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台湾省的“主流民意”实现不了“和平统一目标”

雨夜桂花 · 2019-03-14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今天,我们的“两岸协商”同样要以正确的社会主义理论、制度、道路和文化为基本条件来主导和推进。

  据央广网报道:“3月5日,海协会会长张志军在福建代表团分组审议后接受央广记者采访,就两岸开展广泛深入的民主协商话题谈了他的看法。张志军表示,台湾当局不断地在设置障碍,阻挠、破坏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但我认为,民意不可违,两岸和平发展大势不可阻挡,我们目前更重要的是从长远眼光看台湾主流民意。张志军强调,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也需要听台湾岛内各界的声音。一国两制在台湾的实现形式,会充分地考虑到台湾的现实,充分听取台湾各界的声音,也会最充分地照顾台湾同胞的利益,这就是对台湾主流民意的尊重。张志军说:‘从这样的发展大势来看,实现和平统一目标,我对此充满信心。’”

  坦率讲,张志军的表态不仅不会得到蒋遗民和台独势力的认可,也让我们深感空洞,其症结就在于这种表态仍在无视几个基本事实:

  首先,所谓“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本身就是个虚假的伪命题。

  所谓“两岸关系”在中国5000年的历史上从未有过,这一反常的关系是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开展人民解放战争尚未取得完全彻底胜利、被美帝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武装干涉后,人为造成的非正常关系;而实现新中国领土主权的完全彻底统一、最终消灭这个反常的“两岸关系”,是新中国任何一届中央人民政府都责无旁贷、必须担当起来的政治责任和历史使命。使用所谓“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这一表述,本身就很不严肃,更存在着图谋长期固化这种不正常分裂状态的政治意涵。从好处说这是在懈怠责任、把使命担当甩给子孙后代;从坏处说就是在暗中变相资敌、在延续亲痛仇快和永久分裂的政治乱局。

  在消灭蒋家王朝反革命残渣余孽和非我族类的台独分裂势力这一不容篡改的政治大前提下,很清楚:所谓“两岸关系”只是一个阶段性的、必将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非正常关系;所谓“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也就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子虚乌有的伪命题。任何企图固化这种非正常关系的言行,都是反动的、错误的、丧失四个自信的分裂言行。

  其次,所谓“两岸和平发展大势不可阻挡”的判断,不过是流于空谈的文青式浮华辞藻。

  和平是新中国最终实现国家统一进程的必然结果,而和平手段只是争取国家统一工具箱里的工具之一。如果把和平当过程,甚至把主动出击以武促统、兵临城下以武逼统的不怕鬼不信邪革命意志当作所谓“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绊脚石、当作讨好蒋遗民和台独势力的投名状,想以此“感动”蒋遗民和台独势力主动“靠过来”,那无异于缘木求鱼、痴心妄想。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大势不可阻挡,则必需有如下政治前提:那就是新中国必须牢牢立足于作为革命胜利者和历史推动者的社会主义国体政体之上,继续《共产党宣言》和中国共产党党章中实现共产主义和全人类解放事业的初心,摒弃与蒋遗民连战、马英九等蒋遗民庸俗低级的所谓“两岸联手赚世界的钱”等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乌合之众帮派的肮脏政治路线同流合污,早日收复被蒋遗民和台独势力非法割据的台湾省,建立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基本政治制度。这才是新中国应该努力奋斗并力争早日达成的不可阻挡的历史大势。否则,在长期甚至可能永久存在一个反共反华、与新中国基本政治制度截然对立、不可调和的反革命割据势力的情况下,哪来的什么“两岸和平发展大势不可阻挡”?不消灭敌人,哪来的“和平发展大势”?蒋遗民和台独势力甘当帝国主义马前卒,一直对新中国搞到今天、并还将轮番用两手策略搞下去的挟洋自重“外交战”、“抹黑战”、“围攻战”,就从没体现过所谓“和平发展大势”一说。如果不坚持与日伪顽浴血斗争、放任“曲线救国”,能等来抗战胜利的“大势”吗?如果没有南昌起义、井冈山斗争,没有五次反围剿、爬雪山过草地,没有三下江南四保临江、塔山阻击战、孟良崮击毙张灵甫、29小时攻克天津卫活捉陈长捷,没有横渡长江大战宁沪杭、鏖兵西北消灭马步芳、进军西藏把红旗插上世界屋脊、拿下海南岛赶跑薛岳,能等来土地革命和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大势”吗?但凡慢作为、乱作为者,都成就不了任何一个“大势”。

