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清:《炎黄春秋》是历史虚无主义传播的主要阵地

作者:文清 发布时间:2014-05-20 来源:文清的博客 字体:   |    |  

  【前言】本来这是一篇发表在学术期刊上关于历史虚无主义研究的学术论文,看到《炎黄春秋》歪曲事实、颠倒黑白,对于他们打着学术的幌子亵渎学术的卑鄙行径着实令人气愤。由于原论文有近2万字,故而将原论文中的一小部分略作修改发出来,以正视听,也算是对《炎黄春秋》的一个回应。

  第一、关于历史虚无主义的定义。目前学术界对历史虚无主义还没有统一的定义。综合各方面的研究成果,历史虚无主义可以从狭义和广义两方面进行理解。狭义的历史虚无主义是指在个人喜好和憎恶的支配下,受西方思潮的影响,用超然的“客观主义”态度,打着“去阶级化”的幌子,根据自己的政治需要,有目的、有选择性地提取一些碎片化、个别化的历史个案,甚至虚构事实以否定民族解放史和中国革命史,尤其是集中否定中国共产党及其主要领导人,以及他们领导下的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史,以达到从内部分裂和瓦解中国共产党,兵不血刃地颠覆中国社会主义根本制度而兴起的一股政治思潮。而广义的历史虚无主义是指:经济全球化带来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渗透,在“普世价值”包装下,通过政治、历史、文化等领域有目的、有计划地渗透西方唯心主义历史观,否定建国以来在马克主义唯物史观指导下已达成共识的一切历史结论和历史事实,借以否定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下的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的实践活动而兴起的一股政治思潮。

  第二、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历史虚无主义本质上是一种典型的唯心主义历史观。因为它从根本上就违背了历史研究所应坚持的原则和方法。理由如下:首先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的认识往往“先入为主”,受个人喜好和憎恶所支配,具有强烈的个人感情色彩。历史虚无主义者在评述历史时,往往“先入为主”,对认识的历史持强烈的个人感情色彩,乐于对自我“非理性”的情感宣泄,故而通常会忽略重大历史事件出现和发生的客观背景,往往关注演义式的“乡村野史”或“细枝末节”,对主要的历史事实断章取义或“选择性失明”。有的时候他们甚至会根据自己的需要杜撰或虚构若干史实,为自己的“非理性情绪”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这种态度自然很难实现对历史评价的客观公正,这也是唯心主义历史观的典型表征。

  其次历史虚无主义者对于历史事实与本质的歪曲与否定,往往都是通过主观臆断与猜想,而非客观事实。历史虚无主义者们在评述历史时,往往以“普世价值”为蓝本进行价值预设。由于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手中并没有掌握详实的史料,同时又缺乏对历史进行系统、科学的研究所必备的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因而他们对历史的认识不会放在一个统一的、联系的、有机的整体进行分析,往往脱离特定的历史条件,过度关注历史的细枝末节,混淆主流与支流,以偏概全。

  最后历史虚无主义者否认和反对阶级分析的方法,用抽象的人性论取代阶级论,以所谓客观主义的姿态掩盖其剥削阶级的立场。这在他们对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分析中是屡见不鲜的。比如:今天很多历史虚无主义学者在评价中国共产党的“土地革命”时,完全忽略了在当时的社会大背景下进行“土地革命”的迫切性和必要性,完全忽略了当时的封建土地制度严重阻碍了中国社会进步的事实。他们甚至对在当时的“丛林法则”下,中国农村底层农民(尤其是雇农和佣农)所面对的最残酷而血腥的生态环境只字不提,他们却对“土地革命”中利益受损的大地主们、大财阀们的命运进行过度的“悲情的渲染”,这种所谓的“人性”和“客观”其实不言自明,因为他们所有的出发点和关切点都在剥削阶级身上,这种“超然的客观”其实是何等的虚伪!他们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那就是共产党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之所以能够成功,那就是因为“土地革命”受到中国最广大民众的支持,而土地革命带来最直接的积极意义,也为后来中国社会发展迅速超过印度的根本原因。

  第三、《炎黄春秋》是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在中国传播的主要阵地。关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危害,习近平总书记有过最精辟的论述。“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这是前车之鉴啊!”历史虚无主义传播主要通过“南方系”媒体,尤其是“四大门户网站”,他们是抓住现代人多心理浮躁,采用“标题党”的丑陋行径,利用多数人看新闻大多只浏览一下标题,而且标题能给人一种先入为主的心里暗示,情绪化的标题大多会控制或影响到多数人对事情看法。而几乎他们每一期都要出污蔑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或是借重新解读历史过度宣扬国民党南京政权的作用,而南方系所引用的虚无主义历史题材,几乎全部来自《炎黄春秋》。而《炎黄春秋》的主要创办人之一的李锐,利用曾经是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的身分(其实相对于田家英和胡乔木等来说是李锐是最边缘化的),众所周知因为其个人恩怨极度诬蔑主席及那段历史,最突出的就是假借陈云来评价主席最为恶劣,李锐的丑陋行径也遭到陈云女儿的驳斥(请问李锐假借他人造谣是不是虚假编造历史的虚无主义,而且反映其人品着实让人不耻)。此外,按中国社科院龚云教授观点:《炎黄春秋》这个杂志,名义上是一个关于历史为主的综合性杂志,打着“秉笔直书”的幌子,实际上一个政治性很强的杂志,借谈历史来影射现实,表达他们的诉求。而且该杂志并不是一本学术杂志(按照其社长杜导正在2012年新春联谊会上所说,也反对办成学术性刊物),并不恪守学术规范。而是一本以否定四项基本原则为宗旨的政论性杂志。虽然标榜“以求实存真的态度书写历史”,但实际上倾向非常明显,因而杂志所反映的历史真实性与严谨性不得不让人质疑。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uhe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