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人兽不分是为叫兽,叫兽岂能为教授?听诊张鸣的奇谈怪论

萬里雪飄 · 2012-02-06 · 来源:国企新闻网
孔庆东大战汉奸媒体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张鸣,浙江上虞人,一九五七年生,长在中国的「北极」北大荒。做过农工,兽医。初学农业机械,后涉历史,现在于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书。(摘自张鸣新浪博客之公告)
  今年一月十四日,张鸣发了一篇热情赞扬茅于轼的博文『不一样的茅老』。文章盛赞茅于轼「在茅老擅长的领域,他的意见绝对有好些真知灼见,而且振聋发聩的。」。还称颂茅于轼「偶尔出一点纰漏,也无非是百密一疏。但是,只要他弄明白了情况,觉得真的是自己错了,就会马上承认。这样的气度,这样的谦虚,在他那一辈学人中,绝对是凤毛麟角,在经济学家中,更是独此一家。」。张鸣评价茅于轼「做事钉是钉铆是铆,一丝不苟。错就是错,对就是对。不矫情,不掩饰,更不怕丢脸。非常谦和,也非常率直。」
  茅于轼何许人也?茅于轼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公开了一篇自己的文章,『把毛泽东还原成人』。文章以极其卑鄙无耻下流的语言造谣泼污毛主席,说「毛泽东XX过不计其数妇女。但他在神坛上,他的人性兽欲方面谁也不敢说。」。茅于轼信口雌黄攻击毛主席,说「毛泽东心理非常阴暗。国家由这样一个人指挥,走到经济政治双崩溃边缘一点不奇怪。」。张鸣往这种善恶不明人面兽心的茅于轼脸上贴金,其用意不说自明。
  张鸣说, 「茅老对大学教育发声。说学费应该进一步提高,贫困学生的问题,用高额奖学金来解决。我跟他说,理论上你的意见没错,但中国的大学特殊。我们辨别贫困生的系统是一套官僚体系,一个可以舞弊的体系。如果大幅度提高了学费,真正的贫困生却未必能拿到奖学金,高额的奖学金都给有权有势的人家的孩子拿走了。在我跟他仔细讲了大学的现状之后,茅老也同意了我的意见。」(不一样的茅老)。
  「为穷人做事,为富人说话。」,这是茅于轼的名言。张鸣为穷学生说话,貌似公平正义,貌似为弱势群体说话,但是这种公平是建立在不公平基础上的公平,这种公平无视贫困学生存在的根源,无视今天的名牌大学几乎被富家子弟独占的现实。张鸣的公平是典型的资产阶级价值观,让资产者和无产者自由公平竞争,这就是张鸣的公平。
  为什么存在资产者和无产者?张鸣认为这个问题没意思,「鼓动阶级仇恨,有什么意思?较劲较劲。这世界上有穷的,有富的,有才的也有,但是大家都是人,不应该对坏人就骂他,不能因为他是坏人就打他。刚才韩老师说『有好人坏人』,那你觉得我是好人?还是坏人?」(一虎一席谈)。张鸣如果脱离了社会关系,他或许是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但是在社会关系中,作为社会人,张鸣毫无疑问是坏人。
  张鸣说,「不应该对坏人就骂他,不能因为他是坏人就打他。」,但是张鸣要打王小东。一虎一席谈现场观众说,「美国一个学生因为在学校里骂了两句,结果就被退学了。」。王小东问那位观众,「这个我们该学不该学?」,王小东接着说,「按这种说法,我就应该被抓起来,张鸣你也要被抓起来,我们一块去。」。张鸣回应,「我没骂。」。王小东说,「你别来这套!」。张鸣教授对王小东说『要打出去打』。王小东大怒,意与其迎战『过招』,但被一再劝阻,终于未发生肢体冲突。(一虎一席谈参与者录音笔录)
  张鸣说,「我没骂」,意思是说张鸣从来不骂人。难道张鸣不会骂人?在那篇为茅于轼贴金的文章里张鸣说过,「我们曾经处在一个很长的非常时期,在那个时期我们每个人都没办法正常生活,处于一种精神病的状态。」。张鸣说主席时代处于精神病状态,这是不是骂人?如果有人说张鸣是精神病,张鸣是不是要和对方过过招?
