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辛华:左派是中共的朋友吗?

辛华 · 2014-08-08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左派从来都不是中共的朋友。其中的缘由其实简单,很常识的。其实,中共才是正宗的左派,天下左派一家人,直系亲属之间是不可以互为朋友的,是吧。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一篇),这是中共导师毛泽东在89年前说过的一句名言。尽管中共现已不怎么再提“革命”这两个字了,却从未放弃实现共产主义的终极目标,这也可算是一种韬晦吧。当下,中共领导全体国民走向民族复兴的路上,如何应对基尼指数“0.73”(北京大学《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的高危情势以及境内外反共实力的日趋猖獗,分清敌友,仍是中共所面临的首要问题。近30年来,世界上多少国家的政权被颠覆,多少国家的版图被肢解,乃致中共不可须臾放松警惕的神经。

  说到“警惕”,不能不提到后毛时代的另一位中共老人儿邓小平,他在改革开放初期曾经说过:“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邓小平文选》第三卷375页)。这里边有两处必须要加以特别注意,一处是当时的主要防“左”,是为肃清文革影响,为改革开放开路的需要,并不意味中共永远扭住防“左”不放。中共历来讲究的是实事求是,有“左”反“左”,有右反右。另一处是防“左”的“左”字是加了引号的,为什么一定要加这个引号呢?这个话题稍后再说。

  邓小平之所以不忘提及要“警惕右”,则因为他亲历并直接领导过中共1957年的那场反右斗争。由此他断定“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是必要的,没有错(《关于反对错误思想倾向问题》)。”无须讳言,“杀气腾腾”(同上)的右派就是中共的敌对势力。奇怪的是,这些年来,某些所谓“精英”“公知”似乎很以右派为荣,自称当年“被准确地划成右派”的茅于轼就是其中的佼佼人物,感觉恍若隔世。是不是右派这些年突然变好了?实际应该正好相反,对照一下五七反右,当下右派似乎比当年更加声势浩大,更加“杀气腾腾”。不说八六反自由化,单说八九平乱,实质就是另一场反右斗争,并且较之更为猛烈。五七反右起码没有武装介入而致死人。因此,右派所谓的拥护邓小平都是假的,不过是狐假虎威,贩卖走私而已。当年他们恨毒了邓小平,把所有的最恶毒的语言都送给了这位特色鼻祖。

  中共反“左”的那个加了引号的“左”字,指的是左倾乃至极左,而不是左派。毛泽东自称自己在党内属于“中间偏右”,一生与党内左倾思潮进行了无数次的斗争,但中共从没有以后也永远不会反对左派。

  当下中国存在左右两派(其中包括极少数的极左和极右),相互对立,不共戴天。那么,哪派在捍卫中共的终极信仰,哪派在输入反共思潮;哪派代表的是穷人的利益,哪派代表的是富人的利益;哪派希望中共政权不断巩固,哪派希望中共江山立马倾覆,不用明眼之人,但凡思维能力正常者,都会十分容易地做出准确的判断

  既然右派是中共毋庸置疑的敌人,那么,左派应该是中共的朋友了吗?不是,左派从来都不是中共的朋友。其中的缘由其实简单,很常识的。其实,中共才是正宗的左派,天下左派一家人,直系亲属之间是不可以互为朋友的,是吧。在现代史中,中共一直就是中国社会左翼的核心组织。中国上世纪30年代的左翼,其核心力量,即左派,就是中国共产党以及与中共同行的民主爱国进步人士,如最为著名的是以鲁迅为代表的“左联”,即为受中共中宣部文委直接领导的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当年就对林林总总的资产阶级思潮,进行过针锋相对的斗争。如果中共有人像戈尔巴乔夫一样地反左,那一定是疯掉了,那无疑是在“向我开炮”!

  简而言之,右派是中共的敌人,是中共执政的最大威胁。左派不是中共的朋友,左派是中国共产党及其社会基础的中坚力量,如果没有左派对右派的无孔不入的猖狂进攻所进行的有效狙击,中共执政形势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大体稳定。中共的朋友是谁呢,我想应该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的社会中间力量,包括右派中的部分左翼力量。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旗帜鲜明的坚决反对延迟退休
  2. 恭喜作协汪主席,与蔡英文一同被日本媒体授予“三八妇女楷模”!
  3. 中组部原部长张全景谈知青上山下乡
  4. 毛主席为什么要搞阶级斗争?
  5. 陈先义:再批戈尔巴乔夫(深度警世)
  6. 子午:鄙视胡锡进先生,力挺萧武同志!
  7. ​王成是逃兵?网红@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来审审吧!
  8. 乌有之乡招聘招募公告(2021年3月)
  9. 对一位主流经济学家的规劝
  10. 普京政权的危机:年轻人观念已变
  1.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让有些人胆寒!
  3.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
  4.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
  5. 他是统战高手,为我军带来33个团,晚年预言主席地位将来会更高
  6. 饿了么骑手掀起罢工潮,工人阶级的权益谁来保障?
  7. 老田|主流党史写作的困境何在:从《周传》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说起
  8. 戈尔巴乔夫,竟还不忘指点江山
  9. 华西村,不该被曲解
  10. 把全国“最牛”老板送去坐牢
  1. 历史文献: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2.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他们到底怕什么?
  5.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6. 闹剧不断——“茅台贫困户”果然是全村首富!
  7.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8. 潘家干净吗?
  9. 张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国粮食人均超过三百公斤说明了什么?
  10. 垮了的两代谁之过?——略论肮脏文学及其它
  1. 罗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团长告别!
  2. 张志坤:展望中美关系“重回正轨”的那一天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学习党史,要正确评价改革开放时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讷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岁
  6.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