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防外交

“东突”、“疆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从新疆乌鲁木齐的“七·五”事件谈起

钱昌明 · 2014-03-03 · 来源:乌有之乡
昆明火车站恐袭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东突”,纯属子虚乌有的 “疆独”分裂主义的一种幻觉。“东突”分裂活动的出现,本质上是近代西方列强侵略中国、肢解中国的产物,对此,我们应有清醒的认识。

  按:昆明“3。01”暴恐案发生,为让更多人了解新疆分裂主义的来龙去脉,特重发此文。

  2009年7月5日,新疆乌鲁木齐市发生了严重打砸抢烧杀暴力犯罪事件,截止10日,已造成192人死亡,1721人受伤;331个店舖被砸被烧,627辆汽車被毁。这是一起在境外反华势力支持下,由民族分裂分子热比娅为首的“世维会”(“东突”骨干组织“世界维吾尔大会”的简称)煽动、指挥,境内分裂主义暴徒实施的恐怖主义暴行。

  热比娅,全名热比娅·卡德尔,1951年出生于新疆阿尔泰山脚下的阿勒泰市。改革开放后,她在乌鲁木齐商业区二道桥租下一个小摊位,正式投身商海,经过十年打拼,身家上亿,成为当时新疆女首富。

  热比娅曾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工商联副主席、新疆女企业家协会副会长,并且被选为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1981年热比娅再婚,丈夫叫斯迪克·哈吉·肉孜(又称斯帝卡奇),曾是某所大学的讲师,是一个民族分裂主义分子,一直从事分裂国家的活动,后去了美国。热比娅和他结婚后,对境外三股势力进行资助,并帮助丈夫给美国提供情报。她收集我们这些年打击白色反动组织的情报,改头换面地编造了七个所谓的政府“迫害”维族人的案例。

  1999年8月,热比娅因危害国家安全罪被批捕。次年3月,乌鲁木齐中院以向境外组织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判处热比娅8年徒刑。在服刑5年后出于人道主义考虑,经司法部门同意,2005年3月17日热比娅得以出狱赴美保外就医。出国前热比娅一再向政府保证,今后绝不参与危害国家安全的任何活动。然而一出国门,她即自食其言,与境外的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的头面人物相勾结,成为境外“疆独”政治势力的一个头面人物。2006年11月起,她任“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还担任“美国维吾尔协会”的主席、兼任美国的“维吾尔国际人权与民主基金会”主席。在西方反华势力的全力扶植、精心包装下,如今热比娅已成为有着三次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光环的“疆独”领头狼。

  据查证,2008年奥运会前后,新疆曾接连发生“8·4”、“8·10”、“8·12”三起严重暴力恐怖案件,热比娅就是这些案件真正的幕后元凶,是名副其实的恐怖主义的罪魁祸首,成为一名地地道道的“疆独”分子。

  “疆独”分裂势力为鼓吹“新疆独立”,制造过各种分裂祖国的借口,其中有一条就是胡诌“中国的疆土在长城以内,‘新疆’的名称就证明它是汉人新并入的疆土”,这完全是无视历史事实的胡说八道!事实上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从历史上看,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这是毋庸置疑的。

  早在公元前10世纪,也就是在西周穆王时代(前947——前928年在位),中国就与新疆地区有了联系,当时的中国统治者就曾经巡视过该地区。据古籍《穆天子传》(这是一部记录周穆王西巡史事的著作)记载,周穆王在位时曾率师西行。

  《穆天子传·序二》:“王好巡守,得盗骊騄耳之乘,造父为御,以观四荒。北绝流沙,西登昆仑,见西王母”。

  “四荒”者即“四边”,也就是当时中国的疆域四至。“北绝流沙”就是指大漠;“西登昆仑”,就是指昆仑山。至于“见西王母”,那是史家有意神化帝王之笔,这在中国古史中则是屡见不鲜的事。经学者研究,认为穆王当时的西行路线,是从洛邑(今洛阳)出发,北行越太行山,经由河套,然后折而向西,穿越今甘肃、青海、新疆,到达帕米尔地区(西王母之邦)。