  第三,所谓“台湾主流民意”只体现为蒋遗民图谋永不统一与新中国“对等尊严”的伪“中华民国主权”,以及台独势力图谋一边一国与新中国“平起平坐”的伪“台湾国主权”两种民意,根本不存在赞成将台湾省统一在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之下的“台湾主流民意”。

  赞成统一的纪欣,连参选台湾省内非法割据势力头子的资格都拿不到,有资格参选的马英九和蔡英文却自信满满。马英九的四个自信来源于他的主子蒋经国,就像当年蒋宋美龄在给廖承志的回信中居高临下标榜蒋家王朝如何正统、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共产党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一样;而蔡英文的四个自信则来自于反蒋反国民党的党外运动,就像近日她在反制“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7大纲领中标榜的:“一国两制不只单方面破坏现状,更是意图消灭中华民国的主权,强迫台湾接受被中国统一。她郑重呼吁北京当局,两岸的和平发展关键在于中国能否走上民主化”。然而民主历来是共产党人革命和建设的锐利武器,她一个分裂头子哪来的民主导师幻觉?说白了,这迷之自信很大程度上就是我们的涉台机构淡化四个自信、主动给台独和蒋遗民送上门去的。

  在蒋家王朝最红火的1990年,台湾省割据势力的GDP曾占到大陆的43.8%——于是很多“台湾人”就自信满满地认为“台湾”比大陆强、大陆就是“吴下阿蒙”了——这一点非常可笑。我不知道被自信爆棚的失败者蒋宋美龄骂个狗血淋头的廖承志和背后的邓小平,当初作何感想。但作为当代美日事实上的殖民地,蒋遗民和台独非法割据势力2018年的GDP只占大陆的4.3%,尤其是如果没有大陆20多年来亲痛仇快单边让利对其的巨额贸易逆差,蔡英文如今根本不可能拿得出近130亿美金去采购66架F-16V战斗机,为苏贞昌们增添跟大陆对抗到底的勇气。

  在近期台独势力对高雄市长韩国瑜的攻击闹剧中,大陆网友的一则评论就非常准确:民进党是“台湾人民选上去的”!很显然,张志军所谓“岛内各界的声音”归根到底要么是让中华人民共和国“正视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然后“两岸”就“和平发展”了的声音;要么是让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妨大方一点“让台湾人民自己选择自己的前途”,然后就跟大陆“兄弟之邦”、“和平发展”了的声音;要么是又想赚人民币又想永久分裂偏安、当面不表态却随时准备私下投机的“台湾人民”的声音。他们只要永久“维持现状”,因为“现状已经是一国两制了”;他们张口闭口都是“中共建政”、“台湾主权”,我们从来就没看到过张志军试图描绘的、承认割据非法并拥护新中国合法的“台湾主流民意”。

  反过来讲,所谓“台湾人民”把主张统一的统派代表人物纪欣选上台过吗?从来没有!作为非常孤立的一小撮人,岛内统派从不是所谓“台湾人民”愿意托付的对象,“台湾人民”只会在国民党和民进党这两个反革命分裂帮派中作选择,选择的依据也从来不是张志军们认为的中华民族大义啊、中华民族前途命运啊、社会主义好啊、资本主义糟啊这些条件,从来没有,也不可能有——因为所谓“台湾人民”从败逃台澎金马到今天为止,都是被蒋家王朝独裁反共意识和台独分裂意识深度洗脑过的反动群体,如果没有武力消灭、战犯惩办、改编整训和长期的世界观改造,是根本不可能靠“两岸一家亲”、“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这类煽情矫情的虚妄文青辞藻就能主动、自动、甘愿服输认错的。反动的中国人必须被打倒、被消灭,否则先进的中国人就一定会受苦受难,这就是当年跟着共产党闹革命的穷苦百姓通过正反两方面比较后认清的大白话真理。

  第四,统一是目标,而和平统一只是实现统一目标的手段之一。把和平统一这个手段,当作实现统一的终极目标,就是在偷换概念,就是在画地为牢、自缚手脚,就是在蓄意弱化将解放战争手段诉诸于台海战场的合法性、正当性和正义性。

  关于解放战争,我们先来看看《文史参考》(2011年5月上)登载的《大陆的最后一战:昌都战役》一文是怎么说的:

  ——“而对于中央人民政府而言,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是一件不容商量的事情。1949年10月1日,北京举行了开国大典,班禅额尔德尼向毛泽东和朱德发出贺电,表达了敬意。11月23日,毛泽东和朱德回电班禅额尔德尼,表示‘西藏是愿意成为统一的富强的各民族平等合作的新中国大家庭的一份子’的,而‘中央人民政府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必能满足西藏人民的这个愿望’。”

  ——“实际上,西藏当局可不是这么想的,1949年11月2日,西藏‘外交局’发了一封异想天开的信给毛泽东,表达了西藏方面的立场:

  共产党总统帅毛泽东阁下:

  西藏是观世音菩萨教化之地,已成为宗教兴旺发达的美好地方,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一直享有着独立自主的权利,从未丧权于外国。由于与中国的青海、新疆两省接壤,请您不要让共产党的军队越过边境,侵入西藏的领土。您若能向手下官员下达此项命令并认真执行,我们才能放心。西藏的一些领土,近年被中国占据,希望在您结束中国的内战后,能够通过和平谈判的途径解决。”

  ——“与此同时,西藏当局希望英美协助西藏达成抵御共产党‘入侵’的目的,并派出‘使团’。对此,1950年1月20日,外交部发言人就西藏问题发表谈话,表示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指责西藏当局的‘外交活动’是叛国。由于双方对历史和现实的理解完全不同,军事冲突无可避免。”

  如今的西藏自治区,当初是怎么和平解放的?没有昌都战役,达赖封建农奴制下政教合一的反革命武装能束手就擒吗?十四世达赖喇嘛能接受和平谈判的意见,于1951年5月23日签订《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吗?实际上,在这个协议中早就明确规定: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强迫,西藏地方政府自动进行改革。对此,“班禅和堪布厅也发表声明,指出协议‘完全符合中国各族人民,特别是西藏民族人民的利益’。同年10月26日,人民解放军在西藏人民支持下,顺利进驻拉萨。但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层反动集团为维护比欧洲中世纪还要黑暗的农奴制度并分裂祖国,仍在和平协议签订后不断制造事端,于1959年3月10日公然撕毁十七条协议、宣布西藏独立,在拉萨发动了反革命武装叛乱,包围了解放军西藏军区司令部和中央驻拉萨机关,19日夜间向解放军驻拉萨部队发动全面进攻。为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20日到22日,解放军西藏军区部队奉命反击。在西藏人民积极协助下,经过两天多的战斗,平息了拉萨市区的叛乱,消灭了流窜在西藏其它一些地方的残余叛匪。28日,国务院发布命令,决定自即日起解散策动叛乱的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至1961年底,西藏叛乱被全部平息。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在中央的领导下,带领西藏各族人民一边平叛一边进行民主改革,通过开展“三反”( 反对叛乱、反对乌拉差役制度、反对人身依附制度)和减租减息运动;通过对参加叛乱领主的生产资料实行没收,分配给贫苦农、牧民;对于未参加叛乱的领主,采取赎买政策,国家出钱赎买他们的生产资料,无偿分配给贫苦农、牧民,农、牧主也分得一份生产资料,得到了西藏各阶层人民,首先是贫困农奴和奴隶的欢迎,也争取了更多的上层人士的理解和合作,最终彻底废除了封建农奴主所有制、废除了政教合一制度、建立了人民民主政权,千百年来被当作“会说话的牛马”的农奴和奴隶真正翻身解放作了主人,彻底掌握了自己的命运,迅速荡涤了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污泥浊水。1965年9月,西藏自治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成功召开,为西藏社会的跨越式发展确立了崭新的起点。

  可见,与前港澳殖民地不同,同样拥兵自重、公开被外国势力插手、企图维系反动封建农奴制、妄想分裂祖国并与新中国平起平坐的旧西藏的解放及改造历史,对今天解决台湾问题有着很好的借鉴意义。

