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防外交

岳青山:胡锡进提出所谓武统台湾的“需要两个战略的确定性”只怕是得了“恐美病”!

岳青山 · 2020-05-29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胡文》提出所谓武统台湾必需“两项战略上的确定性”、“两个条件”,乃奇谈怪论。它既没有法理的依据,同《反对分裂国家法》唱的是反调,又没有历史的根据,有悖于我们共和国创立、巩固和发展的历史,更谈不上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毛主席面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从来就没有怕过。

  岳青山:胡锡进提出所谓武统台湾的“需要两个战略确定性”论只怕是得了“恐美病”!

  ——纪念《反对分裂国家法》实施15周年

  今年是《反对分裂国家法》实施15周年。胡锡进在蔡英文高票赢得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第二天,就发表了题为《胡锡进实事求是看武统台湾的选项》一文(以下简称《胡文》)。乍一看来,似也在“理”,说得还“头头是道”。只是,一经推敲、细想,也就大谬不然。

  现在,蔡英文已“宣誓就职”,民进党又在紧锣密鼓准备“公投修宪”,特朗普破坏三个“联合公报”支持台独也动作频频,未来四年台湾情势如何,大家都在拭目以待。《胡文》提出的这种观点,也就不可不分辩清楚。

  一、所谓武统台湾的“两项战略确定性”论

  《胡文》开门见山指出,蔡英文高票当选之后,“大陆互联网上主张武力统一台湾的声音迅速升高”。他认为,这些人太不实事求是。他们不懂,“实事求是看武统台湾”,那就须有“两项战略上的确定性”,或“两个条件”,作为前提。如果“两个条件缺其一,中国大陆武统台湾就将面临巨大战略风险”,危险得很!

  请看《胡文》是怎么说的:

  “从昨天晚上开始,大陆互联网上主张武力统一台湾的声音迅速升高。老胡今天专门谈谈这个问题。”

  他肯定,现今“武统台湾,从两岸军事对比来说毫无问题,会比70年前解放军打平津战役拿下北京城还容易。与此同时,它意味着中国与美国全面摊牌,这是中国必须冷静面对的风险与挑战。”

  那么,中国甚么条件下才谈得上“武统台湾”呢?

  《胡文》提出:“中国把武统作为一个优先现实选择,需要两项战略上的确定性:

  第一,解放军在第一岛链附近形成压倒性优势,或者我们能够很容易地给前来干预的美军造成不可承受的代价。与此同时,美国不敢对中国实施大规模的战略报复,不敢对中国进行核讹诈。”

  这里提出,武统台湾需要的第一个“战略上的确定性”,即军事上的“战略确定性”、军事“条件”,要点是:

  ⑴、“解放军在第一岛链附近形成压倒性优势,或者我们能够很容易地给前来干预的美军造成不可承受的代价”;

  ⑵、“与此同时,美国不敢对中国实施大规模的战略报复”;

  ⑶、还要“美国不敢对中国进行核讹诈。”

  “第二,中美经济实力对比形势逆转,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综合经济竞争力超过美国,使得美国在与中国发生严重军事冲突的时候无力对中国开展全面经济制裁,也无力联合西方力量在经济上围堵中国。也就是说,武统台湾不会给中国大陆经济发展造成严重的不确定性。”

  这里提出“武统台湾”需要有经济上的“战略上的确定性”、经济“条件”,要点是:

  ⑴、“中美经济实力对比形势逆转,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综合经济竞争力超过美国”;

  ⑵、“美国在与中国发生严重军事冲突的时候,无力对中国开展全面经济制裁”;

  ⑶“也无力联合西方力量在经济上围堵中国”。

  总之,“武统台湾不会给中国大陆经济发展造成严重的不确定性。”

  并且,《胡文》强调指出:“两个条件缺其一,中国大陆武统台湾就将面临巨大战略风险。我们必须面对这个现实。”

  概而言之,中国选择“武统”,就“意味着中国与美国全面摊牌,这是中国必须冷静面对的风险与挑战”,这就“需要两项战略上的确定性”,即军事上的“战略确定性”,条件高到要“美国不敢对中国实施大规模的战略报复”,乃至“不敢对中国进行核讹诈”,和经济上的“战略确定性”,条件具体到美国既“无力对中国开展全面经济制裁”,“也无力联合西方力量在经济上围堵中国”。如果“两个条件缺其一,中国大陆武统台湾就将面临巨大战略风险。我们必须面对这个现实。”天会塌下来!