  及至汉代(前202——220年),新疆地区正式归属中国的中央政府管辖。

  两汉时期习惯把玉门关、阳关以西、今天的新疆地区统称为“西域”,汉初在该地区曾形成36个小国,大的不过两、三万人,小的仅一、二千口,多数经营农业。约在公元前177年,匈奴征服了该地区,在焉耆设“僮仆(奴隶)都尉”,对这些小国进行野蛮的奴役和残酷的掠夺。

  其时,匈奴不仅奴役西域各小国,而且还经常入侵中原,掠夺人口与财物。据史籍记载,汉初,仅陇西、上谷、云中和辽东各郡,每年被匈奴铁骑杀害和掳去的人口就在一万以上!严重威胁汉王朝的安全。汉武帝继位后,为解除匈奴的威胁,一改传统上屈辱的“和亲”政策,对匈奴发动了一系列反击战。前138年,为彻底击败匈奴,汉武帝命张骞出使西域各国,特别是要与大月氏国(被匈奴灭国而西迁)、乌孙等国结盟,以便从军事上共同夹击匈奴。张骞在途中被匈奴拘禁达10年之久,后终于脱逃到达大月支,虽未能完成结盟任务,但却与西域建立起联系。前119年汉军击溃了匈奴主力,不单解除了匈奴对中原的威胁,也大大削弱了匈奴对西域的控制。同一年,张骞率300余人规模的使团再次出使西域,他带去了大量金银财宝、马匹和牛羊,与西域各小国和平交往,受到普遍的欢迎。为了摆脱匈奴的奴役与压迫,这些小国纷纷主动归附汉王朝。汉武帝还把细君公主嫁于乌孙国的国王;后来细君公主儿子继承了乌孙王位,又把汉宗室的解忧公主娶到西域。公元前101年,汉王朝在西域的轮台、渠犁等地驻兵屯田,并置使者校尉管辖;公元前60年,随天山南北诸地的归附,汉中央政府在西域正式建立行政机构——“西域都护府”,管辖整个西域地区,至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

  西域都护府断断续续地存在了近百年(公元前60年至公元23年,公元74年至公元75年,公元91年至公元107年)。至公元123年,班勇出任西域长史,此后,西域长史府作为中央政府管辖西域的行政机构一直持续到魏晋时期,楼兰城则是西域长史府的所在地。

  东晋、南北朝时期,中国历经了260余年的大动乱,北方陷入匈奴、鲜卑、羯、氐、羌等少数民族混战的“五胡乱华”时期,战争频繁,各族人民遭灾。然而也正是在这个时期,各少数民族与汉族之间完成第一次中华民族民族的大融合,在这一过程中,既是自下而上的自然融合;同时又有少数民族政权自上而下的主动融合(以484年北魏孝文帝推行“汉化”政策的改革为典型),它为中国历史上隋、唐时期的“大一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为中华民族的形成作出了贡献。

  到了唐代,中央政府在高昌、庭州,设立安西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管辖整个新疆地区,并在碎叶、疏勒、龟兹、于阗驻扎重兵护边,史称“安西四镇”。

  唐末五代、两宋时期,中国重又陷入分裂,军阀割踞,全国各地都出现了许多分裂政权。新疆地区也不例外,出现了高昌回鹘王国、于阗王国、喀喇汗王朝三个并立的地方政权。到了南宋时期,于阗王国并入喀喇汗王朝,但又出现了西辽王朝。

  元王朝重新完成了中国的“大一统”。这时期,新疆大部分地区为元王朝贵族察合台(部分为窝阔台)的封地;明代,该地区又在东察合台汗国统治之下。明朝中叶,东察合台汗国演变为叶尔羌汗国。

