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公私一律平等”到“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读毛主席《反对党内的资产阶级思想》一文

作者:马志远 发布时间:2015-03-05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与“公私一律平等”有什么关系吗?非常有关系。它们的关系就是,“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与“公私一律平等”如出一辙,是“公私一律平等”政策的翻版和复活,是它的继续和延伸。

  马志远

  一

  历史是一面镜子。这面镜子,可以是平面镜,可以是显微镜,也可以是望远镜。对于任何一个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历史片段,我们都可以把它拿到平面镜前对照鉴别,拿到显微镜下放大观察,还可以用历史这架望远镜对它进行回望和前瞻。有了历史这面镜子,我们就可以看清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历史片段的面目,发现它的本质,透视它与其他人物、事件、片段的关系以及它的演进走向和规律。

  我们正在经历着的新中国还不到70年的历史——中国当代史这样一个历史片段,如同几千年的人类历史一样,也是在各种阶级力量的反复较量和斗争中曲折地发展的。别的不说,单就30年来一贯奉行的经济政策和经济制度即“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而言,如果我们把历史的镜头拉回到建国初期的20世纪50年代,便可以发现它的影子,找到它的源头,看清它的来龙去脉,洞悉这条神龙的首尾和肉身。

  二

  1952年12月,时任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副主任、财政部长的薄一波,主持制定了新税制。新税制以及宣传新税制的《人民日报》社论中,都使用了一个新提法,叫做“公私一律平等”。如此重大的经济政策的制定和出台,没有报告中央,这当然属于组织纪律方面的问题。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新税制的实施一度造成了物价上涨和经济秩序、思想认识的混乱。1953年初,北京市委向中央报告说:“去年12月4日根据中央调整商业的指示,北京市有4479种商品提高了零售价格;因改变了税制,今年1月3日又调整了1370种商品的价格,两次调整后,几种基本生活用品零售价变动如下:面粉涨价6.3%(第一次加1.9%,第二次加4.4%),大米涨8.8%(第一次加1%,第二次加7.8%)。”同年1月9日,中共山东分局第二书记向明等人给中央写信,反映新税制的执行,引起了物价波动、抢购商品、私商观望、思想混乱等状况。信中质问:“我们真不懂,新税制为什么要在全民所有制企业和私营企业之间画等号?如果这样,社会主义的国营企业怎么能得到鼓励而发展?资本家的企业从新税制里得到了鼓励更加得意忘形,这样社会主义还要不要实现?所以,我们认为围绕新税制的实行,是一场尖锐的路线斗争。”

  在这样的背景下,1953年8月12日毛主席在全国财经工作会议上发表了题为《反对党内的资产阶级思想》的讲话。

  毛主席对薄一波的批评是严厉的。他说:“对于财经工作中的错误,从去年十二月薄一波同志提出‘公私一律平等’的新税制开始,到这次会议,都给了严肃的批评。新税制发展下去,势必离开马克思列宁主义,离开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向资本主义发展。”

  接着,毛主席分析了薄一波新税制的性质,指出“公私一律平等”的新税制是资产阶级思想在党内的反映。“新税制的错误……是思想问题,是离开了党的总路线的问题。”“在对薄一波错误思想的批判中,有人说,薄一波的错误是小资产阶级个人主义,这是不妥当的。主要应当批判他有利于资本主义,不利于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思想。”“薄一波的错误,是资产阶级思想的反映。它有利于资本主义,不利于社会主义和半社会主义,违背了七届二中全会的决议。”