  如果各级台办、台协不主动开展包括组织蒋遗民参观、学习、重温共产党人的长征路等教育活动,不主动纠正蒋遗民的错误观念和错误言行,那现有的“两岸”交流方式即便再扩大,也不会让蒋遗民服输认错;如果我们不把作为中国共产党的亲密友党和新中国重要参政党之一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即民革),作为我们收复台湾省、统一新中国的重要依靠力量和托付对象,却一厢情愿指望基层一盘散沙、中层各怀鬼胎、上层依附于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和西方反共反华势力的百年烂党——蒋记国民党,那作为必然胜利者的共产党和新中国劳动人民,就永远会被蒋遗民质疑为是靠蒋介石的“心慈手软”而偶然胜利,并非法“建政”、篡夺蒋家王朝“合法正统身份”的小偷流寇;如果我们继续笼而统之、不加辨析地把2300万蒋遗民和台独分子及其后代、支持者都当作可以协商“九二共识”的“台湾人民”,那不仅会造成我们的分析、判断、决策失焦,还很可能给蒋遗民和台独势力有计划、有组织、成建制、成规模地开展渗透潜伏破坏活动提供缝隙。实际上大陆网友早已发现,不少大陆纸媒和新媒体的编辑、管理员岗位已被蒋遗民和台独分子不同程度渗透,夺占了煽动舆论、带偏节奏、打击新中国爱国者、抹黑社会主义制度的意识形态阵地。

  在蒋遗民和台独势力依旧猖狂反共反华搞分裂的局势下,有些充满妇人之仁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党员干部却对此无动于衷,以为只要继续扩大不讲是非对错的所谓“两岸交流”、继续无原则单边让利说好话说软话摆低姿态、继续一厢情愿把大熊猫珍贵文物等国宝往台湾岛上送,就能感化蒋遗民、软化台独分子、赢得美日欧不插手,就能跟我们“相逢一笑泯恩仇、把酒言欢一家亲”了,这就是白日做梦病得不轻。

  将解放战争手段诉诸于台海战场,对真正的共产党人和人民解放军而言具有不容质疑的合法性、正当性和正义性。因为蒋遗民和台独分子信奉的主义,无一不是挂羊头卖狗肉的骗术,无一不是拿反动当进步、拿真独裁当假民主、拿卖国求荣当光明正义、拿一小撮反动派的黑帮私利绑架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歪理邪说,既不民主也不进步,更没有任何一点有利于中国人民的民族民权民生事业。正是有了民心所向、摧枯拉朽、大获全胜的天津方式,才能打消傅作义将军搞什么华北联合政府那套不切实际的想法并接受北平方式,也才有之后董其武将军率部6万人起义脱离国民党反动统治的绥远方式,从三个不同的方向九九归一实现了天津、北平、绥远的和平目标,贡献了行之有效三种解放方式。

  回顾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建国前夜许多与今天似曾相识的局面:

  ——“1949年1月7日,在河北省平山县李家庄的民主人士符定一等19人联名致电在东北解放区的民主人士李济深等人,认为民主人士在当前必须认清三点,一是‘养痈贻患,芟恶务尽,时至今日,革命必须贯彻到底,断不能重蹈辛亥革命与北伐战争之覆辙’;二是‘熏莸不同器,汉贼不两立。人民民主专政,决不容纳反动分子……务使人民阵线内部既无反动派立足之余地,亦无中间路线可言’;三是‘经纬万端,实有赖于群策群力,有赖于中国共产党的继续领导与团结所有忠于人民革命事业之党派团体及民主人士一致行动,通力合作,方可完成人民革命之大业’”(秦立海,《将革命进行到底究竟针对谁》)。

  ——“我们今天要明白表示我们的信念。我们认为,革命必须贯彻到底,革命与反革命之间绝无妥协与调和之可能,辛亥以来,屡次失败的惨痛教训,我们是应该牢牢记取的,在今天,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是中国人民革命之对象,是障碍中国实现独立民主自由幸福之最大敌人,倘不加以彻底肃清,而名实相符的真正和平,断不能实现。因此,我们对蒋美所策动的虚伪的和平攻势,必须加以毫不容情的摧毁。而在我们人民民主阵线内,更必须提高我们的警惕,整肃我们的阵容,齐一我们的步伐,巩固我们的团结,以防止反革命势力之侵入。人民民主专政应容纳最广泛阶层之代表,而不能容纳反革命细菌;使最大多数人民有充分之自由,而不能使少数反动分子有反人民之自由。因此,我们确信,全国真正为民主革命而努力的人士,必能一致努力,务使人民民主阵线之内,绝无反动派立足之余地,亦绝对不允许有所谓中间路线之存在(《我们对于时局的意见》,李济深等五十五人于解放区,1949年1月22日)。”

  以史为鉴,70年后的今天,我们居然还面临着李济深等前辈们70年前就曾痛切指出过的同样问题:“在少数人的思想中,也竟有这样的弱点存在,以协调为上德,以姑息为宽仁,在苟且偷安的本质之上,披护着悲天悯人的外衣。这就是敌人施行和平攻势的最后心理根据,也就是敌人最大的奥援。我们为了摧毁残敌,这最后的奥援也是应该莲根铲去的。人民民主革命在中共领导之下有了今天的成就,绝非轻易得来。在今天谁如要偷安纵敌,而使革命大业功亏一篑,谁就成为中国革命的罪人,民族的罪人了(来源同上)。”

