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赵磊:“宇宙真理”很滑稽——中间道路在哪里(之六)

赵磊 · 2014-12-02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宇宙真理”很滑稽

  ——中间道路在哪里(之六)

  赵 磊

  在右派眼里,“人间正道私有化”不仅是必须的宇宙真理,而且是严肃的宇宙真理。然而现实中,宇宙真理并不严肃,往往十分滑稽,令人忍俊不禁。

  最近我读李玲的文章:《公立医院引入民间资本是国际笑话》。“(李玲)直言由于国内经济界‘唯市场派’的影响,中国医改闹过不少国际笑话。截至目前,这种笑话仍在继续,将民间资本引入公立医院改革即是一例。”下面三段段尤其让人捧腹:

  ——“如果说吸引民营资本扩大供给,就去办医院好了,倒腾现有医院干什么?民营资本也不是傻子,没有一家愿意自己办医院,都是想去牟利的。”

  赵按:这是不是让我们又想起了张维迎的“吐痰论”(注1)?有人说张很wuchi,有人说张很无聊。我说,能把这么严肃的宇宙真理搞得如此滑稽,张很有幽默感嘛。

  ——“我到美国参加学术会议,同行都批我右,现在像我这种人变成左的了,可见我们中国人实在是右到极端了。”

  赵按:在国外,李玲居然成了“右派”,这证明我在《“中间”难以“中庸”》的判断是客观的:一旦黑色成了整个社会光谱的唯一标准,红色就成了“极左”的颜色,连“橘黄色”和“咖啡色”也被归入了“左”的色彩,恐怕只有“灰色”才是“不左不右”的颜色罢。

  ——“宿迁模式已经证明是失败的。当年宿迁市政府将当地最好的人民医院以7000万元卖掉,现在却要花近20亿元重办公立医院,一进一出多大成本?”

  赵按:如果是吴敬琏,他会怎么解释这种“一进一出”呢?看看他曾经引用弗里德曼的雷人语录:“我想来想去,彻底的公有化就是私有化,彻底的私有化就是公有化”。难道这就是“化公为私”的终极合法性?如此,“化公为私”是不是忒不严肃呢?我真不知道,这么滑稽的理由是如何想出来的。

  前一段时间,某位经济学家的一个演讲,再次见证了宇宙真理的滑稽。

  在演讲中,经济学家忧虑地说:“目前经济数据的走弱、增长速度的下行,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周期现象,我认为这是一种结构性的衰退,跟大多数经济家理解周期性衰退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呢?归纳一下,这位的逻辑推理是这样的:

  (1)当前中国经济持续性衰退是结构性失衡的结果。

  (2)结构性失衡的症结在于,相对有限的购买力,内需的增长跟不上产能的增长。

  (3)内需不足的实质原因,在于收入分配恶化。

  但凡有点马克思主义常识的人都看出来了,因果关系推导到这一步,此公的逻辑俨然是一个马克思的危机逻辑。滑稽的是,此人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而是新自由主义坚定的捍卫者,凯恩斯主义的坚定反对者,吴敬琏鼎力推荐入选“孙冶方奖”的获奖者,谁?许小年。

  这是去年许在杭州金融论坛做的一个演讲。“百度”一下:

  许小年,现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曾任职美林证券亚太高级经济学家,世界银行顾问。麻省Amherst学院经济学助理教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1991年毕业于加州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1991-1995年,在美国马萨诸塞州Amherst学院担任助理教授。曾获中国经济学界最高奖“孙冶方经济科学奖”。

  许的演讲得到了听众的喝彩,不是因为演讲中的马克思主义逻辑,而是因为演讲人的直率与尖锐。我也要给许的这个演讲喝一次彩,当然,不是因为他的批评毫不掩饰,而是因为演讲中的马克思主义逻辑。

  一个新自由主义坚定的捍卫者发出了马克思主义的声音,这是不是有点滑稽?

  更滑稽的是,做出“内需不足的实质原因,在于收入分配恶化”这个结论时,许的逻辑是一个比较清晰的马克思危机逻辑。如果按照马克思的逻辑走下去,最后的批判目标一定会指向资本的所有制关系。但是,许的逻辑链条在最后时刻突然断裂,他话锋一转,矛头直指公有制和计划经济。

  用许小年的话说:为什么“收入分配严重恶化”?因为国民收入分配“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国进民退!”甚至“已经回到了1980时代的计划经济时代了!”

  市场经济生病,计划经济吃药(注2);私有制作死,公有制买单(注3)。在今天的现实中,我经常看到这样的奇葩朵朵盛开。

  导致当下中国两极分化的元凶,究竟是公有经济还是私有经济?造成当下中国经济衰退的祸首,究竟是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暂且不论。我感兴趣的是,许的逻辑表明,在计划经济被“奥特”出局30多年后的今天,在私有化所向披靡的当下,连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都要拿马克思的逻辑来为私有化辩护,这究竟是主流经济学的悲哀呢,还是主流经济学的幽默?

  顺便补充一点,德国曾经是私有化最坚定的国家,据BBC电视2013年11月3日报道,反私有化风暴正在席卷德国: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德国有无数公有制企业在私有化浪潮中被卖掉,私有化支持者当时甚至不屑将这些资产称为‘企业’。现在,德国私有化趋势已经被扭转。在德国第二大城市汉堡上月进行的全民公投中,有51%的民众投票要求城市买回被卖掉的电网。”

  “根据9月份的一项民意调查,60%的柏林市民支持将电力国有化,反对这一方案的仅有21%。按照规定,只要投票率超过25%并且获得简单多数票,这项提案就将得以通过。”

  为什么德国民众强烈要求对电力“再国有化”呢?原因当然不是神马“意识形态”捣乱,而是电力私有化后的高污染和高电价:

  “据《福布斯》网站报道,为该组织工作的 Stefan Taschner博士告诉BBC,私有化没有奏效,‘政府当时给消费者的承诺是,市场运作将导致电价下调、带来最好的品质以及更有针对性的服务,但这些统统成了空话。’欧洲23国首都居民电价统计,私有化后德国首都柏林电价最高。”

  想起一周前我在某高校参加的一次博士答辩。答辩的博士论文是关于“铁路网运分离改革”的,和时下铁道系统分拆“民营化”的方向完全一致。答辩时,川大一位资深教授尖锐地问他:

  “西方发达国家国企私有化后搞不下去,又只好再国有化。那么,中国急急忙忙把关乎国计民生的大型国企私有化后,将来会不会又再国有化呢?”

  博士生无言以对。

  沉默中,庄严的宇宙真理显得十分滑稽。

  (未完待续)

  注1:张维迎说:“公有制是一个大饭碗,需要有人往里面吐唾沫;有人吐唾沫后,其他人认为这碗饭不能吃就走开了,一碗饭就属吐唾沫的人私有了。” 这就是著名的“吐痰论”。

  注2:中国于2001年加入WTO。据国际上的标准看法,加入WTO的国家被要求是市场经济国家。就连获得美国人颁发的“美国工人最佳朋友奖”的前任总理,也在2011年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坚定地说:中国已经是完全的市场经济国家,不是计划经济国家。

  注3:据众多的权威统计,在中国的经济成分中,国有经济已经降到大概20%左右,和发达国家大体相当。中国目前公有经济是否还占主体地位,是不争的事实。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6.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7.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8.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9.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10.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