  清朝是中国古代的最后一个王朝,在统一中国的过程中,同样把新疆地区统一在帝国版图之内。其时新疆北部地区称回部、南部地区称准部,合称回疆。康乾时代,清政府在平定准噶尔部叛乱和大、小和卓的叛乱以后,1759年(乾隆二十七年)在新疆设置伊犁将军府,管辖整个天山南北地区。1884年(光绪十年),又改设新疆省,进一步加强了对新疆地区的管理。建省时,因取其“故土新归”之意,故称之谓“新疆省”。此后,其名历经民国时代不变,1955年因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改称“新疆维吾儿自治区”,但其简称“新疆”之名,至今未变。

  长期以来,新疆地区各族人民一直认同自己为中国人,视自己为中华民族的一部分。

  例如,在汉代,当西域都护一度中断时,公元45年,当时西域18国地方政权,联合上书中央政府,请复置都护。632 年,西突厥迎立泥孰,是为咄陆可汗。泥孰被推举为西突厥可汗后,即派遣使臣至唐朝表示内附。北宋时期,962 年、965 年以及981 年和983 年,高昌回鹘皆遣使献方物于宋。981 年其王向宋太宗上书时,自称“西州外生(甥)”。这一切充分表明,在历史上即使中央政府对新疆地区的管辖曾暂有中断,但仍不能否认新疆是中国领土一部分的事实。

  “东突”、“疆独”的由来

  国内外的分裂主义,很喜欢打“东突厥斯坦”的旗号,目的是想在地域、国家和民族概念上制造混乱,以造成他们鼓吹的“东突厥斯坦独立国家”似乎确有其事,以求与中国相分离,这就有了“东突”和“疆独”的名称。这实在是枉费心机,因为在历史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东突厥斯坦独立国家”。

  突厥是匈奴的别支,曾是中国北部的一个少数民族,它兴起于北魏末年(约5世纪末),北齐、北周时逐渐强大。据《隋书·突厥传》、《北史·突厥传》记载,北魏太武帝灭匈奴沮渠氏时,阿史那以500家逃至柔然(中国古代的另一少数民族),后世居金山(阿尔泰山)之阳(南麓),沦为柔然族“铁工”(部族奴隶,被称为“锻奴”),“精于铁作”,姓阿史那氏。6世纪中叶,到土门掌权时代,突厥“部族稍盛”,打败铁勒族后开始强盛。土门求婚于西魏,得长乐公主嫁之。后突厥大破柔然,土门自称“伊利可汗”,552年,正式建立突厥汗国。到木杆可汗(土门次子)时期,势力极盛。

  隋朝和唐朝初期,突厥对中原王朝时降时叛,曾一度称霸于中国北部。后来,突厥贵族为争夺最高统治权而内斗,分裂为东、西两部。630年(贞观四年),唐太宗派大将李靖大破东突厥,生俘颉利可汗,其部众10余万人均被就地安置,设定襄、云中两都督府治理,逐渐与汉人融合;8世纪中叶,657(显庆二年)武则天派大将苏定方,灭西突厥,置昆陵、蒙池二都护府,隶属安西都护府。西突厥被灭,余部向中亚、小亚迁徒,公元11世纪和13世纪,先后又形成塞尔柱突厥帝国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

  现今新疆的维吾尔族,唐时称“回纥”(后改称“回鹘”),早先活动于色楞河一带,过着“居无恒所,随水草流移”的游牧生活,后向南发展,唐初受东突厥统治。回纥首领菩萨,联合其他北方少数民族共抗突厥,曾大败突厥兵,对唐灭东突厥作出了很大的贡献。8世纪中,骨力裴罗统一回纥各部,建立回纥汗国,归附唐王朝,唐玄宗封其为“怀仁可汗”。唐王室曾三次同回纥“和亲”,将公主嫁给回纥可汗;788年回纥可汗上书唐中央政府,改族名“回纥”为“回鹘”。9世纪中期,黠戛斯人(今柯尔克孜人祖先)兴起,840年回鹘可汗被杀,政权瓦解,部众大部分西迁至今甘肃、新疆等地,另有一支进入中亚。