  毛主席结合七届二中全会决议,进一步写道:“我们依靠谁?是依靠工人阶级,还是依靠资产阶级?七届二中全会的决议早已讲清楚了:‘必须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阶级’。决议还说,在恢复和发展生产的问题上,必须确定:国营工业生产第一,私营工业生产第二,手工业生产第三。重点是工业,工业中的重点是重工业,这是国营的。在我国目前的五种经济成份中,国营经济是领导成份。资本主义工商业要逐渐引向国家资本主义。”“关于利用、限制和改造资本主义经济的问题,二中全会也讲得很清楚。决议上说,对私人资本主义经济,要从活动范围、税收政策、市场价格、劳动条件等方面加以限制,不能任其泛滥。社会主义经济和资本主义经济是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限制和反限制,是新民主主义国家内部阶级斗争的主要形式。现在,新税制讲‘公私一律平等’,这就违背了国营经济是领导成份的路线。”“关于个体的农业经济和手工业经济实行合作化的问题,二中全会决议分明说:‘这种合作社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在无产阶级领导的国家政权管理之下的劳动人民群众的集体经济组织。中国人民的文化落后和没有合作社传统,使得我们的合作社运动的推广和发展大感困难;但是可以组织,必须组织,必须推广和发展。单有国营经济而没有合作社经济,我们就不可能领导劳动人民的个体经济逐步地走上集体化,就不可能由新民主主义国家发展到将来的社会主义国家,就不可能巩固无产阶级在国家政权中的领导权。’这是一九四九年三月的决议,但是相当多的同志不注意,当作新闻,其实是旧闻。薄一波写了《加强党在农村中的政治工作》的文章,他说:个体农民经过互助合作到集体化的道路,‘是一种完全的空想,因为目前的互助组是以个体经济为基础的,它不能在这样的基础上逐渐发展到集体农场,更不能经由这样的道路在全体规模上使农业集体化。’这是违反党的决议的。”

  对于新税制“公私一律平等”错误产生的根源,毛主席指出,这是在与资产阶级合作时期,受了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我们说过,‘左’倾机会主义错误,是小资产阶级狂热性在党内的反映,那是在和资产阶级决裂时期发生的。在和资产阶级合作的三个时期,就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和目前这个时期,都是资产阶级思想影响了党内一部分人,他们动摇了。薄一波的错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犯的。”“资产阶级一定要腐蚀人,用糖衣炮弹打人。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有物质的,也有精神的。精神的糖衣炮弹打中了一个靶子,就是薄一波。他的错误,是受了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宣传新税制的社论,资产阶级拍掌,薄一波高兴了。关于新税制,他事先征求了资产阶级的意见,和资产阶级订了君子协定,却没有向中央报告。”

  从毛主席的这篇讲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薄一波新税制错误的要害,在于“公私一律平等”,它有利于资本主义,而不利于社会主义;有利于资产阶级,而不利于无产阶级。如果继续推行新税制,让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和公有制的国营经济“一律平等”、并驾齐驱,就不能保证社会主义事业的成功。

  正是因为毛主席和他领导的党中央高瞻远瞩、明察秋毫,及时发现和指出了党内存在的资产阶级思想,并提出批评、加以纠正,才保证了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的顺利完成,才保证了到上世纪70年代新中国独立的社会主义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的建立。

  三

  然而,斗转星移、世事移易。毛主席逝世后,有人一手导演了中国历史的转折。于是,我们看到,从1982年中共“十二大”到2012年“十八大”30年间的历次党代会的政治报告都使用了诸如“发展多种经济形式”、“发展多种所有制经济”、“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等语言;不仅如此,“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还作为国家的经济制度被写进了宪法。

  那么,“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与“公私一律平等”有什么关系吗?非常有关系。它们的关系就是,“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与“公私一律平等”如出一辙,是“公私一律平等”政策的翻版和复活,是它的继续和延伸。就其性质而言,同样是资产阶级思想在党内的反映;就其产生根源而言,同样是受资产阶级的影响,甚至可以说某些主事者就是资产阶级在共产党内的代理人;就其后果而言,也如同“公私一律平等”的新税制一样,自然是有利于资产阶级而不利于无产阶级。

  评价它的性质、分析它的根源,可能语言过于抽象,不便理解;而说到它造成的有利于资产阶级而不利于无产阶级的后果,现在我们都看到了。这就是在这种政策和制度之下,一批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和几十亿万富翁已经被培养出来,几千万下岗工人也被制造出来,工人阶级由此丧失了他们领导阶级的地位,成为新资本家的雇佣劳动者。有利于谁、不利于谁,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

