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黎亚彬:党的理论专家如何修正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

作者:黎亚彬 发布时间:2014-12-15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中国人民一直以来都把建设社会主义当作自己的目标和理想。因为理论、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是唯一符合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可以帮助贫穷人民翻身得解放,更好满足人民生产与生活需要的理论科学、社会制度与社会运动。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拿起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武器,要走科学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这是中国人民经过百年屈辱的历史考验而艰难遴选出来的结果,是唯一可以让中国人民站起来,唯一可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社会发展道路。

  但事情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像任何其他的新生事物一样,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自其诞生之日起,就经历了数不尽的反复、磨难和曲折。这种磨难既来自于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也来自于现实中的马克思主义的敌人。一方面,马克思主义本身不是终极理论,没有穷尽所有真理,本身需要不断的发展与完善;另一方面,马克思主义的敌人,那些既得利益者、剥削压迫者极尽其打击、诽谤、误导、污蔑之能是,千方百计的去阻挠、破坏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与社会实践,让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事业遭受了极大的挫折。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于2008年01月30日发布一篇来自《学习时报》,由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理论教研部教授贾建芳写的文章:《什么是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就是这样一篇典型的修正主义,企图以修正、歪曲、误导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方式,去污蔑、打击、埋葬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事业的文章。

  这篇文章开头指出:“探讨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问题,必须回到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去。科学社会主义中那些带有普遍性的、最基本的、可以作为其他规律的基础的、可以作为认识和实践社会主义所依据的法则或标准的基本原则是什么?对于这样一个深层次问题的理解,必须遵循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思想及其逻辑结构。这样来看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或原则,包括认识和实践社会主义的方法论、社会主义本质规定、社会主义价值。在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我们必须坚持这些基本原则”。

  显然,这种说法是正确的,符合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逻辑。然而,我们的作者,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教研部教授贾建芳同志,接下来却给这一切设下了两大基本前提:“不仅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不同于马克思恩格斯预示的那个社会主义的现实基础,而且我国到本世纪中叶基本上实现了现代化以后的基本国情也不同于马克思恩格斯预示的那个社会主义的现实基础”。

  言外之意,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不适合于现代中国,因为“现实基础”不一样了,即便“到本世纪中叶基本上实现了现代化以后”,中国的“基本国情也不同于马克思恩格斯预示的那个社会主义的现实基础”。

  奇怪的是,这个贾建芳教授,既不说明实现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需要什么样的“现实基础”,也不说明现代化后的中国国情为什么“也不同于马克思恩格斯预示的那个社会主义的现实基础”。

  基于此,他就言锋一转,就有了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不适合于中国的逻辑:“科学性和实践性的统一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特性”,“把社会主义置于现实基础上,是马克思、恩格斯将空想社会主义转变成科学社会主义的根本经验,也是认识和实践社会主义的根本要求和根本方法”。而且,他还有马克思、恩格斯言论为据:“要使社会主义变为科学,就必须首先把它置于现实基础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416页);“这些基本原理的实际运用……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共产党宣言》1872年德文版序言)。

  简单说来,贾建芳教授这里的逻辑就是:中国的基本国情与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的现实基础永远不可能一样,因此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在中国永远是空想,永远无法实现。贾建芳接着说:“我们必须用新的视角、新的观念、新的理论范式、新的经验来谈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显然,贾建芳的意思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能是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

  那么,贾建芳教授的这种逻辑成立吗?观点正确吗?显然,纯粹就是一种无耻的狡辩。他不是无知,而是无耻。作为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教研部的教授,他不可能不知道:实现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的现实基础就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占据社会经济的主导地位,从而就像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取代封建主义的生产方式一样,根源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在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斗争中,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会被消亡,代之以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从而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得以实现。这是最基本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作为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教研部的教授,我们的贾建芳教授有可能不掌握、不知道吗?无论是“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还是“到本世纪中叶基本上实现了现代化以后的基本国情”,难道都不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据社会经济主体地位的基本国情?显然,贾建芳就是一个典型的、故意的修正主义者,一个混进党的最高理论机关的马克思主义的敌人,我们党、国家和人民的阶级敌人!

