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儒夫:饭局官局成迷局,冤案冤死显匪气

儒夫 · 2015-02-01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一直敬重人民警察,自社会“特别是”以来,这份敬重正在不断地被褪去,近年来更尤其是近来发生的事件,几乎把仅存的一点尊敬似乎也抹去了。

  “以法治国”和“宪政”被叫喊了多年,但我始终认为,“以法治国”从奴隶社会就提出并被实践,而社会主义的“以法治国”就是要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要保障全体人民的根本利益。可是,在“特别是”社会,“人民”已被“公民”颠覆了,在我的脑海中,“人民警察”的概念也淡忘了。我还认为,法律就是社会的规范与准则,在民风纯朴的地方,不需要法律照样秩序井然,治安良好,所以,社会道德才是法律的前提和基础。然而,在道德没有底线的“特别是”社会,法律是何等的脆弱和虚伪。

  当然,我不否定为“以法治国”所做的努力,近来不断报导的冤案被纠正,有湖北省佘祥林杀妻冤案、浙江叔侄奸杀冤案,还有安徽于英生杀妻蒙冤入狱17年,更有被剥夺生命的内蒙古呼格吉勒图奷杀冤案等。虽然他们得到了国家赔偿,但失去的青春和生命不会再来,伤痛不能抹去,人生不能重来。这么多的冤案不能说是个案,在偶然中存在着必然。程序的合法性在哪里?程序的监督在哪里?法律的公正又在哪里?警察的职业操手在哪里?究其原因,就是沾染了衙门习气和社会匪气。这种匪气在去年12月13日发生在山西太原的河南籍民工周秀云非正常死亡案中得到充分了证明。今天,周秀云的法医鉴定报告已经公布了, 认为其死因系“因钝性暴力致闭合性颈部损伤(颈椎骨折、颈椎间盘断裂、颈髓挫伤),而死于急性呼吸循环功能衰竭”。对手无寸铁的妇女下手真是够狠的,还踩着人家的头发,有这样执法的吗?为此,三名涉案人员的涉嫌罪名由滥用职权罪变更为故意伤害罪。死者家属告涉案警察“故意杀人”有泄愤的成分。警方此前公布的调查结论认为,案件系治安纠纷引发而非“讨薪”所为,被央视今天还原的当时主要过程得到证实。但警察为什么不能文明执法,警察是去调解纠纷的还是去抓人的?为什么把人带到警局还踢断当事人的肋骨?这难道没有匪气在作怪吗?“警察打人了!”这种喊声似乎也在多种场合听到,这能否反映当今社会警民关系的一种状况呢?而深圳因警察吃娃娃鱼事件后对餐宴搞快速“一刀切”的处理办法,这也有试图大事化小“灭火消责”之嫌。这种“快切”做法如今似乎成为官场的一种办事生态,不论是非曲直,不论原由对错,先一切摞宰再说。这种做法事实都不是为了解决根本问题,而是为了消火降温劈责任,确保自己的乌纱帽才是根本。在因拆迁、讨薪等导致的群体事件上,官僚们动不动就调来武装警察,不知道在官僚们看到这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呢,还是属于“敌我矛盾”?因为在被污蔑为“动乱”的毛泽东时代也从来没有运用过国家暴力工具。先不问是“特别是”社会乱还是“动乱”的毛泽东时代乱,就问警察又有没有站在公正的立场上,警察到底是在为资本服务还是在为人民服务,准确地讲是为“公民”服务呢?

  我真怀疑在“特别是”社会还有没有“人民警察”,在征地拆迁、企业劳资冲突引发的群体事件中,那些身穿黑衣制服的警察,他们又到底是在维护谁的利益呢?他们又在执行着怎样的法律呢?他们甚至全副武装向着谁呢?再提上述的那些冤案,不都是刑讯逼供定的罪吗?让我想起小时在电影中看到的“黑狗子”、“保安团”、“还乡团”一类的匪气形象。如果没有匪气,就不会发生广西警察酒后枪杀怀孕女店主的事件了。恕我言重,我真不喜欢那阵黑,也许这就是“特别是”社会让我有了这种心理障碍,因为,在毛泽东时代的人民警察是白上装青裤子,可为清清白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从来没有让人有对社会的不安全之感。不知为什么在“特别是”社会要改成全黑的,也不知这个“黑”是不是“特别是”社会的标志色,但皮黑不要紧,就怕警察的心也黑了,那这个“特别是”社会一定是再无宁日了。但我还是愿意相信,警察中有很多还是好样的。至所以有这样的担心,从“南都报”暗访的“民警吃娃娃鱼”事件也是一个方面。从公安部门公布的处理结果中说涉事的14名民警被停职,但就是没公布他们的职务。网络上传这些民警是官员,我不作妄断,但能让便衣守们吃饭的,肯定不是一般的民警。能围殴记者,抢夺设备,有这样的警察将怎样维护社会治安,让“特别是”社会何以蒙羞!网民对警方的公告提出了不少质疑在此不重提,我也同意警察也应该有普通人的权利,但有一点警察参加宴请聚餐之外的问题不得不提,就是娃娃鱼是国家保护动物,警察食用娃娃鱼就是执法者在行违法的事,何以“法治”?如果他们真是官员,官员违法又何以“法治”和对警察队伍的整风肃纪?是什么原因在高举“以法治国”的特别是社会的执法者——警察,能视法律于不顾而违背职业操手?官僚的腐败是社会腐败的最大祸根,每年查处的数十万计的贪腐官员实让人痛心,他们给国家带来的损失和制造的社会影响,不会输于同规模恐怖组织的军队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若说此比方不对,且暂不讲官僚贪腐给社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建议先统计一下每年被贪腐官员卷走的钱,能在伊拉克、叙利亚建多少被IS摧毁的房屋。如果对公安部门处理吃娃娃鱼的警察提出质疑只是一个案,那么武汉市公安局刑侦局警犬大队与“南都报”的叫板就是不一个个案那么简单,而可能是一个官场生态的反映。表面是“警媒大战”,实质是把匪气摆到了网络。感谢今天的网络和媒体,让警方要面子了。虽然近年来的整风肃纪让警方的形象有了改观,但骨子里的匪气不知改变了没有。