  《胡文》提出“两项战略确定性”论毫无道理,既违法,又忘马,还悖史。

  二、“两项战略确定性”论,违法

  《胡文》提出所谓武台湾的“两项战略确定性”首先是违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对分裂国家法》。

  2005年3月14日,中国人大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通过《反分裂国家法》,明文规定:

  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容分割。“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统一,是中国的内部事务,不受任何外国势力的干涉。”

  第五条规定,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是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基础。国家以最大的诚意,尽最大的努力,实现和平统一。如果“和平统一”实在不成,就要武统。《反对分裂国家法》对于武统台湾的条件作了明确的界定:

  “第八条: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

  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这里,《反对分裂国家法》十分明确规定实行武统台湾的条件有三:

  第一、“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

  第二、“台湾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

  第三、“台湾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

  由此可见,《反对分裂国家法》明文规定武统台湾,就这三个条件。而且,三条只要有一,就要坚决实行武统。白纸黑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仅此而已,绝无其他。

  这里,有没有中国“武统台湾”,必须具有“两项战略上的确定性”、“两个条件”呢?没有,连半点意思都没有!

  有没有实行“武统台湾”,非得等到“美国不敢对中国进行核讹诈”之时呢?没有,一点影子也没有。

  有没有“武统台湾”,需要待到美国经济上“无力对中国开展全面经济制裁”,甚至还“无力联合西方力量在经济上围堵中国”之际呢?没有,连一个字都没有。

  可见,《胡文》提出武统台湾需要所谓“两项战略确定性”、“两大条件”,同《反对分裂国家法》是风马牛不相及。

  如果胡主编自以为,《反对国家分裂法》没有写明“两项战略上的确定性”,有失偏颇,那也只能提案全国人大重新审议,修正补充。在此之前,擅自在中央媒体公布自己的主张,是很轻率的,不负责任的,十分有害的。

  三、“两项战略确定性”论,忘马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掌握和运作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研究和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是我们党的传家宝。”《胡文》为什么无视《反对分裂国家法》擅自另提所谓“两项战略上确定性”呢?说到底,就是忘了这个“传家宝”。

  应当承认,我国按照《反对分裂国家法》实行武统台湾之时,确也不能不准备美国出面干涉和破坏的危险。《胡文》指出此种危险是完全正确的。

  只是应当看到,这里是两个不同性质的问题,即大陆用统一台湾,实现国家领土的最终统一的问题,和美国阻挠、破坏和干涉中国武统台湾、侵略中国的问题。两者既相互联接,又相互区别,不应当简单地绞在一起,混为一谈。

  1959年10月2日,中苏两党会谈,赫鲁晓夫就曾提出,中国和美国的关系还是要搞好,“台湾现在不能解放”。毛主席当即尖锐地批评他说:

  “赫鲁晓夫同志,你把问题搞错了,你把两个不同性质的问题搞混了。一个问题是我们跟美国的关系问题,另一个是我们跟台湾的关系问题。我们跟美国的关系问题是美国侵略我国台湾的问题,是我们要求美国撒出台湾而美国应撒兵的问题。至于我们跟台湾的关系,则是台湾怎样解放的问题。这个问题只能由中国人自己去解决,别人无权过问。你赫鲁晓夫同志对前一个问题有发言权,可以劝艾森豪威尔从台湾撒出一切武装力量。对后一个问题你是无能为力的,不宜说三道四。”(转引自吴冷西《十年论战》上册,第223页)

  《胡文》难道不也是“把两个不同性质的问题搞混了”呢?此其一。

  其次,《胡文》武统台湾的“两项战略上的确定性”论和“两个条件”论显现了对美帝国的幻想。

  台湾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解决台湾问题,实现中国的领土的最终统一,是中国的内政。这既是彻底完成民主革命的问题,也是实现伟大民族复兴的应有之义。

  党的18大已经画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路线图。不统一台湾,就谈不上实现了伟大的民族复兴!所以,习主席早已指明,台湾问题不能久拖不决。

  这里的关键问题在于,如果以蔡英文为头子的台湾民进

  党敢于前走一步,宣布“台湾独立”,中国大陆怎么办呢?

  按习近平总书记在18大报告庄严地宣布的:“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经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这就理所当然地要依照《反对分裂国家法》,坚决实行武统,“解放台湾”,完成国家领土的最终统一。

  这个“战略上的确定性”是十分明确的,毫无疑义的。

  然而,胡主编却认为,这样“轻易选择武统”,就“意味着中国与美国全面摊牌,这是中国必须冷静面对的风险与挑战”。武统台湾必须有的“两项战略确定性”、“两个条件”,如果连一个都没有,怎能武统?就是说,即使台湾“宣布独立”,也只能是忍耐退让,听之任之,等、等、等,一直等出了“两项战略上的确定性”,等到了美国“不敢”对中国进行核讹诈,等到了美国“无力”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才能发动武统。

  并美其名曰:这就是“实事求是看武统”,这就是“我们必须有勇气,有耐心,有战略定力”。

  殊不知,美国乃当今世界上头号帝国主义,本性不会改变的。美国亡我之心不死,其遏制打杀中国的武器,无非就是军事威胁,常规的,“核讹诈”,以及“经济制裁”,美国独自实行制裁,或“联合西方围堵中国”。只要美帝国还存在,这样的“战略风险”总是存在着的。只有大小之分,并无有无之别。中国再发展,再强大,也不可能强到使美帝国“立地成佛”。何况“狗急了,还跳墙”!

