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滠水农夫:长征感想

滠水农夫 · 2016-10-21 · 来源:乌有之乡
我们需要的不是这样的所谓“纪念”,而是要脚踏实地永远行进在长征的路上,这就是像毛主席说过的,建立新中国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而实现共产主义美好社会却需要一代一代的人们前仆后继地努力奋斗。

   题记:近段时间,媒体、网络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的活动和话题如火如荼,我们说纪念长征,也是不忘初心的一种表现,然而,共产党的初心是什么?是为了打江山坐江山,代替过去的统治者,还是为了建立人人平等,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共产主义新世界?作为共产党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伟大创举的长征,绝不仅仅是死里求生、奋力一搏的人类本能天性的反映,而是因为这是一群信仰坚定从而意志坚强的人,正是因为精神的强大力量弥补了他们物质力量的弱小,最终战胜困难和挫折获得转折性的胜利。如果丢弃了长征精神的实质,仅仅指把它作为一种仪式,或者采取实用主义的态度,隐藏其内核,以便为特定利益集团服务,应该说这种纪念正是对长征精神的亵渎。从一定意义上讲,我们需要的不是这样的所谓“纪念”,而是要脚踏实地永远行进在长征的路上,这就是像毛主席说过的,建立新中国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而实现共产主义美好社会却需要一代一代的人们前仆后继地努力奋斗。下面是笔者几年前写的一篇关于长征的读书感想,在此贴出,以表达我们心中的别样纪念。

  前时看了两本关于红军长征的书,一本金一南的《苦难辉煌》,一本王树增的《长征》,前者从国际大格局的构架下,鸟瞰式记述长征苦难辉煌的历史,错综复杂的矛盾交织,纵横捭阖的斗争冲突,血火弥漫的恢弘背景一一展现眼前。而后者则通过史诗般的壮阔描写,在人们面前鲜活地展现出一幅深邃宏伟的历史画面。

  正如《苦难辉煌》序言开篇就讲到“我从哪里来?我们从哪里来?所问像生命一样久远了古老。不仅是未来对过去的追问,是大树对根须的追问,是火山对岩浆的追问,是无限对无垠的追问。”。是啊,不管时光的长河流淌多么久远,我们永远不能忘记那给我们生命的源头。不管现实变得多么光怪离陆、日新月异,我们都不能忘怀那我们最初的本真岁月。历史浩浩荡荡,奔涌而来,呼啸而去,岂是能够割裂开来。今天以至今后的真正的共产党人要了解自己,正视自己,或许最好的办法之一就是回到长征,回到那烽火硝烟的苦难辉煌岁月,去体验、去品味、去升华,去追寻真实的自我。

  当年毛主席长征胜利到达延安后,以气势恢弘的笔调写道:“长征是以我们胜利、敌人失败的结果面告结束”,然而真实的历史并非这样一句话那么简单,就象我们经常听到的“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我们书写历史的时候,往往偏好把光荣和强大的一面更多地展现世人面前,而习惯把失败和灰暗尽量隐藏。我们总是相信真理必胜,但谁会想到必然性中包含太多太大的偶然性,真理甚至在很多情况下或许得到的是失败的结局,但我们为什么还是要相信真理,坚持真理,因为只有如此,才有可能达到胜利的彼岸,才能经过峰回路转,通达胜利的坦途。长征的历史就是这样一部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红军九死一生,凤凰涅磐的历史。

  如果不是后来共产党最后胜利夺取国家政权,也许今天的教科书上会这样描述:“1934年11月,江西共匪在政府军的强大功势下,节节败退,丢城失地,不得不仓惶鼠窜┅┅”,尽管今天我们小学生读到的历史教科书写着长征是战略转移,为北上抗日,但真实的历史却是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根据地一败涂地,不得不走上前途未卜流亡之路。从到1934,国民党蒋介石逐步统一中国,结束军阀混战局面,因此,毛主席在井冈山时期所论述的中国红色政权之所以能够存在的重要因素之一——军阀割据,各自为战的局面已经消失,因此国民党蒋介石能够集全国之力,调兵遣将对红色根据地进行铁桶式的围剿,除江西中央苏区丢失外,原来其他星罗棋布的鄂湘赣、湘鄂赣、鄂豫皖、闽西等除川陕根据地外,没有不丢失的,几乎所有红军不得不转战千里,踏上艰难困苦的长征之路,虽然经过长征保存了革命的火种,但其承受的巨大的牺牲也是惊天地、泣鬼神,红军队伍十不余一,有的队伍甚至全军覆没,无一存留。