  当然,作为党的经济纲领和国家宪法上的经济制度,在“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前面,还有句话叫做“坚持公有制为主体”。然而,我们看到,在历次公有制企业的改制、转型中,公有制企业一再丧师失地,到目前集体所有制企业早已经荡然无存,全民所有制企业也所剩无几,而且还要通过“混改”混入非公资本。所谓“公有制的主体地位”,越来越遭到威胁、挑战、破坏和动摇,越来越成为一块招牌和一副幌子。这不,在今年的“两会”前夕,有个叫柴静的前央视女主持人便推出了“自费”100万元拍摄的电视片《穹顶之下》,以自己在美国生育的孩子罹患癌症为由头,说到了中国上空的雾霾,继而说到了中国的能源管理体制,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要实行能源企业的私有化。

  四

  毛主席在这篇文章中批评薄一波的时候,还提到了两个人:“在这次会议上,刘少奇说有那么一点错误,小平同志也说有那么一点错误。”由此,我妄自揣测,“公私一律平等”的新税制的制定和推行,大概此二人也参与其中了;受到批评后并没有心悦诚服地接受和改正,只是闪烁其词地说“有那么一点错误”加以搪塞。

  毛主席这篇文章题为“反对党内的资产阶级思想”,就是说,在毛主席看来,薄一波等人还是共产党员和党的领导干部,只是具有一些资产阶级思想。可是,后来某些人仍旧不肯改正错误,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堕落成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以至于毛主席在临终前振聋发聩、石破惊天地指出:“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

  无论总设计师内心深处是不是真的相信、理解、接受和拥护毛泽东思想,但在表面上他是宣称坚持毛泽东思想的。翻开他的文选第二卷,里面就有多篇文章说要世世代代坚持毛泽东思想、完整准确地理解和把握毛泽东思想。1991年,新版《毛泽东选集》前四卷再版,总设计师用颤抖的不算熟练的毛笔书法亲笔题写了书名,这都算是他坚持毛泽东思想的一种表示。耐人寻味的是,《毛泽东选集》到1977年总共出版了五卷,《反对党内的资产阶级思想》一文是第五卷中的篇目;由于总设计师对于什么是社会主义和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解与毛主席有着本质上的巨大分歧,所以,1991年再版《毛泽东选集》的时候,就不能不把第五卷拉下。否则,历史这面镜子就会把30年间“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这句纲领性语言的性质、根源以及可能造成的灾难性后果,在人民群众面前照得一览无余。

  从“公私一律平等”到“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

  ——读毛主席《反对党内的资产阶级思想》一文

  马志远

  一

  历史是一面镜子。这面镜子,可以是平面镜,可以是显微镜,也可以是望远镜。对于任何一个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历史片段,我们都可以把它拿到平面镜前对照鉴别,拿到显微镜下放大观察,还可以用历史这架望远镜对它进行回望和前瞻。有了历史这面镜子,我们就可以看清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历史片段的面目,发现它的本质,透视它与其他人物、事件、片段的关系以及它的演进走向和规律。

  我们正在经历着的新中国还不到70年的历史——中国当代史这样一个历史片段,如同几千年的人类历史一样,也是在各种阶级力量的反复较量和斗争中曲折地发展的。别的不说,单就30年来一贯奉行的经济政策和经济制度即“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而言,如果我们把历史的镜头拉回到建国初期的20世纪50年代,便可以发现它的影子,找到它的源头,看清它的来龙去脉,洞悉这条神龙的首尾和肉身。

  二

  1952年12月,时任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副主任、财政部长的薄一波,主持制定了新税制。新税制以及宣传新税制的《人民日报》社论中,都使用了一个新提法,叫做“公私一律平等”。如此重大的经济政策的制定和出台,没有报告中央,这当然属于组织纪律方面的问题。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新税制的实施一度造成了物价上涨和经济秩序、思想认识的混乱。1953年初,北京市委向中央报告说:“去年12月4日根据中央调整商业的指示,北京市有4479种商品提高了零售价格;因改变了税制,今年1月3日又调整了1370种商品的价格,两次调整后,几种基本生活用品零售价变动如下:面粉涨价6.3%(第一次加1.9%,第二次加4.4%),大米涨8.8%(第一次加1%,第二次加7.8%)。”同年1月9日,中共山东分局第二书记向明等人给中央写信,反映新税制的执行,引起了物价波动、抢购商品、私商观望、思想混乱等状况。信中质问:“我们真不懂,新税制为什么要在全民所有制企业和私营企业之间画等号?如果这样,社会主义的国营企业怎么能得到鼓励而发展?资本家的企业从新税制里得到了鼓励更加得意忘形,这样社会主义还要不要实现?所以,我们认为围绕新税制的实行,是一场尖锐的路线斗争。”

