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草民陋见:炎黄春秋要回归到哪里去

正宗草民 · 2014-06-16 · 来源:乌有之乡
《炎黄春秋》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据百度介绍:“《炎黄春秋》是以史为主的综合性纪实月刊。对古今中外、重点是当代革命和建设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的是非功过进行评价。《炎黄春秋》拥有一大批高水平的作者,他们有的是资深的革命家,是革命和建设重大事件的亲历者;有的是学有专长的专家学者,对重大历史事件和人物有深入的研究。他们的文章具有较高的权威性和史料价值,在海内外读者中享有很高的声誉,但也在社会中引起了很大争议。2013年1月4日,炎黄春秋编辑部在其官方微博发布网站被关闭且原因不明的消息,后于2013年1月18日恢复运行。”

  乖乖,一瞧就觉得吓人。“以史为主”,“资深的革命家”,“重大事件的亲历者”,“专家学者”,“享有很高的声誉”,我的妈唉,看来“wyzx”网刊的确很难与之相比了?!草民几乎可以确定,在炎黄春秋的势力范围里,像草民之辈的人是根本发不了“文章”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正宗草民等也就只能望其而兴叹,观其而空愤了。一个把执政党,执政党的指导思想,中国革命史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父都不放在眼里的网站及其的《炎黄春秋》杂志,还有谁能奈其何?故我在某网刊上看到有人竟呼吁要揪其后台时,心情显得很是悲凉和惶恐,须知这谈何容易哟,我的上苍!难道,这正应了“存在的即是合理的”这一根本不符合各种实际存在的“真理”乎?

  以亲历者论,草民倒也是个不折不扣的亲历者,几乎亲历了整整一个时代,以及之后的尚在进行中的另一个时代。但草民终究是草民,毕竟不是什么今天多如鸡毛的“家”和整日夸夸其谈的“精英”,所以想要与之较劲,不是能力大小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无能为力的问题。可是草民还是于心不甘,因为,岂有眼瞅着狂吠的疯犬而瑟瑟发抖的道理?既无力又无计,此状之下,唯一可行的办法,就只有求助于“拿来主义”了。

  前些日子草民读了[《炎黄春秋》: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重要阵地》]一文(作者:龚云发布时间:2014.05.20来源:思想动态)。龚云是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的人,他当然具有一定的权威性,文中所谈所论也切合实际,故是可以“拿来”的。他说:“该杂志并不是一本学术杂志,并不恪守学术规范。而是一本以否定四项基本原则为宗旨的政论性杂志。虽然标榜‘以求实存真的态度书写历史’,实际上倾向非常明显。”这样第一个问题就出来了,历史,过往的历史,能靠“书写”就能证实它的真伪吗?人民是创造历史的动力,《炎黄春秋》的那些“书写历史”的高手们正视过这一点吗?集造谣、谎言、阴险、阴谋等等于一身的“书写历史”者,真正是昏了大头,真把自个当诸葛,把人民当阿斗了。因为历史不是写出来的,所谓的书写历史应当是对历史的纪实,用笔来还原真实的历史,而非居心叵测地胡编乱造,妄加评议。司马迁是中国历史上伟大的史学家,创作了名震古今中外的史学巨著《史记》,为中国人民,世界人民流下了一笔珍贵的文化遗产。汝等为何不好好学一学司马迁,拜读一下《史记》,为祖国做点好事,为自己积点德呢?而不可学那位“资深的革命家”,因为他曾说:共产党应该改名了,“还想共谁的产呢?”仅仅就是这么一句狂妄之语,道出了他的真实面目;这也是一种笑料,“资深革命家”竟然嘲讽起他的组织来了。

