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漫谈阶级与阶级斗争(修改稿)——与社科院长王伟光同志商榷

探索之光 · 2014-11-06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一石激起千重浪。王伟光教授一篇讲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文章,曾使得网上沸沸扬扬。

  王院长的文章(简称“王文”)中,讲到了阶级斗争、国家、无产阶级专政等等,读后不尽赞同。赞同的就不说了,有异议的写出来与王教授商榷,也希望得到教授的指正。然而王院长未必看得上这篇小文,所以其实只能是供网友们讨论、参考。但既然是“讨论”,话题就不免散漫,会要超出王文的范围。

  阶级和阶级斗争

  有位网友说:“我相信矛盾论,不信马列的阶级斗争学说!两次世界大战是哪个阶级斗争?八国联军进北京是哪个阶级斗争?甲午中日战争是哪个阶级斗争?东周列国是哪个阶级斗争?中苏分裂是哪个阶级斗争?曹植和曹丕的煮斗炎豆萁是哪个阶级的斗争?阶级斗争只是各种斗争中的一个方面或一种!”

  看到了“阶级斗争只是各种斗争中的一个方面或一种”,就是承认了阶级斗争的存在,只不过是不赞成马列的阶级斗争学说。

  人们进行科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方法,就是分类。要分类就得有标准。阶级,就是以对生产资料的占有情况(占有或不占有,占有多少)和在生产劳动中的地位(是劳动者、非劳动者,还是劳动者的统治剥削者)为标准,对人群分类的结果。对人群进行分类,当然还有许多其它的标准,例如当下就有人用富裕程度和社会地位为标准对中国人分类。不过马列没有用过,许是因为它不科学。

  进入私有制社会以来,总是一些人占有生产资料(准确些说是占有大量的生产资料),而更多的人则没有(或只有很少的)生产资料。而“一个除自己的劳动力外没有任何其他财产的人,在任何社会和文化状态中,都不得不为占有劳动的物质条件的他人做奴隶。他只有得到他人的允许才能劳动,因而只有得到他人的允许才能生存”(《哥达纲领批判》)。因而总是一些人压迫、剥削另一些(大多数)人。这就形成了“阶级”。阶级不是“人为”划分的,社会的分裂为阶级,不是“人为”的。

  处于一定阶级地位中的人,也许并不意识到自己的阶级地位,阶级利益,他们的生存斗争仍然依靠血缘的、亲友的帮助,他们是“自在阶级”中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阶级”不存在,人们之间的斗争不是阶级斗争。

  资产阶级的政治家、经济学家、历史学家揭破了这个秘密,提出了阶级和阶级斗争的概念。当资产阶级通过阶级斗争获得了胜利建立了资产阶级的统治以后,由于害怕他们统治的社会在阶级斗争中崩溃,就编造出各种各样的“缓和阶级矛盾”、“调和阶级斗争”、“反对分裂社会”等等反对马列学说的说辞,以欺骗被他们统治的人们、掩盖他们残酷剥削工人阶级的真相。

  马克思只不过是对“阶级”和“阶级斗争”进行了精细的研究和分析,指出了原始社会解体以后的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的事实,指出了阶级斗争是阶级社会发展的巨大杠杆的历史作用,指出了阶级斗争发展的趋势和最后的结果,指明了人类社会的未来,使无产阶级形成为“自为阶级”,从而展开了争取工人阶级彻底解放的斗争罢了。

  马列的阶级和阶级斗争学说,是无产阶级求解放的斗争的指针,是对人类社会的科学说明,“不信马列的阶级斗争学说”,就不能不赞同资产阶级的“理论”,不能不受资产阶级谎言的欺骗,不能不在观察、考察社会的时候总与“真相”隔着一层什么。

