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工农之声

说好的八小时工作制呢?

幽灵 · 2020-05-01 · 来源:激流2020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美好的生活靠奋斗而来,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

  对绝大多数人而言,今天是个熟悉而陌生的日子。说这个日子让人熟悉,是因为几乎人人都知道它,并且会在一年的时光中,时不时想起它;说这个日子让人陌生,是因为它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似乎只是意味着忙里偷闲的时光,正如其它的节日一样,但是背后的意义却鲜为人知。劳动节,这个节日仿佛是自相矛盾的,因为节日的意义本就是让人们暂时放下平时繁重的劳动,节日意味着不劳动,劳动意味着不过节。但正是这样的矛盾暗示着这个节日的不简单。它的不简单,就是这个节日所纪念的意义,那就是劳动者曾经为美好生活的奋斗历程,为着美好的理想而在挫折中勇往直前的昂扬精神。在今天我们享受着历史的成果而可以过上劳动节时,不如来回顾一下先驱们的奋斗,以史为鉴,继续前进。

  八小时工作制,劳动者的奋斗

  “朝九晚五”是当代日常工作的通常方式,也是人们求职中期待的工作应有时间。然而,虽然很多人在社畜般的工作中仍然觉得八小时很长,恨不得不工作,但是像这样每天工作八小时却也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市场经济最初在人们的生产生活中占据统治地位时,八小时工作制在当时的人看来是不可能的。商品作为全新的统治者冲击着旧世界的藩篱,人人对商品世界中的上帝——货币趋之若鹜。在这个时代,货币转化为资本,而只要有利润,世间万物都无法阻挡它的血盆大口,甚至连人命都被视为草芥。当时西欧各国以及美国,工人们每天需要劳动14-16个小时,有时甚至长达18小时,源源不断地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资本。

  正如美国马萨诸塞州一个鞋厂的监工说:“让一个身强力壮体格健全的18岁小伙子,在这里的任何一架机器旁边工作,我能够使他在22岁时头发变成灰白。”贫穷和疾病像遗传病一样从一代人传到下一代人,以至于英国的工厂视察员都感叹:“英国的纺织业只有三代人的历史,却吞没了九代纺织工人。”总之,八小时的工作制在当时完全无法想象。

  这时,一些富有同情心的工厂主感到于心不忍,他们看到底层劳动者的困苦处境,向社会喊出劳动者的心声和愿望,其中就有罗伯特·欧文。他在1817年8月提出八小时工作制,甚至发明了口号:“八小时劳动,八小时休闲,八小时休息”。但是在当时,很少有工厂主响应他的口号,因为资本早已经为劳动建起高耸的铁幕,像吸血鬼一样贪婪地吮吸着劳动者的鲜血——有谁会放飞到手的鸭子呢?圣母已被资本腐蚀,耶稣被拖下地狱,一切善意的外来救助都无济于事。

  可能会有背叛阶级的个人,却不可能有背叛利益的阶级。借助资本家的菩萨心肠和个人道德来改善自己的处境,对劳动者而言从来只是奢望。但是好心人的口号却在劳动者中间广为流传,成了他们共同的理想,这是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但这美好生活不可能靠个别资本家来实现,而是只可能靠自己,也就是说,需要劳动者自己来为心中的理想奋斗!

  在百年的屈辱的悲惨生活后,在19世纪,工人们终于开始举起镰刀和锤子,走上街头公开反抗了,全球工人运动风起云涌。八小时工作制就是他们在与资本家的经济斗争中的共同口号。1884年,全美国多个全国性的工人团体在美国芝加哥举行集会,决定率领工人们于1886年5月1日走向街头示威游行,向政府和资本家提出八小时工作制的要求。终于,在5月1日,以美国芝加哥为典型,工人们停工上街,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以至于美国主要工业部门陷于瘫痪,火车停运,商店无人,仓库关门。但是事情却并不是一帆风顺,因为一旦危及现有秩序,资产阶级就会露出它的狰狞面孔。比如芝加哥就对游行群众采取疯狂镇压,宛如资本世界的一座闪亮灯塔。

  1889年7月14日,22个国家的工人代表们齐聚法国巴黎,举行国际社会主义工人代表大会。会上,法国代表拉文提议,把1886年5月1日美国工人争取八小时工作制的斗争日,定为国际无产阶级的共同节日,得到与会代表的一致同意。最终,在恩格斯的宣告下,“五一”国际劳动节诞生并成为全世界工人们争取权益的共同节日,成了工人们联合斗争的政治象征。

  在今后的岁月里,在当局和资本家的强烈阻挠下,劳动者们依然举起镰刀和锤子奋力反抗,为了美好的理想共同奋斗。最终,八小时工作制在各国法律中的得到承认。

  松懈的结果,通往奴役之路

  但是也仅仅在法律上得到承认,在暗地里,劳动者和资本家的较量仍在继续,劳动者的奋斗始终在进行时。在这奋斗的过程中,一旦松懈,就要可能前功尽弃,甚至退回到过去的悲惨生活中。