  可以说,只有美帝国灭亡之日,才是其对中国“不敢核讹诈”、“无力进行经济制裁”之时。

  《胡文》提出所谓“两项战略确定性”论,不是立足在对美帝国的幻想之上,还能是什么?

  最后,更重有的是,胡主编如此惧怕所谓“与美国直接摊牌”,如此惧怕同美国侵略者打仗,也是忘掉了马克思主义战争观的结果。

  毛主席在《论持久战》中深刻指出:“战争是政治的继续”。但“战争不即等于政治。战争是政治的特殊手段的继续”《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479页)

  “历史上的战争分为两类,一类是正义的,一类是非正义的,一切进步的战争都是正义的,一切阻碍进步的战争都是非正义的。”(同上书,第575-476页)

  “战争是力量的竞赛,但力量在战争过程中变化其形态。”正确地看待中日两国“实力对比”,只能“采取客观的观点和全面的观点去考察战争,才能使战争问题得出正确的结论。”(同上书,第447、487页)

  毛主席深刻指出,人是战争中的决定因素。他在批评亡国论者和妥协论者只看到“经济”、“武器”在战争中的作用时说:

  “这就是所谓‘唯武器论’,是主观地片面地看问题的意见。我们的意见与此相反,不但看到武器,而且看到人。武器是战争中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决定的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力量对比不但是军力和经济力对比,而且是人力和人心的对比。军力和经济力是要人去掌握的。”(第469页)

  归根到底,战争的决定性因素是人,“兵民是胜利之本”。“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同上书,第509、511-512页)

  试问:《胡文》论及中国武统台湾时,如何看待中美两国可能发生战争,眼里除了经济,武器,核武讹诈,经济制裁,等等,还有没有马克思主义战争观的影子呢?

  四、“两项战略上的确定性”,悖史

  历史如铁。《胡文》提出“两项战略上确定性”,也是有悖于我们的共和国诞生、巩固和发展的历史史实。

  还是请“历史先生出来作证”:

  第一个事实,“小米加步枪”打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毛主席有句名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我们的共和国就是枪杆子“打”出来的,不是“等”出来的。如果没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坚决以革命战争反对美帝国支持的蒋介石国民党发动的反革命战争的胜利,就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

  1945年,中国人民经过长达8年的浴血奋战,好不容易赢得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而蒋介石国民党却在美国的支持下,悍然发动反革命的全面内战。

  从国共双方的“实力对比”来看,无论是经济方面,还是军事方面,悬殊无疑是很大的。

  “军事”上,国民党的总兵力达430万之多,而且拥有装备较好的陆、海、空军,还接收了日本侵华投降军队100万人的全部装备;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只有127万人,不仅没有海军和空军,而且陆军装备也很差。

  “经济”上,国民党政府统治着约占全国76%的面积、3.39亿人口,控制着几乎所有的大城市和绝大部分铁路交通线,拥有全国大部分近代工业和人力、物力资源;而解放区的土地面积只占全国的24%,人口约1.36亿,占全国人口的28%,且基本上依靠传统的农业经济。

  更加重要的是,中国共产党如果坚决以革命战争反对国民党反革命内战,同样面临着与美国直接摊牌的风险。这就是毛主席说的:中国的解放战争,实际上是反击“美国出钱出枪,蒋介石出人,替美国打仗杀中国人,借以变中国为美国的殖民地的战争。”(《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491页)

  事实上,美国还派出了十几万海军陆战队驻扎在上海、青岛、天津、唐山、北平,“美国的陆海空军已经在中国参加了战争”,“只是没有公开宣布作战。”(《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492 页)

  然而,毛主席却客观地、全面地估计了整个形势,提出“我们的方针是针锋相对,寸土必争”,用革命战争粉碎美国支持的蒋介石发动的反革命战争。并充满自信地表明:“我们不但必须打败蒋介石,而且能够打败蒋介石!”他说:

  蒋介石的方针是定了的,按照蒋介石的方针,是要打内战的。“美国帝国主义要帮助蒋介石打内战,要把中国变为美国的附庸,它的这个方针也是老早就定了的。”