  「前三十年」,张鸣长在中国的「北极」北大荒,张鸣定性北大荒为「北极」。「北极」不但是「荒」地,也是「寒」地。「荒」与「寒」在张鸣那里可能已经超出了对于自然的描述。他曾经发育长大的环境是「北极」,那是一个极端的世界,是「处于一种精神病状态」的「极左」世界。在那又「荒」又「寒」的极地,张鸣做过农工,行过兽医,研究过农机。以张鸣的体会,这种生活处于精神病状态。「后三十年」,张鸣在首府贵为教授,总算恢复到了「正常生活状态」。
  那么什么是张鸣的正常生活状态呢?张鸣的正常生活状态是为富人说话为美帝献媚。在那篇为茅于轼贴金的文章里,对于「后三十年」的富人原罪问题,张鸣转移历史时空,质疑富人原罪问题转变成了控诉历史政治原罪问题。
  张鸣说,「中国是个特殊的国家,是一度不能让人正常致富的国度。臭名昭著的投机倒把罪,也就是刚刚取消没几年。我很难想象,很多犯过这个罪名的人,是真的有罪。这里不是善法恶法的问题,我们曾经处在一个很长的非常时期,在那个时期我们每个人都没办法正常生活,处于一种精神病的状态。」(不一样的茅老)。
  富人原罪问题是在「后三十年」形成的社会问题,和「前三十年」有什么关系呢?富人原罪问题是后「三十年」的「善法」造成的,和前三十年的「恶法」有什么关系呢?张鸣今天贵为首府教授「为穷人做事为富人说话」,难道也是「前三十年」的「恶法」造就的?如果张鸣今天不幸继续务农工行兽医,是不是也要诅咒「前三十年」的「恶法」呢?今天张鸣做恶人也好,做好人也好,是不是都是「前三十年」带来的因果呢?如果「前三十年」的「恶法」继续发挥作用,今天还存在富人原罪问题吗?今天张鸣还有为富人洗白原罪的机会吗?只要搞臭文革,就不会存在富人的原罪。只要打倒毛泽东,坑蒙拐骗偷,抢杀拆降奸,都不是罪。
  就富人原罪问题张鸣接着说,「所以,现在我们不能谈企业家的原罪,因为当时制定的法规,比罪还罪。按过去的恶法,也没有几个富人能够做到完全的『遵纪守法』。我们首先要保护所有的私有财产,在没有证实这些财产是非法所得之前,企业家都是应该受到保护的。同时,我们也是该为他们说话的。茅老的话,一点都没有错,用不着修正。」。
  「前三十年」的「恶法」不允许人剥削人,人压迫人,张鸣认为这是罪恶的社会制度,是「比罪还罪」的社会制度。张鸣以致富等同于剥削压迫,认为反对剥削压迫就是反对致富,这样「前三十年」的「恶法」真的就成为了「穷革命」的恶法。于是张鸣有了道德优势动辄拿文革压人。韩德强抨击这个世界不公平,揭露这个世界有剥削压迫,有殖民与被殖民。张鸣立即揶揄韩德强,「我感觉我们现在这个气氛就很像文革。」。谁有反对美帝殖民压迫的民族主义精神,张鸣就讥讽爱国者为义和团。张鸣认为,不但反剥削反压迫有罪,反对帝国主义殖民压迫也有罪,在张鸣眼里韩德强处于「比罪还罪」的一种精神病状态。张鸣不但为带着原罪的富人说话,还要为恶贯满盈的美帝说话。张鸣的道德究竟优越在哪里?   
  张鸣说,在没有证实这些富人财产是非法所得之前,我们首先要保护所有的私有财产。请问张鸣教授,由谁来证实这些富人的财产是合法还是非法?是你张鸣自己吗?还是老百姓?还是贺卫方?还是官僚?还是富人自己?以什么为甄别依据?是法律吗?那么这个法律由谁定?是你张鸣定?还是老百姓定?还是贺卫方定?还是官僚定?还是富人定?
  张鸣说,「我们辨别贫困生的系统是一套官僚体系,一个可以舞弊的体系。如果大幅度提高了学费,真正的贫困生却未必能拿到奖学金,高额的奖学金都给有权有势的人家的孩子拿走了。」。看看张鸣的头脑是多么的清晰,多么地明辨是非,他知道「辨别贫困生的系统是一套官僚体系,一个可以舞弊的体系。」。那么请张鸣以自己清晰的头脑分析判断,辨别资本原罪的系统是不是一个精英体系?是不是一个可以舞弊的一小撮富人体系?张鸣自己能否辨别自己是坏人?张鸣自己有权利说自己是好人吗?