  在“社会主义的本质规定”上,贾建芳教授说:“科学社会主义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规定就是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是共产主义对资本主义社会人的异化的扬弃,是未来社会主义社会区别于其它一切社会的显著特征和根本标志,体现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最高价值”;“以江泽民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坚持和发展了这个本质论,把社会主义本质进一步概括为实现人的全面发展”;“我们坚持社会主义本质规定,就是要坚持社会主义建设的长远目标和正确方向,也就是要根据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根本要求和基本国情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

  显然,在根本关键的“社会主义的本质规定”上,贾建芳教授是浅尝辄止的。“科学社会主义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规定就是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观点是正确的。但是,他不敢深入阐述“人的全面自由发展”的马克思主义含义、要求和具体形式。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是具体而明确,不是一句“实现人的全面自由发展”就可以取代和蒙混过关的。什么是“全面自由”?难道资本主义社会不是“全面自由”吗?贾建芳教授不敢涉及到这个问题,一旦涉及,那她歪曲、误导、阻止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在中国实现的目标就无法达成了,其自身明显的逻辑错误就暴露了。

  在马克思主义看来,资本主义社会只是一个在名义上实现了自由的社会,这是资本主义社会区别于封建社会的标志。资本主义是自由的,自由到让劳动者一无所有的地步。但是,自由劳动者的一无所有本身就是一种不自由。正是这种不自由导致劳动者被迫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产生形成了以资本雇佣劳动力为特征的资本主义,并导致资本主义社会的一系列弊端和罪恶。显然,资本主义是一种政治形式上自由,而在经济实质上不自由的社会和状态。显然,马克思主义所要实现的“人的全面自由发展”,从根本上说,是要在资本主义政治形式上的自由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实现人的经济实质上的自由。也就是说,社会主义是要让劳动者摆脱资本的束缚,而实现劳动者的经济解放,从而实现人和生产力的解放。恩格斯在《致奥托·伯尼克》的信中明确指出:“同现存制度的具有决定意义的差别在于,在实行全部生产资料公有制(先是单个国家实行)的基础上组织生产”。在《国际工人协会共同章程》中,马克思也指出:“劳动者在经济上受劳动资料即生活源泉的垄断者的支配,是一切形式的奴役即一切社会贫穷、精神屈辱和政治依附的基础;因此工人阶级的经济解放是一切政治运动都应该作为手段服从于它的伟大目标”。因此,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本质规定、人的全面自由的发展等,从根本上说,是要在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基础上,消灭资本主义雇佣劳动方式,建立一个没有雇佣,从而没有阶级分化,没有剥削压迫的社会主义劳动者自主联合生产方式的。显然,贾建芳教授在“社会主义本质规定”上的浅尝辄止,就是要回避、隐藏这一点,也好让她修正、消灭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的目标得以达成。

  贾建芳教授歪曲、修正科学社会主义,还要在“社会主义价值”上下下功夫。她是怎么说的呢?她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总结了社会主义实践的深刻教训,逐步提出以人为本的价值取向和共富、公正、自由、平等、民主、互助、和谐等价值理念,体现了人类社会发展趋势和社会主义本质规定,反映了我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愿望和人类的共同社会理想。坚持社会主义价值,就是要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政治制度、文化制度、社会制度框架和实践进程都必须围绕这些价值原则展开”。

  显然,贾建芳教授在这里说得是冠冕堂皇、头头是道,但显然又是刻意回避、忽视了事物的另一面:相同的价值理念,在不同的社会制度下,拥有不同的社会效果。贾建芳在这里所犯的错误,正如她自己已经认识到的,马克思曾在《哥达纲领批判》中严词批判的:脱离具体实际,空谈什么民主、自由、博爱等等理念。贾建芳在文章中引用了恩格斯的一段话:“管理上的民主,社会中的博爱,权利的平等,普及的教育,将揭开社会的下一个更高的阶段,经验、理智和科学正在不断向这个阶段努力。这将是古代氏族的自由、平等和博爱的复活,但却是在更高级形式上的复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6卷,人民出版社1974年版,第113页)”。显然,依据恩格斯的主张,相同的自由、民主、博爱、平等等价值理念,对于中国这个社会主义国家来说,应该是“更高形式的复活”,而不是在资本主义形式上复活。贾建芳教授在这里却只要求社会主义价值要围绕“以人为本的价值取向和共富、公正、自由、平等、民主、互助、和谐等价值理念”,却不谈或忽略社会主义的“更高形式”,显然是别有用心的,至少是严重不足的。

