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工农之声

【我的打工故事】我与中介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赤色的星灵佐伊 · 2021-10-20 · 来源:赤色的星灵佐伊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本篇来稿即是作者在找工作过程中的遭遇,相信大家在求职过程中也遇到过中介,往往再加个修饰词“黑”,中介的兴起与壮大,反映着劳资双方的力量对比,资方力量强大,中介作为模糊劳资矛盾、转移企业用工成本的工具,势必大盛;反之,劳方力量大,则横亘在劳资中间的中介,就没有存在的土壤。

  本篇来稿即是作者在找工作过程中的遭遇,相信大家在求职过程中也遇到过中介,往往再加个修饰词“黑”,中介的兴起与壮大,反映着劳资双方的力量对比,资方力量强大,中介作为模糊劳资矛盾、转移企业用工成本的工具,势必大盛;反之,劳方力量大,则横亘在劳资中间的中介,就没有存在的土壤。

  其实中介,是起到这么几方面作用的,一是作为资方在劳动力市场的“耳目”,俗称“人口贩子”,是企业人力部门分离的职能,负责企业劳动力的补充;二是中介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企业的用工成本,与中介相关的用工方式,如劳务派遣、小时工、日结工资等,契合了企业生产周期的用工需求。意味着在企业旺季大量招工,淡季则及时清退,企业无需支付这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灵活用工者的用工成本,包括社保、最低工资、遣散所需的经济补偿或赔偿费用等。

  而且中介往往属于法律监管的真空地带,由于缺乏足够的劳动保障,因这种灵活用工导致的劳动纠纷,往往因为与用工单位不存在劳动关系、中介机构与用工单位相互踢皮球、或难以举证等原因,劳动者处于维权无门的境地。

  此外,中介市场鱼龙混杂,也是各类传销、诈骗分子的集结场所,无疑在劳动者的头上,供养了一批无耻的寄生虫们。

  当然,有关中介也应该一分为二的看待,有人会从人力资源管理的角度分析,中介或者是猎头等为企业和劳动者之间提供了交流互通的有效渠道,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这一点不可否认。而且,对于中介行业和其中的从业人员,也应该一分为二的看待,正如我们区别看待日本帝国主义和日本的人民一样。

  我十一来到北京,计划找份工作,但找一份正式的工作耗时较长,因为我暂时没稳定下来,所以打算先找些兼职做做,能够日结或者周结自然是最好,结果却是发现找一份兼职甚至远比找一份正式的工作来的麻烦,以下就讲讲我在找兼职过程中遇到的事。

  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自然不能一家家去问,这样一来效率也很低,所以我选择在招聘网站或者招聘APP上找,如BOSS直聘,58同城,或者青团社兼职猫这类纯兼职用的。

  BOSS直聘还好,但打开其他APP,映入眼帘的就是广告,如“免费学PS”“0基础在家兼职”,甚至可以说大半都是如此;好不容易找到一些确实是招聘兼职的信息,点进去询问一番便要求加微信,加完微信后对方便会给出一张图片或者大段文字,告诉你有哪些工作,并保证可以就近分配,日结或者周结多少钱,工资压几天(也就是要工作满几天之后才会日结,有压3天的,也有压7天的),这种毫无疑问就是中介了。

  当然,类似这种的中介也未必需要慢慢浏览寻找,一般来说在浏览了一段时间后,大数据便会把你的账号信息自动推给他们,便会有一批又一批的中介上前询问,但奇怪的是,当把他们的微信都加上之后,他们发布的内容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甚至连话术也是如此。不由得引起我的警惕,随后我问了一圈是否需要押金或是佣金之类(我想这也是个常识,甚至于APP上都会标注不要相信需要付费的中介),有些说要,有些说不要,总之诚实的那批被我直接删了(嗯这是夸奖)。

  随后我与其中一家联系面试,第二天便早早地出发了,花了大概1个半小时总算到了中介所在的大楼,上楼右转,迎面便是我要找的办公室。但奇怪的是,其门外没有挂上公司牌子,进门以后填写个人信息,便给了我一份简单的合同,嗯,至少还有合同,但上面没有写上甲方的公司名,也没有详细写清甲方的责任与义务,大半张几乎都是乙方的责任与义务!就在我看的时候,对面HR趁机抛出说要交200元,我疑惑道:“不是说没有吗?”“是的,我们当然没有,我们这只是服务费,你是在购买我们的服务。”

  看着合同,我陷入沉思,我想到了我听说的那位被兼职中介骗了600元一分没赚到的同学,又想到了中介的商业模式,难道他们不是从发出招聘的公司那儿获取佣金吗?或许是我想错了,但下一瞬间我又想到,我为了出卖自己的劳动力竟然需要上交一笔钱来购买我出卖自己劳动力的权利!荒唐!总之我不敢赌,也不愿意为了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另外花一笔钱,何况我身上并没有多少钱了。