  张鸣说,「我们曾经处在一个很长的非常时期,在那个时期我们每个人都没办法正常生活,处于一种精神病的状态。」。张鸣有什么权利代表全中国人民说「前三十年」处于一种精神病状态?张鸣只能代表他自己,或者为自己找张皮,他也就能代表富人这张皮,再加上美帝这张皮。郭松民要评说台湾地区的民主,张鸣立即揶揄郭松民,「你说,有选票吗?没有选票的人,你有什么资格来说这些?」。台湾地区的选票哪一张不是为资本服务为美帝做走狗的政客的选票?张鸣未经「选票程序」就有权利「代表」全中国人民谩骂「前三十年」处于精神病状态,张鸣同样有权利「代表」全中国人民认为台湾地区的选票代表了全体台湾人民。这就是张鸣的逻辑,这是典型的西方资产阶级的逻辑。明明是代表一小撮人的资本的自由、资本的平等、资本的民主、资本的法治,他们偏偏说这是代表了有产者和无产者代表了全体人民的普遍的自由、平等、民主、法治。
  孔庆东骂某些香港人是西仔,在洋人面前是狗,在内地人面前是狼。张鸣说,「某些香港人是哪些香港人?某些如果你不特指你画出一块来,你不画出来就说某些人,每个人都可能是。而且谁在这世界上哪些人可以是狗,可以是王八蛋?这就是赤裸裸的骂街,而且在媒体上骂街。这个说实在的作为教授作为普通人都是不行的,这完全超越了这种言论自由的范围。」(一虎一席谈)。
  西方人的言论自由本来就是骂人的自由,他们不但骂人,还在国会大打出手,甚至搞暗杀恐怖活动。西方人不但自己互相骂,还谩骂东方文明,造谣污蔑东方英雄,甚至贵为美国总统的奥巴马在国际舞台上公开泼污丑化毛主席。对于西方人赤裸裸的骂人言论造谣言论,张鸣认为那是言论自由,对于孔庆东的言论,张鸣认为「完全超越了这种言论自由的范围。」。张鸣毫无疑问具有双重价值标准。在张鸣那里言论自由范围可大可小,富人、茅于轼、洋人的言论范围可以大到无边,穷人、孔庆东、中国人的言论范围可以小而又小。茅于轼可以骂人,洋人可以骂人,孔庆东骂人不行,中国人骂人也不行。茅于轼骂人是「不矫情,不掩饰,更不怕丢脸。非常谦和,也非常率直。」,孔庆东骂人「是赤裸裸的骂街,而且(是)在媒体上(的)骂街。」,孔庆东骂人「作为教授作为普通人都是不行的,」,孔庆东骂人「完全超越了言论自由的范围。」。
  张鸣实在是霸道,他即不允许孔庆东做教授,孔庆东想做普通人也不行,看来孔庆东只有做「牛鬼蛇神」。张鸣一句「我感觉我们现在这个气氛就很像文革。」,就可以拿「文革」帽子压韩德强,张鸣同时以「文革」手法在孔庆东身上踏上自己的脚,让孔庆东不得翻身。张鸣污蔑文革处于精神病状态,今天张鸣以自己的所作所为证明了在文革究竟谁是真正的精神病。真正的精神病反污别人是精神病,于是精神病变成了公共知识分子。矮人打倒巨人,于是矮人变成了「巨人」。茅于轼「绝对是凤毛麟角」,孔庆东连做普通人的资格都没有。张鸣不许别人打人骂人,但他自己可以例外。这个世界是一个处于精神病状态的病房,这个世界是由精神病管理健康人的病房。
  为富人说话的精英,为美帝献媚的教授,以正常思维逻辑无法自圆其说其非正常行为。张鸣为了绑架全体香港人和他一起做洋人的走狗,干脆不讲逻辑,胡搅蛮缠。孔庆东说某些香港人是狗,其概念内涵与外延都很清楚。内涵是西仔,是在洋人面前是狗在内地人面前是狼的西仔。外延是某些香港人,孔庆东的狗论是特称判断。可是张鸣非要孔庆东以单称判断具体画出他的特称判断,如果说不出张三李四王五是王八蛋,那么孔庆东的特称判断就是全称判断,孔庆东骂每一个香港人都是王八蛋,张鸣无论怎么想自己也成了王八蛋。这是典型的不讲逻辑的精神病症候。
  是张鸣不会正常思维吗?张鸣是研究政治学的学者,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作为学者即使不讲辩证逻辑,起码也要讲形式逻辑,这是做学问最起码的要求,也是做普通人的基本要求。当以正常思维无法为富人说话为美帝献媚的时候,张鸣能做什么呢?他只能脱掉教授外衣裸奔。他疯了。
 
 
2012-02-04一虎一席谈 北大教授孔庆东是否超越言论自由
http://www.mshw.org/vod/talk/2012-02-05/8564.html
 
张鸣:不一样的茅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c7a2f50102dxa4.html
 

萬里雪飄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wanlixuepiao123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uhe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2.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3. 如何应对抹黑抗美援朝的歪理邪说?
  4. 去世九个月竟然“国庆闯红灯”,人工智能冤枉死人的闹剧深思后更加可怕!
  5. “洋垃圾”外教
  6. 三次卖断货的五本红色书籍,到底什么在吸引人们?
  7. 中美贸易战的前景预判及警惕
  8. 陈先义|解读毛洪涛周新城同志遗言
  9. 争夺东南亚:中国和美日在东南亚激烈碰撞!
  10. 张桂梅就是张桂梅,不是什么特雷沙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3.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4.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5.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6.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7.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8.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9.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0.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6.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7.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