  最后,贾建芳教授说:“我们必须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探索中国特色的现代化道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和价值,并在实践中深化认识和进一步总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这话说的听起来不错,但结合整篇文章来看,这咋就像是要我们从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思想上解放出来呢?一旦如此,所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吗?而这似乎正是贾建芳在本文中所要表达主要意思,想要达到的主要效果。

  笔者还是在网络搜索中,得知贾建芳这个人、这篇文章。再细细一搜,却发现了贾建芳名下的一大堆厉害的头衔: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理论部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国家核心期刊《科学社会主义》杂志副主编。长期从事马列主义和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现代化理论和发展战略等方面的教学和科研工作。主持并完成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现代化发展战略选择”和中央党校资助项目“社会主义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正在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社会和谐:社会主义的重要价值目标”和中央党校资助项目“以人为本的基本问题研究”。近几年出版个人专著主要有《中国现代化发展战略选择》、《社会主义发展理论研究》等。

  看到贾建芳的这些头衔,以及其主持并完成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现代化发展战略选择”和中央党校资助项目“社会主义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再结合其文章的观点主张、思想实质,结果让我们感觉有点恐怖:修正马克思主义,埋葬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这难道是我们党和国家、人民政府的目标和任务所在?

  否则,……?难怪,……!

  附文:什么是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

  贾建芳

  党的十七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之所以完全正确、之所以能够引领中国发展进步,关键在于我们既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又根据我国实际和时代特征赋予其鲜明的中国特色。”那么,什么是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

  探讨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问题,必须回到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去。科学社会主义中那些带有普遍性的、最基本的、可以作为其他规律的基础的、可以作为认识和实践社会主义所依据的法则或标准的基本原则是什么?对于这样一个深层次问题的理解,必须遵循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思想及其逻辑结构。这样来看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或原则,包括认识和实践社会主义的方法论、社会主义本质规定、社会主义价值。在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我们必须坚持这些基本原则。

  不仅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不同于马克思恩格斯预示的那个社会主义的现实基础,而且我国到本世纪中叶基本上实现了现代化以后的基本国情也不同于马克思恩格斯预示的那个社会主义的现实基础。

  坚持社会主义的方法论原则。科学性和实践性的统一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特性。恩格斯指出的“要使社会主义变为科学,就必须首先把它置于现实基础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416页),《共产党宣言》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强调的“这些基本原理的实际运用……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都体现了科学社会主义的这种基本特性。把社会主义置于现实基础上,是马克思恩格斯将空想社会主义转变成科学社会主义的根本经验,也是认识和实践社会主义的根本要求和根本方法。所谓“现实基础”、“当时的历史条件”,就是不断变化着的客观实际。共产党人和社会主义者必须从实际出发运用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今天,我们把社会主义置于现实基础上,首要的是必须真正地科学认识“现实基础”。现阶段,我们面对的“现实基础”,无论从我国国情看还是从时代主题和世界局势看,与马克思恩格斯预示的那个社会主义的现实基础是不同的。在这样的现实基础上建设的社会主义必然不同于马克思恩格斯预示的那个社会主义。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不仅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不同于马克思恩格斯预示的那个社会主义的现实基础,而且我国到本世纪中叶基本上实现了现代化以后的基本国情也不同于马克思恩格斯预示的那个社会主义的现实基础。在这样的现实基础上推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然不同于马克思恩格斯预示的那个社会主义。我们必须用新的视角、新的观念、新的理论范式、新的经验来谈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科学社会主义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规定就是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社会主义本质的实现是一个过程,是人的发展与社会的发展相互作用、相互推动的长过程。