  当我们翻看红军长征的地图,那纷杂错乱,迂回蜿蜒的线条,分明展现的是一幅仓惶逃窜,死里求生的情形,那种情形,历史上专有一个名词叫“流寇”,当年李自成、张献忠是这样的流寇,洪秀全、石达开也是这样的流寇,然而他们都被淹没在历史烟尘深处,失败了。为什么只有共产党领导的红军不仅没有失败而且还走向胜利呢?历史老人当在这里发出深沉的扣问。正如当年毛主席的回答“石达开为什么失败,因为石达开不是红军,所以红军不会失败。”二万五千里长征,转战11省大半个中国,没有红军官兵的坚定信念和九死一生的革命精神,红军最后的结局也许也逃不掉石达开的下场。一次次的穷途末路,一次次的死里逃生,爬雪山、过草地,没有摧垮红军的革命意志,没有消磨红军的战斗精神。但红军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军,包括他的领导者也有迷茫、也有错误、也有内斗,然而红军却始终没有成为一盘散沙,而是凝固得愈来愈紧密,他们始终保持革命的理想和激情,并把这种理想和激情一路撒播,深埋在他们脚下走过的大地。毛主席说“长征是播种机、长征在宣言书┅┅”其实,正是千千万万的红军战士充当着这一使命,没有千千万万人舍生忘死的贡献和牺牲,就没有长征最后的胜利,就没有全国解放的胜利。

  我想到参加长征的那些普通战士,绝大多数是贫苦的农民子弟,他们参加红军的最初理想也许只是为了吃上一顿饱饭,寻一条生路,不被人歧视,他们来到红军的队伍后看到的是官兵一致,憧憬的是人人平等的社会理想,现实的教育让他们懂得这是一支天下穷苦人自己的军队,为自己的阶级而战斗的战士,其战斗力之强又岂是能轻易打倒,因此他们前仆后继,有父子兵、兄弟兵、姊妹兵,他们和他们家庭的全部已与革命事业浑为一体。这样的军队怎能不是一支扑不灭、剿不尽的军队,无敌于天下的军队呢!

  如前所说,我们后人书写的历史往往将光荣和辉煌放大,把灰暗和失败缩小,其目的也许是为了更加突出崇高的地位,让人们更加虔诚地膜拜,但得到的效果也许恰恰相反。因为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胜利和辉煌,人们的探寻的眼睛永远不会停歇,当他们接触到事情的真相时,由于感觉到蒙骗的意味而非常容易将心里那座神像顷刻间打破,就如我们对长征的认识。现在不是有的人说长征是蒋介石有意放红军一马,有的人说是日本侵略中国救了共产党红军一命,有人说是张学良救了红军,等等,总之,长征之所以胜利,并不是共产党红军有多大能耐,只是侥幸地撞上好运而已。这些议论看起来有理也没有理,但都没有吃透真实的历史。红军长征既不是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的典范,也不是运筹帷幄的战略大转移,更不是为了去撞一个等在那里的大彩,而是九死一生、百折不挠的凤凰涅磐的浴火重生。那浴火燃烧,那深重的艰难困苦才是最真真实实的历史记述,中央红军离开苏区最初打算在外围绕一圈调动敌人后再回去,后来回不去了,又打算与湘西的红二、六方面军会合,会合的路堵死了,只有往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云南走,在贵州的遵义开了著名的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对红军的领导地位,但毛泽东并非后来所说的“用兵真如神”,虽然四渡赤水一度摆脱了敌军的围追堵截,却接连打了两场败仗,连毛泽东最器重的爱将林彪也叫起板来,挑战毛泽东的指挥能力。贵州建立根据地的设想破灭后,渡江到川西建立根据地的希望也失去,被敌人的百万大军围追、挤压,随时有覆灭的危险,只有向人迹罕至的雪山、草地进军。好不容易与实力稍强的红四方面军会合了,但红军出现分裂,更大危险袭来。中央红军终于摆脱了危险境地,单独北上,而芒芒神州大地到处是敌人屠杀的战场,何处有红军的家?只到此时,红军都没有摆脱危在旦夕的命运。确实,许多历史事件是很偶然间发生的,却至关重要,甚至能够将历史完全改写,被逼走路途无路的红军在向甘陕跋涉的进军途中,当时毛泽东及党中央已作了最坏打算一是逃到苏联,东山再起,二是队伍打散,地下工作。谁能想到就是因为偶然看到一张过期的国民党报纸,使中央红军知道了陕北还有一块根据地,全国唯一仅存的一块根据地就在他们前方不远处。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陕北却正面临丢失的危险,那里大搞肃反,红军官兵关的关,杀的杀,连埋刘志丹的坑都挖好了。幸运的是中央红军来的及时,才救了刘志丹,也救了陕北根据地。而此时,国民党东北军、西北军、蒋介石的谪系精锐团团包围,好不容易这块唯一的红军万里长征后得以落脚的根据地又危在旦夕。而日本帝国主义的大举侵略发生了,北平发生了“一二九”运动,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呼声成为主流,国内阶级矛盾让位于民族矛盾。从一定意义上讲,确实是日本的侵略战争客观上帮助共产党红军摆脱了危境。然而,我们能就此得出红军的胜利、共产党的胜利只是历史的侥幸,是偶然发生的事件吗?