  作为“南方系”的“南都报”本身也不是好鸟,在这里不是要为“南都报”打不平,而是希望理性地、客观地看待这个事件。在“南都报”曝光深圳警察吃娃娃鱼事件后,武汉市公安局刑侦局警犬大队利用官方微博发布题为“南都,快来,我们要聚餐啦!@南都周刊,绝对公款,保证野生,欢迎暗访!”的微博,并配九张一线民警在前方就地吃盒饭的场景图。本来是值得称赞的事,但在不适合的时间针对不适合的对象就变了味。他们的“犬鼻”只闻到了聚餐的菜肴味,却闻不到匪气的臭味。被“南都报”曝光的警察问题不在聚餐问题,关键在于食用国家保护动物娃娃鱼,以及围殴记者和抢夺器材。这不是违规不违规的问题,而是有犯罪之嫌疑,如果没有是非观念,最终只能演变成狗咬狗的闹剧。“绝对公款”,你想宣扬什么,有公开挑战“公款吃喝”的禁令之嫌。“保证野生”,你们吃的盒饭里什么菜是野生的,是否也有娃娃鱼,你们吃的野生红薯又是哪里来的?再退一步讲,这种“聚餐”也没什么特别显摆的,建筑工地的农民工、绿化养护工不也是这样“聚餐”的吗?西部山里学校的孩子也是这样聚餐的,可能吃的也有“野生”的,但肯定没有你们吃得好,甚至挟一筷菜还要听口令,(央视“寻找最美乡村教师”报导的)与他们比,能比出内心的纯洁与清白吗?我承认工作在基层一线的民警很辛苦,但如果因此与民工和山里娃娃相比,只能显得你们的形象太渺小。如果像网友所说是为了向领导发泄,那更说明这个职业从上到下都在堕落。

  我不想以偏概全,我相信今天仍然有很多的警察是好人,他们中仍然有人在谈信仰,他们选择这份职业不是为了福利而来的,我也遇到过这样的人。不论是个别还是少数,警察中的败类损害整个警察的形象勿用质疑,个别中国人在国外的出格之举可是丢了全中国人的脸,学校中的个别问题不是也把所有的教师推上了社会的风口浪尖?武汉警犬大队的警察咋就按捺不住了呢?但出现这么多的问题,我也要从中以小见大,不能把整个的板子都打在警察身上。因为我相信,任何社会现象都有其存在的原因,任何的原因背后都有其发生的定律。深圳出现的故事还少吗?我对深圳没有好感,因为深圳是中国资本主义的发源地和实践园。难得今日社会开始重提马克思主义,用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发展史观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在深圳、在当今“特别是”社会会出现这样那样的社会乱象的结论了。公安警察是构成社会司法体系的主体人群,是国家暴力机器的组成部分,是正军事化的组织。警察出现问题,就是社会上层建筑出现了问题,它与社会经济基础的问题有彼此的病因与病理关系。在这个“特别是”社会,能出现监狱被承包、犯人能监内用手机诈骗、让犯人玩游戏为监狱赚钱等奇闻,不是鲜明的反映吗?“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生命”,这是深圳对追求金钱最响亮的诠译,也是金钱至上,物欲横流的“特别是”社会的真实写照。所谓的“解放思想”导致社会信仰彻底缺失,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作为普通人的警察忘记宗旨,忘记身份职责也不足为怪。私有化让人民失去了当家作主权利,人民的手中也就失去了掌握国家暴力工具的权力。当资本控制社会生活,也必然会掌握一定的社会暴力工具,其中就是警察。私人都能有武装,不要讲那些保安公司都是国家开的。官匪勾结,要不怎么会有“黑监狱”呢?搞“党政分开”,就是要脱离共产党的领导,实质就是为夺权创造条件。鼓吹“军队国家化”,目的是要复辟。公安警察联系着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警察的问题根子上就是中国修正主义复辟的根子。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警察是怎样的政治素质和思想觉悟?因此,如果不解决所有制问题,以及与所有制相应的社会生产方式,要想“培育造就一支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法律的政法队伍,确保刀把子牢牢掌握在党和人民手中”,就是一句空话。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