  “但是美国帝国主义是外强中干的。”有一个美国人即美军在延安的观察组组长包内德上校,曾对毛主席说,你们要听美国的话,“派几个人到国民党政府作官”。毛主席不答应。包内德说:“不做不好”,“第一,美国人会骂你们;第二,美国人要给蒋介石撑腰。”毛主席回答说:

  “你们吃饱了面包,睡足了觉,要骂人,要撑蒋介石的腰,这是你们美国人的事,我不干涉。现在我们有的是小米加步枪,你们有的是面包加大炮。你们愛撑蒋介石就撑,愿撑多久就撑多久。不过要记住,中国是什么人的中国?中国绝不是蒋介石的,中国是中国人民的。总有一天你们会撑不下去!”(《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126、1132-1133页)毛主席就这样诤诤铁骨!

  他在1964年7月2日会见外宾时,还回顾过解放战争时期同美军“直接摊牌”的生动故事。他说:

  “我们同蒋介石打仗,在胜利之前,美国有十几万海军陆战队驻扎在上海、青岛、天津、唐山、北平,或以此作为根据地,或是临时驻扎过。但我们一打这些地方,他们就跑,连接触不敢接触。甚至蒋介石的军队还未跑,他们就先跑了。驻青岛的美国人更滑稽,我们逼近青岛后,他们天天来侦察,看看哪一天攻城。后来他们知道我们几天之内要攻占这个城市,就马上跑掉。陆军跑了还不算,海军本来在海面上,何必跑呢?他们也跑了。这是因为美国人懂得中国人反对美帝国主义反得很厉害,人民解放军不怕死。(《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册369页) 当年,美国人是那么怕解放军,为何现在中国公知变得这么怕美国?

  事实不正是这样:中国人民在毛主席的领导下,经过三年浴血奋战,用“小米加步枪”战胜了美国全幅美式武装的国民党反动派,夺取了全国的胜利,创立了新中国。

  如果按照《胡文》所谓“实事求是看武统台湾”的逻辑,就非得等到有了“两项战略上的确定性”,等到共产党、解放区实力对比超过国民党、蒋管区,非得等到美国不敢插手干涉,那就只怕现在“我们还在黑暗中摸索”,也就无所谓“武统台湾”的问题了。

  第二个事实,“木船打败军舰”,解放海南岛

  台湾和海南岛是中国最大的两个岛。海南岛面积33920平方公里,比台湾仅小2平方公里,人口约300万。蒋介石国民党被赶到台湾之后,就处心积虑要以海南岛作为”反攻大陆”的理想踏脚石。

  1949年10月17日,建国后的第7天,毛主席得悉第四野战军第十五兵团解放广州后,即致电林彪:“……使十五兵团易于攻取海南岛,消灭残敌,平定全粤。”12月18日,他还在访苏期间就电告林彪,要发起解放海南岛战役。

  众所周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英勇无敌,从长白山一直打到广东沿海。只是,解放海南岛已不是陆战,而是海战,要渡海作战,这就谈何容易!毛主席也说:“渡海作战,完全与过去我军所有作战的经验不相同。”

  琼州海峡宽11-27海里(约20公里-50公里),渡海作战,按《胡文》所谓的实力对比,优势明显不在我方。一者,国民党在海南岛的三军总兵力共10万人,解放军大军渡海作战,由于船只所限,能一次运去二、三万兵力,那就了不得了。重要的是二来,海南岛蒋军有空军4个大队,战斗机、轰炸机和运输机共45架,完全控制了制空权;解放军当时还没有飞机。更重要的是三则,岛上蒋军拥有海军第三舰队及海军陆战队1个团,有各型舰船50艘。而解放军却连一艘军舰也没有。并且,这时美国侵占着台湾,解放海南岛面临《胡文》所谓“战略上的不确定性”,比起现在如需“武统台湾”,无疑更大。

  然而,在毛主席的指挥下,我军采取了新的作战方针,以木帆船为主要渡海工具,在无空军支援、配合的情况下,采取“积极偷渡、分批小渡与最后登陆相结合”的作战方针。经过严密而充分的准备后,我43军、40军先后于3月上旬、下旬分别以两个加强营、两个加强团共7593人,两批四次实施偷渡,在琼崖纵队的强力接应下,登陆成功,为野战军大规模登岛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4月16日下午黄昏,我两军25668名指战员,分乘381只木帆船,向海南岛发起大规模登陆作战。在海上激战中,靠“土炮艇”、机帆船击退敌舰队的拦阻,于17日突破敌人的海岸防线,强行登陆,随即向纵深进攻。20日,夺取了黄竹、美亭决战的胜利。共歼灭了国民党主力3.3万多人,其中生俘24890人。战斗至5月1日,历时58天的解放海南战役胜利结束。

  毛主席就这样指挥“木船战胜军舰”,解放了海南岛。

  如果按照《胡文》所谓的“两项战略上的确定性”的逻辑,生怕同美国摊牌,那么,海南岛就有可能成了“第二个台湾”!