  龚云写道:“这个杂志主要替晚清统治阶级和北洋军阀翻案,特别是替慈禧太后、袁世凯、李鸿章等人翻案。该杂志攻击的主要方向,就是竭力贬损和否定革命,诋毁和嘲弄中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而进行的反帝反封建斗争,诋毁和否定我国社会发展的社会主义取向,而新中国的诞生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确立,正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的产物,如果人民革命这个前提被否定了,社会主义制度也就失掉了存在的基础。1956年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的时候,毛泽东就敏锐地看到了它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在他看来,这绝不只是一个历史人物的评价问题,而是涉及如何看待斯大林领导的近30年苏联社会主义的历史问题;如果历史被否定了,现实的社会制度就会失去存在的理由。他说:我看有两把刀子:一把是列宁,一把是斯大林。现在,斯大林这把刀子,俄国人丢了。这把刀子不是借出去的,是丢出去的。列宁这把刀子现在是不是也被苏联一些领导人丢掉一些呢?我看也丢掉相当多了。十月革命还灵不灵?还可不可以作为各国的模范?赫鲁晓夫的错误做法,实际上把列宁也丢得差不多了。后来事态的发展,充分证明了毛泽东的历史预见性。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终极政治目的,就是要否定四项基本原则,通过他们改造的历史证明资本主义道路是中国人民的选择,把中国历史拉回资本主义的轨道。

  这是该杂志得到西方国家部分人士和国内一些顽固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赞同、国内有些人支持的重要原因。”龚云同志真是一语中的,因为资产阶级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统治阶级,想要在中国搞复辟,就必须肃清毛泽东在中国革命历史中不可估量的影响,但这不是一件易事,而《炎黄春秋》却“义不容辞”地充当了“肃清派”的急先锋。普京说过,忘记过去是没有良心。普京不是马列主义者,他说的此话却与当年列宁的那句名言的含义沾些边,可我们当今中国的一些混迹于炎黄春秋的“老革命”在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呢?作为共产党的“老革命”,却在信口雌黄地否定中国革命史和否定“红太祖”,这便是当代中国的一大奇观,一大耻辱,一大匪夷所思之处。

  当然,我知道龚云同志不会肯定文革等等运动,但也不会否定中国革命史和毛泽东,他的文章即是证明。然而,龚云同志既然承认了毛泽东的历史预见性,那也就不妨研究一下文革,观察与研究一番当今中国之现状,岂不更为妙哉?当然,这是草民对几乎一无所知的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者们的一厢情愿。

  龚云同志说:“总之,《炎黄春秋》这些年来的的观点集中为:第一,否定革命,认为革命是一种破坏性力量,只起到破坏作用,五四运动以后救亡压倒了启蒙,只有资产阶级性启蒙才具有建设性作用;第二,把五四以来中国人民选择社会主义方向视为偏离人类文明主流和走上歧路;第三,认为经济文化落后国家没有资格搞社会主义,新中国建设的社会主义是‘农业社会主义’、‘封建社会主义’和空想社会主义;第四,认为党的历史是一系列错误的延续和堆积。

  总的来看,《炎黄春秋》不但颠倒了历史,而且也搞乱了人们的思想。它混淆历史是非,引起人们历史观的混乱,丧失对历史的鉴别力。事实证明,这种是非判断标准的颠倒,必然会在社会上造成极大的思想混乱,减弱对马克思主义的迷失,丧失对共产党的信任,降低对社会主义的信心,缺乏对人民民主专政的认同。这将导致社会主义根基和共产党基础的坍塌。苏联解体前民众的冷漠态度,就是历史虚无主义的恶果。《炎黄春秋》极大地损害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建设。”他进一步指出:“这是一本‘集中攻击共产党的杂志’(一位近90岁的离休老干部语)。它实际上是把新中国恢复的历史再颠倒过去,为把中国拉回资本主义做舆论准备。这股思潮愈演愈烈,成为当前中国社会一种有比较大影响的政治思潮。这股错误思潮,具有很大的欺骗性、迷惑性和渗透性,必须高度警惕,进行马克思主义的批判和抵制。