  离开之后我越想越气愤,我找了中介的中介,而中介的中介还要我花钱!同时我还浪费了十几元的路费和时间!如果有个透明的渠道,我完全可以直接找到一份兼职而不用在这中间受到盘剥!这对于资本主义的生产到底有什么好处呢?没有!气愤的我在回家以后立刻写下了这篇文章来控诉生产体系中的寄生虫们。当然,这还没有结束,还有第二个故事。

  在有了这第一个教训以后,我试着找了一个看似正经的工作,某博览会的志愿者(虽然我百度了一下并没有搜到),总之我以为如果是这种工作应该是正经且真实的。同样的,第二天一早我去面试,同样的,门口没有公司名字,这让我的心凉了一截,但不管怎样,来都来了,还是填了个人信息。

  这中间有个小插曲,有位学生进来同样填写了个人信息,他问道难道这不是实习吗?在得到否定的回答后便离开了,看来又是一个被坑骗了的孩子。填写完后,前台把我领到办公室,hr与我一番交谈,拿出合同,这次的合同倒是正规一些,清楚地写上了公司名字,并盖上了公司印章(只是我事后发现这个公司名字与我在网上询问的公司名并不是同一个),但其第一条也是合同中简短但也是最重要的一条便是需要购买其服务,什么服务呢?

  花1000元为自己做一套名片,只有这样才能成为他们“传媒行业”的一员,啊,真是精贵的行业,我的钱可不够我加入他们,等等,这不是兼职吗?是的,合同上说,购买这项服务后,我才可以享受他们的增值服务,什么增值服务?为我提供媒体行业的兼职信息,并且我们收入的80%要交给公司,超出一定额之后则是超出的部分全部交给公司(看来,现实中的剥削率可比政经里面理论的剥削率高多了)。

  总之,他们借着兼职中介的名头,设立了一个兼职的门槛并可以借此从打工人身上大赚一笔,但这还没有结束!他们提供了廉价的劳动力给他们的甲方,或许他们不仅从甲方那里拿到了钱,也从劳动者身上拿到了钱。看来我们伟大的劳动者还养活了一个“传媒行业”呢。

  事实上,在我自己寻找兼职的时候,我已经试着避开大家常识中的坑了,如在线兼职,支付服务费佣金等,但还是被他们花里胡哨的操作给震撼到了。

  假设我们有一位刚从农村来到城市的打工人,没怎么接触过互联网,或者一个经常接触互联网但单纯的学生,那么每一个坑都趟一遍被骗上上千也不是没可能,而这对一些家庭较为困难,急着用钱的人来说可能是雪上加霜。

  总之,在我试了几天之后我便放弃了,我想我还不如直接花上一段时间去面试找份正经的签合同的工作呢,至少不需要这样子的斗智斗勇。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寻找兼职的过程中,我发现有大量知名餐饮服务业企业发布的大量的招聘信息,他们招聘的都是这些长期的兼职,因为不清楚转正后的工资待遇,所以我就不做对比了,但我想到,我们平常在城市中所享受的每一个服务,都是这些居无定所的兼职工或者短期工的付出吧。

  在劳动者出卖自己劳动力的时候,首先要经历各中介公司的欺骗,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看起来似乎靠谱的中介之后,询问其是否需要劳动者支付费用时,他们说不用,又哄又骗地带去面试,要求签下一份简单的合同(甚至没有),其中没有五险一金,没有社保,也没有其购买劳动力的价格,更没有甲方的责任与义务,并说劳动者需要承担一笔服务费,为什么一定要找中介呢?

  因为最大的中介,如58,boss直聘之类垄断了市场,就像是当生产资本中试着实现商品的价值时发现根本无法摆脱商业资本的商业网络,毕竟生产社会化了嘛;当劳动者试着出卖其劳动力时,也是如此,但不同的是,商业资本家会以低于生产价格的价格购买商品以试图分享工人的剩余价值,而劳务派遣或者这些靠欺骗他人为生的中介们?

  他们像饿狼一般扑向劳动者,他们不想要劳动力这个商品中可实现的价值,只想榨干他们,也就是其上一次出卖自己所实现的部分价值。好吧,这样一来,无产阶级再生产的成本又提高了,但产业资本家显然是不会为无产阶级着想的。

  那么这些在生产资本之前的这些中介呢?

  整个社会拿出一部分剩余价值把这样一批不为生产做到改善或促进作用甚至阻碍生产的部分喂饱了,代价则是整个社会中部分流通的剩余价值。

  那么,在劳动者总算为他或者她自己的劳动力找到一个买家的时候,他们终于踏入了正式的社会生产体系,他们得到仅供其再生产的工资,他们的剩余价值终于被创造出来并准备在社会上流通,下一个资本的环节,自然就是商业资本了。

  为什么要商业资本?

  学术地讲,1、商品资本的职能是销售商品实现价值与剩余价值;2、必须有一部分流通资本执行流通的职能。

  简单地讲,商品资本数量的增加使得流通的时间也延长了,没有商业资本则会使商品的价值无法实现,利润率降低,总之就是产业资本所无法忍受的,同样的,前面劳动者出卖劳动力也是同样必须尽快实现其价值。

  我们说,殖民、探索、铁路使得商业资本的出现变得必要,但现在的生产力已经大不相同了,如果说之前的商业资本诞生于资本扩张、地图扩张、商品扩张的时代,也就是资本仍然可以扩大生产,那么现在呢?