  到了11世纪以后,“突厥”这一概念,早已不是原先的含义,而是对操突厥语系诸民族的统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凯末尔在奥斯曼帝国的废墟上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国。

  在中世纪阿拉伯地理学著作中,也曾出现过“突厥斯坦”一词,意为“突厥人的地域”,是指中亚锡尔河以北及毗连的东部地区。进入近代,中亚各民族相继确立,到18世纪,“突厥斯坦”的地理概念已相当模糊,史籍中也不再使用。

  1805年,俄国人季姆科夫斯基在使团出使报告中重新使用了“突厥斯坦”的名称,用以从地理上表述中亚及中国新疆南部塔里木盆地。他将中国新疆塔里木盆地又称为“东突厥斯坦”,或称为“中国突厥斯坦”。以后俄国吞并了中亚希瓦、布哈拉、浩罕等小国,在中亚河中地区设立了“突厥斯坦总督区”,该地区就被西方一些人称作“西突厥斯坦”,或“俄属突厥斯坦”。显然,那时的“东突厥斯坦”还只是一个地理名词,而不是政治概念。

  19世纪后半期,世界资本主义进入帝国主义阶段,西方列强进一步强化了对亚、非、拉的侵略活动。其时中国的西北和西南地区,均出现了严重的边疆危机。在俄、英的精心策划下,先后利用民族、宗教问题,制造中亚浩罕国军阀阿古柏入侵并建立政权,妄图侵略、分裂我新疆地区。1876年,钦差大臣左宗棠进军新疆平叛取得节节胜利,阿古柏迅即败亡,粉碎了俄、英的图谋。

  20世纪初年,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思想(简称“双泛主义”)在中亚兴起,受这一极端思潮影响,新疆极少数分裂分子和宗教极端分子硬是将“东突厥斯坦”这个地理概念政治化,炮制了一套所谓“东突厥斯坦独立”“理论”,竭力鼓吹:

  “东突厥斯坦”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有近万年历史,“是人类历史上最优秀的民族”;

  所有操突厥语和信奉伊斯兰教的民族联合起来,建立一个统一的“政教合一”的突厥帝国;

  否认中国各民族共同缔造伟大祖国的历史;

  鼓噪消灭“异教徒”,“反对突厥民族以外的一切民族”,胡说中国是“东突厥斯坦民族3000年的敌国”;等等。

  1933年11月,在英国的支持下,沙比提大毛拉等在喀什建立了所谓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但在新疆各族人民的反对下,这个分裂政权仅存在86天便寿终正寝。

  1944年,新疆伊犁、塔城和阿勒泰地区人民,在苏联的支持下爆发了反对国民党统治、作为中国人民民主革命运动一部分的“三区革命”,民族分裂主义分子艾力汗·吐烈(时苏联乌兹别克人)一度窃取了领导权,在伊宁宣布成立所谓“东突厥斯坦共和国”,自任“主席”。其后,“三区革命”领导人阿合买提江、阿巴索夫等夺回领导权,撤消了艾力汗·吐烈的职务,将“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改组为“伊犁专区参议会”,分裂势力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1949年9月,新疆和平解放,残余“东突”分裂势力不甘心失败,逃到国外,在国际反华势力的支持下,顽固坚持“疆独”立场,和境内的分裂分子里应外合,伺机从事分裂破坏活动。

  进入20世纪90年代,在“三股势力”(宗教极端主义、分裂主义和国际恐怖主义)猖獗的影响下,“疆独”分子加强活动,先后在境内外建立起几个影响较大的“东突”恐怖组织:

  1993年艾山·买合苏木纠集阿不都热合曼等“疆独”分子,在新疆秘密建立“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

  1996年境外“疆独”分子买买提明·艾孜来提等,在伊斯坦布尔组建“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简称“东突解放组织”);

  1996年6月,一伙旅居德国的中国“疆独”分子在德国慕尼黑市建立“东突厥斯坦新闻信息中心”(简称 “东突信息中心”);