  诚然,人类社会中的矛盾形形色色,并不全是阶级斗争,但是该网友举出的这些矛盾,恰恰都是阶级斗争。不过要问究竟是哪个阶级与哪个阶级的斗争,就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两次世界大战是帝国主义国家统治集团之间争夺利益的斗争;八国联军进北京是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中国人民攫取利益的斗争;甲午战争虽然是中日两国统治集团的斗争,但也有侵略与反侵略的区别,是日本大资产阶级向外扩张和满清王朝维护自己地位的斗争;东周列国一般是各国统治阶级之间的斗争;中苏之争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与苏修叛徒集团的斗争。兄弟之间的矛盾,一般不具有阶级斗争的性质,但是曹氏兄弟就不然。曹丕为什么想杀曹植,因为他视曹植为威胁自己皇位的集团的头头。

  相信矛盾论的人不相信阶级斗争学说是一个悖论,它不是“真实”的。为什么自称不相信阶级斗争学说的人,尽举些阶级斗争的例子呢?这说明阶级斗争给予人们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存在是一个事实,有些人不承认这个事实,但是他不能不属于一定的阶级,不能不在阶级斗争中生活,他的思想不能不有阶级的烙印,他的政治的言论和行为也不能不具有阶级斗争的属性。网上诸多的反对王文、反对阶级斗争理论、反对提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正是在以他们自己的行为猛烈地毫不含糊地进行着阶级斗争——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其咬牙切齿和毫不容情,跃然互联网上。

  在现实中,有些人对马列的阶级斗争学说不甚了然,听到阶级、阶级斗争的说法就厌烦、抵触、反对,并不足为奇。就是许多有名的大人物诸如胡乔木这样的“理论权威”,对马列主义的理论也不很了了。进入社会主义时期,他对阶级斗争就“惶惑”了。主席在世时,他就若即若离,毛主席逝世后,他就公然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他说:“列宁说:‘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如果说在社会主义社会,阶级和阶级斗争始终存在,那怎么消灭阶级,怎么进入共产主义?那岂不等于说,社会主义永远不是社会主义,或永远不能实现消灭阶级的社会主义?” (胡乔木《关于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的一些提法问题》)

  在《无产阶级专政时代的经济和政治》中,列宁是这样说的:“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在这一方面,无产阶级专政已做了它能做的一切。但消灭阶级是不能一下子办到的。

  在无产阶级专政时代,阶级始终是存在的。阶级一消失,专政就不需要了。没有无产阶级专政,阶级是不会消失的。”(着重号是笔者加的,下同)

  列宁讲得够清楚了,没有一点发生“误解”的可能。他是说,社会主义阶段的历史任务就是消灭阶级,在社会主义阶段始终存在着阶级和阶级斗争,所以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专政的任务,就是消灭阶级;阶级一消灭,就不需要“专政”了,社会主义阶段就结束,就进入了共产主义社会。只有共产主义才是没有阶级、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社会。

  什么“永远不能实现消灭阶级的社会主义”,胡乔木这里所说的“消灭阶级”,如果是动宾结构,是指具有“消灭阶级”的任务的社会,那么,实现了社会主义就是实现了“消灭阶级”的社会主义;如果“消灭阶级”是联合结构,是指消灭“了”阶级的那种社会状况,那就“永远不能实现消灭阶级的社会主义”。因为,根本就不存在“没有阶级”的社会主义!

  在同一篇讲话里,胡乔木还有一个创造。在文化大革命中,有这样一个公式:“老干部——民主派——走资派”,中间是一杠,是破折号。胡乔木把它改成等号,成了“老干部=民主派=走资派”。添了一杠,真理就变成了谬误!(关于前者的真理性,将另行著文)

  “理论权威”堕落为“政治骗子”,是胡乔木的悲哀,也是中国共产党的不幸。看看今天的中国,谁能说社会主义道路的曲折,社会主义事业的倒退,不是指导思想被混乱、理论基础被毁坏的结果?

  这个讲话,是反毛泽东思想反马列主义的。或者说,是为了反毛泽东思想而反马列主义的。曲解列宁欺骗中国的党和人民,就是对马列主义的背离。胡乔木的背离,还有许多的例子。胡乔木后来被抛弃了,他不明白:一旦背离了马列主义的理论,再想占据理论的制高点就不可能了。邓小平鄙视胡乔木,也是一种必然!