  第三个事实,“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1950年6月,朝鲜内战爆发,美国悍然出兵干涉,同时派第七舰队侵入中国台湾海峡,并不顾中国政府多次警告,越过三八线,直逼中朝边境的鸭绿江边,妄图将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扼杀在摇篮里。

  其时,中国建国伊始,百废俱兴。中美两国实力对比极为悬殊。从经济方面来看 ,1950年,中国的钢产量只有60万吨,工农业总产值只有100亿美元,而当年美国的钢产量8772万吨,工农业生产总值高达2800亿美元,两国的经济实力之比竟为1∶28。就军事方面而论,中国的军队依旧是一支由“小米加步枪”装备起来的军队,没有海军,没有空军,更没有原子弹。我们的一个军(三个师)只有这样的炮三十六门。而美国则是世界上高度现代化的军队,有强大的空军和海军,还有原子弹。美国一个军(两个步兵师、一个机械化师)包括坦克炮和高射炮在内,共有各种炮一千五百门,等等。

  还有,美国侵朝战争还纠集了英、法、德、意、日等16个国家。

  所以,中国出兵抗美援朝,就不仅是“意味着同美国全面摊牌”,而且是同美国为头的所谓“联合国军”决一死战。

  在这样严峻形势下,中国怕不怕美国?应不应出兵抗美援朝?

  毛主席从战略的全局着想,斩钉截铁地作出结论:中国“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它打它的原子弹,我打我的手榴弹,我相信我们的手榴弹会战胜它的原子弹,它无非是个纸老虎”。(《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1卷,第205、212、页)

  结果还正是这样,中国人民志愿军经过三年的浴血奋战,将猖獗一时的“联合国军”赶回“三八线”以南,逼得美国不得不第一次在被打败后签订停战条约。

  抗美援朝战争史诗般的伟大胜利,是争得中国在世界的大国地位之奠基之战,“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如果按《胡文》所谓“战略上的不确定性”论的逻辑,不敢出兵抗美援朝,那么中国现状又如之何,可真不堪设想!

  第四个事实,炮击金门“整家法”,“美舰护航照样打”

  蒋介石逃往台湾后,美国处心积虑要把台湾从中国分离出去,作为美国“永久不沉的航空母舰”。1954年12月2日,美蒋公然签订所谓《共同防御条约》,其第五条宣称:中国人民如果解放台湾,也危及美国本身之安全,将同台湾“共同对付”;至1958 年,美国向台湾派出的“军事顾问团”多达2600人,台军营以上都有美国顾问,美国第十三特种航空队进驻台湾,第七舰队侵占我台湾海峡;还对我国进行核讹诈。严重威胁国家的安全。

  蒋介石将把其全部兵力的三分之一,即11万人,集结于金门(9.5万)、马祖(1.5万),妄图以此作为蓄谋已久的“反攻大陆”的踏脚石。1958年7月17日,蒋介石宣布:台、澎、金 、马全线处于“紧急戒备状态”。 台湾海峡硝烟弥漫,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面对蒋介如此猖獗嚣张,毛主席审时度势,决定炮打金门,“台湾太远打不到,我就打金 、马。”尽管这是“整家法”,而问题在于,金门蒋与美混在合一起,炮击金门,能不面对死美军?

  毛主席一如既往没有把美国看成什么太了不起的力量,就是要炮打金门,“直接对蒋,间接对美”,倒看看美国如之何(《周恩来年谱》中巻,第387页)

  据此,中国人民解放军陆续调入福建前线参战的陆海空军部队,共有459门大炮、80多艘舰艇和200多架飞机。做了充分的准备。

  1958年7月 -10月美国艾森豪威政府出兵黎巴嫩,遭到全世界的一致声讨。毛主席抓住这个有利时机,下令炮击金门。1958年8月23日下午5时30分,我福建前线部队一声令下,炮击金门,持续两个多小时发射炮弹3万发。击毙击伤国民党中将以下官兵600余人,两名美国顾问也被炮击打死。第二天,中国炮兵和海军又对金门进行了打击,重创国民党“中海”号大型运输舰,击沉了“台生”号货轮。

  蒋介石惊慌失措。美国也慌了手脚。艾森豪威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从西岸和地中海调遣大量军舰到台湾海峡集结,向中国示威。

  只不过,在毛主席的眼里,这只是美帝国“纸老虎”吓得吼叫几声而已,并不可怕。

  经过连续两天的猛烈炮击,中国人民解放军实现了对金门专区的严密封锁。金门岛十多万国民党守军人心惶惶,纷纷向台湾告急。蒋介石要向金门、马祖运输军输,乃至生活物质,只好请求美舰“护航”。而美国人按美蒋《共同防御条约》,也不得不答应“护航”。

  于是,问题就来了,我炮击金门遇到美舰“护航”,究竟是打还是不打?