  1996年11月,旅居境外的“疆独”分子,在德国的慕尼黑召开“第一届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后简称“世维会”)。

  上述“东突”恐怖组织建立后,疯狂进行以恐怖暴力为主要手段的分裂破坏活动。

  1997年2月25日,“东突”恐怖组织制造了乌鲁木齐市2路、10路、44路公共汽车爆炸案,造成3辆公共汽车被炸毁,包括维族、回族、哥尔克孜族、汉族群众在内的9人丧生、68名乘客被炸得腿断肢残,严重受伤;

  同年11月6日凌晨,以买买提吐尔逊为首的恐怖分子,秉承境外“东突”组织旨意,将全国和新疆伊协委员、阿克苏伊协主席、拜城县清真寺主持尤努斯·斯迪克大毛拉枪杀于去清真寺做礼拜的途中;

  1998年1月27日,这伙恐怖分子又将去清真寺做礼拜的叶城县政协常委、县大清真寺主持阿不力孜阿吉枪杀;

  1998年1月30日至2月18日,“东突”分子在喀什市先后制造了23起系列投毒案,致4人中毒、1人死亡,数以千计的牧畜死亡或中毒;

  同年5月23日,在境外接受过专门训练、被派入境的“东突”成员在乌鲁木齐市投放了40多枚化学自然纵火装置,制造了15起纵火案。

  “东突”恐怖分子还在境外进行恐怖活动:1997年3月,“东突”恐怖组织制造袭击中国驻土耳其使馆事件,冲击中国驻伊斯坦布尔总领馆,焚烧中国总领馆悬挂的国旗;次年3月,又一手策划制造了用炸弹袭击中国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总领馆的恐怖事件。

  以上,仅为1997年和1998年两年的“东突”恐怖活动,也足以说明:“东突”在新疆与境外策动的一系列爆炸、暗杀、纵火、投毒、袭击等血腥恐怖暴力事件,严重危害了中国各族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稳定,并对有关国家和地区的安全与稳定构成了威胁。

  2001年“9·11”事件后,国际反恐怖斗争与合作的呼声日趋强烈。2002年9月11日,联合国公布首批恐怖主义组织名单,“东突厥伊斯兰运动”等四个组织均赫然在列(其他3个恐怖组织分别是“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东突厥新闻信息中心”)。为了摆脱这一尴尬的处境,“疆独”分子为适应西方的需要,就打起所谓维护“人权”、“宗教自由”和“少数民族利益”的旗号,编造所谓“中国政府借机打击少数民族”的谎言,混淆视听,欺骗国际舆论,试图逃脱国际反恐怖主义的打击。

  新疆多民族大家庭的和谐局面不容破坏

  历史已经证明,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该地区历来是由多民族聚居的;新疆既不是维吾尔人的故土,突厥族也不就是维吾尔族。所谓由纯维吾尔族人组成的“东突厥斯坦国”,纯属子虚乌有的 “疆独”分裂主义的一种幻觉。“东突”分裂活动的出现,本质上是近代西方列强侵略中国、肢解中国的产物,对此,我们应有清醒的认识。

  新中国建立以来,新疆同内地各族人民一样,从根本上获得了翻身与解放。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下,新疆很快就完成了土地改革,政治、经济、文化事业都取得了显著的发展,大批少数民族干部得到培养,维吾尔族以外的其他少数民族聚居区的民族区域自治工作也已完成。

  鉴于新疆地区是以维吾尔族人为主、多民族聚居的历史特点,1955年1月,中央决定建立以维吾尔族为主体的省级民族自治区,目的就是进一步提高各族人民对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认识和爱国主义觉悟,加强和巩固各民族间的信任和团结,进一步发挥维吾尔族和其他各民族的积极性,促进各族人民政治、经济和文化等项事业的发展,把新疆建成一个多民族和谐的大家庭,走共同发展的道路。