  资本无法再做到扩大生产,产能过剩成为了周期性危机的来源,现在的商业资本必要就必要在他们必须帮助产业资本苟延残喘吧;不仅如此,生产力的进步为我们带来了网络,即时的通讯,无障碍的交流,使得非生产性流通中耗费的剩余价值可以压到最低。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打开网页,如果我们想找到卖家,如果网络是开放又严谨的,那么我们或许只需要搜索便可以直接找到,多么便捷又伟大的发明,每次想到这我都不禁佩服苏联以及智利为现代互联网的出现作出的努力——为无产阶级做出一个高效直接的生产分配网络。

  那么现实是什么呢?我们打开网页,搜索相关信息,好吧,都是广告,甚至免不了要与商业资本打交道,交钱咨询,注册账号,会员购买,又或者如何,总之,流通的速度随着互联网的加快反而变慢了,且中间剩余价值又被吞了一大部分,好吧,你们有什么资格说什么赛博朋克,高科技又低效的生产,可不就是你们的产物吗。

  总之不论如何,我们总算度过了商业资本这个阶段,价值和剩余价值实现了,皆大欢喜!但等等,我们还有个借贷资本!还记得产业资本的固定资本的投入,又或者商业资本购买商品的投入是哪里来的吗?

  金融资本很高兴产业资本和商业资本都成功运行完了,否则他就不得不接受一大笔坏账,总之,该交利息了,这下剩余价值的最后一部分就被金融资本分掉了。但远不止如此,他们还有股市,还有基金,期票等等。简单来说,假设我们的劳动者通过抽象劳动凝结了100的价值,劳动者拿到了25,产业资本拿到了25,商业资本拿到了25,金融资本也只拿到25吗?

  或许远不止如此,或者说,其他资本家也并不只是如此,信用制度让他们能够得到远超其价值的价格,只需要用股息除一下银行的存款利率就行了,这时候,似乎钱生出了钱,100的社会商品总价值发挥了1000的效用,当然,劳动者还是只有那25就是了,其他的975,便被资本家们给瓜分了,真好!但是这1000的价值的利息该怎么办呢?

  各大资本也只能说,你相信我就行了,我有信用!——然后便是金融危机。(由于这篇我是想吐槽求职机构,所以咱还得更新下,或许劳动者拿不到25,因为其中必然有一部分被社会中的秃鹫或者饿狼给吃了)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奇闻
  2. “畏罪自杀”,“罪”从何定?
  3. 阿里媒体帝国开始瓦解,吹响新闻界“去资本化”号角
  4. 迎春:房价下跌会带来什么?——读《恒大负债1.95万亿不是最可怕的……》有感
  5. 赵磊:评朱云来《从数据看共同富裕》
  6. 欧金中不是孔乙己,看客仍然是百年前的看客
  7. 吴铭:真·伪
  8. 《长津湖》被《功勋》甩了一万条街
  9. 狗之所以爱咬人,是因为我们放下了打狗棒
  10. 美国的“洗衣粉代言人”死了,墓志铭可以这样写……
  1. 说说福建莆田杀人事件
  2. 宣扬大“变革”的李光满又扔重磅炸弹,胡锡进们如何接招?
  3. 黄克诚的回忆录对毛主席的这段批评成立吗?
  4. 陈先义:北京动手了,对“大、洋、怪、重”的名字坚决清理
  5. 论胡编是怎么又惹了众怒的——“法治”前面,还应有个“社会主义”
  6. 张志坤:吓死“台独”的办法可行吗?
  7. 让反毛者干瞪眼:人民群众自发高唱毛主席勇于斗争的诗词!
  8. 如何正确看待莆田刑案?唐代柳宗元给出了答案
  9. BBC短片出现毛主席镜头,打了谁的脸?!
  10. 把《英雄儿女》跟《长津湖》放在一起看,两部电影的差别就出来了
  1. 李光满:10月8日发生的四件事具有标志性意义: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变革!
  2. 长津湖冻死大批志愿军战士因中央政府委员出卖情报给美国
  3. 很多人为孟晚舟获释回国欢呼, 却至今误解华为的本质
  4. 潘石屹,跑了!留下5个谜团!
  5. 这篇文章竟然被删了!
  6. 迎春:这两个人必将被钉入耻辱柱
  7. 北大教授呼吁全民捐款救恒大救富豪,就这样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8. 说说山东滨州事件
  9. 吴铭:黎明前的斗争
  10. 新加坡疫情证明钟南山完全错误, “疫苗注射率高就可完全开放”误国误民
  1. 毛主席为何对她的爱念念不忘?
  2. 市值蒸发超4100亿!中国最大的房产中介,也扛不住了?
  3. 宣扬大“变革”的李光满又扔重磅炸弹,胡锡进们如何接招?
  4. 《人民日报》:共同富裕是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特征
  5. 小姐和小康
  6. 说说福建莆田杀人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