  如果任其这样发展下去,将会严重影响到党的执政安全。该杂志应该进行整顿。”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网站和一本杂志,一如既往地在严重影响着共产党的执政安全,对其仅仅进行整顿就能了事了吗?难道没有必要深究其能长期坚挺生存的缘由何在吗?如果只是为了敷衍般的安抚众心,而要求其自我“整顿”一下,那是十分错误的行为,是十足的纵容之举,也是对一些被封爱国网站、良心微博的不公。当局及其有关部门应该是十分清楚的,那就是老百姓还没有愚蠢到赤着膊在南京路上行走的地步(疯子除外)。

  龚云为了说明他的判断,而例举了一些写手的观点。那好吧,草民也就几个观点谈几句看法(引自龚云文章)。

  A:邵燕祥(诗人、杂文家):《对“团结,教育,改造”的反思》——2012年第3期。

  “从精神上消灭知识分子,这就是所谓‘团结,教育,改造’的知识分子政策的真谛。它与对工商业和工商业者‘利用,限制,改造’的政策精神,并无二致。知识分子在几十年间历经的磨难,正是这一基本政策派生的,并非所谓‘经是好经,让歪嘴和尚给念歪了’。来自各级干部对知识分子的歧视、打击、迫害,其源盖出于此。”(第77页)

  ——对此观点,其实无须多加批驳,只要引用毛泽东早在1944年的话就足够了:“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还有上世纪50至60年代毛泽东充满信心地主要依靠一大批爱国科学家搞核试验,也是一个明证。一个如此高度重视文化重要性的领袖,会对知识分子实施“歧视、打击、迫害”吗?至于对茅于轼之流的“准确右派”进行一下打击、教育和挽救,那是在行善事,是仁至义尽之为。当然,“否毛派”对付逝世了的毛泽东时所使用的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一古来武器,但这也无非是卑劣、无耻之徒的低级、肮脏的伎俩,而已。

  B.杜导正(原出版总署署长):《深层次探讨邓拓自杀现象》——2012年第4期。

  “夺取政权以后,毛泽东同志放弃了他正确的新民主主义论。他马上幻想在中国搞个‘乌托邦’,急急忙忙地要进入社会主义,比斯大林模式还要斯大林模式,所以发生了一系列‘左’的错误。”“我认为,邓拓自杀现象浅层的因素很多,其中一个是毛泽东同志性格上的、个性上的、人品上的若干问题。我认为毛泽东同志个人从人品上来说,品格上说,有不够宽厚、狭隘、报复性、刚愎自用的一面。肖克同志逝世前跟我有一次长谈,他说:‘老杜啊,你们不知道,毛主席这个人啊,记仇心理很重,记仇的。’”(第18页)。

  ——草民认为,凡是人,不论其是伟人还是老百姓,都有其自身的性格、个性和人品。用肖克蒋军的“话”来佐证毛泽东的“记仇心理很重”,来佐证杜导正自己关于毛泽东“从人品上来说,品格上说,有不够宽厚、狭隘、报复性、刚愎自用的一面”观点的“正确性”,这是很滑稽可笑的。首先,肖克之言有谁来佐证?再说“记仇心理很重”,那么,解放后蒋介石的祖坟被毛泽东扒了吗?而蒋介石是扒过毛泽东的祖坟的。再回头看红军长征之前,对待毛泽东不够宽厚、显得很狭隘的是谁们?毛泽东在重握兵权后又打击报复过谁?而且,世界历史上又有哪一个刚愎自用的在野党领导者能使自己的国家、民族、全体人民站立起来,战胜世界头号强敌,从此在几十年间使自己的国家立于不败之地,让全世界刮目?……可见,杜导正自己才是个不正之徒,他有意、恶意要将人们导向负面,诱使人们走向历史倒退的不归之邪路。

  C:杨继绳(原新华社高级记者):《追忆朱厚泽》——2012年第5期。

  “1949年以后的新民主主义不是民主主义,而是专制主义。1949年以后,新民主主义的逻辑只能是无产阶级专政。我们的改革目标是市场经济、宪政民主。”(第38页)。

  D.韩云川(中央党校社会发展研究所教授):《苏东剧变:回归人类文明》(2012年第6期)