  中央在新疆建立省级民族自治区时,就制订了明确的原则、方针、步骤。中央指出,在新疆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是一项极为重大的政治任务,必须强调爱国主义教育,这在新疆有更为重大的实际意义;必须坚持有利于民族团结的原则,要通过推行民族区域自治,更进一步加强和发展新疆各族人民的团结合作。

  1955年4月,中共中央复电新疆分局,同意新疆建立省级民族区域自治的名称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同时还指示:在实行民族区域自治过程中,务必深入进行教育工作,除继续防止和克服汉族干部中的大汉族主义思想残余外,亦须注意防止和克服维吾尔族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中的大民族主义思想倾向。中央重申:维吾尔族是新疆地区的大民族,在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后,应该更加注意照顾其他少数民族,以利进一步增加新疆各民族的团结,进一步发展新疆各民族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事业。

  1955年9月13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决议,批准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的议案,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撤销新疆省建制,并以原新疆省的行政区域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行政区域。

  1955年9月20日,新疆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在乌鲁木齐隆重召开;9月30日,会议选举产生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委员会组成人员,正式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撤销新疆省建制。赛福鼎·艾则孜(维吾尔族)当选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高锦纯、买买提明·伊敏诺夫(维吾尔族)、帕提汗·苏古尔巴也夫(哈萨克族)当选为副主席,委员37人,有维吾尔族、汉族、哈萨克族、蒙古族、回族、柯尔克孜族、塔吉克族、塔塔尔族、乌孜别克族、锡伯族、达斡尔族等民族构成。1955年10月1日,乌鲁木齐各族各界群众6万多人在人民广场举行盛大集会,庆祝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这是我国执行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重大胜利。

  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直至上世纪80年代,(除60年代初随中苏关系恶化,苏联插手“疆独”分裂活动,通过驻伊宁领事馆大量发放“侨证”等手法,策动1962年大批边民外逃的“伊塔〈伊犁和塔城〉事件”外)总体而言,新疆的形势是好的: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各族人民和谐相处,基本上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恶性民族冲突事件。进入80年代以后,由于国内外多种因素(诸如:对外开放,“胡乱邦”乱政,苏联解体,中亚民族分裂主义、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泛滥,国际反华势力的策动,等等)“东突”“疆独”势力迅速恶性膨胀起来。

  中国政府坚持执行民族平等、民族和谐和民族区域自治政策,与“东突”“疆独”分裂主义、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三股势力进行了不懈的斗争,取得了很大的胜利。据《新疆反恐十年成果展览》资料统计,在整个20世纪90年代,“疆独”分裂势力在新疆实施暴力恐怖案件250多起,造成600多人伤亡;但他们在境内的活动,最终都以失败告终,遭到新疆各族人民的唾弃。到2001年美国发生“9·11”恐怖袭击之时,中国境内基本上已无疆独势力有组织的活动。

  美国“911”事件发生后,合作“反恐”,已成为国际社会的一个共识。2001年6月,中国同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等五国,以共同打击“三股势力”(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为宗旨,组成了地区性的“上海合作组织”,进一步改善了我国反对“东突”“疆独”的地区环境。

  然而,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反恐”斗争,往往采取双重标准:凡是他们要打击的恐怖主义势力,就要求国际上共同配合,予以消灭;凡是他们认为可以为其霸权主义目的所利用的,即使是国际公认的恐怖主义势力,也要给予庇护、利用甚至加以扶植。

  比如,对俄国的车臣分裂势力和中国的“东突”分子,他们就搞区别对待,决不放弃利用任何一股可以对中、俄两国制造相当麻烦的势力。回顾“台独”、“藏独”和“疆独”势力随着美国单边主义霸权的兴起而蠢蠢欲动的历程,看看美国一直在积极插手南沙和蒙古地区的纠纷,在中国周边地区已经形成合围之势,就会发现,美国是怎样利用恐怖主义来为遏制中国的霸权主义政策服务的。