  毛主席的回答是:“照打不误”。事情是这样的:

  9月8日中午12时,美蒋联合编队驶向金门。美国的军舰配置在左右两侧“护航”,国民党的舰只夹在中间,间隔只有二海里,由台湾向金门开来。我福建前线部队叶飞立即请示毛主席,打不打?。毛主席回答说:

  “照打不误。”

  叶又请示:“是不是连美舰一起打?”

  毛主席回答:“只打蒋舰,不打美舰。”并交待要等美蒋联合编队抵达金门料罗港口岸才打,只是要等北京的命令才开火。

  9月8日中午12时,叶飞直报北京:美蒋联合编队抵达了料罗港湾,开始卸补给物质。毛主席下令开火。前线所有炮群突然以密集火力攻击蒋舰及运输船只,炮弹倾泻在料罗港口岸码头。值得注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开炮,美舰丢下蒋舰及运输船只于不顾,立即了掉头向台湾方向去,”(《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册,第441页)仓皇撤至料罗湾以南4-12海里处徘徊观望,眼睁睁看着蒋三艘军舰被击沉,数艘军舰被击伤。

  9月11日,美国4艘军舰再次为国民党运输编队“护航”,并接连闯入金门、厦门海域。我福建部队一如既往,“照打不误”,突然发起猛烈炮轰,护航美舰同上次一样,立即了掉头,仓7687逃离战区海域。

  美国“纸老虎”再现原形!

  至9月初起,毛主席调整炮击战术,对金门实行“零炮射击”。从过去二小时打30000万发,到每天24小时“只打300发”,日打夜打,“让敌人昼夜惊慌,不得安宁。”

  就这样打打停停,停停打打,美国也就只好公开宣布放弃“护航”,并于9月 15日重新回到中断9个月的中美大使级会谈桌上。

  此次金门炮战持续至10月中旬胜利结束。

  可见,毛主席指挥金门炮战,美帝国还侵占着我国台湾,并没有等有什么“两项战略上确定性”,就下令开炮,就是老美“护航”,也“照打不误”,它还不是被吓得掉头就跑。

  胡主编却在61年后,美国早就被我撵出了台湾,却在须要“武统台湾”时,还要看有无所谓“战略上的不确定”,真令人匪夷所思!

  第五个事实,援越抗美,“趁我们还活着打完这一仗。”

  二战结束后,美国对越南及印支半岛,早就垂涎三尺。只是懾于抗美援朝战争的教训,不敢轻举妄动。从1955年后,美国派出大批美军顾问进驻越南南方,支助吴庭艳傀儡政府,开展血腥的“灭共”运动,到1961年1月肯尼迪上台,小心意意地策划了以南越伪军为主的不宣而战的所谓“特种战争”,直至约翰逊时期才强化了侵越战争。他1965年6月 8日公然宣布美军直接参战,将过来的“特种战争”升级为以美国为主、以“南打北炸”为特点的“有限战争”。 侵越美军由1965年5万人,至1969年7月猛增至54.3万人;西贡傀儡政府军扩大到近100万人。

  美国发起大规模侵略越南战争,不仅是侵占越南,控制印支三国,而且更重要的是借以打杀和遏制中国。正如毛主席说的,“把越南一把刀插在我们的脚上”。

  面对此种形势,毛主席和党中央毅然决然援越抗美。

  1964年6月24日,毛主席会见同越南人民军总参谋长文进勇

  时说:

  “我们两党两国要合作,共同对敌。中国要作好准备,如果美国冒险打到越南北方,中国军队就以志愿军形式开过去。你们对各种可能也要准备。还有一个怕不怕美国的问题。你越怕,它越欺负,你不怕,它就不敢任意欺负。”(《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册367页)

  1965年3月22日,毛主席在武汉听取周总理汇报中常委关于

  美侵越形势时,说得更坚决:“要打就早点打,趁我们还活着打完这一仗” (《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册,第487页)

  其后,应胡志明的请求,中国坚决援越抗美。自1956年6月,中国先后派出援越部队达32万人,包括:工程兵8万多人;铁道兵32700人;先后五批入越轮战的中国高射炮部队总数15万多人。

