心脏病发作,我为她上医院、跑药店,上网查资料,也顾不上看这个视频。就在1月16日接到姐姐的电话,她说《毛岸英》剧组交流会的视频她看完了,非常感人现场气氛十分热烈,并且还提到了漫天海,当时我觉得她不是在开玩笑吧,等我把老伴儿的治疗安排好了以后,抽时间断断续续的看完了《毛岸英》剧组交流会的视频,有时还看到夜晚12点。有一次和老伴儿一起再看这个视频,看到刘毅然导演讲到毛主席感人的情景时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热泪,此时我也是热泪盈眶,老伴说她也是喉咙发梗,剧组成员对毛主席的热爱和真诚实在是令人感动,同时在场的一些革命老干部、老专家的发言和网友的热情,让我深受教育和鼓舞。至于刘毅然导演说要向漫天海表示致敬,本人实在是不敢当,同时也受到司马南主持的肯定,并且我还看到同时也听到在场网友们热烈的掌声,我是非常的感动和感谢,既然大家对我有兴趣,下面我就来做一个自我介绍吧。

    首先我想说的是,如果我在北京我是一定要到交流会的现场的,但我是在千里之外的湖北黄石,无法赶到现场,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只好在此做一个表白,我是1935年出生的,今年已经进入76岁了。

先说一下我过去的家庭:

我出生在一个县城的家庭是属于剥削阶级,成分是工商业兼地主,我的祖父是被带上帽子的,一直在家休息,主要是父亲操持店里的事务。由于我的祖父为人和善也很勤劳,每天大清早起来除了收拾店堂,还去打扫大门外附近的街道,所以街坊邻居都对他很尊重,土地改革是和平过渡也没有触及皮肉。我的父亲左边只有半只耳朵,人们都叫他缺耳朵,那是因为被土匪抓去割下了半只,用香油浸泡着让人带回家,交了钱才将人赎回。我记得小时候父母带着我们姐弟逃日本,大白天怕被日本汉奸发现,只能在夜晚从小路和和稻田梗上走,在逃到一个叫包家畈的村寨后,父亲又被当地大概是一个乡政府抓去了,母亲就带着我去给他们磕头,请求他们放人,这是我小时候印象最深的经历。

解放以后进行社会主义改造,通过公私合营以后,我的父亲也是供销社的职工成了劳动人民的一员,工资待遇和其他的职工一样,父母亲到他们去世一直是住在祖父为我们盖的老房子。因为我参了军,每年街道居委会还到我家慰问军属,我在部队创作了一些美术作品在报刊上刊登,父亲就拿出去给别人看,一方面是他个人的一种自豪感,同时也觉得自己的儿子当兵的路子没有走错,是共产党解放军把儿子培养成了一个对人民有益的人,开始我们全家都不愿意让我参军,是我们的校长说服了他们。祖父在去世前我还带他到北京天安门广场,看到了人民大会堂、革命历史博物馆、人民英雄纪念碑,游览了故宫博物院,他一辈子没有出过远门,这一次进京可是让他大开眼界。

再说一下我现在的家庭:

我现在的家庭可以分两个阶段,就是改革开放前后两个时期。在改革开放前的1961年我和我的老伴儿结婚建立了小家庭,以后有了三个女儿,那时我在部队从学员到排长、参谋再到干事,进步不大但是也没有什么奢望,心中只是想着如何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再搞一点个人的兴趣爱好。老伴儿当过营业员和小无线电厂的工人和干部,几乎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小孩儿从幼儿园到中学都是免费,功课没有什么压力,都是轻松的学习快乐的成长,个个都是红领巾三好生。

在改革开放的初期,预见不到以后政策的变化,为了女儿(老三)有人照顾,在初中时找了一个熟人老师(班主任),当时不知道这个班主任带的是一个慢班,结果女儿和她的同学们的学习成绩都被落在后面了,她泄气了也不想上高中,那时候她妈的商场效益很好,每个月的收入比我还高,就让她到商场当了营业员。托邓小平的福她的两个姐姐都是大学毕业,这时姊妹三个只是学历上有所不同,在经济收入上还看不出多大的差别,但是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差别就逐步的凸显出来了。在大力推进企业改制中,老伴儿效益很好的商场被给公司的头儿买断了,多余的人员全部下岗我的老三就是其中之一,她为了不让自己的小孩儿再走她这条倒霉的路,就在家里当上了专职保姆,省吃俭用一切为了儿子将来能够考上大学,以便找一个好饭碗。老大、老二因为是大学毕业,又赶上了特色的“好政策”,现在一个是教授一个是副县级的官儿。老伴儿因为是在企业退休得也早,虽然是几十年的党员和先进工作者,退休费只有几百块钱,可是在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只工作了几年,基本是文盲的工人,刚退休时的退休费就是一千多块。我虽然具有高级职称也很知足,但是在当前的这种环境下我并不感到幸福。我们的家庭在改革开放不断深化的过程中,也是在逐渐的向两极分化,只是还没有达到两极,因为我们家还没有出现大官和大老板。

