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正宗草民:“文革悲剧”与“改革诟病”

正宗草民 · 2015-05-03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文革悲剧”与“改革诟病”

  有晚辈问我:“草民”之前为何加上“正宗”二字,岂不显得多余?我懒得理会,更没有回答。在假货泛滥得几乎成灾的年代,什么样的冒牌货都应有尽有,其中就包括“假草民”。若有兴趣往前追溯,情形就更有趣,民国蒋“总统”被迫下野后,其忠实的效忠者依旧尊称他“总统”,蒋介石听后说:什么“总统”,一介草民。一个手中仍握有对(含逼他下野的桂系部队)一百多万国民党军的指挥权的人也自称“草民”,这简直就太名不副实了;至于蒋介石所言是否违心,咱就不必追究了。一切退休后的官员,按理已是一介布衣(草民),但实际上仍非正宗的草民。即便是像茅于轼、袁腾飞等等的人,也是一伙远在老百姓之上的“特殊草民”。啰嗦这些废话,只是为了搞清楚真正的草民——就是像本人一样的人才配称草民——正宗的草民。文革就是一场发动以“正宗草民”为主要参与对象的运动,当年本地的农民一听说要“吃二遍苦”,就连成熟得可以开镰的稻谷都不管了,组织起浩荡的农民队伍开向县城去了。这样的记忆在心中是无论如何也抹不去的,印象太深刻了。

  中国伟大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就是靠发动了中国社会最基层的正宗草民,才最终赢得了胜利。当然,这胜利之成果理所当然地由站起来了的人民群众来共享。毛主席说过,要破除历史周期律,唯一的办法就是靠民主,民主民主,人民当家作主;人民是水,共产党人是鱼;水里可以没有鱼儿,但鱼儿却须臾离不开水。这么浅显的道理,如今的好多共产党员怎么就明白不了呢?这才是名副其实的“杯具”。

  “不能让文革的悲剧重演”,这话语听来掷地有声,像是在敲警钟。在社会上,说“文革悲剧”的人不外乎这几种,一为亲历文革且受到过冲击的,二为70后不明就里盲目跟风嚷嚷的,三为亲美亲蒋亲国民党并希望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但是,这第三种是最不符合逻辑的,既然搞文革都搞得快“倾国荡产”了,那么多来几场文革岂不更好、更中他们的下怀?所以,喜欢资本主义的茅于轼拼着条老命攻击、否定文革。靠斗胆反毛而出大名的袁腾飞丧尽天良地侮辱烈士,极力反对知青上山下乡和污蔑农民,厚颜无耻地吹捧蒋介石等等斑斑劣迹,也与茅于轼一样吃错了药,因为要让国民党复都南京,蒋介石重进当年的南京“总统府”,赞成搞文革应是首选,唯有文革,才能“搞乱中国”,不是嚒?对文革,那份当年的“决议”已有定论,虽然彻底地否定了文革,但仍在字面上把发动了“十恶不赦”的文革的人定性为了伟人,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里依旧有“毛泽东思想”,《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毛泽东的地位依旧高高在上,无人能够替代。茅于轼、袁腾飞等等搅浑塘水的泥鳅难道是假装不知道,而故意与中央对抗,与人民为敌,时刻准备着自取灭亡不成?

  Hdp大公子曾呼吁要“坚守彻底否定文革这条底线”,如他真这么想,那也是很不得要领的胡言乱语,谁见过有新的“决议”推翻了那份老“决议”?其实,连最愚钝的草民也知道,曾经贵为总书记之子的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要求彻底否定的是人——毛泽东,甚至连同邓小平。可惜,这位大公子的呼吁(的真意)只能是一种梦呓,在很长的时期内绝无实现的可能。而从经久不衰且日益兴旺发展的“毛泽东热”现象来看,认同和肯定前三十年的国人多得很,其中包括像草民一样热爱毛主席的过来人,过来人中能识大体、明辨是非的人,年轻人中搞懂了毛泽东之于中国的重要性的人,还在真正践行“为人民服务”宗旨的共产党人,等等。

  反毛“名将”辛子陵某年春节在上海说过一句名言,承认了改革开放有缺点;既然有缺点,就可以诟病或什么的。按其逻辑和“等价交换”的市场法则,毛泽东时代也就只是有缺点,而没有“晚年严重错误”,或者更没有更夸张的毛泽东时代有所谓的“罪责”。而且,大校还必须例数出10001条毛泽东时代的缺点,方能保证“改革开放比毛泽东时代强得多”。大凡反毛高士,都爱信口开河、信口雌黄,言辞极度地夸张,这反致他们自己成了山上的雉鸡——藏头露尾,最终成为悲剧人物。因而可笑也就是必然的了。难道一切言论不需要以事实来证明嚒?今天的人们所耳闻目睹的一切现象,可以概括为几句话:GDP的胖子,意识形态的矮子,摸石过河的瞎子,贫富悬差的标志,主仆颠倒的走势。常言道“吹牛不上税”,唱高调也用不着费多大的气力,但是,“人民万岁”、“为人民服务”、走共富之路,是需要花大力气,拿出实际行动来的事情;本来是省事的事情,现在就是想扭转也为时过晚矣。

  遥想当年延安的“十没有”社会,再想想毛泽东时代的清明干净社会,感慨何止万千。茅于轼曾言“毛泽东时代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但他不曾想到的是,不仅懒汉村的人们没有饿死也没有赤身裸体,而且1976年的中国人口比1949年时多了三亿五千万左右,——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难道?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显出自己太愚蠢。我曾问长兄:“当年的厂长敢随便辞退、开除工人吗?”他说“这怎么可以啊,工人犯了罪也得归公安局、人民法院管。”我说现在可以,私企老板叫谁走,谁就不能留,不用问理由,有的是理由。再说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但到了私企里,工人统统成了使来唤去的奴隶牛马,悖论,无法理解的悖论,让善良的人们扼腕叹息,又无可奈何。

  “一朝天子一朝臣”,而不变的是人民,以及“官逼民反”的千古真理。忽然记起在一部电视剧(忘了剧名)里,周总理病重住医院时对邓颖超同志说:“文革让我少活十年。”真伪草民无从知道,然编剧无非是为了加重文革确是“悲剧”的份量;如真是,那么毛主席就是害了一代名相的“罪魁祸首”。为了对付一场文革运动,上上下下、各色人等真可谓是煞费苦心、极致到家了呵。

  2015.5.2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红土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6.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7.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8.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