  这些中国援越部队在越南三年零九个时间里,共计对敌作战2153次,击落了敌机1071余架,击伤1603架,俘虏美军飞行员42人,沉重地打击了美国侵略者。有力支援了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

  此次授越抗美救国战争,美国使用除核武器以外各种新式武器,耗费近三千亿美元的战争开支,伤亡36万多人(其中死亡5.8万余人),损失飞机和直升机8612架,总共消耗弹药760万吨。越南军民死亡300万人,1000多万人成为难民,上百万人流亡他国。中国志愿部队在越南也牺牲了数千人。

  这就终于迫得尼克松不得不于1973年1月签署巴黎和平协议。美国侵略军也就无可奈何地撒出了越南

  经过抗美援朝、抗美援越的教训,美国帝国主义吃尽了侵略战争的苦果,终于懂得毛主席领导的“中国人民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从此之后,倒也长了点记性,几十年来,再不敢轻举妄动。

  第六个事实,珍宝岛之战,推动世界格局大变

  中苏珍宝岛之战,是1963年中国为捍卫珍宝岛主权而进行的自卫反击战,结果以中国胜利而告终。这是中苏关系中的大事,也是推动世界格局变化的大事。

  1860年,清政府被迫和沙俄签署的《中俄北京条约》中规定,中俄以乌苏里江为界。珍宝岛位于乌苏里江中游主航道中国一侧,面积只有0.7平方公里,水浅是我临江半岛,水满才成江心小岛。即使根据不平等的《中俄北京条约》的规定,珍宝岛处在乌苏里江岛主航道中心线靠我方一侧,这就理所当然是中国无可争议的神圣领土。

  然而,苏联却蛮不讲理,声称它们拥有珍宝岛之主权。自1947年,苏军就开始不时巡岛。赫鲁晓夫上台大反斯大林后,中苏关系就逐渐恶化。勃列日涅夫奉行“社会帝国主义”,1968年8月公然入侵捷克斯洛伐克。随后,竟鼓吹所谓“有限主权论”,作为入侵社会主义国家的理论依据。

  苏联在中苏边界陈兵百万,并派二十万苏军进驻蒙古,在远东配备了可以进行核攻击的数百架轰炸机。60年代中期以后,苏联就不断在我国边界制造摩擦事件,挑衅中国。从1964年10月15日,到1969年3月15日以前,苏联方面挑起的边境事件多达4189件。

  更恶毒的是,苏联政府于1969年6月13日发表声明,公然叫嚷:“‘柳条边’和长城是中国北部疆界的标志”,为入侵中国,强占中国领土制造舆论。两国边界冲突,一触即发。

  1969年初,毛主席纵观世界格局的变化,审时度势,决定在珍宝岛自卫反击苏军的军事挑衅,坚决维护我国领土的完整和国家的安全。中央军委指示沈阳和北京等有关军区,充分做好战争准备;只要苏军敢再来侵犯,就坚决自卫反击,务必做到“不斗则已,斗则必胜”;并力求把战争控制在一定范围。

  3月1日,前敌指挥所召开了作战会议,决定3月2日凌晨,先派出一个侦察分队上岛在雪地丛林中潜伏下来,上午再派出2支巡逻队,分别从岛两侧行进。一旦遭遇苏军开火,即形成前后夹击之势。3月2日8时40分,我边防站巡逻分队30人,在站长孙玉国的带领下上岛巡逻,苏军发现后出动70余人,分乘2辆装甲车、1辆蓬卡车、1辆指挥车越过主航道,侵入珍宝岛南端。他们下车后立即展开战斗队形,试图包围我巡逻队。9时17分苏军首先向我部开枪开炮,我巡逻队立即还击,潜伏部队也突然开火,苏军猝不及防,陷入被动,队形大乱。这场战斗我方共毙伤苏军60余人(其中击毙38人),下米海洛夫卡边防站站长伊万·斯特列利尼科夫上尉、克格勃巡视员布依涅维奇上尉等也被击毙,还击毁苏军装甲车、指挥车和蓬卡车各1辆。我方牺牲17人,重伤11人,轻伤24人。苏军被逐出珍宝岛。在此之后,3月15日、17日又进行了两次战斗。在3月15日的战斗中,我军炮兵突然加入战斗,对江面和岛上敌人进行压制射击,并轰击了对岸的苏军指挥所,苏军指挥员、边防总队长列昂诺夫上校被击中身亡,使苏军失去了指挥,导致战斗失败。

  在整个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过程中,共毙伤苏军230余人,毁伤坦克装甲车辆19辆,缴获一辆当时比较先进的T-62坦克(现陈列在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我军共伤亡159人,其中牺牲71人,伤88人。