  关在关塔那摩的“东突”恐怖分子,原是美军2001年在阿富汗战争中抓获的“基地”组织成员,美国有关当局在2004年放弃了对他们的指控。然而他们同时是中国认定的恐怖分子,按国际惯例,中方一直要求将他们引渡回国,但美国以“担心他们遭到迫害”的所谓“人权”为由加以拒绝。2006年美国让阿尔巴尼亚接收了5名“东突”分子,直至今年又把 4名“东突”囚徒送往加勒比海的百慕大群岛,其余13名“东突”囚徒将被解往实际处于美国控制之下的太平洋岛国帕劳。

  鉴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在“反恐”问题上的双重标准,于是,投靠西方已成为在上世纪90年代遭到沉重打击、已临垂危的“东突”“疆独”的一根救命稻草,这也就是为什么在进入新世纪以后“疆独”的政治声浪反而逐渐高涨的真正原因。请看:

  2004年4月,以“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和“东突厥斯坦信息中心”为主,纠合境外一小撮疆独分子的“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就是在德国慕尼黑召开;

  2004年9月,“东突流亡政府”在美国宣告成立,由澳大利亚的“东突协会”主席艾哈迈德·埃根贝尔迪自封为总统;

  西方政治头面人物,频频祭起“民主”的大旗,一再接见“台独”、“藏独”、“东突”“疆独”头目,为他们分裂自己祖国的罪恶行径打气。布什还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会晤了流亡在外的东突恐怖分子头目热比娅,赞扬她是维吾尔族“最优秀的代表”……

  然而,今日的中国已不再是当年任人宰割的半殖民地了!新疆各族广大人民,更是人心思稳,人心思安,人心思好;他们拥护国家统一,拥护民族团结,拥护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建设成为各民族和谐相处的民族大家庭;“东突”“疆独”的恐怖主义分裂破坏活动不得人心。就在这次“七·五”事件中,就没有一个宗教界人士卷入其中。这一事实也充分证明,“东突”“疆独”分裂恐怖主义妄图利用“宗教”、“民族”、“民主”、“人权”的借口,是多么地可悲与可耻,最后都只能一一以彻底失败告终。

  从上世纪90年代前期“疆独”主要组织正式建立算起,中国对“东突”恐怖势力的斗争,已持续了将近20年。正如新疆社会科学院中亚研究所所长潘志平所说:“我们发挥了传统政治优势,通过发动民众、巩固基层组织建设,遏止住了分裂势力的活动势头。”

  是的,只要依靠新疆广大各族人民,“东突”“疆独”恐怖主义分子只要稍“有动作,我们就能知道”,“就会落进农牧民的汪洋大海之中”,我国的反分裂主义的斗争必将取得完全的胜利!随着西部大开发的顺利进行,我们坚信:我们国家只要坚持以往正确的民族政策,紧紧依靠新疆各族人民的团结,就一定能够维护新疆地区民族大家庭的和谐局面,建设更为美好的明天。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2. 企图和平演变中国?毛主席这道坎你们跨不过去!
  3.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4. 这家核酸检测公司惹怒了北京
  5. 为何说上山下乡,是伟大的决策?现在终于体会到毛主席用心良苦!
  6. 中国当心!瘟疫、战争之后,美国“动”了!
  7. 对中医“太抠门”:张伯礼凯旋归来,上海媒体却一片寂静,党性何在?!
  8. 当胡锡进遭遇网络义勇军
  9. 时代尖兵:不能将一些老干部被打倒的责任甩锅给毛主席
  10. 战争铁律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3.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4.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
  5.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6. 俄乌战争会和911一样,成为战略机遇期?
  7.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8. 俄乌冲突背后的三本经济账,这才是隐藏的冰山!(深度)
  9.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10.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1. 郝贵生:建议上海党政领导来一次“三湾改编”
  2.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3. 震惊,上海突现大规模灵魂出窍
  4.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5. 这个“内奸”,暴露了!
  6.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7.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8. 晨明:依法治国的深入思考——从张钦礼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说起
  9.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10. 上海的“大扫除”要开始了!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疫情之下,打工人的生存越来越艰难……
  6.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