  “苏东剧变原因看起来很复杂,其实很简单,就两个字:‘偏离’,或者说‘背离’。也就是说,苏联东欧的所谓社会主义偏离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大道,当然是不能长久的。”(第35页)“总之,这种经济上统制、政治上专制、思想上控制的所谓社会主义背离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大道,阻碍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侵害了人民群众的民主自由权利,不符合人类进步的方向,人民群众抛弃这样的社会主义是一种理所当然的选择。”(第37页)。“问题和解决的办法同时产生。既然这些国家的社会主义偏离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大道,那么正确的做法就是回归。苏东剧变正是这种回归的表现。回归人类文明发展的大道也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回归市场经济。……二是回归民主政治。……三是回归思想自由。”(第37-38页)。

  ——“人类文明”究竟是什么?是涂炭生灵的非正义的战争?还是人剥削、欺压人,毫无公平正义可言的社会制度?而这两样,恰恰是人类需要消灭的罪恶怪物。中华民国是名不副实的“民国”,就连身处国民党内爱国的主张抗击外敌的高级将领张、扬等人,也因爱国之举而获罪,张丧失了几乎整个后半生的人身自由,杨更被遭到了极为凄惨的几乎灭门的下场。而民国的必将被千古唾骂的“业绩”还远不止这些。为了阻止日军南下,蒋介石下令掘堤、炸堤,结果导致近400万人逃难,近90万人死亡。为了遏制中共领导的新四军做大,蒋介石至民族危亡于不顾,下令伏击新四军军部,导致近7000名新四军将士牺牲,叶挺军长被捕坐牢,这是蒋介石间接助日卖国的滔天罪行,也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千古奇冤。为了消灭共产党及其武装,蒋介石置东北三省全境沦陷而遭日寇铁蹄恣意践踏于不顾,令张学良率20万东北军撤至西北剿共,理由竟然是厚颜无耻的“攘外必先安内”。为了加强独裁统治,臭名昭著的国民党军统继暗杀了爱国民主人士李公朴之后,又暗杀了要求民主自由且与共产党不沾边的闻一多,至于对共产党人和进步民众的屠戮,蒋介石更是心狠手辣,日日做着斩尽杀绝的大梦。……这真是,中华民国暗无天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之罪行罄竹难书。

  而在改革开放了几十年后,竟然有人提出要“回归人类文明”,借东欧剧变影射“专制”的新中国毛泽东时代,还开出了一剂回归的良方:“回归市场经济、民主政治、思想自由”。这我就奇了,因为说了一整天,竟是要回归这些玩意儿。在中国,可能连傻子都知道,到2012年,市场经济已经搞了好几十年了,难道是由于市场经济前面加上了“社会主义”这一标签,汝等就不满意了?而非要在中国搞全盘西化主要是美国化的市场经济?说到“民主政治”,我也要问汝等一句,中华民国的政治是“民主政治”吗?美国的政治是“民主政治”吗?汝等所言的连鬼都不会相信的鬼话和谎话还要说多久?当中国人都是傻子是吗?汝等须知,“谎言重复千遍会变成真理”它毕竟不是真理。汝等纵然能蒙骗、贻害一些人,得逞于一时,但不要忘了,千万不要忘了,新中国是经过毛泽东领导的新中国,新中国人民是经过毛泽东思想熏陶的新中国人民!草民坚信这一点。此外,汝等也不要喋喋不休于回归“思想自由”了,因为现在汝等的思想已经够自由的了,汝等长期来的言论及其汝等长期的自由存在,早已证明了这一点。

  既想立牌坊,又要做婊子,还要想让中国回归蒋介石时代,使中国依附于美国,甚至投入美国的怀抱,资本主义中国,这才是“炎黄春秋”网站、《炎黄春秋》杂志存在的实质性价值所在。

  草于2014.6.15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6.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7.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8. 这家企业庆祝99岁党生日首先高调纪念毛主席!
  9. 胡新民:关于中印边境反击战,还有这些史料值得回顾
  10. 北京第二波疫情328人感染,20天才2人出院,到底什么原因?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