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鲍盛钢:美国是如何臆造威胁论的?

作者:鲍盛钢 发布时间:2014-11-25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美国先是臆造中国威胁论,然后是俄罗斯威胁论,接着又是中俄“东方北约”威胁论,事实上这些威胁论都是美国自己制造与自找的。美国重返亚洲,推行亚太再平衡,矛头指向中国,中国自然要反制。同样美国在欧洲推行北约东扩,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自然也会受到俄罗斯的反制。而美国在欧亚大陆两端同时挤压中国与俄罗斯,自然会使中国与俄罗斯走到一起,这可以说完全是一种力学运动,这能够怪谁呢?只能说这是美国咎由自取。事实上,美国还曾经臆造过日本威胁论,等等,如此说明美国已经患了一种严重的臆想症。

  25年前冷战结束西方主流观点认为国际政治发生了一场根本的转变,合作而不是安全竞争成为界定大国关系特征的词汇,美国总统克林顿在1992年曾经宣称:“在这个崇尚自由而不是专制的世界里,对纯权力政治愤世嫉俗的盘算不可能成气候,它不适合新的时代。”21世纪的地缘政治必然是“开明的利己主义和共同的价值观将驱使国家以更具建设性的方式界定自己的伟大,并将驱使我们以更具建设性的方式进行合作。但是,短短25年后大国关系从合作,貌合神离又回到了相互安全竞争并走向可能爆发冲突的边缘,这不能不说是历史又给人类开了一个玩笑。首先,是美国重返亚洲,尽管美国口口声声说美国重返亚洲,不是要遏制中国的和平崛起,但是事实上美国的所作所为全然是针对中国的,否则根本无法解析美国在亚洲的战略部署,美国的目的就是想把中国在亚洲的影响力推回到第一岛链之内,同时通过TPP在经济上将中国排挤出去。但是,目前亚洲的主流依然是和平与发展,所以美国难以孤立中国。尽管日本与菲律宾等国家在美国怂恿下不断挑衅中国核心利益,但它们显然是别有用心,而且有将美国拖入新的太平洋战争的风险。美国不得不支持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似乎更像是为日本所绑架。而传统盟国韩国,亦和美国不信任的伙伴中国走得更近。其他亚洲国家,更担心中美在太平洋的博弈,伤及自身。因而,美国的重返亚洲和亚洲再平衡战略,很难称得上成功。事实上中国未必要挑战美国的全球地位,相反追求的是美国对两国新型大国关系的确认,并赋以和中国国家地位相称的地缘战略空间和权利。美国认为冷战后对中国的接触战略是一种错误,因为它使中国融入现有世界经济体系,没有被美国化反而崛起了,所以应该改为再平衡战略,但由此对中国形成的刺激和倒逼又催醒了中国海洋强国梦,并推动中国外交走向多元化和更加成熟,这又是美国始料未及的。

  然后,是美国在乌克兰问题上逼迫俄罗斯,导致双方矛盾公开化。冷战后最让美国放心的是欧洲,但是目前曾经被认为是有利于巩固自由与民主成果的北约东扩政策却是一种错误,因为它直接导致了目前乌克兰危机与俄罗斯和美国,欧盟国家关系的恶化。尽管美国口口声声讲北约东扩大不是针对俄罗斯,但是当北约军队进入新欧洲,美国导弹防御体系指向俄罗斯的时候,俄罗斯还会这样认为吗?对此美国国际问题研究学者米尔斯海默在一篇分析文章中讲了真话,奥巴马总统决定硬抗俄罗斯,发动制裁、进一步支持乌克兰新政府,这是个严重错误。他的回应和当初加剧危机的逻辑是一样的,这不仅无助于解决分歧,还将制造更多麻烦。在美国与西方国家看来,一切都是普京的错,且普京的动机上不了台面,这是谬见。事实上此次危机的根源是北约东扩,所以由来已久,一直以来俄罗斯人极度厌恶北约扩张,眼见着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纷纷加入北约,但俄罗斯并未出手阻拦。2008年,北约宣布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将成为北约成员国”,俄罗斯立刻表明其底线。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不只是俄罗斯邻国那么简单,这两个国家就在俄罗斯的家门口。俄罗斯2008年8月的强硬回应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阻止格鲁吉亚加入北约和西方阵营。至于当前乌克兰危机,普京当然认为事态发展是对俄罗斯核心战略利益的直接威胁。谁能怪他?不管怎么说,美国一直甩不掉冷战的阴影,自1990年代以来便将俄罗斯视为潜在威胁,全然不顾后者抗议北约东扩、反对美国在东欧建立反导系统。但实际上,没有哪个美国和西方国家决策者站在普京的立场换位思考。

  面对美国的步步紧逼,中国和俄罗斯走近并联手制美,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因为唯有如此,它们才能再平衡美国,而且如果美国在欧亚大陆两边继续向中国和俄罗斯紧逼的话,那么无论从战略层面上来看,还是从战术层面上来看,中俄两国都有结盟的理由,而这对美国将是一个战略噩梦,但是这又能够怪谁呢?这不是美国自己一手造成的吗?当然目前中俄走近并不能说明中俄两国正走向结盟,这是因为如果中俄联盟,会与西方发生重大对峙,而中国和俄罗斯都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情。所以,美国在战略空间上逼迫中国与俄罗斯是为了继续维护美国的霸权地位,而中俄联手是为了逼和美国,回到并推动国际政治多元化与民主化的发展。毕竟冷战结束已经过去25年了,经济全球化已经改变世界,要想回到过去已经不可能,而且谁也不想真的再回到过去,也许美国除外,美国还在怀念冷战, 而怀念过去无非是怀念美国曾经享有的荣耀与特权,美国已经越来越成为阻止国际社会变革的既得利益者。对此美国布热津斯基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全球化时代已经启动,一个主导性的力量除了执行一项真正体现全球主义精神,内涵和范围的外交政策之外,将别无选择。”否则闭关自守无异于逆历史潮流而动,结果只能是自我边缘化,而如此这般,如果美国继续一意孤行将会成为终结美国力量的终点。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