  坚持社会主义的本质规定。社会主义本质是社会主义社会的根本属性即内在规定性,是社会主义社会区别于其他社会的根本标志,贯穿于社会主义社会发展全过程,决定着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特征和发展方向。科学社会主义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规定就是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马克思恩格斯认为,随着人类社会不断地由低级向高级阶段发展,必然出现以消灭剥削和压迫以及人与社会都得到全面发展为特征的更高阶段的社会形态。马克思恩格斯指出:“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94页)恩格斯在1894年1月9日致卡内帕的信中,应《新世纪》周刊关于用简短的字句来表述未来社会主义本质规定的请求,摘下了这段话作为答复。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未来共产主义社会是“以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形式”。(《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64年版,第649页)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是共产主义对资本主义社会人的异化的扬弃,是未来社会主义社会区别于其它一切社会的显著特征和根本标志,体现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最高价值。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我们对社会主义本质的认识“不是完全清醒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对社会主义认识的不断深化,邓小平提出了“社会主义本质”的概念,并且把社会主义本质概括为“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这是对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崭新概括,对于推动思想解放和推进改革开放实践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以江泽民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坚持和发展了这个本质论,把社会主义本质进一步概括为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社会主义本质的实现是一个过程,是人的发展与社会的发展相互作用、相互推动的长过程。我们坚持社会主义本质规定,就是要坚持社会主义建设的长远目标和正确方向,也就是要根据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根本要求和基本国情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

  社会主义价值是人类价值目标追求的延续和发展。在科学社会主义中,人类的社会理想以社会主义价值的形式得到了科学表达。

  坚持社会主义价值。社会主义价值是社会主义对社会主体的功能和积极意义,是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最高社会理想,是社会发展规律和社会主义本质的集中反映。社会主义价值是人类价值目标追求的延续和发展。在社会主义产生以前,富有、快乐、幸福、公正、自由、平等、民主、博爱等价值就是人类共同的理想和生生不息的追求。在科学社会主义中,人类的社会理想以社会主义价值的形式得到了科学表达。马克思恩格斯批判地继承了14世纪文艺复兴运动以后的各种人道主义思潮和19世纪空想社会主义的价值取向,科学地分析了资产阶级鼓吹的“自由、平等、博爱”的两面性,并且揭示了未来社会的基本价值。恩格斯引用人类学家摩尔根《古代社会》中的一段话预言:“管理上的民主,社会中的博爱,权利的平等,普及的教育,将揭开社会的下一个更高的阶段,经验、理智和科学正在不断向这个阶段努力。这将是古代氏族的自由、平等和博爱的复活,但却是在更高级形式上的复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6卷,人民出版社1974年版,第113页)这表明,未来社会主义社会将是一个真正公正、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社会。共产党人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必然坚持社会主义价值。过去长时期,我们对社会主义的认识“不是完全清醒的”,主要是忽视了社会主义本质规定和社会主义价值,甚至把公正、民主、自由、平等、博爱、人权、人道主义等原则当作资产阶级的专利加以否定和批判,使社会主义建设中长期见“物”不见“人”、见“原则”不见“人”,偏离人民群众生存和发展的各种需求,结果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总结了社会主义实践的深刻教训,逐步提出以人为本的价值取向和共富、公正、自由、平等、民主、互助、和谐等价值理念,体现了人类社会发展趋势和社会主义本质规定,反映了我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愿望和人类的共同社会理想。坚持社会主义价值,就是要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政治制度、文化制度、社会制度框架和实践进程都必须围绕这些价值原则展开。

  社会主义方法论、社会主义本质规定、社会主义价值是具有内在逻辑联系的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其中,社会主义本质规定是科学社会主义的最高命题,是从最深层次上回答什么是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和基本原则。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必须坚持由社会主义方法论、社会主义本质规定、社会主义价值组成的具有内在逻辑联系的整体。我们必须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探索中国特色的现代化道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和价值,并在实践中深化认识和进一步总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