  在这样的背景下,1953年8月12日毛主席在全国财经工作会议上发表了题为《反对党内的资产阶级思想》的讲话。

  毛主席对薄一波的批评是严厉的。他说:“对于财经工作中的错误,从去年十二月薄一波同志提出‘公私一律平等’的新税制开始,到这次会议,都给了严肃的批评。新税制发展下去,势必离开马克思列宁主义,离开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向资本主义发展。”

  接着,毛主席分析了薄一波新税制的性质,指出“公私一律平等”的新税制是资产阶级思想在党内的反映。“新税制的错误……是思想问题,是离开了党的总路线的问题。”“在对薄一波错误思想的批判中,有人说,薄一波的错误是小资产阶级个人主义,这是不妥当的。主要应当批判他有利于资本主义,不利于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思想。”“薄一波的错误,是资产阶级思想的反映。它有利于资本主义,不利于社会主义和半社会主义,违背了七届二中全会的决议。”

  毛主席结合七届二中全会决议,进一步写道:“我们依靠谁?是依靠工人阶级,还是依靠资产阶级?七届二中全会的决议早已讲清楚了:‘必须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阶级’。决议还说,在恢复和发展生产的问题上,必须确定:国营工业生产第一,私营工业生产第二,手工业生产第三。重点是工业,工业中的重点是重工业,这是国营的。在我国目前的五种经济成份中,国营经济是领导成份。资本主义工商业要逐渐引向国家资本主义。”“关于利用、限制和改造资本主义经济的问题,二中全会也讲得很清楚。决议上说,对私人资本主义经济,要从活动范围、税收政策、市场价格、劳动条件等方面加以限制,不能任其泛滥。社会主义经济和资本主义经济是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限制和反限制,是新民主主义国家内部阶级斗争的主要形式。现在,新税制讲‘公私一律平等’,这就违背了国营经济是领导成份的路线。”“关于个体的农业经济和手工业经济实行合作化的问题,二中全会决议分明说:‘这种合作社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在无产阶级领导的国家政权管理之下的劳动人民群众的集体经济组织。中国人民的文化落后和没有合作社传统,使得我们的合作社运动的推广和发展大感困难;但是可以组织,必须组织,必须推广和发展。单有国营经济而没有合作社经济,我们就不可能领导劳动人民的个体经济逐步地走上集体化,就不可能由新民主主义国家发展到将来的社会主义国家,就不可能巩固无产阶级在国家政权中的领导权。’这是一九四九年三月的决议,但是相当多的同志不注意,当作新闻,其实是旧闻。薄一波写了《加强党在农村中的政治工作》的文章,他说:个体农民经过互助合作到集体化的道路,‘是一种完全的空想,因为目前的互助组是以个体经济为基础的,它不能在这样的基础上逐渐发展到集体农场,更不能经由这样的道路在全体规模上使农业集体化。’这是违反党的决议的。”

  对于新税制“公私一律平等”错误产生的根源,毛主席指出,这是在与资产阶级合作时期,受了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我们说过,‘左’倾机会主义错误,是小资产阶级狂热性在党内的反映,那是在和资产阶级决裂时期发生的。在和资产阶级合作的三个时期,就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和目前这个时期,都是资产阶级思想影响了党内一部分人,他们动摇了。薄一波的错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犯的。”“资产阶级一定要腐蚀人,用糖衣炮弹打人。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有物质的,也有精神的。精神的糖衣炮弹打中了一个靶子,就是薄一波。他的错误,是受了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宣传新税制的社论,资产阶级拍掌,薄一波高兴了。关于新税制,他事先征求了资产阶级的意见,和资产阶级订了君子协定,却没有向中央报告。”

  从毛主席的这篇讲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薄一波新税制错误的要害,在于“公私一律平等”,它有利于资本主义,而不利于社会主义;有利于资产阶级,而不利于无产阶级。如果继续推行新税制,让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和公有制的国营经济“一律平等”、并驾齐驱,就不能保证社会主义事业的成功。