  所以,今天,我们的“两岸协商”同样要以正确的社会主义理论、制度、道路和文化为基本条件来主导和推进,北平方式可以选择,天津方式同样理直气壮;我们的“两岸协商”更应当有足够的底气和资格来巩固和扩大以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基础,而不允许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条,2018年3月11日修正通过),包括打着“国旗国号国歌,什么都可以谈”的幌子,在对台工作中无原则、无底线,尾随蒋遗民遥相呼应搞什么“两岸统一既不是统一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不是统一于中华民国,是统一于未来的中国”、玩弄什么“一中三宪”“大屋顶”“统合论”等歪理邪说,此等言行,让我们根本看不到作为共产党人一丝一毫的四个自信。

  为此,“不妨让我们换一个语法重述一遍,即是:战争罪犯必须惩办;伪宪法和法统必须废除,一切反动军队必须依民主原则改编;官僚资本必须没收;土地制度必须改革;卖国条约必须废除;南京反动政府与其所属各级政府的一切权利,必须接收;而将要召开的新政治协商会议和将要成立的民主联合政府也必须拒绝反动分子的参加。一句话归总,就是人民革命必须进行到底。革命进行到底的一天,便是真正的和平到来的一天,全国解放到来的一天。……我们敢相信,把反动政权摧毁以后,我们能以较短的期间,建设成一个和平、民主、自由的新中国,人民民主共和国。光明的远景在我们的前面,我们应一致努力(《我们对于时局的意见》,李济深等五十五人于解放区,1949年1月22日)。”这个道理,对70年后仍需坚持斗争的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对70年后尚未被彻底消灭的蒋遗民及台独分子而言,依然适用。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建议党和国家立法,保护毛主席
  2. 老田 | 为什么文革期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会空前提高:文革10年人均寿命提升15岁
  3. 神秘而神奇的邓发
  4. 包分配取消后,我毕业后就失业了
  5. 张志坤:中国该拿什么来“敦促”美国
  6. 郭松民:“人造美女”运动是女性的无条件投降
  7. 郭松民 | 发疯的“哈尔9000”、MOSS与埃航空难
  8. 风云变幻的市场下,大部分村民往往一年到头白忙一场
  9. 9102年了,你还把蒋介石当偶像?
  10. 如此拙劣反毛拥蒋小丑竟是凯迪资深写手,十年发帖千余篇
  1. 毛泽东保健医生谈毛泽东
  2. 捧起来一个“英雄”,倒下的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
  3. 造谣申纪兰为哪般?
  4. 逄先知:毛泽东向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借阅过《二十四史》吗?
  5. 只有毛主席的儿子去了前线......
  6. 建议党和国家立法,保护毛主席
  7. 总前委——南线大决战战场最高指挥中心
  8. 老田 | 为什么文革期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会空前提高:文革10年人均寿命提升15岁
  9. 神秘而神奇的邓发
  10. 中国人真的好累啊
  1. 老田 | 人世间唯一的毛泽东“私人特务”走了:对李锐“非毛化成绩”的初步总结
  2. 袁立爆料崔永元失联,有关崔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3. 许光伟 |《保卫资本论》: 生产一般的理论与实践
  4. 对于《邓力群赢了,李某输了》一文的修正
  5. 老田 | 李锐从逃兵到功臣的华丽转身:解放战争期间李跑跑是如何逆境翻身的
  6. 老田:彻底失败的“千里跃进大别山”行动
  7. 老田 | 八九十年代的那些改革家怎么了:以褚时健为例
  8. 老田 | 人类历史上空前规模的剩余吸收难题:2019年统计公报读后
  9. 毛泽东阻止给周恩来治疗癌症真相
  10. 毛主席说“干部子弟是一大灾难”,事实令人乍舌
  1. 只有毛主席的儿子去了前线......
  2. 建议党和国家立法,保护毛主席
  3. 建议党和国家立法,保护毛主席
  4. 总前委——南线大决战战场最高指挥中心
  5. 妇女节特辑 | 我的农村母亲,一个我从未真正了解过的苦难女人
  6. 逄先知:毛泽东向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借阅过《二十四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