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工农之声

流水线上的一天

黎明 · 2019-08-11 · 来源:激流1921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工人只是流水线的一部分,他们依附于机器。这一点在经历了流水线的“洗礼”之后让我深有体会。不是你想休息就能休息、你想放松就能放松的,而是机器转多快你就得转多快,还要小心不被机器弄伤。

  流水线上的流水账

  这是7月里最闷热的一天。在坐了两个小时的地铁再转车之后,终于来到了位于北京南六环附近的马驹桥。这里的喇叭里播放着“打击非法招工”的宣传语,戴着墨镜的警员呵斥着坐在路边休息的待聘工人。

  我们没等到中介来招工,一时间没有了去处。当询问了一位同样在等待工作的大哥后,我们大概知道了要怎么找工作:“这边都是找建筑工,你们干不了。要找临工可以去街那边的中介问问。”一番询问后,我们在一家名为“岐利盛业”的中介找到了工作——去一家印刷厂干活,晚8点到早8点,包两顿饭,可以拿110块。

  这时已经是下午6点半了。等了几分钟后,我们上了一辆大面包车。全车的玻璃都贴上了黑色防爆膜,外面根本看不到车里坐了多少人。上车之后,我找一个座位坐下,这些所谓的“座位”不过是直接摆在车上的简易小板凳罢了。这辆面包车最后坐上了20个人:分别是司机、工头和18位打工者(15男3女)。

  开车之后,空气流动起来,让闷热的“蒸笼”有了些许的凉风。听车上的一位姐姐说,这家工厂的白班只有100块钱可拿,和晚班一样也是干12小时,只是从早8点干到晚8点。

 

  图1 塞下了24个人的面包车

  车子行驶了约20分钟,我们就被送到了目的地。这是一家名叫“宝隆世纪”的印刷厂,位于大兴区南中轴路。我们在厂门口等着,到了7点多,工头把我们叫了起来。一行人在门口聆听他的“教诲”——“第一,干活的时候都给我小心点儿,别磕着碰着;第二,要抽烟出厂区抽,别在里面抽,要不然抽一次罚200。”这时,他把声音提到了最高,“第三,让你们干啥就给我干啥,别挑三拣四。上次两个人跟我争,我直接就让他们走人,以后也不会要他们了。听明白没有?!”他没有等大家的回答,他就把大家带进了厂区,因为也没有人会回答他。

 

  图2 工厂外景

 

  图3 厂门口的警告

  厂区不大,差不多100m×30m的范围。我们从外侧的、很陡的一个安全楼梯进到了位于2楼的车间。一进车间,浓烈的印刷品味儿和比夏天的闷热更闷热的环境便一直伴随着我们。

  进去之后,我们先站在空地等着分配工作。女的先被分去包装,男的则去了流水线。我被分去接书,就是把流水线上下来的书按规定数量分好再递给下一个人。

 

  图4 我待了10小时多的流水线一角

  晚上8点15开始工作。接的第一种书是为青少年编写的编程书。这种书8本一组,流水线出书的速度为每本1.5秒。刚开始还好,我在十几分钟内就找到了最有效的工作方法。大约接了1个小时,把这种书接完了。工作间隙翻了一下,这书是第一次印刷,一共印3000册,心想:如果有谁买这书,那我可以说这一批的书每一本都是我接的。

 

  图5 正在码放的编程书

 

  图6 已经码放好的编程书

  接完编程书之后,我又接了一本名为“电视研究”的学术期刊,是央视主编的。这个杂志10本一组,流水线出书速度为每本1秒。杂志数量蛮多的,休息时翻了翻内容,感觉完全是在制造学术垃圾,另外庆幸我的一篇论文没有发在这类垃圾期刊上。

  差不多干到了11点半,能休息1小时,所有人都去食堂吃夜宵。夜宵很简单,有米饭、馒头、小米粥和两个菜(素炒豆芽和没几片肉的芹菜炒肉),自己取。餐盘和筷子也是自己取另外还要自己洗,因为前面的人吃完后只是随便用水冲了一下,食堂是不管洗盘子的。只是那里既没有热水也没有洗洁精,只好用凉水认真洗洗,将就一下了。

  吃完后去仓库休息了一下,这里稍微凉快一点,车间里真的太热了。

  0点30分,我被旁边的女生叫醒,还在梦里的我花了一分多钟才清醒过来。这时工头已经来呵斥,让我们上工了。

  0点30分到3点,我接的是一本名为“中国宝石鉴赏”(China Jewerly)的杂志。这本书比之前接的“电视研究”重,但比第一次接的编程书轻。10本一组,流水线出书速度为每本1秒。感觉自己这时已经是一个熟练工了,在接杂志的过程中数量几乎没出问题。但是在1点09分和2点18分打了两次瞌睡,被工友拍醒。