  进入20世纪,持续高涨的工人运动最终造就二战后的社会主义阵营,成了悬在各个西方发达国家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一夜之间,资本世界惊呼:游荡着的幽灵来到了世间。在本国的工人运动和境外势力的双重压力下,资本世界的统治者被迫做出让步。劳动者的奋斗迎来了阶段性成果。但是这成果并非一劳永逸,只要资本还在世,就永远不会忘记对敌对势力的围剿,于是这攻势,从台上转到了台下,从莽斗改为智取。

  统治者们重新披上了温情脉脉的面纱,把控媒体,向全世界推销自行编纂的资本主义的自由宪章,标榜市场所在之地是怎样的自由国度。他们向取得暂时成功的劳动者们发射糖衣炮弹,在奶头乐的滋润下,劳动者们陷入到用娱乐、游戏乃至毒品塑造而成的温柔乡中。在这温柔乡中,过去的奋斗被旧一代人遗忘,新一代人则忘我地沉陷于纸醉金迷,他们丢弃了思考,人人都成了只顾自己私人生活的动物,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深陷个体化的怪圈之中。与此同时,统治者们封锁消息,用他们自己的恐惧将社会主义阵营描述成阴森恐怖的堡垒,以自己的面容为蓝本描摹长满獠牙的怪兽。社会主义成了专制的代名词,共产主义仿佛也只是乌托邦,一切为劳动者着想的人和政策都被直接扣上社会主义的帽子,好像不是穷凶极恶就是十恶不赦。

  他们更是企图抹煞老一代劳动者的奋斗过程,使新一代劳动者忘记历史。劳动节的意义虽然是以美国为起点,但是统治者们却始终拒绝将劳动节定在5月1日,而是定在9月第一个星期一。相反,5月1日反而被赋予其他五花八门的奇怪意义。1947年,美国政府将5月1日定为“忠诚日”,用爱国主义割裂本国工人与国际的联系。1958年,美国律师协会则要求将5月1日定为“法律日”,用法律的外衣掩盖工人运动的拳拳赤心。虽然仍有一些社会主义者在这天尝试举行集会和示威活动,但往往都会遭到当局的残酷镇压。就这样,统治者们一手拿着胡萝卜,一手拿着大棒,双管齐下,劳动者的意志被消解,曾经的联合瓦解为彼此漠不相关的个人,劳动者成了被资产阶级拿捏在手里的小白鼠,而小白鼠甚至对此感恩涕零。他们为社会主义的人们在“老大哥”的严密控制下而愤慨,殊不知在他们活动时,五角大楼也在看着他们。

  当社会主义阵营因内部问题解体的时候,资本主义世界一度陷入狂欢,以为整个世界即将终结在这完美的自由与民主,甚至连一些普通人也参与到统治者的这场盛宴中。只是,当盛宴一结束,在这些人仍通过影视、新闻、书本等继续鞭尸过去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时候,曾经迫于镰锤的压力而向劳动者妥协的统治者们,早已经开始盘算着回收过去丢失的一切。但此时非彼时,劳动者已经丧失奋斗的志气,资本再也不用忌惮任何东西了。在新自由主义的号角下,公共部门被私有化,工人的工会都被解散,痛苦不被聆听,失败都是自作自受。此时,历史已经被遗忘,人们仿佛忘记了过去的奋斗,甘愿接受996乃至007的工作制;法律重新变成一纸空文;孤零零的个体除了祈祷自己远离ICU以外,别无他法。只有少数人才在悲惨生活中重新意识到,原来,资本主义的自由宪章,是致命的自负;对劳动者而言,不过是通往奴役之路。

  “国际劳动节”愈发丧失最初的意义,成了没有特殊内容的抽象符号。

  怎么办?站起来,奋斗!

  但是,我们怎能坐以待毙?或许对一些早已经接受新自由主义的人来说,这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胜者王,败者寇,天经地义。但他们没有意识到,在追逐利益链顶层的过程中自己早已经迷失了自我,任由那些吃人的人的温情面纱迷惑,甘心被吃或是自己也变成吃人的人。就算我们承认这丛林法则,即便在真正的丛林中,弱者也会群居,联合起来反对猛兽。猛兽当然幻想天天有肉吃,正如统治者也幻想底层的“乌合之众”心甘情愿接受现状,安分守己,自觉维护现有秩序。但是,正如被捕食者也会积极抵抗猎食者一样,劳动者也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并不必须接受现状。相反,正是在这弱肉强食的资本主义世界,劳动者才有联合的必要。他们在面对资产阶级时唯有走向联合才有可能摆脱自己受奴役的悲惨境地。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美好的生活靠奋斗而来,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5.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6.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7.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8.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郝贵生:“共产主义的幽灵”究竟是什么?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8.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