  正是因为毛主席和他领导的党中央高瞻远瞩、明察秋毫,及时发现和指出了党内存在的资产阶级思想,并提出批评、加以纠正,才保证了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的顺利完成,才保证了到上世纪70年代新中国独立的社会主义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的建立。

  三

  然而,斗转星移、世事移易。毛主席逝世后,有人一手导演了中国历史的转折。于是,我们看到,从1982年中共“十二大”到2012年“十八大”30年间的历次党代会的政治报告都使用了诸如“发展多种经济形式”、“发展多种所有制经济”、“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等语言;不仅如此,“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还作为国家的经济制度被写进了宪法。

  那么,“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与“公私一律平等”有什么关系吗?非常有关系。它们的关系就是,“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与“公私一律平等”如出一辙,是“公私一律平等”政策的翻版和复活,是它的继续和延伸。就其性质而言,同样是资产阶级思想在党内的反映;就其产生根源而言,同样是受资产阶级的影响,甚至可以说某些主事者就是资产阶级在共产党内的代理人;就其后果而言,也如同“公私一律平等”的新税制一样,自然是有利于资产阶级而不利于无产阶级。

  评价它的性质、分析它的根源,可能语言过于抽象,不便理解;而说到它造成的有利于资产阶级而不利于无产阶级的后果,现在我们都看到了。这就是在这种政策和制度之下,一批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和几十亿万富翁已经被培养出来,几千万下岗工人也被制造出来,工人阶级由此丧失了他们领导阶级的地位,成为新资本家的雇佣劳动者。有利于谁、不利于谁,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

  当然,作为党的经济纲领和国家宪法上的经济制度,在“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前面,还有句话叫做“坚持公有制为主体”。然而,我们看到,在历次公有制企业的改制、转型中,公有制企业一再丧师失地,到目前集体所有制企业早已经荡然无存,全民所有制企业也所剩无几,而且还要通过“混改”混入非公资本。所谓“公有制的主体地位”,越来越遭到威胁、挑战、破坏和动摇,越来越成为一块招牌和一副幌子。这不,在今年的“两会”前夕,有个叫柴静的前央视女主持人便推出了“自费”100万元拍摄的电视片《穹顶之下》,以自己在美国生育的孩子罹患癌症为由头,说到了中国上空的雾霾,继而说到了中国的能源管理体制,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要实行能源企业的私有化。

  四

  毛主席在这篇文章中批评薄一波的时候,还提到了两个人:“在这次会议上,刘少奇说有那么一点错误,小平同志也说有那么一点错误。”由此,我妄自揣测,“公私一律平等”的新税制的制定和推行,大概此二人也参与其中了;受到批评后并没有心悦诚服地接受和改正,只是闪烁其词地说“有那么一点错误”加以搪塞。

  毛主席这篇文章题为“反对党内的资产阶级思想”,就是说,在毛主席看来,薄一波等人还是共产党员和党的领导干部,只是具有一些资产阶级思想。可是,后来某些人仍旧不肯改正错误,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堕落成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以至于毛主席在临终前振聋发聩、石破惊天地指出:“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

  无论总设计师内心深处是不是真的相信、理解、接受和拥护毛泽东思想,但在表面上他是宣称坚持毛泽东思想的。翻开他的文选第二卷,里面就有多篇文章说要世世代代坚持毛泽东思想、完整准确地理解和把握毛泽东思想。1991年,新版《毛泽东选集》前四卷再版,总设计师用颤抖的不算熟练的毛笔书法亲笔题写了书名,这都算是他坚持毛泽东思想的一种表示。耐人寻味的是,《毛泽东选集》到1977年总共出版了五卷,《反对党内的资产阶级思想》一文是第五卷中的篇目;由于总设计师对于什么是社会主义和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解与毛主席有着本质上的巨大分歧,所以,1991年再版《毛泽东选集》的时候,就不能不把第五卷拉下。否则,历史这面镜子就会把30年间“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这句纲领性语言的性质、根源以及可能造成的灾难性后果,在人民群众面前照得一览无余。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zatan/2015/03/339435.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