  这些例子都说明了,无产阶级的革命,依然任重道远;无产阶级宣传马克思主义任务,依然十分繁重;无产阶级需要进行的斗争,依然长期、曲折、复杂、激烈。依然适用孙中山先生的遗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国家、专政和民主

  在阶级斗争中,胜利了的力量强大的阶级(通常总是经济力量雄厚的阶级)为了维护自己的阶级利益,维持对被压迫阶级的统治,巩固自己统治阶级的地位,逐渐建立起一套制度、机构,这就是国家(政权)。国家压根就是专政的机器,是强迫被统治的人们接受统治阶级的意志的工具。

  国家是以地域为标志的。统治阶级的实力能够控制的地方,往往成为这个国家的领土。国家既以地域划分,就不能只是单一一个民族,这是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各族人民斗争、融合的结果。就是资产阶级建立的“民族国家”,也不能不是这样。

  国家是专政的必要机构,专政是国家的主要职能。不建立国家,专政就没有必要的手段,就不能实行专政;不实行专政,国家就没有意义,或者说,不实行专政的“国家”就不是国家。问题只在于:是哪个阶级建立的国家?对哪个阶级实行专政?

  1917年以前的所有“国家”(短暂的巴黎公社不算),都是剥削阶级的国家,是剥削、压迫劳动人民的工具。但是无产阶级与其他劳动阶级一道建立的国家,只有专政的职能而没有剥削的职能。新中国建立以来,在人民公社里,对地、富、反、坏右分子,除了没有公社社员的身份,在劳动上实行的是同工同酬;对资本家,也是按照他所担任的职务核定工薪,并没有剥削他们。对于他们从前占有的生产资料,实行的是“剥夺”,剥削和剥夺是不同的,不能混为一谈。王文说“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机关,是一个阶级剥削、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所依据的,是恩格斯的说法,但是恩格斯在论述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没有被剥削阶级建立的政权。在今天,说“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机关,是一个阶级剥削、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是不妥当的,应当分别异同。如果无产阶级和其他被剥削阶级在夺得政权以后又反过来剥削别人,那它就变成了新的剥削阶级,就不是“革命”,而是改朝换代,是与被剥削阶级的阶级利益背道而驰的!

  无产阶级夺得政权、建立国家,只是求得自身彻底解放的“第一步”,它要利用政权的力量,一步一步地夺取生产资料、取消私有制、消灭剥削、消除贫富不均,为建成共产主义创造条件。为了这些,社会主义国家就增加了新的职能:组织、领导人民的生产,组织、安排人民的生活,改变、更新人民的思想,为了实现共产主义而不断地逐步地把社会主义的事业推向前进。就苏俄、苏联和新中国的情况而言,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都是这样做的,其他人就差远了。剥削阶级的国家不是这样,它让人民群众自己找寻生路,它只是要搜刮他们的血汗。在现代,在资本主义国家里,资产阶级为了应对经济危机,国家才不得不向生产伸出“干预”的手。

  国家的集中体现是政府。统治阶级为了进行统治,建立了从中央到地方的层层政府机构。它统揽着国家治理的各种事务,这些事务具有不同的性质。

  统治阶级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就不能不向社会提供公共服务,例如修渠、修路等等。

  统治阶级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就不能不处理、化解各种社会矛盾,其中对于阶级斗争的处理,就属于专政的范畴。

  无产阶级专政与剥削阶级(例如资产阶级)的专政也不同。前者是要强迫少数人服从绝大多数人的意愿、意志,后者是强迫绝大多数人服从少数人的意愿、意志。而意愿、意志,是利益的反映,利益的诉求。

  专政,就是强迫一部分人服从统治阶级的意志,看一个国家被专政的对象,就能断定哪个阶级是这个国家的统治阶级。比如说,不允许在网上发表言论,就是专政的一种形式,被“封杀”的议论的性质,就反映着统治阶级的专政倾向。