  车间里不通风,让本来就很闷热的环境更加令人难受。再加上车间里的印刷机所散发出来的热气,真的有要窒息的感觉。

 

  图7 无比闷热的印刷厂流水线

  3点,“中国宝石鉴赏”接完了。我趁休息时去帮旁边流水线上的一位同行女生干点活,让她休息会儿。到了4点,我被工友叫走,去接下一批书了。

  这次接的书,真的榨干了我。这种书是一本为幼儿写的“逻辑狗”系列中的一本,表面不光滑,所以很难接。而且流水线的速度也变快了,出书速度已经是每本不到1秒了。先接了20分钟,没出什么差错。但是后面开始,就出了点问题。流水线就是这样,一本接不好,整个流水线的流程就被打乱,因为流水线是不会因为你没接好就停下或者减慢速度的,你只有加快、加快、再加快,才能跟上它的节奏。大概又接了十多分钟,我开始出错,然后开始应接不暇,最后整条流水线(其实也只有我和另一位全职工人而已)都出现了堆积。工友不得不和我交换工序,让我去干搬书和码书的体力活。1.5m×1.5m的货盘,要把书堆到约1.5m高,这算一个立方体,然后再换下一个去堆。10本书是不重的,但是让你一直搬,还要按顺序码好,最重要的是得跟着流水线的节拍。要比流水线快,因为我不仅要把工友接好的书理整齐,还要按一定的顺序排好,也得放稳放齐,要不然再往上堆的书可能放不稳,搬运的时候也可能会倒。

  这时我的体力已经快用完了,完全是觉得堆不好的话可能会砸到别的工友,才好好干的。老板们说的什么让工人有“责任”、讲“安全意识”,真的很虚伪。

  干到快6点,流水线上的书终于不再下来了。一个技术工叫我搞卫生,我以为今天夜里的工作已经结束了,便去找同行的人。同行的一位朋友在仓库里坐着睡着了,看得出来她很累。工头5点55来瞪了我们一次,我没理他,6点的时候,这货一脸不快地问“谁让你们过来的?”看见女生在睡觉,就朝她脚上踢了过去。真是令人气愤,这工厂又不是他的,他那么热心干啥?!

  后面又回到了原来的流水线,一直搬一直搬,直到7点50才结束。后面还被叫去搞了卫生。

  初略统计一下我一晚上干了些什么,从流水线上接了5个立方体的书,第一批有3000本书(每本近200页),第二批和第三批各约5000本杂志;第四批搬的书有2个立方块,一层有340本书,第一个立方块有7层,第二个立方块有6层半。第四批的书差不多一本重500g,这么算的话,仅仅在这一批,我就搬运、码放了2.2吨的书!

 

  图8 已经码好的“逻辑狗”丛书

  上午8点,我们终于下工了。招工时说的包两顿饭也没有做到。在上超载面包车之前,我和那位在仓库睡着的女生以及另一位工友被工头单独叫了出去。工友因为上厕所超时被扣了10块钱,所以他辛辛苦苦干一晚上也只拿到了100块。我和朋友被工头“好心”地警告:“还好是我看见你们在睡觉,要是别人看到了就直接让你们走人了。都6点了,在咬咬牙两个小时就过来了。我也是心疼你们,就不扣你们钱了。下次不论是在这儿还是去别的地儿干活,都别这样了。”在这里特别感谢这位工头令人恶心的“心疼”。

  回来时,司机怕被警察看到超载,一直在绕小路,车上一共塞下了24个人,额定载客量应该是12个吧。后面堵车了,在车上坐着很闷。司机觉得前面有交警在查车,就让车上的人下车走到下一个十字路口再上车。我们几个便在这里和工友告别,结束了这次工厂体验。

  简单的总结和分析

  01

  工资

  今年7月,北京市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根据《北京市最低工资规定》要求,非全日制从业人员最低工资标准确定为24元/小时。而在这家工厂干12小时的夜班只能拿到110元,平均每小时9.167元,这一数值只相当于最低工资标准的38.1%。不考虑生产过程中的剥削,仅在压低工资这一点上,我能拿到的工资就从288元变成了110元,老板白白拿走工人本应的的178元,若加上生产过程中的剥削和劳动强度的提高,剩余价值率将会是惊人的。当然,还有对工人的罚款和各种理由下的克扣,以及从未出现的夜班补贴。

  02

  劳动强度

  我所在的岗位,只有2个人:一个人接书、放在一旁,另一个人把这些书理整齐、再按顺序码到运货板上。前期还好,但当流水线出书速度已经到每本不到1秒时,两个人就显得力不从心了。如果这个岗位能由3个人来做的话,就会好很多。但老板是不会为了让你轻松而多花出哪怕一个子儿的劳动力成本的,他只会让你加快、加快、再加快,用心、用心、再用心。