  通过重新温故红军长征艰难困苦的历史,实际上是对我们仅有一点认识的严肃拷问,当敌对势力过于强大的时候,真理并不一定必然战胜谬误,光明并不一定必然战胜黑暗,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一方并不一定必然战胜道德低下的一方。代表最广大劳动人民利益的中国共党并不一定必然战胜代表极少数官僚地主资本家的国民党反动派。然而我们又不能做历史的虚无主义者,简单地用成王败寇解释历史现象,这其中必然蕴含着深刻的真理。这真理实实在在体现在千千万万长征征途的红军将士身上,上至将军,下至普通一兵,彭德怀元帅命令警卫员把自己的战马杀死送给饥饿的战士而自己啃着野菜根;共产党员组成的野菜委员会专门负责试吃各种有毒无毒的野菜;有的红军战士在茫茫草走不动了,用树叶盖在脸上让战友以为自己牺牲了,只为不连累队伍前进;饮事班长因饥饿牺牲了,而他的伙食担子上留下的粮食却还很多┅┅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宁可自己牺牲,也要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这是一支虽然虽然衣衫褴褛却有灵魂的军队!红军所到之处,把革命的理想到处撒播,一批批红军战士牺牲了,又一批批贫苦的农民加入了革命队伍,革命的烈火只要碰到野草就燃起熊熊烈焰。固然历史似乎有那么多的偶然性,但必然性正深深地隐藏在一个个偶然性之中。

  红军长征的历史说不完,道不尽,任后人评说。正如金一南将军所言,只有经过苦难才能走向辉煌,而我们今天的所有辉煌正是因为曾经的苦难,所以我想实在应该把真实的历史摆在人们面前,尽管是那般地不尽人意、甚至是灰暗惨淡,然而善良的人们必将以崇高的严肃眼光来审视、来体味,受到教益。

  一个尚且人不能与自己的过去完全断绝,何况一个党岂能与自己的历史割裂,否则忘记甚至自己割裂历史的人就是数典忘祖的不肖之徒,是败类、小丑、奸佞,终将难逃“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的历史周期率。

  回顾那些艰难困苦的漫漫长路,才能让人时刻警醒胜利的来之不易,胜利又是如何最终获得的。离开了人民的土壤,即便是强大如当年蒋介石的铁桶江山最后也被推翻,这就是功守之势相易的道理。归根结底还是一句话,共产党人要始终牢记、践行毛主席当年提出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这才是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力量之源,才是共产党永远立于不败的基石。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长征胜利8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不能把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胜利”,归“罪”于文革
  2. 黄卫东:评在美国散步惊见原部委领导后的深思!
  3. 李旭之:十八届六中全会对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提出了新要求
  4. 简振新:伟大的毛泽东到底伟大在哪里
  5. 郭松民:从短兵相接到大规模反击——与历史虚无主义的交锋
  6. 不能容忍,有人故意贬低毛泽东和志愿军
  7. 李北方:为什么没有贪腐的皇帝(旧文)
  8. 通胀的灾难:央行们对底层95%的家庭发动的金融战争
  9. 长征白灵秀,革命时尚美
  10. 决战:反对中国人仇视穆斯林
  1. 乌有之乡范景刚回应周小平
  2. 历史真相:赵紫阳、陈云、王震在1988
  3. 王中宇:不祥的征兆
  4. 决战:东北衰落与遍地黑社会
  5. 从六中全会看“南水评三中全会”
  6. 该尘埃落定了 ―― 关于平型关大捷两张著名的考定
  7. 决战:40年来的特色鬼话之三个和尚……
  8. 决战:40年来的特色鬼话之誓死捍卫……
  9. 不能把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胜利”,归“罪”于文革
  10. 边红军:必须关注党的阶级基础问题
  1. 乌有之乡范景刚回应周小平
  2. 特稿:新书《“文革”真相》座谈会在京举行(组图)——中红网
  3. 历史真相:赵紫阳、陈云、王震在1988
  4. 王中宇:不祥的征兆
  5. 湖南省领导班子集体赴韶山向毛主席、革命先烈敬献花篮
  6. “高铁之父刘志军”——美日操纵的伪爱国舆论
  7. 张全景:毛泽东与三线建设——一个伟大的战略决策
  8. 中国将面临下一场危机:饱受饥饿,粮食危机
  9. 铁索寒:房价暴涨已点燃颜色革命导火索
  10. 丑牛:敢问路在何方?——对中央全会的期望
  1. 峥嵘岁月---林伯野回忆录(书稿)
  2. 维基解密再爆猛料:美国大选黑暗程度已经开始吊打《纸牌屋》编剧……
  3. 乌有之乡范景刚回应周小平
  4. 乌有之乡范景刚回应周小平
  5. 湖南15岁学生东莞打工记:每天工作12小时,致电母亲求救
  6. 黄卫东:评在美国散步惊见原部委领导后的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