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茅于轼:20年前能给天则经费的都是国外机构

茅于轼 · 2013-07-25 · 来源:FT中文网
天则所成立20周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日前,茅于轼撰文纪念天则经济研究所成立20周年。他写道:“天则所的存在对中国经济改革的成功是有贡献的。”而20年前“天则所经费的来源只能靠募捐。那时候有能力出钱做政策研究的只有国外的基金会和像亚洲开发银行那样的机构。这些外国机构是真心诚意地帮助中国改革,走上富强之路。事实上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离不开西方国家的帮助和影响。近百多年来我们所取得的进步直接间接都和西方有关。”对于天泽所的未来,茅于轼表示:“从我们经济学家的角度看,随着百姓收入的提高,教育的进一步普及,对外交流的继续,我们迟早会认同普世价值的大趋势,走向民主、法治、宪政和人权。今后天则所的任务恐怕要在最基本的知识和思维方法上担当起普及科学观念的责任。”

  以下为原文:

  一晃眼二十年过去了。二十年前盛洪,唐寿宁等邀请我加入天则所。那时候我还没有从社科院美国所退休,虽然年龄到了(64岁)但精力还能工作。本来想退休后静下心来写几本书。由于天则所缺人,我就正式办了退休手续,加入了天则所。那时候盛洪是所的负责人,但由于他应芝加哥大学的邀请去了美国,我就不得不担起天则所负责人的责任。我一辈子没有当过领导,更没有承担一个单位财务自力更生责任的经验。三个月过去后后续资金没有到位。财务立刻陷入困境。当时正是邓小平南巡讲话后,全国经济十分活跃。我们几个发起人原以为做学问也应该可以在市场上赚钱。没想到知识这种产品是公共消费品,众多的人可以重复使用,它是没有产权的。怎么能卖钱?

  在开始的两三年中,经费筹集一直是天则所的大问题。我常常请唐寿宁,张平到达智胡同天则所的小院子里商量筹钱的事。我动用了我的一切社会关系想办法弄钱,包括亚洲开发银行,福特基金会,还有我的一些朋友。那时候天则所办了一个刊物,叫《海外工商》为了推销,我背了一捆《海外工商》挨个到马路边卖杂志的小摊上求他们给代销。可是没有一个成功,可见我的推销能力极差。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逐渐明白,靠做学问是赚不了钱的,除非我们改做咨询。咨询的对象是企业。但是我们自己没办过企业,怎么能给企业指导?我们的长处是在经济学上。扬长避短必须找对经济学有需求的单位,去为他们服务。亚洲开发银行给我们做的三个课题都跟经济学有关。一个是中国经济的影子价格,另外两个是研究三茂铁路和广梅汕铁路对当地经济的影响。在后两个课题中我们开创了研究投资项目对宏观经济影响的新方法,成为亚行的典范课题。

  经过两三年的摸索,逐渐确立了天则所的定位。我们必定是一个研究经济政策和经济制度的机构,它的服务对象主要是政府。可是在中国政府不会购买独立研究所的服务,政府未必喜欢听不同的声音。所以天则所经费的来源只能靠募捐。那时候有能力出钱做政策研究的只有国外的基金会和像亚洲开发银行那样的机构。基金会这些机构给我们出钱,但是不干预我们做什么课题,得什么结论。课题都是我们根据国内经济改革的形势而提出的,比如:中国政府体制改革,中国的粮食安全和耕地保护,中国的经济人权,大城市的交通拥堵问题,土地使用制度,国企改革,30个省会城市的公共治理评价。这些外国机构是真心诚意地帮助中国改革,走上富强之路。这一点在国内有许多人不理解。认为外国人帮助中国,肯定是不怀好意。但是看看中国政府同样拿外国基金会和国际机构的钱做研究。难道中国政府也那么糊涂?事实上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离不开西方国家的帮助和影响。近百多年来我们所取得的进步直接间接都和西方有关。这并不是夸张。如果把中国和世界隔绝起来,中国还是秦始皇或者慈禧太后那一套。有进步也得几百年之后。

  天则所的过去二十年也是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二十年。在这一过程中,天则所并不是旁观者,而且是尽全力在推进这个过程。换句话讲,天则所的存在对中国经济改革的成功是有贡献的。在九十年代我们努力推进以市场经济代替计划经济,解释何以市场能够最有效地配置资源;我们又全力主张引进民营经济,打破清一色的公有制;我们解释经济自由主义是什么,为何社会需要它;我们更主张保护人权,取消特权。这一切天则所都走在社会的前沿。也因此冒很大的风险。有几次天则所的办公室搬家就是因为政府的干预。我们召开的国际会议不让开,有一些活动被阻挡。这些逆潮流的活动阻碍了我国的进步。我们希望今后这一类的阻碍能够减少,使改革开放能够更顺利一些。

  今年天则所成立20周年,也是邓小平南巡讲话20周年。在这20年中中国人享受了经济快速增长的好处,但是也忍受了特权、腐败、正义缺失,没有人权保障的痛苦。今后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是促进我国社会的全面进步,不仅仅是财富的生产,更要注重社会的公平,正义,个人安全和尊严。这一目标比起财富的生产来更为复杂而艰巨。从当前社会价值观的混乱看,绝非一时半刻能够达成的。从我们经济学家的角度看,随着百姓收入的提高,教育的进一步普及,对外交流的继续,我们迟早会认同普世价值的大趋势,走向民主、法治、宪政和人权。在过去的二十年中这方面并不是没有进步,而是在方向上缺失了科学和逻辑。“五四运动”提出了民主和科学。但是近百年来大家都以民主为目标,忘记了科学,是一场忘记了科学、甚至是反科学的民主运动。中国人做出了非常不合逻辑的革命,使中国人遭受了空前的灾难。像文化革命那样的全民疯狂,逻辑颠倒,惊世骇俗的错异悲剧,自有其思想的根源。至今相当多的中国人不愿意接受历史事实,不肯用理性思考,偏执地固执己见。这一状况不改变,要让中国进步实在是缘木求鱼。今后天则所的任务恐怕要在最基本的知识和思维方法上担当起普及科学观念的责任。

  在最近的一年多里有一件特别令人高兴的事,就是秋风和冯兴元加入天则所,分别担当理事长和副所长的职务,也兼任常务理事。他们两位的加入极大地改变了天则所的面貌。我们有了新鲜血液,为天则所的长远发展奠定了基础。在新老班子的融合过程中,事情进行得出乎意料的顺利。在纪念天则所成立20周年的时候,展望未来我充满着乐观的情绪。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匠人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2. 为什么杀我们学长姐!
  3. 是可忍孰不可忍?
  4.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5. 新冠确定物传人,会是武汉沉冤得雪的决定性证据吗?
  6. 去世九个月竟然“国庆闯红灯”,人工智能冤枉死人的闹剧深思后更加可怕!
  7. 如何应对抹黑抗美援朝的歪理邪说?
  8. 迎春:一篇分析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罕见的好文章
  9. “志愿军是唯一没有屠杀平民的队伍”!
  10. 三次卖断货的五本红色书籍,到底什么在吸引人们?
  1.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2.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3.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9.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10.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6.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