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数学:对安徽省历年邮政情况进行了一些研究的结果

数学 · 2015-08-13 · 来源:乌有之乡
“饿死三千万”谣言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网上查到的安徽省的人口,是1960年比1958年少了300万,那算是“饿死了三百万”吗?但是我认为当时的统计困难,下面也造假,实际情况是有三百万人离开安徽省去其它省份了。

  安徽省这个地方,就我小时候所知,就是一个老落后的省份,就是说,粮食产量也上不去,各方面都在拖后腿。当时先进的省份都在长江上游地区,而安徽处于下游地区,所以领导们号召都是说要向上游的省份学习,叫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就是从这儿来的。

 

  在网上对安徽省做了一些调查,首先注意到,安徽省是人口流出大省,就是说,本地的老百姓,只要觉得有需要,就会向外省流动,在网上查到2013年的一个新闻《上海外来人口数量960万 安徽人最多占三成》就是说,在2013年,上海的安徽人有三百多万人。

 

  在网上又搜到一条新闻,叫《中部人口空心化:六省份人口负增长 安徽-0.6%》就是说,一年之中,安徽的人口下降了百分之零点六,安徽现在有六千万人口,则百分之零点六,是三十六万人,如果按有的人声称,那岂不叫非正常死亡三十六万人?

 

  网上查到的安徽省的人口,是1960年比1958年少了300万,那算是“饿死了三百万”吗?但是我认为当时的统计困难,下面也造假,实际情况是有三百万人离开安徽省去其它省份了。

 

  解决我的这个假说的办法是,关注一下通信。就是说,一个家庭如果在一个地方呆着,没有人在外地,通常也就不写信,也没有什么人可写信啊。但是如果有人出外了,通常要写信回家的。不仅如此,事实上,就我在那个年代看的情况,因为平信还算可靠,因此有的人甚至将五元钱十元钱塞进信封里寄回给家里的。我当兵的时候,我的一些农村来的战友,就经常给家里寄一些钱,就是他自己省下来的津贴费,五元或者十元左右,对他的家庭帮助是很大的。

 

  通常当时一个人寄信的频率有多大?就我当兵时期我自己和我周围战友的情况,通常一个人一个月寄一封信,如果寄多了,要知道写信很累啊,象作文一样啊,因此不愿意多写,但是也不得不写,不愿意和家人失去联系,因此一个月一封信。

 

  这么一来,我就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如果一个省,一年有多少封信寄出,将这些数字除以12个月,就知道大致有多少人在外地了,大致,虽然不准确,但是,粗估还是可以的。

 

  因此我在网上的《新中国55年统计资料汇编-安徽篇》中查到安徽省的信件统计资料如下:我光是指的函件数目,单位是万件。

 

  1957年4534万件,1958年5167万件,1959年7005万件,1960年8263万件,1961年7703万件,

 

  1962年7621万件,1963年6532万件,1964年6642万件

 

  好,我就摘这么多。我们知道1958年全国大丰收,是没有饥荒的,但是安徽省仍然有人流动在外,拿1958年的5167万件除以12,得数430万人是在外地的,而1960年是三年自然灾害最惨的年份,共有信函8263万件,除以12,得数689万人在外地,比1958年多了258万人。后来的信函数稳步上升,是因为人口持续增加,出外的人口也在不断增加,但是很长时期没有到达1960年的外出人口数目。

 

  而且,一般而言,出门在外的人都是年青力壮能够生孩子的人,而不是生不出小孩的老人,这导致了网上的资料显示在1960年新出生的婴儿数只有三十五万人,要比1958年新出生的婴儿数82万人少了四十多万人。因此,也有可能孩子都生在外地了,或者因为出外了所以就没有机会去干生孩子的事情。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突发,蒙古访美抗衡中国,后院着火?
  2. 成都小心!高度警惕“零金牌”的美国队
  3. “民营企业”决不是“人民企业”
  4. 震惊天下的“密使一号”案,将军级中共潜伏人员,周恩来临终念念不忘的两个人之一
  5. 郭松民|《罗刹海市》,一个夏天的寓言
  6. 聊一聊公知的“言论自由”
  7. 惊涛骇浪,备战打仗,选人用人的标准只有一个:敢于斗争!
  8. 明德先生|河北日报发布抗洪救灾假新闻,是不是低级红、高级黑?
  9. ​胡锡进反对“全民抓间谍”,是无病呻吟,还是另有盘算?
  10. 市场经济八瞥
  1. 决定国运时刻,战略目标已定,坚决防止刘连昆式“内鬼”
  2. 北京一场特大暴雨,冲出多少魑魅魍魉
  3. 今夕何夕、竟然遍街的黄世仁和他的狗腿子?
  4. 我们都被骗了!像“美国特工”见面会,说成耶伦与经济学家聚餐会
  5. 戚本禹海口谈写《回忆录》的想法
  6. 老板们敢听《罗刹海市》看得懂《欢颜》?
  7. 1965年为何要取消军衔制?
  8. 做梦解决不了房价下跌
  9. 孙锡良|举国烧钱不等于举国体制
  10. 张志坤|朝鲜真是够神奇的了
  1. 赵磊:可懂“惊险的一跃”?——评林毅夫“消费拉动误导中国”
  2. 对中国渗透没白费,美国扶持的“内鬼”,开始露头了
  3. 《罗刹海市》为什么突然爆火?
  4. 如果看不清三件事,就不知道大事将要来临
  5. 不许援朝?34国施压中国,话音刚落,中方宣布将派高官赴朝访问
  6. 扒一扒北京耶伦女性精英饭局
  7. 刘振起:最痛的感受,剥功予罪,天下奇冤
  8. 决定国运时刻,战略目标已定,坚决防止刘连昆式“内鬼”
  9. 警惕“叶利钦式”人物:被外国收买、培养、扶持,对国家破坏极大
  10. 生育率降低这事,背后的原因到底是啥?
  1. 震惊天下的“密使一号”案,将军级中共潜伏人员,周恩来临终念念不忘的两个人之一
  2. 预测全错,反杀好莱坞
  3. 决定国运时刻,战略目标已定,坚决防止刘连昆式“内鬼”
  4. 1965年为何要取消军衔制?
  5. 郭松民 | 缅怀一级战斗英雄张积慧——“勇士辉煌化金星”!
  6. 还在卖,国家的利益还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