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毛岸英英俊的岳父:英勇不屈的共产党员

李克勤(jixuie) · 2014-09-13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毛岸英的岳父刘谦初是我党早期的一位优秀干部,是一位英俊潇洒英勇不屈的革命烈士。

  李克勤(jixuie)题记:我们都知道毛主席的大儿子毛岸英,对毛岸英的妻子刘思齐也很了解。但是说起刘思齐的父亲,毛岸英的岳父,知道的人不多。毛岸英的岳父刘谦初同志是我党早期的一位优秀干部,他是一位不仅长得英俊潇洒,而且还是一位英勇不屈的革命烈士。

  英俊的刘谦初,原名刘德元,1897年出生于山东省平度县。中学读书时参加了讨伐卖国贼袁世凯的义勇军。

  1918年考入山东齐鲁大学预科。五四运动爆发后,因积极宣传爱国思想被反动当局勒令退学。1922年考入北京燕京大学,与李大钊领导的学生组织建立了秘密联系,接受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领导。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首倡成立“燕大沪案后援会”,被选为燕大学生运动负责人之一。

  1926年12月15日,刘谦初抵达革命中心武昌,参加了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被委任宣传科社会股股长。他在加强社会宣传、组织发动群众支援军队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发挥了重要作用,深得军部器重,被推选为第十一军接待新闻记者委员。1927年1月25日,经王海萍介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7年春某日,时任北伐军第十一军政治部宣传科社会股长的刘谦初,带着恋人张文秋去武昌都府堤41号毛泽东的住处,拜访毛泽东。毛泽东当时主持设在武汉的国民党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工作。刘谦初和张文秋向毛泽东请教了有关国内形势和农民问题,彼此谈得很投机。

  刚产下第三个儿子的杨开慧,听说有客来访,便在保姆搀扶下从产房来到客厅,端出花生和栗子招待客人。听说这对正处在热恋中的男女即将举行婚礼,风趣的毛泽东便对他们说:“别人会祝你们早生贵子,我则希望你们早生、多生千金,我们两家好对亲家,我有3个儿子呐!”

  张文秋羞涩地逗着依偎在她身旁的5岁的毛岸英、4岁的毛岸青玩。她压根儿没有想到,几十年后她竟然真的先后成了这两个孩子的丈母娘。

  大革命失败后,白色恐怖笼罩全国。刘谦初根据党的指示,先到江苏省委工作,后经上海去福建。1928年9月,在福建省第一次党代会上,他被选为中共福建省委书记。

  1928年山东党组织因叛徒破坏,省委书记、党的一大代表邓恩铭等大批同志被捕,处境十分险恶。为了尽快恢复山东省委的工作,1929年2月中央将刘谦初调往山东任省委书记。

  3月下旬抵达济南后,遂化名黄伯襄,以齐鲁大学代课教员身份为掩护开展工作,很快于4月初成立了新的山东省委,刘谦初任省委书记兼宣传部长,刘小甫任秘书长,王进仁任组织部长,张文秋(化名陈孟君)任妇女部长兼机要秘书,武胡景任农工部长。

  省委建立后,刘谦初带领省委成员积极从事党组织的恢复工作。

  6月初,党中央指示山东省委沿胶济铁路线发动总同盟罢工。刘谦初立即往来于淄博、潍县、青岛与济南间,部署反帝同盟大罢工,使陷入低潮的工运、农运、学运和兵运又重新活跃起来。

  7月21日,他领导了震惊中外的青岛工人反帝同盟大罢工,被称为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民国十八年大罢工”。

  7月底,刘谦初返回济南。当他刚踏进省委机关大门时,房东李大嫂一面机警地告诉他“陈先生(张文秋)外出多日没有回来”,一面示意北屋有情况。刘谦初料到情况有变,遂借词退出,转去齐鲁大学广智院(博物馆)一位地下工作同志处隐蔽。

  原来,在此前由于叛徒告密,顺贡街省委秘书机关被敌人破坏,负责省委秘书工作的刘小甫夫妇和前来取文件的张文秋同时被捕,党组织受到严重破坏。刘谦初为了迅速向党中央汇报这突变的情况,决定立即离济赴沪,不幸于8月6日在明水火车站,被敌人用照片对出,落入敌人的魔掌。