  专政有对象,也有范围。就地域来说,专政及于国境之内;就对象来说,专政只施于危害统治阶级阶级统治的本国公民。例如我国的刑法就有明确的相关规定。要追究逃往境外的犯罪,就要请求别国的法律协助,那是“协定”、“条约”的效力。因此,说专政的任务是“对企图颠覆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外部敌对势力实行专政”不妥当,事实上也做不到。有的国家任意越境施为,是无视别国尊严的帝国主义行径,是应该谴责和反对的,并不是它的国家固有的职能、权力。

  军队是专政机器的核心,又是具有特殊功用的武装组织。虽然它对内也担负着镇压的职能,但它主要是对外,即保卫国防。至于出兵“维和”,那是根据国际条约承担的义务,与专政无关了。

  统治阶级要实行统治,要对敌对阶级实行专政,就要使自己的阶级统一起来,还要尽可能地联合能够联合的阶级。这种统一、联合的手段,就是民主。

  民主并不是目的,虽然对于没有民主权力而争取民主的人们来说,民主似乎是目的。因为民主就是参与国家管理的权力。

  国家要实行专政,就不能没有民主。但是,专政和民主并不是“一枚金币的两面”。民主是专政的条件,是保障专政的手段(当然,专政也是保障民主的手段),它们不是并列的关系。危害专政的“民主”,是不能允许的,而纯粹的“民主”世上根本就没有。

  无产阶级专政和人民民主专政

  专政总是阶级的专政,它依靠统治阶级的强大。强大就是有力量。而力量总是由该阶级的人的数量、质量表现出来。少数人为什么能够统治大多数?因为他们人数虽少却意志统一。被统治阶级人数虽多,但是处于分散、散漫、各自顾各自的一盘散沙的状态,就没有力量,就只好受压迫,被剥削。

  无产阶级凭什么对资产阶级实行专政?不仅靠它是人口的大多数,更主要的,是因为它是一个“自为”的阶级,有着统一的阶级意志。无产阶级意志不统一,就没有力量,就不能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职能,就容易受骗上当,就会跟着甚至是危害自己阶级利益的指挥棒走。

  无产阶级在社会主义阶段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就是要运用专政的力量,镇压剥削阶级的反抗和反对、破坏社会主义的势力,取缔私有制,消灭阶级,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发展经济,尽快增加生产力的总量,为实现共产主义准备条件。说“无产阶级专政是建立在消灭了阶级对阶级的压迫基础上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不是主要矛盾的社会主义制度条件下的新型国家”不符合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它属于“与时俱进”的“新发展”。但是,它是错误的。它只能麻痹无产阶级,放纵、纵容敌对势力的猖獗,搅乱自己的阶级阵线,失守自己的理论阵地,危害社会主义事业。这已经为事实所证明,用不着再讨论了。

  中国革命的第一步,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新民主主义的革命。革命的对象是帝、官、封,革命的力量是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左翼。1949年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它是一个联合政府。其中,工人阶级是(通过自己的先锋队共产党实行领导的)领导阶级,国家的阶级基础是工农联盟,小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是团结、联合的对象,这是包括资产阶级在内的民主党派都赞同的,是写进“共同纲领”的。进入社会主义时期,中国的工人阶级仍然不占人口的多数,没有力量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但是它有一个坚强的先锋队,所以毛主席说“人民民主专政实质上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因为它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阶级基础是工农联盟。邓小平把文革中强调的无产阶级专政又改回成“人民民主专政”,到今天仍然说“人民民主专政实质上是无产阶级专政”,就有点“忽悠”人。试问:指导思想还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吗?工人阶级还是领导阶级吗?还有工农联盟吗?它还是“阶级基础”吗?

  社会学家的责任,是把真理、真相告诉人民。在现在,讲国家和专政,就要把社会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和资产阶级专政的区别说清楚。讲民主,就要把民主的实质讲彻底。

  写是写了,不知道能不能“商榷”、讨论,因为我不知道能不能发出去。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5.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6.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民国的盛世,是更多人的荒年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