  另外,流水线速度也太快了,最后那一批书明显不好接,如果流水线速度慢一点就会好很多。

  不过这些都不可能伸手就来。去旁边流水线帮忙时,应该是老板娘的一个人说:早上赶着交货,今晚得包好5000包(一包5本)。资本家自然会竭尽所能压榨工人,他们也希望工人温顺、听话、俯首帖耳;而工人在忍无可忍时,是不会和他们客气的。

  03

  流水线

  工人只是流水线的一部分,他们依附于机器。这一点在经历了流水线的“洗礼”之后让我深有体会。不是你想休息就能休息、你想放松就能放松的,而是机器转多快你就得转多快,还要小心不被机器弄伤。

  04

  劳动保护

  高温的车间,没有相应的降温措施;噪音大到听不清说话,没有给工人发放降噪设备;印刷品容易割到手,连一个1块钱的手套都不给工人;车间里的粉尘和异味,更没有什么针对工人的保护措施……

  的确,在资本家看来,工人不过是能提供劳动力的东西而已。原来的货币占有者作为资本家,昂首前行;劳动力占有者作为他的工人,尾随于后。一个笑容满面, 雄心勃勃;一个战战兢兢, 畏缩不前,像在市场上出卖了自己的皮一样, 只有一个前途———让人家来鞣。”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 第205页)

 

  图9 安全措施宣传板

  05

  令人作呕的口号和标语

  一面是辛勤劳动而艰难生活的工人,另一面是依靠对生产资料的占有而无偿夺走工人劳动成果的资本家。在这种条件下,高喊“越努力越幸福”、“人生本来就很累,你现在不累,以后会更累”等等等,真是令人作呕、恶心至极。

  在今天,“劳动最光荣”,是200%的谎言和500%的无耻!

  06

  与劳动者无关的繁华

  劳动者创造了世界,但世界的发展却不会惠及他们。北京有国家大剧院、各种高等院校、国家图书馆、各式博物馆……但对于收入有限、没什么休息时间的劳动者来说,这一切由他们所创造,但却不属于他们,哪怕作为可购买的商品而言,劳动者们也不曾拥有这些哪怕一秒。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宪之:港乱收局的几个可能与得失评估
  2. 冷西 | 一个转变:北大退档河南考生的实质与意义
  3. 孙锡良:民国政府守住了西藏边界?
  4. 香港未来的三大出路:抑制豪族,复兴经济,扶助平民!
  5. 美国十面埋伏,围剿中国的战略态势已成!中国应以九招反制!
  6. 美兵尿洒敌尸与鸭绿江探源
  7. 【进步专访】孔庆东:我是人民派
  8. 祸乱香港的,究竟是什么人?
  9. 毛岸英赴朝参战是为了"镀金"?
  10. 黄卫东:评人民币汇率“破七”与我国外汇管理思想
  1. 香港“四大家族”为什么集体沉默
  2. 香港的事情正在发生变化
  3. 一篇34年前批评刘亚洲的文章
  4. 宋鸿兵香港问题深度解析
  5. 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意味着什么?
  6. 孙锡良:对华为的认识与态度
  7. 房地产与债务—即将袭来的风暴之眼
  8. 黄卫东:香港问题的根源在于外国人控制香港权力
  9. 东方之珠想要繁荣稳定,离不开这件法宝
  10. 华为鲲鹏社区方舟编译器上架后火速下架折射出行业浮夸风
  1. 岳青山:毛泽东时代经济建设成就彪炳史册 ——兼论“毛泽东不重视经济建设”
  2. 此地缴获的物资挽救了红军!风景比凤凰还美,就在贵州
  3. 香港问题,我们原来的认识可能都错了!
  4. 周立波在美演出公然侮辱开国领袖、恶搞革命歌曲,比毕福剑还要恶劣!
  5. 香港出现暴乱的根源在哪?
  6. 熊蕾:不允许香港对社会主义中国构成任何政治威胁
  7. 老田:清华黄万里教授“被钓鱼事件”始末
  8. 悼念李鹏:任内抵制休克疗法,20年前预警金融自由化陷阱
  9. 胡澄:香港,是中国共产党的---!
  10. 王丹:历史上中国教育两条路线之争
  1. 毛岸英赴朝参战是为了"镀金"?
  2. 房地产与债务—即将袭来的风暴之眼
  3. 香港“四大家族”为什么集体沉默
  4. 香港的事情正在发生变化
  5. 徐州女教师事件,老百姓“拿命”传播
  6. 徐州女教师事件,老百姓“拿命”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