  在国民党济南警备司令部监狱里,敌人用尽了各种威逼利诱的办法,对刘谦初施以坐铁笼、上压杠、灌辣椒水等种种酷刑,打得他血肉模糊、遍体鳞伤,但丝毫动摇不了他的意志。

  刘谦初被捕后,备受酷刑,坚贞不屈,严守党的机密,表现出一个共产党人大无畏的英雄气概。

  12月刘谦初与刘小甫被国民党济南警备司令部军法执行处判处死刑,上报南京政府候复。

  1930年1月,党领导的“互济会”趁山东的国民党“改组派”因内部争斗而逃离山东之际,通知狱中刘谦初等立即“翻供”,上诉和控告“改组派”的陷害,并请律师李化南辩护,经国民党山东高等法院审理,结果将刘谦初改判为8年徒刑,转押到省高等法院监狱监押执行。在狱中,刘谦初成立了狱中党支部,亲任支部书记,领导狱中的党员和难友,开展了大量的秘密工作。

  1930年2月,张文秋刑满释放,行前经特许与刘谦初会面,刘谦初激动地说:“回到母亲(指党)身边后,要好好地照顾母亲,听母亲的话,要搞好家务(指为党工作)。”

  1930年9月,军阀韩复榘接任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一上台就疯狂地镇压革命运动,屠杀共产党人。刘谦初面对案情恶化的局势,镇定自若,下定为共产主义牺牲的决心。11月初,他在给党中央的信中写道:“事已如此,没有营救的可能,请不必进行营救工作。” “我心里很平静,正在加紧读《社会进化史》,争取时日,多懂一些真理。”

  1931年4月4日下午2时,国民党山东临时军法会审判委员会,作出了处决刘谦初、邓恩铭等22名共产党员的罪恶决定。

  5日凌晨,刘谦初从容地取出纸笔,写下了就义前给妻子的遗书,向党组织和同志们作最后的告别:

  珍妹:我在临死之际,谨向最亲爱的母亲和亲爱的兄弟们告别!并向你紧握告别之手!希望你不要为我悲伤。希望你紧紧记住我的话,无论在任何条件下,都要好好爱护母亲!孝敬母亲,听母亲的话……

  当时许多中央领导同志都在“苏准会”张文秋的办公处,读过刘谦初的来信,感慨万分,系言许之。任弼时边读边誉:“刘谦初雄辩滔滔,是一位搞政治宣传的人才。”

  周恩来深情地说:“谦初是党的好干部,他像猛虎关入囚笼,无法施展威力,这是党的损失,应当通知‘互济会’,继续想办法营救。”

  瞿秋白对张文秋说:“这真是铁窗风味啊!你把这些信编上号码,好好保存起来,将来我要写部小说教育后代。”

  1931年4月5日晨,刘谦初等22名优秀共产党员在济南纬八路刑场英勇就义。遗体运回平度故里,安葬在村前一片他曾劳动过的土地上。

  刘谦初是党的早期著名的革命活动家、理论家和宣传家,牺牲时年仅34岁。党中央对他的牺牲无限痛惜。

  1938年7月,毛主席在延安中央党校接见他的遗属张文秋时沉痛地说:“刘谦初我是知道的,他是一个好同志,可惜牺牲得太早了。”

  1960年3月,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决定,山东省委、省政府将忠骨迁葬在济南英雄山烈士陵园。

  让我们一起重温毛岸英烈士英俊的岳父,英勇就义前,向党——党员的母亲,向同志们发出的感人肺腑的诀别誓言——

  珍妹:我在临死之际,谨向最亲爱的母亲和亲爱的兄弟们告别!并向你紧握告别之手!希望你不要为我悲伤。希望你紧紧记住我的话,无论在任何条件下,都要好好爱护母亲!孝敬母亲,听母亲的话……

  写于2012-06-30 今日修改。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5.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6.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民国的盛世,是更多人的荒年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