  这就使苏联只好要求其领导人访华,也才有1969年9月,周恩来总理在首都机场,同从河内参加胡志明葬礼后回国途经北京的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进行了坦率的谈话。其后,中苏边境谈判在北京举行后,中苏边境冲突开始和缓。

  珍宝岛之战,震惊世界,影响却深远。让苏修也懂得:“现在组织起来的中国人民是惹不得的。”

  在苏联陈兵100万威胁我国安全的严峻形势下,单就经济和军事的“对比”而言,其实,优势并不在我方。而毛主席、党中央就敢于选择珍宝岛自卫反击,干脆利落打碎了苏联的军事挑衅,让苏修也懂得:“现在组织起来的中国人民是惹不得的。”

  如果按胡主编的所谓的“两项战略上确定性”,那就无所谓珍宝岛自卫反击之战了!

  总上可知,《胡文》提出所谓武统台湾必需“两项战略上的确定性”、“两个条件”,乃奇谈怪论。它既没有法理的依据,同《反对分裂国家法》唱的是反调,又没有历史的根据,有悖于我们共和国创立、巩固和发展的历史,更谈不上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毛主席面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从来就没有怕过。他的名言是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你越怕,它越欺负,你不怕,它就不敢任意欺负。”并总是把战略上的藐视和战术上的重视巧妙地结合起来,也就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现在,我国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已是今非昔比;民进党在台湾推行“台独”又十分嚣张,而《胡文》却不顾《反对分裂国家法》的明确规定,另提所谓“实事求是”看武统台湾,还“需要两项战略上的确定性”论,作茧自缚,岂不是又害上了“恐美病”!

  (2020-5-20)

  附:胡锡进实事求是看武统台湾的选项

  从昨天晚上开始,大陆互联网上主张武力统一台湾的声音迅速升高。老胡今天专门谈谈这个问题。

  武统台湾,从两岸军事对比来说毫无问题,会比70年前解放军打平津战役拿下北京城还容易。与此同时,它意味着中国与美国全面摊牌,这是中国必须冷静面对的风险与挑战。

  中国把武统作为一个优先现实选择,需要两项战略上的确定性:

  第一,解放军在第一岛链附近形成压倒性优势,或者我们能够很容易地给前来干预的美军造成不可承受的代价。 与此同时,美国不敢对中国实施大规模的战略报复,不敢对中国进行核讹诈。

  第二,中美经济实力对比形势逆转,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综合经济竞争力超过美国,使得美国在与中国发生严重军事冲突的时候无力对中国开展全面经济制裁,也无力联合西方力量在经济上围堵中国。 也就是说,武统台湾不会给中国大陆经济发展造成严重的不确定性。

  两个条件缺其一,中国大陆武统台湾就将面临巨大战略风险。我们必须面对这个现实。

  然而这不意味着武统台湾的选项就是虚的,就产生不了战略威慑。中国越壮大实力,意味着美国阻止中国选择武统付出的代价越大,美国就越需避免将中国逼向那一选择,从而使自己被迫要为阻止中国武统而付出巨大牺牲。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中国没有武统的这一终极选项,台湾可能早就走向“法理独立”了,那样的话,目前“一个中国”的格局已经坍塌。而实际情况是,这一格局总体来说相当稳定。

  不轻易选择武统,不意味着中国大陆对台湾就不能打军事牌了。老胡昨天说了,我们对台军事施压的手段可以是非常丰富的。而且我支持国家在必要时使用那些手段,震慑台湾当局,不断匡正台海局势的基本走向

  和平统一的旗帜在任何时候都不能丢,它是中国台海政策的道义高地。就是我们决心动用武力了,这个旗帜直到导弹发射之前也要高高举着。 和平统一当然是上策,武力选项与它相辅相成。还记得1949年吗?北平和平解放是平津战役的巨大成就,但这个成就是解放军武力攻下天津、傅作义集团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实现的。

  台湾问题早已不是孤立的,实现统一是中国崛起这盘大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我们必须有勇气,有耐心,有战略定力。 统一应尽量以中国社会代价最小的方式实现,但这不意味着我们不敢付出牺牲。看看过去几十年吧,中国的实力越来越强,这意味着中国实现统一的能力越来越真实,也越来越具威慑力。老胡决非在说空话,我相信,蔡英文会很相信我说的话,她的美国主子也很相信我说的话。

  来源:胡锡进微博(2020-01-12 16:29)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5.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6.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7.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8.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郝贵生:“共产主义的幽灵”究竟是什么?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8.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哭泣的村庄:一个中国农大研究生的回乡日记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