接下来就说一下我个人的经历:

我小时候体弱多病,为了让我成长得泼辣一些,就给我取了一个小名叫野和尚,可是这也无济于事,要病还是照样的病。但是到了初中的时候出现了转机,有一个南下的干部任我们的校长,他的为人和风采对我们的老师和学生都有很大时影响力,在他的影响和宣传下使我产生了参加解放军的决心,于是就在1951年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被分配到位于重庆的第二炮兵学校,像我这样瘦弱的少年当上了炮兵,是我和周围的人都没有想到的。经过两年多紧张而愉快的学习和锻炼,不仅掌握了初步的军事知识和技能,而且身体也变得比以前健壮了,我的体育成绩还是优秀(军事学校的学制分为不及格、及格、良好、优秀四个档次)。

炮校毕业以后被分配到一个炮兵团当排长,那时我才十八岁,我带的兵都是二十多、三十多岁,大多数是文盲但是他们都很朴实,对我很尊重我们都相处得很好。1958年大跃进时,号召人人作诗人人画画,因为我有美术的爱好,就画了一幅将军下连当兵的画,结果就从团、师、军、军区层层选送,我的处女作最后被选送参加了北京市工农兵美术作品展览,不久我就被调到军政治部从事专职美术创作。此后就经常在北京参加一些大型的展览,也创作出一些作品在多种报刊上发表,其中代表作有宣传画《人人练成夜老虎》获得总政治部颁发的优秀美术作品奖,还有与人合作的油画《毛主席铲土我来担》在人民日报、解放军画报、广东画报等多种报刊发表,并且在解放军文艺发表了创作体会,除此以外我在连队时的技术革新还受到过嘉奖,训练、工作成绩突出也记过三等功。1975年解放军大裁军,我就转业到湖北省黄石市,从事美术宣传工作也创作发表了一些美术作品,还有一些其他的文字作品,一直工作到1995年退休。

退休以后我也没有闲得无聊,喜欢搞一些自己有兴趣的东西,学过气功、练过电子琴,在气功与科学杂志发表过文章,应老年体协科研委员会的要求,写了一些体育科研和文化方面的论文连续三年获得一等奖,其中一篇《寻找生命的平衡点》的文章应邀参加了,中国老年学学会在广西举办的的“长寿与发展高峰论坛”,以后又一篇文章《文化是老年人健康生活的向导》应邀参加了,中国老年学学会在青岛举办的“创造与共享——首届全国老年文化高峰论坛”,并获得了优秀论文奖。我一直对科技和文艺感兴趣也比较关注,对政治经济也有兴趣但是关注得很少,以前我经常看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讲坛栏目,有一次看到国务院的一个专家的讲座,讲到市场经济的理论根据时说亜当·斯宻指出有一支看不见的手,我觉得很有道理,但是上了乌有之乡网站之后,我才知道自己被忽悠了,原来他只讲了亜当·斯宻的国富论,却不讲他还有一个道德情操论,不知道他是疏忽大意还是别有用心,以后我再也不看百家讲坛了。乌有之乡的文章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吸引力,让我大开眼界深受启发和鼓舞,我觉得我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精神家园,开始只是看看文章,但是我感到还不满足觉得有很多活要说,于是也试着写文章,这一年多来在乌有之乡发表了将近二十篇文章,虽然资料不多水平也不高,但是这都是发自我内心的真感实言。

一点小结:

我为什么要写我的家庭和我个人的经历呢,我是想通过我的家庭和我的经历这个小小的窗口,来看看我们中国历史的变化,归纳起来我觉得我的家和我经历了三个时代。

首先是我出生在旧社会,这是蒋介石独裁国民党统治的时期,这个时期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时代,这个社会是大鱼吃小鱼,人吃人的最黑暗的社会,连中小地主资本家的财产和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那处在最底层的劳苦大众就可想而知了,这是我最早但是时间不长的经历。再就是从建国到改革开放时期,这个时期是毛主席领导的共产党,在中国实现了真正社会主义的时代,这个时代让我出生的剥削阶级家庭获得了新生,将资产阶级的剥削者转变成了劳动者。我在毛主席缔造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所大学校,学习、锻炼不断成长,使我成为一个对国家、对人民有益的人。这个时期我们全家生活安定幸福,孩子们都轻松的学习、愉快的成长,努力争当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大人都热爱自己的工作,努力的为社会做贡献。此后就进入了改革开放时期,这个时期是几代领导人合作制造的特色社会主义的时代,这个时代开始让我们寄于希望,想通过改革开放发展经济可以达到共同富裕,在主流精英的鼓动下大家为了致富全力以赴为钱而奋斗,由于个人条件和客观因素的不同,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我们家也逐渐的向两极分化,不管是成功者还是失败者都受到竞争的压力,感到生活得很紧张,对未来如何发展变化看不清方向没有信心,缺乏安全感更谈不上幸福感。我个人在部队时和离开部队到退休以后,一直对毛主席怀有深厚的感情,对社会主义有坚定地信念,对共产主义无比的向往,同时也对社会做过一些有益的事情,这都是因为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所大学校打下了坚实基础。

最后的感言:

因为我是出生在一个剥削阶级的家庭,再加上工作调动和经常外出等原因,我从入党申请到正式批准将近有二十年,但是这几十年组织上对我都很信任,同志之间的关系也很好,长期的考验使我经受了锻炼,更加坚定了信念,保证了共产党的纯洁性。可是现在我的外甥女刚上大学不久,就有人找上门来要她入党,因为如今的共产党是中华民族全民的党,资本家老板就可以加入进来,何况一个小青年呢,现在共产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就可想而知了。

由于我比较长的时间生活在用毛泽东思想武装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所大学校里,通过广泛深入的学习,严格艰苦的锻炼,革命环境的熏陶,使我不但掌握了多种实际本领,更重要的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已经融入到了我的灵魂,让我有坚定的信念和对真理的追求,总是愿意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来丰富和提高自己的精神生活。以前我对现实的政治经济关注不够,但是改革开放以来出现了很多新情况、新问题,同时也伴随着很多丑恶的怪现象,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也找不到一个合理的答案。自从认识了乌有之乡网站以后,让我大开眼界思想豁然开朗,乌有之乡是正义志士的阵地,收藏真理的宝库。在广大左派网友的启发和鼓舞下,我也抱着学习的心态写了一些文章,主要是为了与网友们交流一些心得体会,以便提高我的思想认识,万万没有想到我的一篇文章还感动了电视剧《毛岸英》剧组的导演,而且得到了刘毅然导演、司马南主持和乌有之乡网友们的肯定与热情鼓励。

我认为刘毅然导演、司马南主持和乌有之乡的网友们,同人民特别是工农大众是心连心的,他们的所想、所说、所为都代表了人民大众。毛主席说:“人民、老百姓是共产党的活菩萨”,所以乌有之乡网友们对我的肯定与鼓励,就是活菩萨对我的奖赏。我这一生得到过一些奖励,哪怕是全国性的那也只是一个部门的奖励,可是我得到了活菩萨的奖赏这是对我最高的奖赏,是我一生最大的荣耀和幸福。再过若干年我去见毛主席,带着这个消息向他老人家汇报,我相信他老人家是一定会为我高兴的。在这里我要衷心的感谢刘毅然导演、司马南主持和乌有之乡的网友们,但是我觉得更应该感谢的是刘思齐大姐,是她为我们提供了毛岸英非常宝贵的资料,我们应该向刘思齐大姐致敬,祝福刘思齐老大姐健康长寿!

附件:

1、交流会发言的一段文字摘录:

《毛岸英》剧组刘毅然导演说:“我前两天在乌有之乡看过一篇文章,一个作者叫漫天海还是什么,他把从第一集到最后一集,剧中所有体现毛主席伟大人格的台词,全都摘录下来,我看了特别感动,我觉得应该向这位同志致敬,看得非常细,那个朋友会不会今天在座,”主持人司马南接着说:“我也读过你的文章,梳理那些文字需要下很大功夫,那个网友朋友不知道在不在,(看了看下面的人没有反应后说)没在,没在我们也给他鼓掌,感谢他。”

2、《毛岸英》剧组与乌有之乡网友及清华学子交流会视频网址: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6/201101/208217.html

3、漫天海的邮箱地址和电话:

邮箱地址:ZZL1935@163.com

固定电话:(0714)6215754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执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2.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3.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4.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5. 使周恩来协力同心共命的毛泽东
  6. 香港闹事者为的不是香港利益
  7. 宁夏中卫:化工厂的污水形成巨大水库群
  8. 交出隐私, 再掏空钱袋: 我们还有多少剩余价值可供榨取?
  9. 俄罗斯求购中国芯片 苏联解体工业体系破碎化
  10. 郭松民 | ​​评《他们已不再变老》:死如蝼蚁!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老王还能走多远?
  3.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6.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7.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8.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9.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